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军夫[网游]+番外 作者:寂寞也要笑(上)

字体:[ ]

 
 
文案
 
李其穆是十八岁学生,沉稳俊朗,天生是GAY,暗恋偷摸过警察表叔;
 
蒙大志是精英士兵,坚毅果敢,痞里痞气,似乎对任何事都漫不经心。
 
李其穆有点想不明白——那家伙在部队当兵都没磨掉一身的痞气,
 
连长官发布的单人任务都置之不理,分明是个不遵守纪律的兵痞子!
 
而且坏心眼、恶作剧、粗俗懒散、狠辣冷血……
 
除了拥有一副明显比表叔更精悍性感的型体之外,还有啥值得他情动的?
 
内容标签:强强 年下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其穆 ┃ 配角:蒙大志,刘祯,父母,弟弟妹妹,网游众人…… 
 
其它:网游,强强,年下,主攻,春风一度,情有独钟。
 
 
编辑评价:
 
2020 年,中国秘密研发七年的全息网游《禁咒》已经内部测试完毕,限量发售第一批游戏客户端,
 
主角李其穆进入游戏,硬生生压倒一只坏心眼、爱恶作剧、粗俗懒散、狠辣冷血、不遵守纪律……
 
以教官自居的兵痞。 此文是未来背景的全息网游,通过一个虚拟的游戏手链,
 
将玩家投影到一个拥有各种异能的游戏世界里。
 
作者沿用了一贯的行文风格,虽然进入游戏主题略慢,
 
但故事情节自然流畅、紧凑热血,人物性格刻画突出鲜明,
 
用平实的文笔构建出一个高端的异能全息网游世界。
 
 
 
 
  ☆、第一章
 
  2012年过去了,世界没有灭亡,网络上倒是盛传“基佬将要霸占世界”的笑言;
  2013年,天文学家们未曾预见的日食,以及半夜时突然划过中国上空的银河般绚烂异象,闹得人心惶惶,然后过年了,人们照旧忙碌着拜年和收红包;
  2014年,据说油价再度突破三年来新高,有人攒了许久的钱,终于买得起汽车了,却又开不起了……
  这一年,一栋稍显陈旧的公寓里,一套稍显狭窄的房子中。
  “其穆哥哥,其穆哥哥!”
  六岁的小男孩浓眉大眼,嘴巴甜甜地喊着,从自己小房间里跑出来时,一只小手背在背后,不知拿着什么东西,一副神神秘秘的小模样。
  李其穆正笔直地站在主卧室门口,似在专注欣赏门旁的国画刺绣,一副一本正经的小大人模样,实际上却偷偷瞄向主卧室里的床,听到小男孩的叫喊,惊得他心头突突一跳。
  他立即收回目光,有些做贼心虚,表面上却不慌不忙、不动声色、甚至有些严肃地低声说:“小枫别吱声,你爸正在午睡呢,他当警察,工作累一上午,吵醒他,小心他凶你,你妈不在家,可没人护你哟。”
  小男孩一听,大脑袋立即一缩,小心翼翼地探头去看卧室,然后伸着脏兮兮的小手遮在嘴边,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说:“我不大声,其穆哥哥,你看,这是我自己画的,你帮我送给其雅姐姐……”
  李其穆心不在焉地接过他那张乱七八糟的涂鸦,点点头,转头又看主卧室里,低声说:“小枫,你自己去玩,我去跟表叔说一声,然后就该回家了。”
  主卧室里,床上一个肌肉强健的青年男人正四仰八叉、只穿内裤地酣眠着,对偷窥者一无所知……
  李其穆本着脸,轻而易举地打发走撅起小嘴的小男孩,心跳砰砰、强装平静地走到卧室中,来到床前,贴近距离看着肩膀宽厚、胸肌厚实的健壮青年,然后紧张地咽着唾沫,伸手推了推青年粗壮的臂膀,平静地说:“表叔,表叔?”
  青年熟睡中被人打搅,很不耐烦地皱起浓眉,迷迷瞪瞪地睁开睡眼,一看是李其穆,神色缓和下来,也不起身,问:“其穆啊,什么事儿?去找小枫玩吧,表叔还要睡觉,下回再带你去游乐场……”
  李其穆收回手,被手心里光滑温暖的结实触感引得面红耳赤,神情却坦然如旧,说:“不是的,表叔,我想回家了,还有功课没做完,我是跟你说一声,怕你待会儿找不着我会担心。”
  ……
  这一年,李其穆只有十二岁,他敏感地发现自己控制不住地喜欢观察壮实男人的躯体,尤其是他那位在本城里当警察的表叔。他感觉自己有病,他本能地藏住这个秘密,没敢跟任何人说。
  2015年,他那位警察表叔因勇猛勤奋,被调去大城,全家搬走,他难受了好一阵子,暗暗后悔当初推醒表叔时,没有推他胸肌;
  2016年,他偶然间明白了,原来自己是同性恋,而且还是天生的,他该怎么办?
  2017年,他初三了,他几乎忘了那位警察表叔,只在体育课上,认真地听体育老师讲课,专注地看体育老师做示范,他想,体育老师真帅。除此之外,他把全副心思都放在学习上,他要自己学知识,治好自己的性取向;
  2018年,他上高中了,学业忙碌得找不着北;他又看到那位表叔,但三年前还肌肉精壮、挺拔彪悍的青年警察居然发福了,将军肚挺得老高,让他看得直感反胃,最初对这位表叔“眷恋美好”的印象彻底消失个无影无踪;
  2019年,高二,有女生暗恋他,也有女生追求他,他说:“对不起,你很优秀,但是我不能接受,我家里穷,下面还有一对小我三岁的龙凤胎弟弟妹妹,我是长子,要全心学习,将来早点为父母分忧。”
  2020年,他虚岁十八,上高三,学习成绩名列前茅,被老师和父母给予厚望。
  而他的家境,虽然谈不上拮据,却仍并不算富裕,父母工资不高,还要赡养乡下的爷爷奶奶,以及负担他们兄妹三人的学费,再面对常年的高物价,的确压力不轻,两年前买了辆车,到现在也没开过几回,倒是被人借去开了几次。
  这些年来,虽然中国一直日新月异地发展着,但是,除了小部分翻身发家的幸运儿之外,大部分地区,只不过富裕了最初就富裕的富裕,仍旧贫穷着原本就贫穷的贫穷。
  与此同时,经过八年抗战,基佬到底是没能霸占这个世界。
  至少在中国,同性恋,依然不是人们能够普遍接受的——比如这座山东省的小城,李其穆所在的高中,一位男同性恋者体育生,因为和校外青年的恋情曝光,承受不了压力而自杀,闹得小城中满是议论流言。
  李其穆最初听到,第一反应是:哦,除了我,这个学校里还有别的男生也是同性恋。继而又想:唉,那个和我一样的同性恋翘辫子了。
  他身为班长,一举一动都起着带头作用,对此面无表情,似乎不为所动。
  但是,没日没夜地做考卷之余,他却忍不住地乱想:有什么用呢,死了,仍不能安息。
  然后又翻着书本暗道:死?太傻了,命是自己的,不如一直开心地活着,说不定,以后能够找到可以去爱,也同样会爱你的人,最起码,为了亲人也不能去死啊,太不孝了!
  ——真的猛士,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敢于直面弯曲的性取向!
  他自娱自乐地想着,俊秀的面庞有些不符年龄的刚毅,深深吸气,缓缓呼出,伸个懒腰,戴上耳麦,听听轻音乐放松放松,黑板上的倒计时显示着,还不到两个月就要高考了,他不能给自己太大压力。
  “快去看快去看,那两架直升飞机又落咱们学校了,肯定是追求孟大美女老师的人又来了。”
  一声惊呼吵醒了几个趴在课桌上做短暂午休的学生。
  有人冲外面不耐烦地大吼:“没见识,别吵!”这句话又吵醒几个,引得书本砸桌子抗议。
  李其穆也听到外面的惊呼,他揉揉眉心,看了看做了一半的模拟考题,摘下耳麦,站起身来,想出去却又顿住——他坐在墙边内侧,同桌皱着眉趴在桌上午睡,他若是出去,势必会打搅到同桌。
  他转回身,伸手按住书桌,一个利落翻身,轻松地跃了出去。他虽然不懂武术,但常年保持锻炼,体格和体型在班级男生中,都是属于一流棒的。
  他衬衫袖子卷到手肘,挺拔笔直的匀称结实身躯在几个女生暗暗羞意无限的目光中踱出教室,然后扶着门外走廊的栏杆,遥看科技楼前落下的两架洁白色的直升飞机。
  ——有钱人呐,真有钱。
  他不动声色地看。
  直升飞机螺旋桨正缓缓停下,带起的大风,吹得下来直升机的人黑发飞扬,一身潇洒气派。
  “嘿,班长,你也出来了,认识那人不?”
  旁边正趴在栏杆上看热闹的男生转头看到李其穆,扶了扶眼镜,近乎惊喜地说——不学习的学生,总会在看到学习认真的同学出来与他一起看热闹时,感到由衷的、莫名其妙的高兴。
  李其穆并不近视,浓黑的眉毛下,一双眼眸平静幽亮,看了从直升机上走下来的人几眼,摇摇头说:“是私人飞机吧,你刚才说是追求孟老师的?谁家的?”
  那男生名叫赵冬青,极其八卦,一听李其穆问,立马绘声绘色地说:“肯定是张家啊,咱们城里,谁比张家有钱?听说孟大美女老师是北京的大官儿千金,来咱们学校当老师只不过是暂时,大小姐脾气,你知道的,所以啊,张家的就忍不住了……”
  说得好像他有多了解似的,然后又摇头感叹,“唉,有钱人,都不屑于开车了,我家那破车还没舍得换呢。”
  李其穆微微前倾着身体,稳稳地扶着栏杆,淡淡地说:“好车可比这些直升机贵多了,而且,开车方便,这直升机,除了紧急赶路的时候能用得着,其余只有在耍大牌,装潇洒的时候开出来卖弄卖弄,你看见过哪些明星大腕来来去去都是开飞机的?”
  赵冬青一听,恍然大悟似的,还伸了伸大拇指,笑着点头应和:“对头对头,咱以后,有钱也不买飞机……”
  李其穆轻轻笑了笑,直起身,扩了扩胸,转身道:“别玩了,回去做题,你的成绩在这两次模拟考试中,只不过保持以往水平,几乎没有什么提升,老师已经把你预备为下次的家长谈话对象了。”
  “啊?”赵冬青夸张地苦了脸,哀求道,“班长大人,您可得帮小的说说好话啊。”
  李其穆缓缓收敛笑意,没理他,径直回了教室,同桌还没醒,他还是一翻身,矫健地越过课桌上堆积整齐的高高书籍,坐回了座位。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次的撑起跳跃,竟有可能会成为他这辈子最后的矫健动作。
  下午,不知怎的,天气阴沉下来,然后淅淅沥沥地下起了迷蒙小雨。
  李其穆骑着老爸给他买的太阳能电动自行车,穿着透明的雨披回家吃晚饭,然后还要回学校去上晚自习——蓄电池电动自行车因为电池的污染问题,早已被列为禁止通行的交通工具,只在乡下还有人悄悄地骑,城市里是见不到面了。
  不过,太阳能电动自行车价格挺贵,李其穆这辆还是两个月前,老爸省吃俭用为他买的十八岁成年礼物,他很是爱惜,骑速都不会快,至今保养得崭新如初。
  “哧——”
  公路上拐角处,急速中刹车的尖锐刺耳的摩擦声让人听得心头发毛。
  紧接着——“砰!”太阳能电动自行车被撞飞的声音,压盖住一个闷声痛呼。
  路人看到这一幕,立马有人惊声大喊:“啊!撞死人了!撞死人了!快叫救护车……”
  
  ☆、第二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