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作者:耳雅(下)

字体:[ ]

 
第41章 隧道的另一端05 唯一联系
  安格尔和莫飞抬起头,就看到远处的教学楼半空中,挂着一具晃动的尸体……
  从衣着和形态上来看,两人都认出,是刚刚走过去那位跟莫飞套近乎的高中老师,也是莫飞他们原来的班主任。
  可就在众人大概辨明了尸体的身份之后,尸体就被抽走了。
  似曾相识的场面,充满了诡异之感。
  那位班主任离开莫飞和安格尔身边没有多久,按照莫飞和安格尔走到校门口的距离来算,那老师顶多也就走到教学楼前。
  “也就是说,他应该不是被人勒死后抛下楼的,而是被人用绳套套住脖子后拽上楼的。”安格尔摸着下巴,“那岂不是需要两个人?或者上边有机关?”
  莫飞微微皱眉,总觉得这场面和当年在隧道前看到的景象很相似,尸体消失的法子更是几乎一模一样。
  安格尔见莫飞发呆,就要往前走。
  “都靠后靠后啊!等警察来了再说。”学校的保安却是跑过来阻挡住人群,维持秩序。
  莫飞回过神,就见安格尔往前走,赶紧上前拉住他,“安格尔。”
  安格尔看他。
  “交给警察吧,这边也不是奥斯和申毅负责。”莫飞拉着安格尔站到一旁,一面他被用计和骚乱的人群碰到。
  安格尔问,“你不好奇么?”
  莫飞微微耸了耸肩,“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有些怕知道真相。”
  安格尔笑了,“怕这两起谋杀案跟你有关系?”
  安格尔话问出口,莫飞微微地皱起眉头,问他,“你也觉得有?”
  “嗯……”安格尔想了一下,问,“那个给你送过巧克力的女死者,有没有曾经冒犯过你啊?”
  莫飞摇头,“印象中没有。”
  “那当时,她是属于对你比较好的人?”
  “嗯。”莫飞点头。
  “你在其他场合碰到她的时候,会跟她问好么?”安格尔关注的重点让莫飞有些拿捏不准,不过莫飞还是尽量回想,“嗯,好像有碰到过,她对我点头笑了笑,我应该也对她点了点头。”
  “几次?”安格尔很执着于这个问题,可莫飞有些无奈,“具体实在不记得了。”
  “嗯。”安格尔点了点头,接着问,“那个老师呢?”
  莫飞苦笑,“以前经常发生冲突。”
  “他为什么一定要逼你退学?”安格尔好奇。
  “可能我总闯祸吧,打架什么的。”莫飞道,“如果只是成绩差倒是也无所谓,但闯祸的话他容易惹麻烦。”
  安格尔笑了一声,“刚才那一次,是不是他这辈子对你最好的一次?”
  莫飞点头,“绝对是,他以前从来都拿眼白看我。”
  “哦……”安格尔轻轻地摸了摸下巴,“那你以前对他呢?怎样?”
  莫飞无所谓地一耸肩,“我对谁都差不多,别惹我就行了。”
  安格尔抬起头,看了看莫飞,笑了。
  莫飞跟安格尔对视,不解,“怎么了?”
  安格尔微微仰起脸,开口,“莫飞,吻我一下。”
  莫飞眨眨眼,欣然低头,在安格尔的唇上轻轻一吻,看他的眼睛,柔声问,“然后呢?”
  安格尔伸出手指轻轻戳了戳他的面颊,“暂时先到这里。”
  莫飞不解。
  安格尔含笑转过脸,开始环顾四周。
  这时,外围传来了警笛的声音,警察看来已经赶到了。
  莫飞和安格尔跟围观的人群差不多的反应,都望着停在校门口的警车,警员拉起黄色的警戒线,几个负责调查的刑警下了车,快步走入校门。
  安格尔看了一眼那几个警察,抬头问莫飞,“认识么?”
  莫飞点了点头,“就是以前那几个警察,我都认识。”
  “其实说久也不算太久。”安格尔幽幽地来了一句。
  为首一个中年的警察手里拿着个电话,似乎正在跟谁交谈。等他走进校门,并没有像其他几个警员一样赶去教学楼,而是往人群里张望。
  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了安格尔和莫飞的身上。
  莫飞也在朝那里看——这个警员他认识,应该是姓王,他是以前申毅的部下,热血青年。这个警察非常崇拜申毅,很听他的话……转眼,当年的青年警探如今也变成大叔了啊。
  那位王警官看到莫飞和安格尔后,对着电话又说了一句什么,就拿着电话走了过来。
  “莫飞。”王警官走到莫飞跟前,跟他打招呼,“好久不见,学好啦?”
  莫飞尴尬。
  安格尔微微一挑眉,上下打量了一下那王警官。
  王警官将手机递给安格尔,那意思——听一下。
  安格尔没去接那电话,而是冷淡一笑,发问,“给我一个帮你破案的理由。”
  王警官愣了愣,无奈那起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正是申毅。他刚才千叮万嘱,让这位前部下看到莫飞的时候态度一定要好一些,可刚才那小子一开口就一句“学好啦”,申毅就扶额——成功惹毛安格尔……
  申毅磨牙,“都说了不要惹莫飞!”
  王警官一脸无辜——是申毅叫他套近乎对莫飞客气点的么,那莫飞的确是学好了么……
  “想法子补救一下。”申毅跟王警官道。
  王警官问,“怎么补救?”
  “说他俩好配!”申毅身边,奥斯帮着出主意,“说莫飞越长越帅了,跟安格尔站在一起好配啊!”
  王警官嘴角都快抽起来了,看了看莫飞和安格尔,尴尬——这话怎么说出来啊?无缘无故的又不是二百五。
  莫飞觉得他的表情挺好玩儿,安格尔则是转脸,看那边大楼的楼顶。
  手电筒的光束在黑暗的楼顶很显眼,几个警员站在栏杆边往下张望,虽然隔着那么老远,但还是能看到他们抓耳挠腮的困惑神情。
  这时,一个警员快步跑了过来,在王警官耳边说,“队长,找不到尸体。”
  “又来?!”王警官皱眉。
  安格尔和莫飞对视了一眼——又来?看来并非是第一次发生了……当年莫飞报警说的案子,不是大家都不相信么?难道还有其他案子发生?
  听到那句“又来”,莫飞倒是微微松了口气——也许,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只是巧合?
  安格尔则是又看了一眼人群,轻轻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小王。”电话那头,申毅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跟王警官说,“让安格尔听电话。”
  王警官又将电话递给安格尔,安格尔扭脸。
  王警官无奈跟申毅说,“他不解。”
  “那你就说他跟莫飞很般配!总之说什么都行!你给我把他哄开心了让他赶紧破案,不然说不定还要死人!”申毅吼了一嗓子。
  吼得这边莫飞和安格尔都听到了。
  王警官尴尬地张了张嘴,笑得面部肌肉有点僵硬,对莫飞道,“那什么……哈哈,莫飞,越长越帅了啊,跟安格尔好……好……般配。”
  他话出口,身后的几个警员都低头忍笑。
  莫飞也哭笑不得,伸手轻轻碰了碰安格尔。
  安格尔显然心情也好了不少。
  王警官倒是有些意外——这安格尔姓格好怪异,有点小孩子气。
  “嘿嘿。”王警官似乎是抓到了什么窍门,跟安格尔说,“说起来,莫飞也就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好亲近点啊,以前那是生人勿近的。”
  安格尔微微一挑眉。
  电话那头,申毅和奥斯都点头——嗯!就要这么说,孺子可教。
  莫飞有些无奈,再放任下去都不知道要说出什么来了,于是,伸手跟王警官要电话。
  王警官赶紧将电话给了他。
  莫飞拿给安格尔。
  安格尔瞄了电话一眼,没好气地接起来。
  “安格尔?”那头,传来申毅的声音。
  安格尔问,“你事先知道会死人?”
  “并不知道,我只是赌一把,没想到真的又发生案子了,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申毅道,“莫飞有跟你说以前他在隧道里目击的那个案件么?”
  “嗯。”安格尔点点头。
  “其实那并不是单一的案件,但应该是第一起。”申毅道,“小王那里有其他几个案子的资料。”
  王警官拿出一个平板电脑,给安格尔和莫飞看。
  “其实你那次报警之后,又连续发生了两起案件。当时也都是有人目击被吊死的尸体,但是瞬间尸体不见了。报警之后,警察都没找到任何线索……案发地点就在学校附近,而死的人么……”
  莫飞看他。
  王警官点出两张照片给莫飞看,“认识么?”
  莫飞看了一眼照片,张大了嘴,显然是认识的。
  安格尔问,“是什么人?”
  莫飞指了指一张照片上的那个中年女人,道,“这个阿姨是我养父母教堂的教友。我记得那年我被神父说是恶魔附体的孩子的时候,她就在旁边,她当时和神父吵了起来,说为他们感到羞耻。之后那些年我也偶尔能碰到她,她对我很好,给我介绍过两份工作,都是在她朋友那里的。她还经常给我买吃的,好像是个护士……”
  王警官点头,“对的。”
  “后来再也没碰到过……”莫飞皱眉,问王警官,“她死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尸体一直没找到,但是她家人有报失踪,是你发现隧道吊尸后的大概三个月左右的事情。”王警官接着,指了指第二个人。
  那人是个中年的光头男子,看着很凶悍的样子,脸侧有一条长长的疤痕。
  “这个人你也认识的吧?”王警官问莫飞。
  莫飞点头,指了指他脸侧的疤痕,“这条疤是我造成的。”
  安格尔又打量了一下那人,“他是谁?”
  “是专门收高利贷的。”莫飞道,“我以前在一个酒吧打工的时候,酒吧的老板欠赌债没钱还,为了躲债东躲西藏的。那次这人上门讨债,酒吧老板跑了,他非说我是老板的儿子,让我拿钱还……我被惹急了就跟他打起来了。”
  “他看着很彪悍的样子。”安格尔皱眉,开始担心莫飞当时有没有吃亏。
  “是挺高大。”莫飞点点头,一旁王警官就笑,“再高大也照样挨揍啊,莫飞那时候疯起来连老虎都能打死。”
  安格尔又瞄了他一眼,那王警官赶紧闭嘴,边对他竖大拇指,“配!好配!”
  莫飞和安格尔都有些无语。
  那头,奥斯和申毅扶着额头骂他白痴……
  “我记得当时我可能失控了,差点把他打残了。”莫飞说起这事,倒是有些遗憾,“这条疤是他摔倒的时候撞到窗户造成的……听说他在医院躺了好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