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谜案集2【第二卷】+番外 作者:沉默的戏剧

字体:[ ]

 
文案:
要打开一把锁,本质上需要的并不是钥匙,而是找到破除障碍的关键。
而我们通常把这种关键称之为......钥匙。
 
非现实向探案故事,请勿较真,娱乐为主。
 
内容标签: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庭希,韩琛 ┃ 配角:南宫繁伽,白望城,陈逸飞 ┃ 其它:
 
 
 
  ☆、第一章
 
  从卡利亚小镇回来之后,顾庭希又去老宅住了几天,恰逢年关,串门子的亲戚络绎不绝,在七大姑八大姨的群轰乱炸下,顾庭希没熬上几天就快崩溃了。
  老太太倒是很高兴,整天乖孙乖孙的喊,弄得顾庭希想走也开不了口。
  这天表舅妈带着她刚满十岁的孙子来串门,屁股还没坐热就开始推销起她那侄女来。
  字里行间全是希望老太太能给她介绍个好对象。
  只要表舅妈不觊觎他哥,顾庭希听着还挺乐呵,一边嗑瓜子一边听她吹牛皮,末了问一句:“表舅妈,你以前是超市促销员啊?”
  表舅妈笑呵呵的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嘛,我那侄女是真好,你没见过想不出。”
  顾庭希正想说话,她那胖嘟嘟的大外孙喝着牛奶跑到了顾庭希面前,张口就说:“小叔叔,给我压岁钱。”
  “淘气鬼,怎么说话呢?你小叔叔还会少了你的压岁钱吗?”表舅妈腆着脸笑起来,作势在他孙子肩膀上拍了几下。
  顾庭希无语的翻白眼,掏出钱包拿了两千块钱出来,递给小胖子说:“喏,回去自己套个红包袋。”
  小胖子飞快地把钱揣进口袋里,得意洋洋的冲他奶奶笑。
  今天初五,上门拜年的亲戚朋友依旧不少,徐简阳的母亲陈曼华也来了。
  陈曼华年近五十,却仍旧有着少女般姣好的身材,穿一身简洁的黑色长款毛衣,脖子里戴着一串雅致的珍珠项链,长靴的鞋跟踏在地上每一次都发出一声清脆的敲击声。
  陈曼华悠悠一笑,温和的说道:“我看庭庭这几年真是长大了,不仅脾气好了,人也懂事了,自己还在上学仍是个孩子呢,就知道给晚辈包压岁钱,不过这点钱够买什么的,你当这是打发乞丐呢?”
  表舅妈的脸上一阵白一阵红,恨不得找个地洞往里钻。
  顾庭希看了她一眼,岔开话题道:“阿姨,我现在在书店打工,老板就给我一千块一个月,你说他抠不抠?”
  陈曼华皮笑肉不笑地说:“你和我们简阳还真是好兄弟,一个整天在书店,一个整天在花店,没想到我这大半辈子倒是教出一个花匠来了。”
  老太太一直没说话,这会儿倒是开口了:“职业无贵贱嘛,我看阳阳是个有想法的好孩子,你也别太拘着他,孩子们早晚要长大的。”
  老太太微微叹了口气,言语间充满了忧伤。
  顾庭希揽住她的肩膀,笑着说:“我再长大也是小孩儿啊,您得一直给我零花钱用,好吗?”
  “不思进取,你哥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提前毕业进公司做事了,哪像你天天混在书店里,你跟外婆说说,都看了什么书了?”
  表舅妈表情古怪的看着顾庭希,挤着眉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
  顾庭希随口说道:“看了《三国演义》。”
  老太太笑问:“那七擒七纵的典故里说的都有谁啊?”
  顾庭希:“......”
  “那张绣为何要刺杀曹CAO啊?”
  顾庭希连忙说:“这个我知道,肯定是曹CAO睡了他媳妇儿呗!”
  “胡说八道!”老太太忍着笑拍了拍他的脑袋。
  众人哈哈大笑,陈曼华道:“庭庭也想娶媳妇儿了?”
  老太太没吱声,端起茶盏抿了口茶。
  表舅妈笑了笑,淡淡的说:“这怎么可能呢,我怎么听说庭庭和一个男人好上了呢?他既然喜欢男人,又怎么会想姑娘呢?”
  客厅里的人倒吸一口冷气,目光在顾庭希脸上游走一圈后落回了老太太脸上,众人大气不敢出,皆等着老太太的反应。
  表舅妈笑嘻嘻地说:“我还听说那个男人就是书店的员工,庭庭,表舅妈的消息准确吗?那天我可都看到了,你和那个男人在路上拉拉扯扯......”
  老太太面无表情的看着表舅妈,表情不带喜怒,就是直勾勾的盯着她不眨眼,直把人给看的背后发冷。
  “给我闭嘴!”老太太将茶杯狠狠砸在桌面上,冷着脸道:“陈秀蓉!你管天管地管到我外孙的头上来了!谁给你的胆子在我方家老宅嚼舌根!”
  表舅妈身体一颤,正要辩解,怀里的小胖子脸一皱哇呜一声大哭了起来。
  顾庭希不知所措的看着老太太,两手下意识的去揽她的肩膀。
  老太太看了他一眼,默不作声的站了起来,独自往楼上走去。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表舅妈一边拍着她大孙子的背一边抱怨道:“你惹老太太动怒,还要牵累到我身上,真是倒霉。”
  顾庭希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站起来往楼上跑。
  他跑到房门口的时候却突然退怯了,在门口几度徘徊。
  “进来吧,门又没锁。”
  顾庭希听见他外婆叫他,连忙推开门进去。
  “外婆。”
  老太太手里抱着一个老旧的毛绒娃娃,幽幽的叹着气:“你喜欢谁不好,非得喜欢他。”
  顾庭希恍惚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老太太可能一早就知道了。
  他站在原地没动,目光湿润的望着老太萧条的背影。
  “那个时候你都快死了,整夜整夜地做噩梦,我们把你妈的遗物全部藏起来,照片、首饰、衣服,哪怕是她的梳子我都收起来了,就是怕你看见了又做噩梦。”老太太哽咽道,“我谢谢他救你一命,但这一切也都是他引起的,和他在一起你总有一天会重蹈覆辙。”
  顾庭希走到她面前,缓缓蹲下,“不会了外婆,我做噩梦和他没有关系,那场车祸我已经弄清楚了,周阿姨是想救我,不是害我,和我妈也没有关系,我已经很久没有做噩梦了。”
  “庭庭,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也不会这么简单。”老太太恨其不争的看着他,“我所求不多,只要你好好的活着而已。”
  “如果活的不开心,活着干嘛?外婆,我喜欢他,真的喜欢他。”
  “孽缘!”老太太疲惫地叹气,望着白茫茫的窗外缓缓地说,“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那年夏天你才六岁,你妈带着你去国外度假,在韩琛家住了一个月,你妈说你很喜欢那个男孩,天天夜夜的和他在一起,也不知道你怎么就这么喜欢他,临走的那一天,你哭的岔了气却还是不肯放手,愣是用指甲在那孩子的手臂上抓出无数道红印子。”
  “后来呢?”
  “后来啊,韩琛和你们一起回来了,隔着千山万水坐了一天一夜的飞机陪你回家。那时候他十六岁,不苟言笑也不懂人情世故,不会叫人更不会客套,甚至连话都不爱讲,他时常站在院子里看着路上的行人,这一看就是一整天,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在学习。”
  “学习?”顾庭希疑惑的问。
  老太太的语气十分缓慢,像是回忆一般带着莫名而来的沧桑感:“是啊,学习,你妈说他十五岁之前都没有接触过外面的世界,他无法和正常人一样与人交往,但他观察着别人的言行举止,观察大自然的一切,他有很强大的学习能力,后来我再见到他的时候他十八岁,他从国外回来,摇身一变成为了本市的特招警察,从一个木讷的傻瓜变成了一个成熟的男人,从无法与人交流变得可以准确的剖析他人的心理,这一切转变的太快了,他的学习能力让人觉得可怕,庭庭,你相信外婆,韩琛不适合你,他绝对不是个甘于平常的普通人,你和他在一起必然会经历一些可怕的事情,就像当年一样,我们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顾庭希沉默的低垂着脑袋,他不赞同他外婆的话,但也不想再惹她动怒。
  两人说话间却不知道方老已经在门口站了很久,此时此刻他才敲了敲拐杖打断两人的谈话,冷声道:“顾庭希,别听你外婆的,你喜欢韩琛就去喜欢,想开书店就去开,想做侦探就去做。”
  老太太猛地站起来,转过身道:“我这是为他好。”
  “你这是在耽误他!”方老阴沉着脸说,“我们的女儿已经死了,但孩子们还活着,祸福旦夕还有谁能预料?庭希,你听着,你活一天就给我活的痛快,如果不幸明天就死了那也别后悔!”
  老太太喘着气说:“老头子,你说的这都是什么话?”
  “我说的都是实话!我方家的子孙岂能畏畏缩缩的活着?!你可以没有信仰,没有远大的志向,但不能憋屈的活一辈子!听见了吗?”
  顾庭希呐呐的点头:“我听明白了。”
  老太太气的不行,攥起拳头把方老推出门去:“走走走,你今天别和我说话。”
  方老瞪了她一眼,当真撑着拐杖走了。
  顾庭希哭笑不得的看着两人,问:“外婆,你还跟外公生气啊?”
  “不要嬉皮笑脸的,你长大了我也管不住你,但你要记住,永远保护好自己,别听你外公,什么死不死的,净是胡说。”
  顾庭希听话的点头,心里却在嘀咕,放古代遇到救命之恩本来就该以身相许,合情合理啊。
  他想归想也没敢说,怕把他外婆气晕过去。
  不知为何他今天特别想见韩琛,等她外婆气消了一点,便硬着头皮告诉她要回家住几天。
  老太太也不忍心拘束他,既然话都说开了她也就不遮掩了,直接说:“过几天我去书店买书,到时候你陪我再去附近商场转转。”
  顾庭希愣了愣,随即苦着脸点头:“欢迎您老来视察。”
作者有话要说:  我来打脸了,原本说先不写主线的,但实在是不写完难受,不仅自己打脸,也怕你们打我,之前可能渲染的太玄乎了,其实主线还是比较简单的,所以打算先把主线写完之后,以后开坑个案就专注的只写案件。
主线中还是会穿插一些小案子,还有很多地方写的不太好,也希望自己可以慢慢的进步,谢谢大家来看,么么(*  ̄3)(ε ̄ *)
 
  ☆、第二章
 
  离开老宅之后,顾庭希立刻赶往书店,店里面冷冷清清的没有一个客人,韩琛泡了一壶茶,坐在大堂里喝茶看书。
  顾庭希吵吵闹闹的进门,嚷嚷道:“琛哥,我回家了。”
  韩琛无奈的笑了笑,走到收银台后面,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早准备好的红包,递给顾庭希,说:“新年快乐。”
  顾庭希笑眯眯的把红包揣在怀里:“谢谢叔叔,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长命一百二十岁,刚好比我多十岁。”
  韩琛失笑,把手里的茶杯递给他,说:“喝口茶润润喉。”
  午后温暖的阳光从落地窗洒进来,恰好落在窗边的沙发上,将空旷的大堂染成一片金黄。
  顾庭希被太阳晒得起了困意,胡嗑了几句之后便靠在沙发上打起了瞌睡。
  韩琛将休息中的牌子挂起来,关了店门带他上楼睡午觉。
  年关这几天,书店生意冷清,往日车水马龙的街道悄无声息,顾庭希一觉睡到了六点多钟,醒来的时候外头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他惺忪着睡眼迷迷糊糊说:“想吃火锅。”
  韩琛摸了摸他睡的热呼呼的脸颊,笑道:“那就起来吧,不早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