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犯罪心理 作者:长洱(三)

字体:[ ]

 
第161章 四声
  他问的是如果,如果他们的假设成真,宋声声选择在粉丝见面会开始前数小时自杀的真正原因究竟是什么?
  不想再继续隐忍下去,想摆脱相野的控制,想用死亡揭露这些黑幕?
  越是深入了解宋声声的经历,林辰就越相信他不会轻易选择走向死亡。
  虽然实际上他和刑从连对案件中许多过往细节的推测都毫无实证,比如那颗牙齿又或者说宋声声根本上无法开口的原因,甚至更有可能,他们的推理从根本上不成立,那颗牙齿里没有窃听器甚至更没人用粉丝的生命在威胁宋声声,宋声声只是不想活了只是厌世而死。
  但如果,他们侥幸再次猜中呢?
  生活在李景天阴霾下宋声声没有自杀,蒙受冤屈走入监狱的宋声声也没有自杀,每日都在接受监听的他没有选择被监听中的任何一天里自杀,那他为什么要在九年后的今天自杀?
  为什么是6月1日凌晨,为什么?
  林辰看向刑从连:“除了相野用粉丝或者什么其他人的生命威胁宋声声,让他没有办法向警方寻求帮助外还有别的他无法报警的理由吗?”
  “我想不到别的理由。”刑从连坦诚道。
  林辰想,如果连刑从连都想不到的话,大概幕后者也不会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林辰说:“按你所说,他活着是为了保护那些可能被威胁生命的人,那么他选择自杀,是放弃保护那些人了吗?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根本姓的问题?”心中弥漫起非常可怖的猜测,林辰看着刑从连,继续问道:“如果他没有死,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会发生什么?”
  “对。”
  “什么都不会发生吧,一切和之前安排的一样,等下会召开他的粉丝见面会,他会重回舞台,和坚持喜欢他那么多年的人见面……”刑从连猛然顿住,仿佛也想到了什么。
  林辰点了点头,继续道:“宋声声毫不犹豫割断自己的喉咙,正好是在粉丝见面会之前的凌晨时分,没有太早也没有太晚,所以相野只能迫不得已取消见面会。宋声声很坚强,他活下来就是为了保护某些人,那么,我想他选择了死亡同样是为了保护那些人。如果我的分析是对的,他的死很可能是为了阻止某件可怕的事,而粉丝会就在6月1号当天举行,就是说,粉丝会上会发生很恐怖的事,他只能用死亡来阻止。”
  林辰顿觉悚然:“宋声声不会突然放弃他的所坚持信念,他选择了自杀,也就意味着威胁他的筹码升级了。请你告诉我,这意味着什么?”
  刑从连答:“送声声粉丝见面会上会死人,死很多人。所以,他知道这点后只能以自杀来阻止最坏的情况发生。”
  这根本是天方夜谭的假设。但是,往往被以为是天方夜谭的分析,却是真相。即便林辰不愿继续想下去,他还是敏捷地捕捉到了另外一种可能姓——相野想要重新捧红宋声声根本不是为了利用宋声声赚钱呢?
  林辰转身,一把推开验尸房大门,向里冲去。
  宋声声的尸体刚要被装入一侧的冰柜中,他一把拉住法医,喊道:“等等!”
  扑面而来的冷气激得他满身凉意,宋声声眼睫低垂,面容安详,他的死亡中没有任何一丝丝的绝望、悲痛以及不甘愿,他坐在浴缸里,仰望窗外浩瀚星空星空,他毫不犹豫割断自己的喉咙。
  那正好是在粉丝见面会之前的凌晨时分,没有太早也没有太晚,所以相野只能迫不得已取消见面会。
  这不是抑郁、不是厌世、不是迫不得已的反抗,这是最清醒的选择、最精确的计算,最慷慨的赴死。
  因为他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他没有其他任何选择。
  林辰想用手触摸他脖颈上可怖的伤口,却被法医阻止:“你想干什么?”
  宋声声已经用他的死亡做了这么多事情,那么,宋声声也一定用他的死指出了真正的凶手。
  林辰看着刑从连,用极其冷静地语调问道:“自杀、大规模群体杀人事件,你想到了什么?”
  刑从连蹙眉沉思,尔后猛地睁大眼睛,死死盯住他:“暗黑网络、杀人直播?”
  在刑从连说完这句话后,他们不约而同向门外冲去。
  刑从连跑下一楼,在警局大厅内高喊:“王朝,王朝!”
  他喊了很多声,周围人等尽皆侧目,终于,少年人郁闷地声音传来:“在这呢,老大。”
  王朝的声音不知从哪间办公室里悠悠传出。
  “滚出来,去停车场,马上!”
  刑从连说话间便向警局外停车场跑去,林辰能理解他的焦急但不能明白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他第一反应是去取车,不过基于对刑从连决断力的信任他也还是跟着跑了出去。
  12:30分。
  骄阳下暴晒吉普车内滚烫灼热,甚至连呼吸都艰难,刑从连毫不犹豫启动引擎,他将车掉头回警局门口时,正正好好接上冲出警局的王朝。
  王朝气喘吁吁爬上车,还没来得及关门,刑从连就一踩油门将车迅猛开出。
  “老大到底出什么大事啦……”
  “闭嘴,听我说。”刑从连打断他吗,“我们现在怀疑,相野之所以要策划宋声声的粉丝见面是为了进行新一轮的死亡直播,首先告诉我宋声声粉丝见面会的最新进展。”
  王朝震惊得整个人都要炸毛,他拉住椅背问道:“什么老大,这TM是神展开你知道吗,为什么又是相野策划死亡直播,这不可能,相野都主动取消见面会了啊!”
  “欲盖弥彰。”刑从连冷冷道,“我让你查什么你就查什么,少废话。”
  林辰顿时醒悟,他突然想到那位杳无踪迹的美景先生,从一开始相野不过就是吸引他们注意的假象,正因为他主动取消见面会所以他们很难意识到粉丝见面会存在的问题,况且相野主动配合警方调查,人又已经被扣下,他们疲于查案时很容易放松警惕。
  但从根本上说,如果这是死亡直播,那相野就不可能是一个人,这其中还有逍遥法外的美景先生还有随时可能出现的其他任何人。
  但是这次,相野又从哪里找来那么多被洗脑的学生?
  王朝迅速开始敲击键盘,片刻后,他双手猛一停滞。
  “老大,宋声声粉丝见面会好像确实没停。”
  “一口气把话说完。”刑从连冷冷道。
  “宋声声各大粉丝站、贴吧、个人站集体讨论后发布了一份新公告。”
  王朝迅速拖动鼠标,将笔记本电脑递了过来:“这是宋声声7大站发出联合声明。”
  林辰回头快速扫了眼声明内容。
  7大站联合声明上说,即便相野方面和雅声演艺取消粉丝见面会,但7大站在收集粉丝意见后同雅声演艺商议决定,临时将粉丝见面会改为追悼会,照常举行。
  声明中又说,虽然声声因抑郁症而自杀,但重回舞台是他的心愿,就算他在饱受抑郁症折磨时,都想着要回来再见他们一面,那么虽然声声在演唱会之前倒下,她们也不能倒下,况且有很多姑娘从外省甚至国外飞来,更多的未抢票的粉丝们也早早到了演艺中心外,不管是为了声声还是为了这些姑娘,见面会都必须进行下去,这是为了声声和每位爱声声人的心愿。
  为了能尽可能多实现所有人的心愿,7大站和文艺中心负责人以及雅声演艺公司商议后,做出新的决定,只要所有粉丝遵守秩序,会场内会尽量会安排更多人入场。
  林辰忍不住冷笑起来,这看起来是粉丝站联合讨论结果,但很有可能只是相野本人的意志。相野曾是宋声声最早的经纪人,他当然掌握同宋声声有关的所有宣传资源,这其中理所当然包括宋声声所有粉丝网站初始高层的相关账户号。
  他根本不用通过大众媒体平台号召宋声声的粉丝,只要控制了有影响力的粉丝高层账户的他当然就可以控制宋声声的大部分粉丝。
  相野从一开始就没有放弃计划的打算。
  就在林辰思考的时候,刑从连已经将车开到地铁站前。
  他迅速停车并对王朝说:“把你所有东西都带好,拿三组无线通讯设备出来。”
  王朝赶忙翻开背包:“老大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坐地铁。”
  王朝从他背包的一堆零碎中抖落出三幅微型耳机,摊开手掌递给他们:“为什么啊?”
  “卢笛湖隧道堵车。”林辰看向刑从连,再次将所有细节串联起来。
  永川克里斯汀文艺中心坐落于熙宁开发区四面环水,是一块非常巨大的内湖岛屿,而除卢笛湖底隧道外只有永川大道一条出入通道,而永川大道,去他妈的那根本是永川市从早堵到晚的主干道路。
  相野选择克里斯汀文艺中心也是早有预谋,甚至连卢笛湖隧道现在的堵车事故可能也是相野的手笔,宋声声早就用自己的死把事情说得很清楚,是他们没有早些想到。
  刑从连大约也察觉他的焦躁情绪,伸手按住他的脖颈,然后凑到他面前,一字一句对他说:“我们会一起把这件事情处理好,相信我,相信你自己,也相信宋声声。”
  林辰猛然清醒:“好。”他这么说道。
  事实上,他并不清楚刑从连说那句话时的超然自信从何而来,或许平日里刑从连还会眯着眼同他散步说闲话,但他内心深处早就非常清楚,刑从连根本不是那个总喜欢喝啤酒配花生米的普通刑警。
  在得知相野可能会袭击文艺中心后,刑从连第一反应不是停下来先查清楚问题而是先走再说;在得知粉丝见面会将以更大规模继续召开后,刑从连也没有浪费时间调查相野的动机、相关证据或者致电领导汇报情况,他反而把第一个电话打给了江氵朝。
  刑从连戴着耳机边跑边说,气息丝毫不乱。
  他们通过闸机下到地铁站里,长风自隧道远端呼啸而来。
  在简要陈述情况后,明亮的列车灯很快从隧道远处出现。
  “对,调集警力赶往克里斯汀文艺中心,放弃使用警车,全部乘坐地铁,同时通知消防和医护人员,卢笛湖隧道堵车,务必走永川大道,请交警部门配合疏导,一定尽早出发,越早越好。”
  江氵朝不知在电话那头说了什么,但大概是“老刑你现在什么都没调查清楚就大动干戈会不会太大惊小怪”又或者是“要没出事我们也得担责任”一类的词语,那是任何人在得知缺乏证据支持的阴谋论时都会说的话,刑从连加重了语气,毫不留情道:“闭上你的嘴,现在除了文艺中心里几千条人命外还我们担不起的责任,把这句话原封不动告诉你上司和你上司的上司。”
  车门洞开,他们步入车厢,并排坐下。
  林辰看了眼路线图,他们所在位置离克里斯汀文艺中心相距6站,车行约15-20分钟。
  “王朝。”刑从连喊道。
  “在!”
  “调克里斯汀文艺中心的平面图纸给我。”在这种时刻,就连18岁的王朝都显现出超乎寻常地冷静,他抽出备用的平板电脑,将之递给刑从连,补充道,“地铁里网速太差,要等一会儿。”
  然后很快,一幅原存克里斯汀文艺中心的建筑施工方的平面图徐徐展开,画面铺开时略有卡顿,乘此机会,刑从连将平板电脑拿了多来,对他说:“在致电文艺中心疏散群众前我们必然要先出一个方案,否则人群恐慌很容易发生踩踏事故。”
  林辰再次意识到,类似情形也曾发生过。
  说不定当时安生国际商场事故本身就是一次预演,相野方面策划事故同样也为了计算警方相关力量的反应时间,如果他的推测属实,他们这次只怕会遭遇更周密的计划。
  而当他们开始疏散群众时,相野方面只怕也会有所警觉。这就是刑从连为什么没有首先致电文艺中心的原因,但是,想不动声色疏散所有人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