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翡翠+番外 作者:LILIAN/莉莉桃

字体:[ ]

 
 
 
 
 翡翠  
 
 
 
 
   
我,一个在游戏中难得玩着女号的男小青年,统称“人妖”。一不小心,泡到了老公?嗯……或者说是被泡到了?反正是和他黏糊上了。怎么说呢,自己对他厅仗义吧!可是、可是他怎么能!游戏大逃亡后就把彼此的联系也GAME OVER!不过命运大人还真是会安排我们再相见。喂,坐在我面前的你摆出那张臭脸是什么意思?我大学毕业才刚新鲜出炉就被你拐上了性向不正的不归路难不成我贱啊?休想让我单向赤字! 
 
嘿!这个“人妖”真特别!冷冷漠漠平平淡淡处乱不惊不卑不亢无余无求无怨无悔。是不是自己真的运气够差?没想到临走都真的要他“裸裎相见”。明明应该只是兄弟的金兰义气,可为什么自己没有勇气去坚持和他的直面相向?难不成,我们的缘分,光靠一个游戏还不能概括? 
 
 
 
 
 
 
 
  年轻就是这样,总是能很快地接受一样新事物——0K,是新游戏。
 
  网吧哥们号召,于是总是喜欢坐在同一排机器前的我们就投入了那个游戏中。
 
  上上次是战士、上次是法师,于是,我决定,这次来个突破——
 
  “你练个啥呢?”左边的歪过头看我的电脑屏幕,然后“噗”
 
  一口,把叫来的外卖喷在上面,网吧的小姑娘很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丢过来一块抹布。
 
  “喂!你小子抽住了是不!练啥不好练这!你人——”后半个词还没出口,就给我一手捂了回去。
 
  “那你有种以后别找我练哪。”我懒得白他一眼。
 
  “嘿嘿,那倒是……”
 
  也许那时候,万万没有想到,我所开始的,并不仅仅是个游戏。 
 
 
第一章
 
 
  角色出生的地方叫仙踪林,对于把这个地方翻译为这个名词的人,我报以鄙视的态度。
 
  村里不少和我一样穿着三点式的精灵在安全区走来走去,不时向看起来级别高些的玩家要点垃圾装备。
 
  熟悉了一下NPC位置和功能后,我扛着原始配备的白板弓箭就走出去开始练。
 
  练到10级去隔壁的勇者大陆——又一个白痴的土不拉几的名字!
 
  初期的繁荣显现出来了,已经有卖家在那里卖一些稍微能看看的中级武器。
 
  晃了一圈,等哥们来组我一起出去练。
 
  那一个晚上通宵,第二天就冲到了20多近30。
 
  揉揉眼睛,决定翘掉上午的选修课去睡觉。
 
  下午近晚饭时间,又混到网吧。
 
  就这样昏昏噩噩了一个星期,好歹我也不用衣不遮体了。
 
  那时候,服务器没多开,每个都拥挤得跟逃难时候的候车室似的。
 
  而比较强大的战盟,就类似在逃难的候车室里,手中攥着车票的票贩子一样吃香。
 
  我那个服务器算强的盟有两个,一个是上海人开的,另一个是中部地区那开的。
 
  一山不容二虎,所以这两个盟基本——天天打。
 
  我没想投靠任何一个盟,我是比较想轻松自在点。
 
  也许是我这个职业吃香的关系,这两个盟也都有人来找我,叫我考虑进他们盟里。
 
  我都回绝了——我还是不喜欢混进战乱。
 
  再说我也有自己这边的兄弟,他们也在考虑再把装备搞好点开个盟的,自己这边总比看他人脸色的强。
 
  于是我继续舒舒服服轻轻松松练我的——智力MM……
 
  混着混着,就快混到一百级了。
 
  那时候找人组队练级,基本都在冰风谷。
 
  事实证明我选择这个职业就是吃香。
 
  不到五分钟,不下十个人跑来要和我练级。
 
  我兴致缺缺——连装备都不是成套的人,估计打起来快不到哪去。
 
  密语色的字出现了,有人密我要组队。
 
  还没看到人,我没回。
 
  又问了一次,我说我在冰风谷仓库。
 
  人来了。
 
  我看到他的反应是——一个战士——因为他的名字是一排看起来没什么规律的字母和几个数字。
 
  我对这种连名字都不用中文起的人很是不爽——因为密起来打字很麻烦!
 
  不过……我还是和他组队练了。
 
  因为他身上穿的是当时鲜少有人穿齐的龙王——而且是+7发亮的。武器也是亮的。
 
  好吧,我的虚荣心作祟——毕竟当时能穿得起这样一套的,很少。
 
  走出去果然拉风,别人路过都停下来行注目礼,走过去的也特地回过来看看他身上的装备。
 
  他头上顶着那两个“票贩子盟”其中一个的盟名,所以和他出去练我还是小心为妙。
 
  我决定万一有情况就回程走人。
 
  那晚上运气也特别好,掉了两个宝石,他意思一人一个。
 
  很公平,不过也该是这样,我也出力的,而且他级别比我高多了,我经验少少。
 
  那几个哥们来了,跑到我机器前,对他的装备大大地研究和眼红了一番,然后开机器。
 
  我跟他说,我这边的人来了。
 
  他退了队,这时旁边来了两个他们盟里的,站了会儿,估计在密他说话。
 
  然后他回过来同我说,他和他们下海去。
 
  道别,重新组队,我继续为了堆数据努力起来。
 
  后来和这个战士组了多少次,我也记不清了。
 
  总之基本我升到150左右那段时间,带我练级的他都有份。
 
  他说我精灵加加操作好,P话,男人玩游戏操作不好玩鸟游戏。
 
  那时候我和他走得近了,对他们盟也有了点了解。
 
  他们那个盟就是上海人开的,盟主是他兄弟,怎么着他也算个二把手。
 
  难怪早早一身红龙在身。
 
  于是他问我要不要来他们盟。
 
  本来想拒绝的,但是我们网吧玩的就那么几个人,建个盟也没多大意思。于是我跟他说,把我这片的几个弟兄都吸收进去吧。
 
  他说得和他兄弟商量商量,因为当时战盟收人是有限的。
 
  最后达成共识,我们开盟,算做他们分盟,不过我要加到他们主盟里。
 
  网吧兄弟觉得,这样既不用担心会随时被敌对的那个盟随便PK,有事也好照应。
 
  等我进了他们盟,基本我就属于凡练级就一定和他粘在一个组里了。
 
  也好,我也懒得到处叫叫组野队,打到好东西分起来也麻烦。
 
  因为走得近了,我又是练女号,不久就开始谣传我就是他老婆。
 
  无所谓,硬要去辩解,反而显得我婆妈有毛病,再说他从来也没问过我到底男的女的。
 
  可能在一起练是够久了,我变得很习惯上游戏就看看他在不在线。
 
  他练得疯快,转眼就快到冲翅膀的级别(180可以带翅膀)了。
 
  要知道当时,在这个服务器能带翅膀的人,两个手就数满了。
 
  何况并不是到了这级别,就买得起翅膀。或者合成翅膀一次成功的。
 
  人多就是好,鉴于他这个二当家的地位,他们老大早早给他准备了一对恶魔翅膀,当时也是天价的玩意了。
 
  我还在150徘徊,天天单调乏味的练级,老实说我真的有点厌烦了。
 
  看到他离戴翅膀越来越近,和他组队练级的时候,他总是带着那么点自豪地说,今天再练掉多少,离戴翅膀又近了。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竟然第一次觉得不那么是滋味。
 
  有次,练级回来,站在仓库边,他和我聊天。
 
  “你最近练得慢下来了啊,他们说组你去你都不去,傻在村里级别自己就上去啦?”
 
  这话我听着,就特别别扭。于是出口就更别扭了。
 
  “算你小子练得快,快能飞了。”
 
  字一打完,我准备按回车的手指顿了一下,还是按下去了。
 
  “嘿嘿。”他先笑笑。
 
  然后就听出了那层别扭。
 
  “等我冲到180,我就带你到180。”
 
  “到了又未必买得起翅膀,盟里冲180的人也不少。”
 
  感觉我今天就是和他犯冲。
 
  其实翅膀不翅膀的,我真的不在意。
 
  看起来透明晶莹的翅膀,让服里几个女生玩家很是向往——我又不是女人。
 
  “带了翅膀攻高了,我就和老大他们去打大的去,这样好东西来得快。”
 
  他有点象在给我下定心丸。
 
  “哦。”我草草了事。
 
  
 
  大概注定要发生些什么,才显示出网络游戏的残酷性。
 
  人越来越多,服务器终于到了每条道道都是通红的境界。
 
  伟大的运营商终于提出:开新服,鼓励旧服帐号转新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