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现代镖师实录 作者:尘夜(下)

字体:[ ]

☆、第二十一章 关于潜龙
 
  
  卓阳回到日日保全, 大厅里安安静静的, 所有人都不在,只有李景书在用块雪白的干布慢慢抹干净碗盘上的水渍, 见到卓阳回来, 李景书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
  “卓少爷, 少爷在楼上等你。”李景书说,然后把最后一个盘子放进抽屉里, 慢条斯理地擦干净手, 拿了西服外套出来。这个人不论在何种状态下总是很注意穿着,有一种老派绅士的风范。
  卓阳看向李景书:“等我?”因为秦伟锋的事, 卓阳在警局里耽搁了一阵子, 而陆蓥一却早已经回来了。
  李景书没有回答, 只是轻轻拍了拍卓阳的肩膀,然后打开门出去了。
  卓阳微微皱眉,思索片刻,走上楼去。二楼也好, 三楼也好都是黑漆漆的, 每扇房门都关得严严实实, 日日保全里似乎只剩下了他和陆蓥一两个人。他走到陆蓥一的房门前,里头倒是亮着灯,卓阳伸手敲了敲门。
  “请进。”陆蓥一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并听不出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卓阳推门进去,刚好一阵冷风扑进来,让他颇有点猝不及防。陆蓥一的房间里灯火通明, 他人站在阳台上,背靠着栏杆,正看向卓阳。窗帘被吹得上下翻飞,由是使得陆蓥一看起来也像是要飞走一般。
  卓阳心里“咯噔”一声,疾步走过去,伸手就去拉陆蓥一。
  “哎?”陆蓥一惊讶地喊了一声,被卓阳拉到怀里后倒是没有挣扎,只是静静地靠着他的胸膛,懒懒地问,“怎么了?”
  卓阳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是紧紧地抱住陆蓥一,似乎只有借由彼此相依相偎的体温传递才能让他发慌的心静下来那么一点。陆蓥一问:“警局的事都处理好了?”
  卓阳慢慢松开他,低下头看陆蓥一的脸孔。他大概是刚刚洗过澡,头发蓬松柔软还带着点湿意,穿一件雪白柔软的套头毛衣,看起来像个少年,此时他脸上的笑容也是少年样的,几分明朗和调皮。陆蓥一说:“不好意思啊,我那啥……下午直接开溜了,我不想看到他那个样子。”
  卓阳“嗯”了一声,说:“秦伟锋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因为伤口感染,目前还在昏迷之中,没法进行审讯。”
  陆蓥一说:“哦,能活下来就好。”
  卓阳又说:“孟小冬什么也不知道,兰承荣则跑了。”
  陆蓥一的眉头微微一跳,这次说了句:“总有再见面的时候。”他拉了卓阳的手说,“来,不说这些事了,你今天也辛苦了,我特地下厨做了几个菜犒劳你。”
  卓阳这才发现陆蓥一的屋里摆着张小桌子,上面已经放了七八个小菜,还有一口砂锅装的煲汤,陆蓥一坐下来,给卓阳和自己都满上一小杯酒。卓阳脑子还有点转不过弯来,陆蓥一便说:“坐啊。”他说,“酒是景叔自己酿的米酒,度数不高的,总算这案子也是结了,咱们喝点酒放松一下。”
  卓阳犹豫着坐了下来,陆蓥一已经拿起酒杯:“来,敬你。”
  卓阳才把酒杯拿起来,陆蓥一便伸手与他一碰,一口把杯中酒喝了下去。喝完了却发现卓阳还拿着杯子,用一种思索的目光打量自己,陆蓥一不由笑了一笑,说:“怎么,怕酒里有毒?”他顺手拿过卓阳的杯子,一仰脖子,又是一杯下了肚,“这下你总该放心了吧。”说着又给卓阳满上一杯。
  卓阳接过抿了一口,确实是米酒的味道,入口甘甜,度数并不高。卓阳说:“怎么想到这时候喝一杯。”
  陆蓥一一边把倒扣着的盖碗拿掉,露出底下的菜肴,一边说:“刚才不是说了吗,好歹这起案子算是结了,虽然跑了兰承荣,但是至少我们也知道跟我们作对的蓝家人到底是谁了。”他往卓阳碗里搛了菜说,“尝尝,刚炒好的虾酱空心菜。”
  卓阳想了想道:“这次秦伟锋虽然也受到了伤害,但是根据韦正义的调查结果来看,他洗钱是跑不掉的。”
  陆蓥一说:“嗯嗯,我知道。你再尝尝这个咸酥猪蹄。”
  卓阳把筷子放了下来,问:“小陆,你是不是有话想跟我说?”
  陆蓥一摇摇头:“没有啊。”
  卓阳看着他,陆蓥一被看得没奈何了,叹口气说:“哎,你这个人真是太敏感了,一个大男人何必呢。”他说,“我确实是心里有点不好受,毕竟跟秦伟锋也算老相识一场,看他变成那个样子,我不可能毫无所动对吧,但是那又怎样呢?”陆蓥一说,“他自己造的孽,过去我都不可能替他把万事都兜全了,更别说现在了。”
  卓阳慢慢地又拿起筷子。陆蓥一替他盛了一碗汤说:“喝汤,我炖了好几个小时的,没加任何调料,绝对养生。”卓阳接过来,用汤匙舀了一勺来吃,汤味清淡,唇齿留香。
  卓阳说:“好喝。”
  “是吧。”陆蓥一笑了笑,自己也给自己盛了一碗。他说,“其实刚开始我什么都不会做,后来是跟秦伟锋在一起以后才逼着自己学这些。”
  卓阳的手顿了一顿。
  陆蓥一说:“可是现在能够让我亲自下厨做饭的人已经不是他了,他每天吃饭的时候坐在旁边的人也不是我了。我说你呢,真的别为我担心太多,再怎么说我都是眼瞅着要三十的男人了,说一点都不受这件事的影响是不可能的,但是要说影响很大,那也是不可能的。我和秦伟锋毕竟已经是两条路上的人了。”
  卓阳低下头,吃了一口菜:“空心菜的虾酱下次我给你自己炒一个,你再加了试试看。”
  陆蓥一说:“好啊。”
  卓阳这才放心一些。陆蓥一又给他斟酒,两人便沉默着吃菜、喝酒。月满中天,将银白的光芒洒在阳台上,日日保全的外头是大都市的灯红酒绿,今晚因为下午发生的爆炸估计还有不少人会关注这件事,甚至在街头巷尾谈论,只有在这间屋子里,是暂时跟那些喧嚣隔绝的。
  大概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陆蓥一的脸上红扑扑的,他拈着酒杯说:“阿阳,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弟弟的事?”
  卓阳的筷子停了下来,他看向陆蓥一,摇摇头:“没有。”
  陆蓥一说:“我弟弟啊……”
  卓阳却打断了他,说:“在那之前,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陆蓥一有点意外,问:“怎么,你也有小秘密瞒着我吗?”
  卓阳把他手里的酒杯接过来一饮而尽,然后反扣在桌子上说:“你别喝了,米酒后劲足,待会醉了。”
  陆蓥一“嘿嘿”一笑说:“醉怕什么,我一不在外头,二……身边的男人是我自己的,我都不怕酒后乱性,难道你怕?”说着,勾起一对弯月牙眼去瞅卓阳,说不清的妩媚勾人。
  卓阳被他看得心跳快了数拍,勉强按捺下了冲动说:“趁着你没醉,我必须跟你坦白一件事,我……”他顿了顿,放在桌上的拳头捏紧了又松开,数次后才道,“我以前跟你说我是因伤病从腾龙退下来,那是骗你的。”
  陆蓥一微微睁大了眼睛,确实是有点吃惊了,说:“那你?”
  卓阳说:“我是被清退出队伍的。事实上,尽管当初我是以抽调入腾龙的名义被上头选拔上去,但我是直到最近两年才进的腾龙。”
  “那你以前?”
  卓阳下定了决心,清楚地道:“我被选拔上去以后,真正进入的队伍,是潜龙。”
  “潜龙?”如果说,陆蓥一至少还知道腾龙是专门负责国家重要人物人身安全保护的一级警备组织就恰似过去封建王朝的御前侍卫,那么潜龙是什么他就完全没有听说过了。等等,潜龙……陆蓥一飞快地思索着,如果说明面上的护卫是腾龙,那么隐匿于暗处的潜龙则是……陆蓥一吃惊地道,“你是?”
  卓阳点点头:“潜龙,是专门负责消灭特殊目标的战斗在隐蔽战线的战士,通俗点来说,是国家打造的杀人机器。”
  一瞬间,所有过去显得违和的迹象都变得如此明白清楚了。卓阳在海洋之心上无比娴熟的杀人技巧,对待少年恐怖分子的铁石心肠,在芮如海墓中强大的攻坚能力,在秦夫人出现的时候表现出的失控,难怪陆蓥一始终觉得卓阳作为一名出自专业保镖最顶尖队伍的领头人物总有哪里显得与他不同,真正的原因竟然是在这里!
  ——卓阳本不是一名守卫者,而是一名摧毁者!
  卓阳站起身来,谨慎地把门窗关紧,并又将四周摸排了一圈,确定并没有人会听到这段对话以后方才坐下身来。他劝陆蓥一不要喝酒,自己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如同壮胆一般,一饮而尽。他说:“十年前,我从芮继明的队伍离开,被选拔进入名为腾龙实为潜龙的后备队伍之中,当时我和其他十一名战士一起被带到一个地方进行了特殊选拔,在这场选拔中,最后剩下的,连同我在内,只有五个人。我们五个人就是被誉为‘潜龙’的特殊杀人机器,经过严苛的培训后,不出意外,在今后漫长的岁月里,我们将会被委派出去,为国家执行那些无法公之于明面的任务,直至死亡为止。”
  尽管现在各国表面上都在宣传大家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共住地球村,但是谁都知道,国与国之间免不了明面上的正面交锋,更免不了隐没在暗处的无名之战。人口在膨胀,地球上的总体资源却是固定总额的,这个国家拿得多了,那个国家能分到的就少了,所以站在本国人民、本国族群的利益角度,也站在统治者维护自身统治的利益角度,“战争”永远不可能停止。冠冕堂皇的商业谈判是战争的一种,高精尖武器的竞争开发是战争的一种,情报信息的偷取传递是战争的一种,杀人,更是战争的一种。这些东西见不得光,也不是普通人愿意去接受的,所以只能由一些人背负起这沉重的枷锁,行走在黑暗地带。
  陆蓥一再次看向卓阳的时候,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他感到了心疼。每一份职业都可能有心理创伤,见惯了犯罪者丑恶面目的一线刑警,总是在与死亡搏斗的医生护士,始终在听取他人负能量的心理咨询师……很多种职业都不可避免要受到职业心理创伤,但恐怕没有一份职业的心理创伤能够胜过潜龙。他们需要执行任务的对象不可能总是……或者该说大部分时间并不是十恶不赦的人,然而出于一些利益因素,却必须要消灭他们。那可能是明面上的慈善家、演员、科学家、教育家……不管在暗地里他们有什么身份,对于潜龙来说,他们只是出任务的目标。陆蓥一几乎可以想象出当时选拔出卓阳的人的看法,这是一个多么好的苗子,无父无母,没有牵挂,身体素质一流,更重要的是,他从小在山林之中与猛兽一起长大,他有一颗有别于人类的心。
  陆蓥一慢慢地捏起了拳头,他已经想到了那些人会对卓阳做的事,他们恐怕并不把卓阳当成一个人看待,芮继明花了多年时光把他由一只幼虎变为了一个人,而他们则要让他从一个人重新变回一头猛兽,一头凶残、嗜血的凶兽!
  
    
    ☆、第二十二章 并不光明
 
  
  卓阳说:“芮继明曾经说过, 大概是因为我从小脱离正常人类社会, 遵循弱肉强食的野兽生活体系的缘故,就算经过了他的教养, 我的脑子里仍有一部分与人的构造是不同的。”他指指自己的脑袋, “我这里, 有一头兽。”
  陆蓥一猛地抬起头:“不是这样的……”
  卓阳却摆摆手,示意陆蓥一听他继续说下去。他为自己又斟了一杯酒, 将酒杯拿在手里把玩一般地晃动, 清澈的酒液因为玻璃切面的折射,显得颇是晶莹璀璨。他说:“刚开始的时候我自己也不觉得, 不管怎么说当时我已经回归人类社会七八年了, 在部队里我学会了怎样当一名合格的士兵, 在文秀姐的帮忙下,我觉得我也能比较像一个十多岁的普通少年了,但是,在潜龙部队的那次选拔上, 我就发现, 这些全部都没用。”卓阳将那杯酒一饮而尽, 看着酒杯似是在出神,他说,“那时候,我甚至不知道这是潜龙的选拔,仍然以为是腾龙的选拔,我们被选出来的人将要执行的任务是去保护那些重要的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