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网游之魔宠+番外 作者:轻薄的假象(下)

字体:[ ]

 
 
 
 
 
    粉叔自觉说溜了嘴,忙打着哈哈,“我……我就是试试,梦空空说你爸爸就爱这么哄你。” 
 
 
    梦满满狐疑地上下打量粉叔,他想说些什么,可荆楚的吵吵差点震破他的耳膜,也打断了他即将脱口的话。 
 
 
    荆楚喊道:“哦哦哦,拜堂了拜堂了!我要当司仪!”
 
48
 
游戏中的婚礼自然不如现实中的繁琐,拜堂也就是走个过程。 
 
    荆楚道:“一拜天地!” 
 
 
    白飞卿和景幽对着礼堂的传送口拜了下。 
 
 
    “二拜高堂!” 
 
 
    荆楚和勤爆总菊搞怪地坐到唯二的两张椅子上,一个装老奶奶,一个装老爷爷。 
 
 
    荆楚说:“咳咳咳,儿媳妇儿给我上杯茶。” 
 
 
    勤爆总菊说:“嗯,儿子给我捶捶背。” 
 
 
    白飞卿卡住景幽,不让小家伙往下拜,他冷冷地盯着荆楚和勤爆总菊,直把二人盯得冒了冷汗。 
 
 
    荆楚和勤爆总菊立马弹跳起来,就好像坐的不是椅子是钉子,两人都苦着脸说:“我们错了。” 
 
 
    来宾全都哄笑。 
 
 
    白飞卿和景幽这才朝着空椅子拜了。 
 
 
    “夫妻对拜!” 
 
 
    夫妻对拜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所有人都高声起哄,把气氛炒得火热。 
 
 
    白飞卿微弯了腰,可景幽仍直挺挺地站着,没有要拜的意思。 
 
 
    白飞卿问:“怎么了?” 
 
 
    景幽说:“唔,主人是小幽的妻子吗?” 
 
 
    白飞卿:“……” 
 
 
    周围的人都笑癫了。 
 
 
    荆楚对景幽竖起大拇指,“小幽你好样的!” 
 
 
    说是和不是都不对,白飞卿黑线了,“荆楚,重念。” 
 
 
    荆楚说:“好好好,听新郎官的!夫夫对拜!” 
 
 
    景幽率先拜了,他刚要起身,白飞卿就按住了他的头,等自己也拜好了后,两人这才一起站好。 
 
 
    荆楚猥琐地笑道:“送入洞房!” 
 
 
    勤爆总菊说:“等等!先啵一个!” 
 
 
    全场都是尖叫和口哨,然后是齐声大喊,“啵一个啵一个!” 
 
 
    景幽配合地撅起粉嘟嘟的小嘴,大眼睛亮闪闪的,白飞卿无可奈何地亲了下去。 
 
 
    尖叫声快掀翻了屋顶,不少人喊着“再来一个”。 
 
 
    荆楚和勤爆总菊这两个始作俑者见好就收,一左一右护送新人出了礼堂。 
 
 
    礼堂的后方是个大院子,是专门给新婚夫妇洞房花烛夜的。 
 
 
    荆楚和勤爆总菊把白飞卿二人送到喜房外,就心照不宣地退下了,所谓**一刻值千金,打扰别人的好事儿可是会折笀的。 
 
 
    白飞卿开了门,景幽却往外跑。 
 
 
    白飞卿把小家伙拉入怀中,“去哪儿?” 
 
 
    景幽说:“唔,鬼渊和沈玉碧来啦,嘿嘿,他们有给小幽带礼物哦。” 
 
 
    礼物?白飞卿眼皮一跳,他真不认为那两人能给景幽带什么正经的礼物。 
 
 
    白飞卿问:“人呢?” 
 
 
    景幽为难地说:“他们让小幽去,说,嗯,不让主人去。” 
 
 
    白飞卿眼皮跳得更厉害了,要瞒着他给景幽的东西,必定不会是好货! 
 
 
    白飞卿说:“不要了,小幽要什么主人给你买。” 
 
 
    白飞卿说着就把景幽往房里带,可景幽死死扒住门框,“小幽就要嘛!鬼渊说是能让主人和小幽更亲密的礼物!” 
 
 
    白飞卿更加坚定了不能让景幽去找鬼渊的想法! 
 
 
    两人正拉拉扯扯,鬼渊和沈玉碧来了。 
 
 
    鬼渊是抱着沈玉碧飞檐走壁来的,他一落地,先道了声恭喜。 
 
 
    沈玉碧作了个揖,把一个小瓶子给了景幽,“恭喜白少侠和景幽,祝你们白头偕老。” 
 
 
    景幽说:“谢谢你们!”他笑得灿烂,拧开了瓶盖,一股暗香从瓶中钻出,“这是什么?” 
 
 
    鬼渊说:“让你和你家主人快乐的东西。” 
 
 
    沈玉碧脸上一红,说道:“个中妙处,白少侠会教你的。” 
 
 
    景幽期待地望向白飞卿,白飞卿望天。 
 
 
    景幽鼓鼓腮帮子,把瓶子又盖上。 
 
 
    鬼渊和沈玉碧也不废话,祝福传达到了,要送的礼物也送出了,他们也该退场了。 
 
 
    鬼渊坏笑着丢下一句“你们好好享受吧”,就抱着沈玉碧踩上了一朵黑云,数个起落已无影无踪了。 
 
 
    《天下霸道》是一款人性化的全息网游,其中最大的卖点之一是——虚拟世界中的真实性|行|为。 
 
 
    此政策才出台时,遭到了不少的争议和抨击,尤其在伦理问题上存在着巨大的漏洞。 
 
 
    许多人提出,这将会增加出轨率和夫妻的离婚率,甚至会导致性|犯|罪。可另一方面,这一点确实吸引了大批的男性的玩家,特别是单身的或者是那些成日宅在家中连女人是何物都不知道的宅男们。 
 
 
    游戏商不愿放弃既得利益,不断修改完善系统,最终出炉的性|爱限制条款勉强取得了大众的支持。 
 
 
    在游戏中,玩家双方要发生性|关|系,必须先结为夫妻。而由于账号实名制,能成亲的人除却达到游戏中的各项要求之外,在现实中必须是未婚人士。 
 
 
    景幽乖乖地坐在床沿,高高举起沈玉碧送的瓶子,“主人,给你。” 
 
 
    白飞卿心情复杂接过瓶子,扔进空间袋。 
 
 
    景幽歪着头,天真地问:“主人不是要把它用在小幽身上吗?收了要怎么用呢?” 
 
 
    白飞卿顾左右而言他,“乖,我们喝交杯酒吧。” 
 
 
    喜酒是果酒,是白飞卿专门为景幽挑的,他可不敢给自家的小宠物喂白酒。 
 
 
    果酒味道甜,后劲也不大,和饮料没两样。白飞卿和景幽交叉了手臂,喝下杯中的酒。 
 
 
    景幽舔舔嘴角,那被酒水滋润后的唇瓣在烛光下显得晶莹润泽,让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白飞卿咽下一口唾液,强自稳定心神,蘀景幽脱了外衣,换上睡袍,“乖,睡觉吧。” 
 
 
    景幽的睡袍偏大,他斜靠着枕头,露出了半个肩膀,形状姣好的锁骨在领口处若隐若现,他握住白飞卿的手,玩着自家主人的手指,“咦,主人不和小幽做亲密的事情吗?” 
 
 
    白飞卿的头有点发晕,“你还太小了。” 
 
 
    景幽嘟嘴,“小幽不小了!” 
 
 
    景幽三两下把自己的睡袍给扒了,赤|条|条地躺下,大大方方地抖了抖自己的小弟弟,“鬼渊说,小幽都能尿出白色的尿了,小幽就是长大了,能和主人做最最最亲密的事儿了。” 
 
 
    白飞卿淡定不能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喜欢着的人对着自己脱得干干净净还说着性|暗|示强烈的话,谁要是还能忍谁就是柳下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