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网游之我不配+番外 作者:易修罗(下)

字体:[ ]

 
  
  
  
  
  凌扬在人群中发现了小扣儿,密过去询问。
  【私聊】铃铛儿:什么情况?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彭大帅这渣太不像话,前不久他又找了个老婆,但是两个人结不了婚,旧的婚姻称号也隐藏不了,他那个老婆看花花不顺眼,这两天有事没事就来找他麻烦。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刚才我跟花花在这里做每日,碰上他们两个,彭大渣那个奇葩老婆硬说花花抢他们怪了,二话不说就开红,彭大渣也帮着她杀了花花好多次,我都看不下去了,真是欺人太甚!
  【私聊】铃铛儿:晕,这人真是不吃教训,看来当初一百式还是少了,应该杀他一千式。
  【私聊】相公、请温柔地:我们想帮花花杀回去,但是他不让。
  凌扬不解。
  【私聊】铃铛儿:为什么不让?这种人还留着他做什么?
  
  还不等小扣儿回答,就见花满楼在公频里打字道:
  【当前】花满楼:我们杀来杀去这么久,你不累,我都嫌累。
  【当前】花满楼:现在你有老婆,我也有老公了,有什么恩怨都一次性解决吧。
  【当前】花满楼:今天我跟你打,只要我赢你一次,以后咱俩就井水不犯河水,你再也不要来烦我。
  【当前】彭大帅:哈哈,真好笑,打赢我?就凭你那两下子?
  【当前】花满楼:就算赢不了你,我也要跟你打下去,直到你放弃为止,我要让你看到我的决心。
  【当前】彭大帅:行,那我也把话撂这儿,只要今天你能赢我一次,我就离开这个服务器!
  【当前】花满楼:来吧!
  
  花满楼给自己上了BUFF,召唤出宝宝,主动向对方发起攻击。彭大帅渐渐消失不见,片刻后出现在花满楼身后,花满楼顿时被晕住,对方上手一套连招,花满楼毫无还手之力。
  这两个人的实力凌扬是知道的,彭大帅只能算是个中等水平,可徐贤恐怕还远不及他。
  打BOSS和打玩家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手法,BOSS是死的,玩家是活的,PVP擅长的人多半PVE也不会弱,但PVE强的人未必PVP出色,徐贤主要精力都放在副本里,PVP方面只打个3V3便当,连战场都不下,PK方面几乎没有什么经验,除非对方有重大失误,否则赢的可能性太小。
  果然不出凌扬所料,花满楼很快就在对方的密集攻势中倒下,对方的血只下了30%。
  
  【当前】花满楼:铃铛儿,复活。
  凌扬皱了皱眉,还是对着花满楼施放了起死回生术,对方复活后,原地坐下吃东西回血回蓝。
  恢复好后,花满楼站了起来,又给自己套上BUFF。
  【当前】花满楼:再来!
  
  两个人打了一遍又一遍,花满楼倒下一次又一次,彭大帅帮会的成员不停地嘲笑花满楼,还出恶言讥讽,凌扬有几次都看得窝火,恨不得开红把他们强P了。
  剑情的朋友一个劲地给花满楼鼓气,围观群众不痛不痒地说着闲话,似乎在看一场不要钱的热闹。
  
  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
  【当前】花满楼:铃铛儿,复活。
  花满楼不知道是第几次说这样的话,凌扬对着他的尸体狠狠地按下了复活的快捷键,周围的人群已经渐渐安静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个人都被花满楼的举动震住了,他们的心情从最初的看热闹,中途的轻视,到后来的感动,最后由衷地开始为他加油。
  
  “花满楼,加油!”围观者中不知道是谁第一个打出来。
  “加油!你可以的!”接二连三鼓励的话刷满了整个当前频道。
  每个人都被花满楼的执着所打动,局势开始一面倒,就连彭大帅帮会的人也逐渐销声匿迹了。
  花满楼一次又一次地倒下,铃铛儿一次又一次地复活,前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卡得凌扬几乎动不了。
  
  【当前】花满楼:铃铛儿,复活。
  凌扬迟迟没有动。
  现场鸦雀无声。
  【当前】花满楼:铃铛儿,复活!
  凌扬重重地锤了桌子一拳头。
  
  徐贤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徐贤惊讶地回头,眼眶内还有点来不及收回的小泛红。
  凌扬不由分说地走过去,示意徐贤让开,徐贤不明所以,但还是听话地把电脑让给了凌扬。
  凌扬低头研究了一番花满楼的快捷键。
  “虽然幻兽祭司的主要职能是辅助,但是操作对了的话,即使单P也可以很强大。”凌扬一边调整键位一边说。
  “尤其是像影武这种职业,只要带控制系的宝宝不让他近身,然后慢慢磨死他,对方绝对一点脾气都没有。”凌扬对花满楼的宝宝都很熟悉,此时从宠物栏里把他的浣熊放出来,浣熊可以变身,可以迷惑对手视线,还可以用眩晕术限制对手行动。
  徐贤惊讶地看着凌扬,完全不明白他这是唱得是哪一出。
  
  凌扬也没向他解释,抬手就向彭大帅发起猛攻。彭大帅跟花满楼打了几十场,一是很疲倦,二是有些托大,连隐身都没用就抄起匕首还击,等反应出不对劲时整个人已经被限制在花满楼的攻势下无法脱身。
  凌扬手指动得飞快,徐贤看得目瞪口呆,直到彭大帅啊地一声不敌倒地,他仍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凌扬重重地拍下回车。
  【当前】花满楼:小扣儿,复活!
  
  凌扬这句话虽然是打出去的,但竟似有气吞山河之势,惊天动地之魄,一时间,竟震撼住了现场所有人,连徐贤都被他的气场震得久久说不出话来。
  
  过了半响徐贤才小声指着屏幕道,“那个,我就是祭司,我可以复活。”
  凌扬一扭头,“吓??”
  
  凌扬复活了彭大帅,给他补满血,又连着杀了他两遍,这才解恨。
  他终于收手,转向一边一脸困惑的徐贤,叹了口气,“花花,我是铃铛儿。”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在霸王票榜上看到自己的名字,吓了一跳,一瞬间还以为系统BUG了。
  
  作者小真空,这是第一篇V文,写得又是键盘网游这种冷题材,能在一片重生末日中挤上首页月榜已经很诚惶诚恐了,从没想过还能上霸王票榜。
  
  大家DPS这么给力,作者亚历山大,不管有没有榜,有没有票,作者都会兢兢业业写文,勤勤恳恳更新,争取下周就送羊入狼口,绝不辜负各路好汉的厚爱。
  
  昨天来刷小本的五人队[纯靛兮~],[gynoid],[?],[虚年]X2,[姬]X2
  
  今日的LOOT除了[二食堂的包子]外(这是[虚年]点名要的,[纯靛兮~]别哭),还额外掉落橙武一把:
  
  [朗哥的锤子]
  武器 单手锤 秒伤250
  *工科男无声的告白
  
  作者就素那做过锤子的工科生……但是过程记不大清,如果有哪个工科玩家同样做过锤子,欢迎校正下。
  
  47、Chapter.47 浮出水面琉璃扣
  
  
  
  
  标题:【视频】献给昨夜霖山的英雄——花满楼
  发帖人:鹤导
  内容:昨晚发生在霖山服务器的一幕,深深地感动了我,那句“铃铛儿,复活”,从最初的无关痛痒,到最后字字敲打我的心扉,让我情不自禁喜欢上了这个柔软又坚强的人。
  事情发生时,我正好开着录像软件,就顺手把后半程录了下来,又在之前花满楼的杀死老公一百式视频中取了些素材,连夜剪成这部MV,向我心中的英雄花满楼致敬,一次又一次倒下又站起来的你最美!
  希望你能早日找到真正属于你的归属,祝你幸福!
  PS,请彭大帅履行诺言,滚出霖山!
  [视频]
  ……
  
  -------------------------------------------------------------------------------
  
  
  凌扬叹了一口气,“花花,我是铃铛儿。”
  徐贤的嘴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就像一只光张嘴不出声的鱼。
  
  “我之前是玩儿老服的,铃铛儿是我在3715上买的号,就是咱俩刚搬进来那天买的。”
  徐贤半天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那阿朗知道吗?”
  凌扬点头,又摇头,“他知道铃铛儿是男的,但不知道铃铛儿是我。”
  徐贤依旧很困惑。
  “我第一天上线就遇到他了,然后他……”凌扬停下来,想了想,“因为铃铛儿这个号之前的记录不太光彩,我担心自己会被追杀到玩儿不下去,所以就拜托他帮我隐瞒身份,谎称被盗了号,自己出了车祸。”
  徐贤沉默了,半响之后摇摇头,“你骗人。”
  
  这回轮到凌扬惊讶了。
  徐贤屈起双腿,抱住膝盖,“都说人在网络上的一面更真实,阿朗的性格应该像夜狼更多一些,他这人的少爷脾气其实很大,毕竟他生长的那个环境……只是他在现实中掩饰得很好,只有关系很近的人才知道,你如果是铃铛儿,就一定了解夜狼的脾气有多大了。”
  “你要是说夜狼强迫你留下来继承铃铛儿的身份,我信,要是说他愿意配合一个陌生人演戏,还是跟对方假扮夫妻,”徐贤摇头,“不太可能。”
  凌扬也张大了嘴,果然十几年发小不是白处的。
  
  “唔,你猜得,倒也没错……”凌扬支吾道,“不过后来还是我缠着他的时间比较多。”
  “那落冥影又是哪来的?”
  “是落冥风的小号,他借我伪装身份用。”
  “你跟落冥风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在老服认识的,我来新服也是投奔他,谁知道中途摆出这么个乌龙。”
  
  徐贤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那你的意思不就是说,之前的铃铛儿真得是……?”
  “或许吧,”但这种事谁也没办法一口笃定,“也有可能是出了车祸失忆了。”
  “我居然真有被你的烂梗骗到,”徐贤嘴角一抽,“不过我之前以为你是被阿朗的表象欺骗,原来你知道他的真实性格还敢凑上去。”
  徐贤回忆到,“你知道吗,有一次我们下25人本儿,出了个护腕,同时有两个人想要,男生出得DKP比较高,女生就撒娇想让莫莫照顾她,阿朗直接在YY里把人家批评到哭诶,一点都不顾女生面子,好过分。”
  “那天RAID完我们就嘲笑他,说以他的脾气在游戏里不可能找到老婆,他一气之下就去了新手村,把当时的铃铛儿捡了回来,那时我们还感叹这个铃铛儿性子怎么这么好,对阿朗百依百顺,谁知道……”
  “现在想想,能受得了阿朗的,不是贪图他的钱,就是纯M,”徐贤眼神怪异地瞅着凌扬,“羊羊你该不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