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犯罪心理 作者:长洱(四)

字体:[ ]

 
第231章 卷宗
  往事
  每个人的改变都是有原因的,这些原因或者是你今日想买的早餐因大雨没有出摊,你只能选择不喜欢的包子;又或者是因为在学校受奚落而决心奋发向上,好好学习,但如果不是外星人给沈恋换了一个大脑,那沈恋成绩突飞猛进,必然是因为她对学习产生了强烈的内驱力。
  虽然林辰也可以忽略这个改变,权当作是天才少女突然开窍变得热爱学习,可他下意识认为,引起沈恋转变的原因非常重要。
  “在沈恋初二到初三的年份里,是否发生了什么事情?”林辰问。
  “阿辰哥哥你问的是哪方面的?”王朝抱着电脑问。
  “涉及到亲属或者学校同学的变故,凶杀、车祸事故、重大疾病尤其是精神类疾病等等。”
  时间紧迫,刑从连先下车送小詹先生进化工厂大门,显得非常慎重。林辰见刑从连拍着对方肩膀说了什么话,又很快返回车里。
  林辰侧过头,还未开口,一个眼神间,刑从连便径自回答:“我告诉小詹,等下会有人过来保护他。”
  “他一定被吓死了。”
  “是挺胆小的。”刑从连很无奈地说。
  少年人坐在后座上,刚刚查查阅了一些记录,嘴上在说个不停:“父母都身体健康,只有母亲感冒过一次,家里亲属……这个范围有点大,要几代亲属呢?”
  联想到沈恋的“袭击”对象,林辰说:“祖辈。”
  刑从连已经重新发动车辆,他的车速不如来时那么心急火燎,反而很悠闲,他甚至还打开车载音响,放了支悠扬的小提琴曲。
  郊外很多荒废工地,青草纤长、阳光正好,小提琴曲混合着王朝噼里啪啦敲击键盘的声音,竟让林辰昏昏欲睡。他忽然想起,类似的场景似乎也曾出现过。
  高速公路,茂密的芦苇丛,紧迫的时限,当时刑从连做了什么?似乎是和他泡了碗红烧牛肉面,拉着他坐在引擎盖上吹风。
  他猛地清醒过来,刑从连居然还在驾驶室里说:“哎,等会想吃什么?”
  林辰无奈地看了刑从连一眼,越紧急的时候,刑从连反而越悠闲。
  “王朝,下馆子好不好?”
  “不好不好,急着呢老大你别添乱。”王朝很焦虑地说,“阿辰哥哥,好像没有你说的那种重大变故啊,那年她家祖辈也都还健在,学校也没出过什么大事……”
  王朝喋喋不休地开始讲述发生在沈恋学校中的那些可疑事故,林辰渐渐闭上了眼睛,面沉如水。
  “阿辰哥哥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啊,还查沈恋这一段时间内的过往经历吗,万一她就是突然吃了仙丹学习成绩突飞猛进呢?”
  刑从连轻咳一声,王朝立即闭嘴。
  暂时的调查碰壁令少年人焦躁,其实林辰很清楚王朝没有说出口的话是什么,现在既然只有三个小时,真的要在沈恋的过去上花费太大经历吗,而且,就算知道沈恋为什么这么变态,就真能帮助他们解决现在面临的危机吗?
  林辰望着前方路边弥漫的青草,对王朝说:“我之所以认为要调查沈恋的过往和她那样的心理形成的原因,只是因为这是我在这个案件中唯一擅长的地方,除此之外,我找不到其他突破点。”
  “啊啊,阿辰哥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从来没有说你没用啊!”
  林辰认真道:“可能我没有表达清楚,我并没有觉得自己没用,我的意思是,任何技术的学习到达一定高度都能找到自己的突破点,比如电脑之于你,或者心理学之于我。”
  王朝目瞪口呆。
  刑从连笑了起来,仿佛对他的表态很满意:“没有没有,他比你还是差很远的。”
  林辰竟然轻松下来,笑道:“还是要谦虚一点。”
  “下一步要做什么?”
  “我想调查沈恋初二到初三这一年里发生过的所有事。”林辰很干脆地说。
  “刚才王朝不是一直在调查这些吗?”
  “我要的是那一年的时间里沈恋的学校、她的老师同学、她的亲戚邻居周围发生的事情,她常坐的公交车,回家的路,甚至是经常去的书店。只要跟沈恋有关的地方和人,都要调查一下。”林辰睁开了眼睛,定定地看着惊讶不已的刑从连。
  可短暂的惊讶过后,刑从连反而很轻松闲适,他很镇定地叫了少年的名字:“王朝!”
  “王朝已上线,这位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
  “听你阿辰哥哥吩咐。”刑从连说。
  王朝反应很快:“我可以在警网搜查所有沈恋活动范围内的卷宗,小事一桩,不过有些东西只能通过走访,我干不了!”
  王朝说完,已经开始敲击键盘,十指如飞。
  刑从连对林辰说:“光是调查内网不够全面,我派一些人做地面调查。”
  林辰点点头:“尽量隐秘一点,不要打草惊蛇。”
  刑从连拨打了几个电话,将任务布置出去。其中相关的调查对象有沈恋当年的老师、同学、朋友、邻居,几乎覆盖了沈恋当年所有社会人际关系网。
  地面调查是非常耗时耗人耗力的一项工作,林辰很清楚,他所要的调查的内容恐怕短时间内得不到什么结果。在极度紧张的时间内,刑从连仍旧愿意听他的话,来做这么一件事,刨除感情因素不谈,刑从连能给予他的已经是上司能够给予下属最大的信任。林辰靠在车窗上,思考刑从连的很多优点,但其中最明显的一项,一定是用人不疑。不管是当初他们互不了解时,刑从连就敢于信任他的判断。还是刚才他送小詹先生时拍着年轻人肩膀说话的瞬间。或许在更早的时候,刑从连就曾信任过很多他并不熟悉的人,这些人里,也理所当然包括王朝。
  因此很快,王朝也理所当然扒着他的的座椅靠背,很得意地说:“阿辰哥哥,你要的资料我都查到了,两百八十多份,你要看吗?”
  林辰瞥了瞥时间,那距离刑从连打完电话也没过多少时间。
  刑从连因为线索数量而有些不满:“小王同志,两百八十多份你是怎么来的,这么多,你这业务水平有点下降啊。”
  “阿辰哥哥你快告诉老大,调查地域姓犯罪记录会出现多少案件,这个数量是不可预测的!”
  林辰点了点头。
  王朝看了眼自己老大,很骄傲地继续道:“你是回去看,还是现在看?我已经给你按照时间做表格。”
  王朝说着,脸上露出期盼夸奖的表情。
  刑从连却憋住不说。林辰的手搭上刑从连的右臂,轻轻拍了拍:“刑队长觉得呢?”
  刑从连终于开口:“王朝,找人把文字卷宗调出来,送到办公室,调动一部分警员来看卷宗。”
  “还要看文字卷宗?”王朝吸了口气,“两百八十多份,天大的工作量啊!”
  “不然呢,是谁找出这么多案子的?”刑从连反问。
  林辰说:“必须这样,当年网络档案还不齐全,不看纸质卷宗我们会漏掉重要线索。”
  ……
  大约二十分钟后,他们抵达市局。
  两百八十余份卷宗被搬到警队办公室,因为追捕沈恋,警队可用人手已经很少,但刑从连仍旧调足十位队员在警队集合。
  刑从连推开办公室大门,林辰和王朝跟在后面。
  而办公室内,除了紧急调拨来的警员外,则是整整十几大箱卷宗。
  林辰向诸位警员点头,长话短说:“今日请大家来,是需要查阅一些卷宗,我们会采用传递筛选的方式,请大家围成圈坐下,两之间保持一臂距离。看到你认为是可疑的卷宗把案件放在右手边,认为没用的线索则放在后面,以此类推。”
  刑从连郑重道:“出去找椅子。”
  十人鱼贯而出,鱼贯而回,很快照林辰要求的样子围圈坐好,王朝开始分发案宗,这时,有位警员开口问道:“那怎么样的卷宗才算是可疑呢?”
  林辰开口:“这次的查找恐怕和传统根据线索寻找卷宗的方式不同,我们没有线索,只有大致的关键词,请找出和这些关键词可能相关的卷宗。‘沈恋’、‘凶杀’、‘残忍’、‘暴力’、‘药物’、‘酒精’、‘精神异常’……诸如此类的关键词。”
  “明白了,可能和精神异常有关的案件?”
  “不止如此,务必查找得更细致些。”林辰说。
  刑从连打开手里的案宗,目光森森地扫过每一位下属的脸:“认真点,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可以从头再来。”
  警员们重重点头,表示明白。
  偌大的办公室内,十数人围圈而坐,竟无一人说话,空间内静默到极点。唯独翻动纸张的厚重沙沙声响起,如同一波波扑向岸边的海浪,无边无际。
  林辰也坐在圆圈中,专注于手里的案宗,这是一份在当年的深夜暴力伤人案件,案发地点就在沈恋所住街道附近。
  他看的非常仔细,从出警时间、出警单位到法医鉴定书,乃至后方的证物链,他用双眼认真过滤卷宗中每一个字。随后,他把这份案宗放在了椅子后面。
  刑从连坐在林辰的右边,林辰在放卷宗时,顺势看到对方手里的案子。那又是一起入室盗窃案,发生在沈恋曾居住过的街道,窃贼很倒霉走进了退役拳击手的家中,结果可想而知。
  椅子右侧的卷宗越来越多,第二份、第三份、不断有卷宗被传递过来,林辰又将一份被排除的卷宗放在椅后,顺手从右侧拿起一份新的,打开来——意外死亡,死者身份不明。
 
 
第232章 不明
  虽然也经历过良好保存,但档案纸依旧泛黄发旧,像一段被掩埋的历史。
  林辰摸着卷宗纸,一页页翻看下去。
  那应该是一起意外事故,起因经过结果都非常简单。
  死者是名流浪汉,据报案居民称,当时天非常冷,正是数十年一遇大寒氵朝。他们晨起出门买菜,看到常年居住在他们那片街区的流浪汉死在外面冰冷的雨水中。
  居民怀疑是因为天冷地滑,流浪汉失足摔倒,头部碰到桥边的石阶,造成颅骨粉碎姓骨折而死。
  报警人是该街道住户,警务人员达到案发现场后,询问了不少街坊邻居,结果证明,流浪汉的死纯属意外。
  林辰翻开第三页,这一页上面记录的是当时警务人员都询问的过的目击证人以及口供等相关证据,包括这些人的住址、姓名等基本情况。
  居住在小林巷3号的陈建国表示,当天早上五点多,他确实听见屋外有喊声,不过当时声音非常短促,他翻了个身没有在意,没想到,真的有人死在外面,他很后悔没有早点爬起来看看。
  接下来,围绕小桥,警方询问了围绕小林巷5、7、9号,以及2、6、8号住户,都得到了类似的证词。
  林辰迅速翻到第四页,看着那一个个被记录下来的名字,一段段由被问询人签下名字的证词,将一起意外死亡案经过在脑海中展开。
  ……
  林辰看的越来越慢,在他右手边的卷宗越叠越高,终于,林辰平静面容上的细微变化引起刑从连的注意。
  “发现什么了?”刑从连问。
  林辰稳了稳气息,说:“所有人都停下来吧,可以把你派出去的那些人都叫回来了。”
  刑从连皱眉,目光再次落到林辰手上那份卷宗:“你找到了,这么快?”
  林辰的手指点了点卷宗,平静道:“应该就是这份了。”
  刑从连当即拍拍手,引起所有埋头看卷宗的警员注意,朗声道:“都停下吧,把自己手里的卷宗整理好,按年份放回箱子里,就可以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