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全息网游之卖肉三十三天/情热一夏+番外 作者:姚三俊(上)

字体:[ ]

《全息网游之卖肉三十三天》
 
作者:姚三俊
 
简介
 
万年穷逼吴要筠无意中发觉自己能自由穿越不同的网游账号,便趁此干起了天打雷劈的盗号勾当。然而多行不义必自毙,某天他上线后终遭报应——无缘由的他被困在一只男性人鱼躯体中再也无法脱离,而更令他惊恐的是,这只样貌俊秀的人鱼居然是成人文化局的珍稀拍卖品,将作为【性.奴】面向整个西线服务器拍卖!
 
苍天啊,有比莫名其妙被抓去啪啪啪还悲催的事么?
答案是大众喜闻乐见的。
 
吴要筠千算万算,没算到他这具人鱼身体的买主居然是自己曾发誓不共戴天的大仇家!
不是冤家不聚头,由此,在这热情躁动的夏日中,吴要筠开始了他卖肉三十三天的性福里程。
 
 
☆、第 1 章
 
  第一章
  
  吴要筠,年方二四,生的眉清目秀,一表人才。
  此刻,他正穿着一身服帖笔挺的黑色waiter制服,脊背挺直,端正站在大厅一角,静静望着灯火辉煌下的衣香鬓影。
  他是花翎假日酒店双月湾西餐厅的侍应生,今日酒店内有一场颇具规模的商务晚宴,人手不足便临时调派了包括他在内的几名西餐厅员工过去帮忙。
  觥筹交错间时间飞逝,等宴会结束,已经过了他这一班下晚班的时间。
  吴要筠尽职尽责的清理完自己负责的区域,便跟宴会负责人签了个退,匆匆赶向了他们西餐厅的员工休息室。
  门没锁,吴要筠心想也许是刚上班的夜班人员在,便径直推开了门。
  谁料入眼就是一幕活色生香。
  本该早已下班的周盼眼角含泪香腮粉红,气喘吁吁的跨坐在也早应该下班的颜连身上,细瘦的胳膊紧紧攥住颜连的衣领,喘息交缠,娇声连连——
  “颜连你他妈黑我!出老千禽兽不如!QAQ”
  
  望着散了一桌子的扑克牌,吴要筠扶额摇头,肯定又是颜连用带人练级这种低级诱饵引诱周盼玩梭哈,周盼个瓜娃子也不长记性,跟颜连这个老狐狸玩牌,妥妥的自寻死路。
  
  “喂喂,下去下去!”颜连眼角余光一瞥,音色稍稍有些不自在,“这是技术懂不懂,偷鸡算哪门子出老千,长得不高吧智商也低,赶紧滚下去!”
  周盼哪里会听,俩人玩牌前是有打赌的,他这都输了快三百金币了,他游戏中的家当本就不多,算来算去大半还都落进了颜连的腰包,新仇旧恨齐涌心头,更是死死拽住颜连衣领,不依不饶。
  “不成!这么容易想吞我血汗钱,门儿都没有!”
  “三百金币也值得你大哭小叫,娘们兮兮。”颜连鄙夷,发动第一波精神攻击。
  周盼身经百战,选择性无视,并向淡定围观的吴要筠发出组队邀请,“花花你也说句话嘛,颜连个禽兽又出老千骗我!花花你帮我讨回公道!”
  
  这熊孩子不提花花还好,一提花花就好比踩了吴要筠的小尾巴。
  “花你妈!”吴要筠咬牙切齿,扭头一哼,直接无视路过,换工作服去了。
  
  花花是吴要筠小名。
  当年吴要筠他爹妈忙着躲债,东窜西窜没个安稳,吴要筠生下来足月都没得空取个正儿八经的名儿,倒是他妈会省事,把尿时总是“哗——哗——”的给吴要筠催尿,一来二去这花花就成了吴要筠的小名。
  后来他爹跑到酒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找他要钱时,一口一个花花就被这群狼心狗肺的熊孩子听去了,往后,吴要筠的大名基本就废了。
  
  见吴要筠离开,颜连使劲后仰,极力拉开他与周盼的距离,带着一丝不耐的喊:“下去下去,赶紧的,不要你的就是了。”
  目的顺利达成,周盼见好就收,嘻嘻一笑后也就不闹了。
  
  俩人刚收拾完扑克牌,就听柜子门咔哒一声脆响,吴要筠换完衣服走了出来,天不冷,他只换上长衫,外套搭在了手肘上,乍一看细细瘦瘦的有种弱不禁风的味道。
  “别玩了,收拾收拾走人,赶紧回家打日常。”吴要筠抬手看了看表,“还半小时就十二点了,顺便把明天的周末副本也打完吧。”
  “嘿好啊,明儿咱们班轮歇,玩通宵吧!”周盼和颜连俩人大半夜留这玩牌就是为了等吴要筠一起下班,三人好组队刷本,此时一听到游戏的召唤周盼立马乐成了狗,一双大眼睛熠熠生辉,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家门躺进游戏仓。
  
  关好门,三人一起进了员工通道等电梯,周盼很是急切,跟多动症一样哔哔啵啵不停按着电梯下行键,眼瞅着电梯到了楼层还不松手,吴要筠受不了他这烦人劲儿,跨步上前一巴掌呼在他脑壳上,边进电梯边歪头骂:“又傻逼了吧,告诉过你药不能停明不明白。”
  对熟人吴要筠嘴巴是比较欠的,说话没遮没拦,可他万万没想到这骂人的话音还没落贼笑的表情便扭头对上了电梯中另外的人。
  仅是个照面,便足以让他笑意尽失,呆若木鸡。
  来者何人?
  沈迎夏,沈公子是也。
  只见沈迎夏似是浑不在意,依旧单手插袋站的笔直,银灰色西装在灯光照耀下反射出莹莹亮光,衬在他微微仰起的光洁下巴上,整张脸都铺满了一种不可侵犯的莹白之感,俊美宛若珠玉雕塑一般。他扇了扇睫毛,眼尾余光睨了面前人一眼,似是勾起了一丝情绪,却又转瞬没入眼底,了无痕迹。
  而吴要筠,在他转头贴上沈公子的那一刻,脆弱的神魂便嘭的一下,天女散花了。
  
  其实也不怪吴要筠神智不健,犯了痴呆,只因电梯中这位不是别人,正是花翎假日酒店的掌权者,他们这群小员工工作了三年都没能搭上过一句话的大BOSS,沈迎夏。
  此时,低等下人吴要筠正与这位传说中的大BOSS面对面,身贴身,那起了一层薄汗的鼻尖与沈公子的粉色薄唇堪堪相对,目测只距五公分。
  罪该万死的五公分。
  吴要筠汗如雨下,忧郁的简直不想活了。
  
  还是跟在吴要筠身后的颜连反应快,他狠扭了吴要筠胳膊一把,同时温文有礼的问了一句“总经理好”。
  吴要筠在刺痛中回过神来,身子一颤,忙不迭的退后一步,低头哈腰像个小太监般紧跟着问安。
  周盼被挡在外面不明所以,蹦进来后傻大胆一样,笑眯眯的也道了一声好。
  沈迎夏眼皮抬了抬,依旧无甚表情,淡淡对众人回了句“辛苦了”,便摁下了大厅楼层。
  
  春风沉醉,正是春末夏初的季节。
  虽近午夜,可热闹的街区似是完全不介意时钟的走向,依旧熙攘不休。
  橘黄色路灯下,不宽的石子副路上映出一排三人的影,随着脚步走走停停,不断变换着长度和颜色。
  吴要筠仰头望了望夜空,后知后觉的吁出一口气,颜连似是感知到身旁人的气息,伸手搂住他的肩,轻轻拍了拍。
  “啧啧,都说总经理是个大魔王工作狂,果不其然!”周盼的活力似是用不完,只见他欢快的蹦跳上前一小段,转过身倒退着边走边说,“你看他大半夜的好端端不坐贵宾电梯跑来员工通道,怕是又要临时抽检哪个部门,唔,够倒霉的喽。”
  吴要筠仍对之前的惊吓耿耿于怀,彼时再闻依旧没好气,他恨恨瞪了周盼一眼,恶狠狠磨牙道:“瓜娃子不看路,摔不死你。”
  周盼是个乐天派,对于此种低级挑衅防御百分百,“哈,你还是先自求多福吧吴先生,当心那大魔王等你上班之后找你算账,整死你啊!推荐你先买份人身意外险喽。”说罢也不等吴要筠反应,哈哈大笑着奔前方跑去了。
  吴要筠想咬人也没机会下口,只能郁卒的呸了一口。
  颜连转过头看着他,迎着灯光的眼睛显得特别明亮,他淡淡一笑,紧了紧搂住吴要筠肩膀的手,“别听周盼瞎说,总经理虽说是有点超乎常人的严苛,但他不至于为这种事找你麻烦,公私还是挺分明的,信我,没事的。”
  颜连是他们西餐厅三班的领班,对领导的情况自然比他们这些低等下人了解,吴要筠也知道颜连有心宽慰他,但他其实除了惊吓外并没有多想什么,只是累的有些萎靡,懒得开口解释罢了。
  吴要筠低低的嗯了一声,摇了摇头,拂开了颜连的手。
  午夜微风有丝丝沁人凉意,吴要筠向前迈了一步,松了松衣衫,裹了点软风在身上。
  
  周盼和颜连比吴要筠早几站下地铁,等吴要筠回家吃完宵夜洗完澡,穿着睡衣躺进游戏仓时,这俩人已经组了野队刷BOSS去了。
  其实是不是和自己组队吴要筠是无所谓的,他玩游戏纯碎是为了躲避现实中几乎将他日翻的巨大压力,对是否一起这种东西并没有太多执着,只是周盼这个人依赖性特强,特别喜欢与朋友一起组队游戏的感觉,也正因为如此,他们三人才稳固的在游戏中扎下根来。
  话说,当年跳入游戏界都是在周盼敲锣打鼓威逼利诱,以及颜连闪闪动人的说辞之下,吴要筠才乖乖就范的。
  他还记得那天,是一个云霞阑珊春风鼓噪的傍晚。
  诸事不顺让他心情坏的像清明节上坟,而他那个不争气的爸爸也看不开死眼活眼,单挑那天跑去找他要钱还赌债,吴要筠想骂没胆,想哭没脸,想说没钱,却又不敢,生生憋了口老血在胸口,愁苦的宛若深闺寡妇,不知如何是好。
  周盼和颜连这俩魔鬼适时登场了。
  当天是白班,下班时间是下午两点半,正是逛街的好时段,周盼和颜连这俩牵狗遛鸟的恶少借帮吴要筠散心之名忽悠他去商业街,七拐八拐带他进了这辈子想起来就后悔的恨不能剁了自己的地方。
  吴要筠,彻底玩脱了。
  
  游戏旗舰店内众星拱月的闪耀灯带和导购小姐们一声声甜腻腻的“先生”已然将吴要筠烘托成了上帝,迷魂汤把受了一天窝囊气的吴要筠灌的那叫一个畅快,他整个人都迷失在导购小姐如马里亚纳般深不可测的乳.沟当中,屁颠屁颠忘乎所以,头壳一热精血上涌,大笔一挥龙飞凤舞,果断签下半年期贷款,购置了一台价格略高、略高的次时代通用全息游戏仓。
  一直守在一边女干笑的周盼和颜连连连拍手叫好,大赞吴要筠出手果断,英雄气概。
  于是,在这俩熊孩子的刻意为之下,吴要筠正式迈出了踏足游戏界的第一步。
  放弃抵抗,沉迷游戏,挥霍生命,远离现实。
  当然,家当已被爸爸赌债榨光的吴要筠,为此付出了整整六个月从牙缝里抠钱的代价。
                          
作者有话要说:那啥,今天是个黄道吉日,所以拖了将近两个月,终于开新坑了,惭愧。
本来人鱼的构思是给北鼻的生日贺文,奈何拖呀拖最终成了这个鬼样子。= =
居然还是写了网游文,叹气。
北鼻不要打我,抱头蹲。
没存稿没大纲,也懒得起章节名,好吧是才思枯竭,(诶?我有过才思这种东西么?)
依然真空上阵,应该会日更,保佑我能雄起到年底。
拜谢各位读者老爷们,觉得有意思不妨支持窝一下。
窝会给你们送水的。=v=
 
 
 
 
☆、第 2 章
 
  第二章
  
  世界已然如此- yín -.荡,叫娱乐业怎能不跟着一起骚动奔放。
  西元纪历0220年2月2日,天朝解禁成人文化,成人文化类行业可合法运营,《情热大陆》应运而生,吴要筠他们,便是征战缠绵在《情热大陆》千万玩家的其中之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