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游魂 作者:安尼玛(上)

字体:[ ]

 
文案:
三无尸体——无身份证明、无明显线索、无人认领,只要符合这三项指标的死人,都会扔给警队的464侦查组。
464,警队里的精英啊,他们每天都要面对各种变形的、被肢解的、看不出人样儿的躯体,吃泡面、打游戏、抽烟扯蛋,顺便解决一下案件。解决不了的,就随便编个故事呗,他们队长蓝田可是出名的大忽悠啊。
至于那些死人,唉,他们生前是无根的漂泊者,死了也没有归属,无论生死,都是这城的游魂,又有谁管?
话说某一天,蓝田在案发现场又捡回了一具三无的——咦,这次怎么是活的?
于是,队长把这身上有血迹、来路不明的年轻男子带回家,努力去证明他就是连环杀人案凶手。结果养着养着,养成了自家的宠物........
 
一边打怪一边爱爱的烂俗同居故事,中间会有四五个鬼气森森的案件串联起来,预计会是20万字以上的长篇。结局HE。
 
内容标签:悬疑推理 近水楼台 豪门世家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蓝田,老猫 ┃ 配角:萧溪言、苗以舒、穆歌、培成、英明 ┃ 其它:
 
 
 
  ☆、修道院女尸
 
  湿答答的。
  水顺着剃刀往下滴。水,流过指尖是温热的,但暖意稍纵即逝,然后传到指尖的,却是噬骨的冷。刀刃的冰凉。
  穿着白衣的人手颤抖着,把冷冰冰的刀片贴到对方可爱的脑袋上。
  嘶拉一下,白衣人叫了一声。没使用过这样的剃刀,竟然一不小心,把自己的拇指划出了口。
  惊恐之后,是深深地怒意。眼前那张美丽的脸,却无动于衷,只是用黑琉球般光亮的眼珠子,凝视着自己。
  为什么呢?为什么你们总是用那种空白的眼神看着我,你是这样,之前那个人,也是这样?
  血流过指尖,从剃刀边缘,流过那白皙剔透的脸颊。
  疼痛。细细而深入的疼痛。
  白衣人却不生气了。此时心中,只有恨意。
  他粗暴地挥起剃刀,把对方黑溜溜的柔软长发大片大片地刮下来。
  鲜血从刮伤的头皮渗出来,粘在了黑发上,一起坠落到地上。
  那张美丽的脸终于有了反应,疼痛地扭曲着。但她没有喊叫。她只是不解,并且继续用不解的眼神看着施暴者。
  白衣人心软了下来,放下剃刀。空气里甜腥的血气,扰乱了这里的宁静和神圣。
  他站了起来,走向窗边。湖面笼罩着一层水雾,隐隐约约映照出了十字架的倒影。白衣人突然害怕起来,大力地拉上了窗帘。那血腥味太浓烈了,不会传到外面去吧?
  窗帘一关,房间里黑得跟夜晚似的,白衣人一步步走向美丽的少女,啪嗒一下,点着了打火机。
  “我们来点蜡烛,好吗?”
  少女镇静的脸,霎时苍白无比。她瞪大了恐惧的大眼睛,想要站起来。
  白衣人却把她按在地上,笑道:“别怕,乖,一会儿就不疼了。”
  ---------------------------------
  傍晚七点半,马陶修道院的湖边,发现了一具女尸。死者是年轻女孩,面容被毁坏,身上无任何证件。
  发现尸体的,是修道院的清洁工。清理完餐厅和厨房之后,她像平时那样推着塑料垃圾桶到大门前,经过湖边时,她发现草丛里闪着一点光。
  走近一看,只见一个女孩躺在岸边,双目圆睁,脸上横七竖八几道伤痕。她的肚子被掏出了一个洞,上面插着一根白色蜡烛。蜡烛已经烧了半截,蜡油流到她血肉模糊的创口上,部分已经凝结了,犹如趴着几条白花花的虫子。
  清洁工吓得腿软,花了吃奶的力气才爬了起来,奔告修道院神父。
  晚上九点十二分,一辆吉普车停在了修道院门口。464侦查组的组长蓝田、警官张扬和萧溪言,一起下了车。
  蓝田打量着庄严古朴的老建筑,赞赏道:“想不到这针都插不进去的老城区,还有这么大的教堂。老张,这马陶修道院,是个什么来头?”
  张扬咔腊咔腊转动着手里的核桃,懒懒道:“还能有什么来头,有钱人养的呗。这马陶山,山那头是那些有钱杂种们的别墅区,活人住在那儿;死人呢,就住在这教堂的墓地。不管能不能出气儿,反正就得占个好地儿。”
  蓝田牵嘴一笑:“不止是风景好,我看这马陶山的布置,可是大有文章。萧公子,你说呢?”
  萧溪言环视他们所在的半山腰,严肃道:“没错。马陶山是个海岬,住活人的那头,可以看到海上日出,而教堂墓地对的是海的另一面,可以看到落日。旭阳主生,夕阳主死,正好是人生一循环。”
  张扬鼻孔哼了一声,道:“瞎折腾,有钱包起这山头,难道就能不死?死了不也一样只有半尺黄土地嘛。”
  蓝田:“唉,半尺黄土地?好多活的都住不起呢,何况死人。进去吧,起雾了!”
  果然,周围的雾气越来越重,马陶修道院静静地伫立在灰雾里,看不清全貌,因而给人无比巨大的错觉。彩色玻璃透出了教堂里的光,在雾里犹如窥视之眼。
  他们不自觉地放轻了脚步,绕过教堂,循着人声走到了湖边。
  湖边架起了探射灯,片警们像道墙那样围住了现场。
  蓝田认得他们的头头,径直走了过去。
  “嘿,老朱,今天有大买卖啊!”
  朱广深看到蓝田,就像见到了救星,笑道:“蓝田,你来了我就放心啦。”
  蓝田搭着他的肩膀:“你管的这片富贵地,家家都养着一屋子保安,我还以为你这屁事儿都没有呢。”
  朱广深:“唉,这有钱人不出事就不出事,一出,就是大事儿。你自己看看去!”
  蓝田走到湖边,看见法医正在验尸取证。法医挡着了尸身,蓝田只见女尸的裙摆泡进了湖水里,从露出的脚踝皮肤看来,是个很年轻的女孩。
  法医听到蓝田走近,转过身来。
  法医长相俊秀,一双眼睛晶亮灵动,身着修身利落的黑西服,衬得一头漂染的灰白发格外的醒目。
  一开口,却是低沉的女声。“头儿,死亡时间大概是下午四点到六点之间,死因是脖子被勒,窒息而亡。脸部和腹部的伤口,是死后被短刃刺的,所以出血不多。”
  蓝田皱眉看着面目全非的女尸:“她的头发也是死后被剃成这样的?”
  法医蹲了下来,掀开参差不齐的黑发,露出里面坑坑洼洼的头皮,道:“不是,头皮的伤口有愈合的迹象,应该是死前不久造成的。另外,尸体还有被捆绑过的痕迹。”
  在旁边的朱广深道:“哟,年轻女子在修道院被虐杀--蓝田我说了吧,这事儿得上头条了。”
  萧溪言走了过来,道:“老大,尸体身上没有钱包证件,这河岸都搜查过了,没有任何可疑的物件,除了这个——”
  萧溪言提起塑料袋,里面装着两根火柴,一根烧了大半,一根只烧了火柴头。
  萧溪言仰头道:“你仔细看,这火柴不一般,上面有花纹,好像是貔貅的图样。”
  蓝田:“真讲究……这是关键证物,可能是点燃蜡烛用的。回去排查指纹。”
  萧溪言点头,道:“这里每样东西都很讲究,修道院用的花岗岩,彩玻璃的装饰图案,湖边喷水池的雕塑,我看至少有两百多年的历史。真美啊……”
  蓝田回头看了一眼老建筑,隔了一段距离,这建筑不那么有压迫力了,黑乎乎的看不清细节,却能感觉到那承载过许多生死与故事的傲慢矜持。
  蓝田摸了摸头发,半是抱怨半是玩笑地道:“老朱,你甭CAO心了。无名尸体、不能大张旗鼓搜查的现场,妥妥的是我们464的活儿。”
  老朱叹了口气,油滑地笑道:“所以说,整个警队我就服你一个。什么棘手的案件,到你那儿,总是二话不说就扛了起来,还总能捋出个所以然。”
  蓝田报以一笑:“老朱,这些话留来暖肚子吧。我还不知道,你们背后都叫我们癞皮狗,专啃你们吃剩的硬骨头,消化完了,还能找个没人的地方拉出来,自己掩埋,连味儿都不留下。”
  老朱也不反驳,只是好脾气地笑着。
  蓝田左右张望,只见他的三个得力下属都忙得很:张扬跟女警聊闲篇儿,萧溪言痴迷地看着修道院的雕塑,法医培成痴迷地摸着尸首的伤痕……
  他摇摇头,为了不显得太没事可干,他决定沿着湖边溜达溜达。
  雾越来越浓,渐渐地覆盖着四周的景物,只有湖水偶尔的波动反光,才能刺破这浓稠的雾气,让夜行者分辨出水与岸的边界。
  蓝田觉得有点冷,紧了紧身上的法兰绒格子外套。做完了这个动作,他没来由地感到了孤寂。
  探射灯和人声都被浓雾掩埋在身后了,蓝田一步步地走进了前方的黑暗里。雾气让他的感官迟钝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河岸。
  直觉告诉他,他应该停下脚步,打开手电,循原路回去。但不知怎么的,蓝田却不由自主地往前走,仿佛被前方什么东西牵引着。
  继续走了几分钟,蓝田惊觉周围安静得出奇,甚至……连自己的心跳都虚无缥缈起来。
  他环视四周,在浓雾中,左前方似乎有星星点点的光。他知道这些光不是火,火不会那么冷的。
  蓝田霎时明白了自己身在何处。
  他来到了墓园。
  一阵微风吹过,像无形的手,轻柔地拨开了雾帘。蓝田得以看见那寂静整齐的墓碑。
  墓碑旁是瘦削的玉兰树,他闻到了零零落落的花香。枝桠和草丛之间,漂浮着微小的光点,近看才发现,这些光点竟然这么密集,而且几乎遍布整个墓园。是磷光?
  该往回走了吧!蓝田提醒自己。但尽管危险意识不停地催促他,他还是忍不住走进墓碑群里,端详这异界般的所在。
  风停了,浓雾又闭合起来。蓝田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一米以内的事物。
  他慢慢踱到最里边的墓碑群——这一片墓碑似乎比外面的靠得更近,碑石形状和大小也是统一的。
  蓝田蹲下来,打开手机。屏幕的光照着墓碑上的文字。“苗—以—情”,蓝田轻声念道。
  “啊!”一个声音猝不及防从前方传来。
  蓝田吓得心脏暴走,他举起手机指着声音来处,过了两秒,他才想起手上拿的不是抢。
  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戒备地观察前方。
  墓碑群的中央,有一个人,坐在了碑石上。
  蓝田冷汗流下鬓角,沉声说道:“喂,你是谁,半夜坐在坟墓上看风景?”
  那人不回答。
  蓝田走近碑石,手机慢慢举了起来,映照着那人的脸。
  那人伸手微微挡住了眼睛,过了一会儿,他慢慢适应了光,放下手臂。
  这是一张好看的脸,但却苍白得很,除了一双黑亮的眼睛,脸上没半分活气。
  蓝田的心突突乱跳,又道:“你是谁?”
  那人眯着眼睛,茫然道:“我是谁?我不知道。我……忘了。”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写完第一个故事~~~
本来想三月中发的,真是高估自己了。第一个故事不坑,放心追看。
预警:感情线进展缓慢,基本都是杀人毁尸什么的……
 
  ☆、白衣
 
  蓝田盯着眼前的男人,冷冷道:“你忘了自己是谁?”
  男人转过脸去,眼望着远处道:“对啊。我是谁呢?”
  蓝田满心疑惑,戒备道:“你一个人来墓园干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