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全息网游之虚拟青楼+番外 作者:四喜汤圆(下)

字体:[ ]

 
 
    凛然无声道:“疼要说。”
    寂寞指流年眼角发红地摇头,小声地抽着气,似乎是因为凛然无声除了大力地玩弄着他的后1穴外,另一只手还握住了他的下1身快速动作起来,等着寂寞指流年绷紧身体就要泄出的时候凛然无声突然停住手,抽出在他后1穴玩弄的三根手指。
    痛并快乐着大怪就是这样的感觉,不是很疼,但是酸麻胀痒一样不少,凛然无声的手指却坏心眼地戳刺着他最敏感的那一点,寂寞指流年只想扭动着腰肢呻1吟,闭着眼睛大脑一片空白。
    宣纸上写着:“季流年被身上的男人控制着,身体剧烈地起伏,呻1吟声和求饶声让将军只想狠狠地往死里干,于是他被体内进出的粗长撑开到了一个极致,季流年惊叫着被将军猛烈地抽1插。”
    寂寞指流年仰躺在床上,头发披散开,整个身体被褪去衣物强势压上他的凛然无声打开到极致,双腿大张着被掰开进入,细瘦柔韧的腰肢不断地颤抖着绷紧,随着凛然无声□毫不怜惜地挺入,寂寞指流年终于受不住叫出来:“啊……啊……”
    寂寞指流年的双手被束缚着,紧紧地抓着床头,无法翻动的身体被凛然无声一手掌控,包括双腿张开的程度都已经无法自由做主,凛然无声紧实的上身与腰腹间的肌肉使得他在挺入的时候十分有力,缓慢而坚定地推进,对于寂寞指流年这样初次承受来说简直仿佛一个世纪那般漫长,直到凛然无声将自己的粗长全部进入。
    寂寞指流年终于受不住地痛苦并着一丝欢1愉地呻1吟出声,凛然无声额角汗湿了一片,挺着身子等着寂寞指流年缓过气来,见寂寞指流年姿势并不是很舒服就抽出一个枕头垫在他的腰下,寂寞指流年这才觉得胀痛感稍稍减轻,凛然无声吻了吻他的小腿,就着湿濡的液体慢慢抽1插起来。
    初时凛然无声挺动的速度较慢,寂寞指流年似乎适应了这样的*合频率,下面水声滋滋,不断迎合,上面眼神迷离,吐出细碎的呻吟,而凛然无声似乎并不满意此时的频率,停下来时怒红紫胀在*口研磨了一会儿,寂寞指流年顿时颤栗不已,低头看了一眼凛然无声,动了动酸麻的腰肢,那姿势说不出的惑人。
    凛然无声被他那一眼撩得□焚身,抓握起身侧大张的双腿抗上肩头,狠狠压制住寂寞指流年用力顶弄起来,金楠木的床顿时“嘎吱嘎吱”地摇晃。
    “啊……慢一点……啊啊……”
    寂寞指流年的腰被凛然无声掐住腰狠狠地往下1身撞去,除了被动地承受着猛烈的进攻外还有被迫迎合,毫无喘息的间隙与退后的余地,寂寞指流年只觉得快死了一般,快1感凶猛异常,夹杂这一丝剧烈摩擦后的痛苦,声音也湿润起来:“啊……将军……啊……”
    凛然无声的手偶尔撩拨一下他已经又挺又翘开始流出浊液的下1身,间或拉着他往身下撞去,似乎这样能从不断颤抖痉挛的细腰感觉出自己在他身体里的律1动。
    “啊啊……啊……嗯……”寂寞指流年啜泣的呻1吟声一下比一下拔高,清雅干净的嗓音使得呻1吟声越发媚人,凛然无声只觉得魂都要被他叫出来,抽了一口气,解开寂寞指流年绑在床头的手。
    寂寞指流年眼角含泪,恍惚间便被凛然无声换了个姿势抱坐在腿上,下1身紧紧贴合着男人的腹部摩擦,而□则被一下一下地顶弄着,每次深入都能让他叫出声来。
    他快受不了了,只能啜泣着讨饶道:“将军……轻一点……嗯啊……啊……”
    寂寞指流年越发求饶凛然无声越发来劲,有力的腰部挺动的越发剧烈,每次寂寞指流年抓紧他的肩膀尖叫着快要痉挛高1潮的前一秒又慢下来,然后如此反复,寂寞指流年最后终于只能四肢发软地瘫在他的身上,头靠着他的肩膀,呻1吟声喘1息声一丝不露地传进他的耳朵里,然后哭着道:“将军……我会被你弄死的……唔啊……”
    凛然无声也不回应,埋头苦干,把寂寞指流年搭在他腰侧的大腿拧出无数红痕,枕头上的那几页宣纸早已掉落在地上,不过早已浏览过内容的凛然无声倒是把上面的花样招式一一记下了,比如说把寂寞指流年翻过身来趴伏在蓝色的丝绸被褥上,臀部高高翘着迎合着他的抽1插,间或掰开股瓣碰触着那处被撑大到极限的地方,每次碰触都会让寂寞指流年的后1穴一阵抽搐,凛然无声爽地难以形容。
    两人在床上颠鸾倒凤,却不知道外屋的青瓷盆里小包子探头探脑地爬出来,他是饿了,虽然可以自行汲取空气中的水分来填肚子,但是他还是比较喜欢甜丝丝的糖水。
    于是小包子晃晃悠悠地朝着里屋走,他还小,不明白爹爹和坏人在床上干什么。
    挂着幔帐的金楠木大床“嘎吱嘎吱”地响个不停,上面有两个人影交叠在一起。下面那人仰面躺着,双腿大张,不住地摇晃呻吟哭泣讨饶,上面那人一语不发,狠狠拉开身下人不住发抖的大腿,一下一下地捅穿那个私密的部位,每一次都能让身下的人再度痉挛。
    小包子歪了歪脑袋,走近了一点点。
    只见不断摇晃的那人眉目魅得另人把持不住,抓着床头的手指指尖用力得都泛了白,而胸膛上满是吻1痕和咬1痕,他柔韧的腰不停地抽1动着,迎合着身上那人的频率,下1身已经发泄过一次,但却再一次挺立,而被肆意猛干的□早已红肿,被体内挺动的硬物带出丝丝透明的液体。
    身上不断猛攻的那人则肌肉绷得死紧,微微皱着眉头,颇为享受身□体带来的紧致湿热的快1感,他的腰部非常有力,能把身下那人顶到哭叫。
    不行了……受不了了……寂寞指流年蓦地睁大双眼,高1潮来临以前他模模糊糊地看见了那个朝着床啪嗒啪嗒跑过来的小身影,惊惧感与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爱潜水的蛇酱和kaineikari酱扔的地雷=333=
    匿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64题目不是你想取 微-_______-
 
  凛然无声也绷紧了身体在寂寞指流年后齤1穴的不断抽搐中达到欲1望的巅峰。
  第二天,寂寞指流年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睡在床上,被褥枕头倒是全都换成了干净的,他的身上也很舒适干爽,只可惜——血条滑下了五分之一,-_-||他是绝对不会告诉凛然无声他居然被做得掉血的,太过分了,凸!
  松软的丝绸被褥应该是晒过的,很香,寂寞指流年蜷缩在里面的身体动了下,却突然觉得腰背一麻,血条蹭地又往下缩,卡在了四分之三血量的位置。
  寂寞指流年:“……”
  寂寞指流年顿时受到了巨大的惊吓,“将……将军QAQ……”,这下连嗓子都沙哑了。
  “唔……爹爹……”凛然无声没有出现,倒是床里侧趴着白嫩嫩的小包子,寂寞指流年吓了一跳,只见小包子可怜吧唧地趴伏在被褥上嘟着嘴,光着的屁股上印了好几个红巴掌印,他才恍惚想起来似乎昨晚高齤1潮的时候小包子朝着床跑了过来,于是……肯定挨了凛然无声一顿胖揍。
  小包子受委屈了,捂着红屁股对寂寞指流年道:“爹爹吹吹~”
  凛然无声进屋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披散着黑发的青年在被窝里慵懒地蜷缩着,闭着眼睛养神,而又肉又团的小妖怪在床里侧滚来滚去,温馨不已。
  凛然无声坐上床,把缩成一团的人揽进怀里。
  寂寞指流年似乎被吓到了,睁开眼一见到凛然无声顿时委屈起来,又有点咬牙切齿,最后想了想“哼唧”一声撇过头把脸埋进被子里。
  天蓝色的被子裹着年轻修长的身体,凛然无声把被子掀开然后整个人压上寂寞指流年,寂寞指流年顿时“嗷”地叫了一声,捂着腰半天说不出话来
  凛然无声愣了一下,问道:“怎么了?”
  寂寞指流年哑着嗓子内牛满面道:“断……断了……”
  凛然无声:“……”
  凛然无声有些尴尬地帮他重新调整了一个姿势,只见寂寞指流年掏出一颗补血药吞下去,脸色这才红润起来。
  凛然无声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只好放轻力道揉了揉那个僵硬的地方,其实寂寞指流年的腰不怎么疼,就是除了疼其他感觉都有,酸麻得让人忍不住哼哼,再加上刚刚凛然无声那友情一压,成功地把血条拖到了三分之二,他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会有人被做成白光了,明显的上位者售后服务跟不上啊!
  寂寞指流年的腰被凛然无声揉按着,他开始舒服地哼哼起来,渐渐的凛然无声的手不止停留在腰腹,开始往他的臀尖揉去。
  寂寞指流年惊了一跳,捂住屁股赶紧道:“今天不要再做了。”
  凛然无声淡淡道:“我帮你上点药。”
  寂寞指流年赶紧道:“还有孩子!”
  凛然无声挑眉,把小包子拎到外屋的青瓷盆里,小包子两眼含泪地望着他,愣是不敢再跑出来了。
  然后凛然无声返回床边果断地直接掰开了寂寞指流年的股瓣,见那处小嘴的红肿消去了不少,只是昨晚他在清理里面的阳1精的时候发现似乎有点轻微出血,不过现在看已经好很多了,凛然无声打开药膏盒子,沾了一点淡绿色的膏体抹到红肿的地方,为了更方便涂药,寂寞指流年只能跪趴在床上,臀部高高翘起,凛然无声蘸了药膏的两指将小嘴撑开了一点,寂寞指流年闷哼一声,只觉得酥麻感再次袭来。
  凛然无声扒开□隐约可见里面嫩粉的肉1壁,染上药膏越发显得紧致漂亮,他伸入一指在某点上戳刺,寂寞指流年哀叫一声,那里昨晚被反复摩擦了不知道多少次早已经敏齤感得让人几近崩溃。
  凛然无声笑了下,脱□上的甲胄,解开腰带,等那处硬物接触到他的臀部时两人都呻1吟出声,凛然无声是爽的,寂寞指流年是惊的。
  寂寞指流年的眼角发红得厉害,心里一阵阵害怕,连带着穴齤口也紧缩起来,凛然无声皱着眉头没能进去,于是只好先搓揉起寂寞指流年的下1身。
  寂寞指流年微带哽咽地往里爬了爬,腰部僵硬地保持着臀部翘起的姿势,微弱地求饶道:“将军求你……掉……掉血了……”
  蓄势待发的凛然无声:“……”
  寂寞指流年越想越觉得自己委屈,尤其是掉血什么的,实在是太打击人了,于是可怜吧唧地把脸埋进被子里,闷闷道:“……你做死我吧,”说完便放松了身体,真的等着对方插1进来。
  凛然无声闻言顿了一会儿,果然放过了寂寞指流年,然后帮他重新换了个姿势躺在床上。
  寂寞指流年揉着腰背,那里一定是受了内伤,他等会儿得让管家去帮忙熬一副中药。
  凛然无声最后还是到后院洗了个凉水澡,等回到卧室发现寂寞指流年依旧是一副恹恹的样子,“不舒服?”
  寂寞指流年点点头,气若游丝道:“饿……而且活力值和体力值快见底了。”
  凛然无声这才想起来吩咐厨房做饭,并且亲自端过肉糜白粥来喂,寂寞指流年小口小口地咽着看起来分外可怜,让凛然无声心情颇好,喂完了还凑上去舔了舔他的嘴唇。
  突然,系统提示响起来。
  【系统】玩家:恭喜玩家‘寂寞指流年’完成青楼隐藏任务,获得经验一百万,黄金二百两以及游戏特别周年纪念品YY游戏金卡一张,向系统NPC购买任何物品都可以打8.8折,外加《盛景》真人见面会邀请卡一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