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网游之回眸一笑+番外 作者:崔家小二(下)

字体:[ ]

 
 
  ☆、第五十八章:又被非礼了
 
  第五十八章:又被非礼了
  次日,当第一缕晨曦出现时,杨州也醒了。昨晚上睡的很早,李晓什么时候离开的他都不知道,所以今天醒的也很早。他睡在那张粉红色的床上,抱着那只熊熊,耳边还留着那温柔的声音。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杨州窝在被窝里,手轻轻摸了摸耳朵。“莺莺传吗?”
  他抱着熊蹭了蹭,嘴角微微扬起,一丝甜蜜从心底散开。
  “如果我亲爹也能给我讲故事就好了。”杨州自语道,抱着熊在床上滚来滚去。“莺莺传,莺莺传……”
  在杨州有记忆的时候,父亲总是忙于工作,很晚才回来。杨州只有一个人睡在屋子里,整个屋子里除了不会说话的布偶,什么都没有。安静的夜晚,只有偶尔几声蝉鸣,也许是知道了夜的宁静,鸣叫了几声后,便归于夜色。一个人缩在被窝里,能聊天的人都没有,更别说有人讲故事哄着自己睡觉。
  深夜里,一个人,只有一个人。
  如今……杨州抱紧了怀里的熊,将头深深的埋在熊里。
  “爹爹……”他轻声唤着,又抱着熊在床上滚来滚去。
  滚了半天,杨州决定起床给爹爹做早饭。做早饭的念头一出现,他迅速的起床换好衣服,把被子叠好,准备去做早饭。
  不过他连准备都没开始准备,做早饭这想法就被扼杀在襁褓里了。
  他一开门,桌子上是煎好的鸡蛋和冲好的牛奶,李晓拿着吐司面包,见杨州起床,便笑道:“早,先去洗漱吧。”
  杨州:“……”就不能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
  杨州微笑,去厕所洗漱后,坐到了李晓的对面。他捧着牛奶杯子,偷偷瞧着他对面的人。真是越看越帅,一晚上没见,爹爹又帅了。
  李晓正在吃着土司,似乎感觉到了杨州在看他,他微微抬头,冲杨州淡淡一笑。
  看着那明媚的笑容,耳边回响着那温柔的声音。杨州发现自己心跳的好快,脸也有些微烫,连忙埋下头喝牛奶。
  “不喜欢吃面包?”见那孩子一直在喝牛奶,李晓忍不住问道。
  杨州咬着牛奶杯摇头。
  李晓没懂杨州摇头是不喜欢吃,还是喜欢吃的意思。不过也没再问,反而笑问道:“中午想吃什么?”
  杨州轻轻抬头,瞅了李晓良久,又垂下头去,摸出手机写道——听爹爹的。
  李晓看着手机上写的字,笑道:“别那么见外。”
  杨州怕李晓误会,又连忙写道——不是见外。
  李晓无奈,起身隔着桌子轻轻拍了拍杨州的头,“哪有女儿和爹爹见外的。”
  李晓拍他头时,杨州整个汗毛都立起来了,深怕一不小心,把头发拍掉了,那就真的囧了。不过还好爹爹轻轻拍的,杨州几乎感受不到他手心的温度。
  李晓吃完早饭,看时间还挺早,杨州在对面埋着头一直喝牛奶,时不时看自己几眼,对上自己的目光,然后连忙埋下头喝牛奶。
  “是不是有什么事?”
  听李晓问他,杨州又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喝牛奶。
  李晓:“……”
  终于那杯牛奶喝完了。
  李晓把杯子拿到厨房洗了,出来就看见杨州背着小挎包在客厅等着自己。
  见李晓出来,杨州拿出手机给他看——我送爹爹去上班。
  “你是自己想出去逛逛吧?”李晓一眼看出那孩子想出去溜达溜达。联想起刚才她那表情,完全是欲言又止,一定是想出去玩,怕自己不同意。想到这,李晓有些伤心了,自己对她那么好,要出去玩就直说,自己怎么会不同意呢。
  杨州歪着头瞅着李晓,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一脸无辜。
  其实杨州不是想出去逛逛,只是带来的零食都吃完了,该屯粮了,又不好意思让李晓买回来,所以决定出去觅食。
  “带点钱在身上。”李晓从钱包里摸出一张一百的给他。
  杨州摇头拒绝。
  “乖,听话。”李晓虎着脸,把钱塞到了他的小挎包里。
  杨州嘟着嘴,委委屈屈的看着他,一双眼睛好像在说——爹爹好凶。
  “哎……”李晓看着杨州那委屈的表情心疼。“好了,以后你听话,爹爹就不凶你了。”李晓开始以爹爹自居了。
  他拉起杨州的手,道:“你不是说要送我上班吗,走吧。”
  杨州跟在李晓后面出门。李晓在前面走,杨州在后面,边走,边踢路上的小石头。到了金茂商业大厦楼下,李晓问杨州去不去公司玩,杨州摇头拒绝,一个人跑去逛街了。
  商场一般是十点钟开门,现在明显早了。杨州只好随便逛着广场,顺便在买点吃的。说实话,他早上还是喜欢吃豆浆油条,或者煎饼豆浆,面包牛奶都是资本主义吃的。
  他记得在这附近有一条小巷子里的一家卖的油条很好吃,不过读了大学就没来这里吃过了,也不知道那家搬走没有。
  反正无聊,杨州觉得先去看看。
  杨州是个路痴,再加上这附近的小巷子都长的一个样,凭着几年前的记忆想去找,那完全是难上加难。
  所以,贵妃娘娘找错巷子了。
  巷子越走越深,一点油条味都没有闻到,杨州确定自己是找错了。
  正准备往回走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小妹妹,一个人走不怕吗?不如让哥哥们送你出去。”
  杨州:“……”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流/氓?
  靠,今天是什么黄道吉日,老子好不容易出来觅食,就遇见了百年难遇的流/氓!
  杨州回头,见是两个二十出头的黄毛。
  杨州咬着下唇,装作一脸害怕的样子。他作为一个纯爷们,现在形象的定义,好听的说是女装正太,不好听的说是人/妖,熟知龙/阳断/袖,可谓是夜夜嚷着第八个英文字母配音,所以遇见两个不谙世事的小流/氓,谁吃亏都不一定。
  那两小黄毛刚熬了通宵从网吧出来,本来想回去睡觉,但没走几步,就看见一婀娜娉婷的背影,从背影来看,一定是美女。虽然现在有很多背影杀手,从后面看是西施在世,回眸一笑就变成凤姐转世了。
  但是他们下意识认为前面那婀娜的背影是美女,不过即使不是也没关系,如果回头一看是凤姐,那就暴打一顿,再回去睡觉。
  可当杨州回头时,两个黄毛愣住了。心里已经做好如果是凤姐就暴打那人一顿的准备,可是那妹子一回头,他们头一次觉得脑子里的形容词缺乏,只有一个词——可爱。
  太萌的一个萝莉了,虽然没有御姐女王那样前面波涛汹涌,但是那害怕时萌萌的样子,太可爱了。
  黄毛A则笑嘻嘻的上前,伸出一只咸猪手上前想要摸了摸杨州的脸蛋。另一黄毛B也一脸- yín -/笑上前,道:“哟,小妹妹长得真是可爱,陪哥哥们玩会儿好吗。”
  不是刚才说送我出去吗?这怎么变成陪你们玩了。
  表面上,杨州继续害怕着,眼睛则是一直盯着那只要摸自己脸的咸猪手,手瞧瞧摸进自己的小挎包,如果没记错钥匙上应该有把水果刀。
  不过,事实上,杨州是记得钥匙上有把水果刀,不过那钥匙是寝室那串钥匙,而不是李晓家的钥匙。
  算了,没有小刀就靠拳头。眼见着那咸猪手越来越近,杨州本能的飞起一脚就直踢黄毛A的两腿之间。
  “嘶……”要说男生的要命之处,那一定就是杨州踢的那地方了,即使没有要了被踢之人的命,多半也会要了他儿子的命。黄毛A不料那柔柔弱弱瑟瑟发抖的女生会来这一脚,而且,杨州本身就是爷们,从小在杨霓纱的教导下,出脚是快准狠。
  黄毛A吃疼,捂住被踢之处哇哇叫唤,黄毛B也没心情调戏美女,赶紧去扶住同伴,回头恶狠狠的对杨州骂道:“你他妈的,老子操/死你。”
  “操/屁,信不信老子今天就阉了你。”趁黄毛B扶住黄毛A的空当,杨州从一旁捡起一根铁棍,要知道这种小巷子里,总有废弃的铁棍砖头这些。他掂量掂量,还算顺手,他拿起混子指着其中一个黄毛。“要是叫三声杨爷爷,老子就放了你。”
  黄毛A和B:“……”
  他们的表情都是=口=。震惊了,这可爱的萝莉嚷着一口男人的声音。现在的人妖真是太尽职了,不开口根本看不出是男的。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杨州一手叉腰,一手拿着铁棍抵着一个黄毛的下颚,俯下/身子小声说道。“告诉你,老子喜欢男人,专门喜欢穿女装勾引男人,怎么样,想不想尝尝被上的滋味呢?”
  “不想……”黄毛A磕磕巴巴的说道。想他混社会都好几年了,头一次遇见这样的,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想啊?呵呵……”杨州抿嘴一笑,那样子三分娇弱,七分柔媚。“真的不想吗?”
  “我……”两黄毛见杨州那一笑都痴了,刚想把“想”字说出来,却被一个声音打断。
  “小环?”温柔的声音带着一丝的不敢相信。
  闻此,杨州身体一震,脑子里第一个想法是——完了,爹爹怎么来了?
  “真的是你。”
  杨州僵硬着身子缓缓回过头去,就看见李晓站在不远处,脸上的表情……是没有表情。
  他微笑,僵硬的微笑,微笑,然后……扔下铁棍撒腿就跑。
  “小环!”李晓赶忙追去,那两黄毛见杨州跑了,也赶紧跑了,并且决定以后在调戏人之前先问问性别,人/妖神马的太恐怖了。
  杨州边跑边想爹爹不会听见自己说话了吧,即便是没听见自己那十分攻的爷们声音,自己该怎么解释刚才?遇见流氓,然后反而去流氓他们?
  杨州穿的是女装,脚上穿的长靴跑在这巷道里十分不方便,还没跑出去,手腕一紧,就被李晓给逮住了。
  “小环!”李晓喝道。“你是不是还要跑?!”
  杨州身体一抖,脑子在想怎么办时,身体已经做出了反应,直接扑到李晓的身上。既然已经扑了,杨州索性鼻头一抽,呜呜的抽泣起来。
  这次换李晓僵硬了。
  先前李晓见杨州离开,心头莫名的有些担心,便在后面跟着他。跟到一个小巷口时,电话响了,苏河打来的。自从苏河来到AX,李晓从未迟到早退请假旷工,而现在已经九点半了,李晓还没到,所以他便打电话关心一下是不是昨晚上太操劳了以至于今天没起得来。
  李晓:“……”等他挂了电话,杨州已经不见了踪迹。
  这几条小巷子里都是拆迁房,过几年这一片都要被占。李晓知道这几处巷子并不安全,有几个混混常在这里出没。
  想着那孩子那傻萌傻萌的样子,李晓担心要是遇见了那些混混,那孩子指不准会把自己卖了帮别人数钱。
  后来,李晓知道自己想多了。
  他不敢相信的看着前面那一脸呆萌样的少女,一手叉腰,一手拿着铁棍。那样子,像是他才是混混,而另外两个黄毛是被欺负的无辜少年。
  李晓突然发现,也许自己根本就不认识面前的那个人。
  在自己的面前,他呆呆的,会收拾屋子,但是不会做饭。脸上带着傻笑,眼里偶尔又流露出一丝悲伤。
  从第一次见面时,他用手机写着“我不会说话”,垂下的眸子难掩里面的自卑与哀伤。他个子不矮,却因为太瘦了而显得过分瘦弱,让人不由的想要保护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