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玩游戏 作者:LZ丢啊丢

字体:[ ]

 
 
《不玩游戏》作者:LZ丢啊丢
 
 
 
    可能有渣渣,攻受都是双,谈恋爱谈恋爱。
 
    1
 
    “谈处,你今天和我们一起去吃饭不?”人事处的小张问。
 
    “不了。”谈昊和他一起走进电梯,“我待会还要去我妈家接儿子。他奶奶这两天去普陀山拜佛,儿子跟我。”
 
    “哎哟,那你可辛苦了。”小张笑。
 
    “是啊。”谈昊笑了笑。
 
    电梯门刚要关上,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小张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点,男人面目冷峻,看了谈昊一眼,谈昊觉得他似曾相识,但又想不出在哪儿见过,男人说:“你不按键?”语气冷淡得令人发指,谈昊这才想起还没按楼层,心里“啊”了一声,男人已经横过手臂按了一下1,谈昊闻到一股淡淡的檀木香味。
 
    电梯缓慢下移,三人谁也没有再说话。
 
    一楼到了,男人率先走出去,看方向是去停车场,小张看着他的背影:“这谁啊?讲话这么牛?”
 
    谈昊微笑:“牛人还见得少吗?别八卦了。要去哪?我送你?”
 
    小张说他坐地铁,谈昊和他道了声再见就也往停车场走。
 
    “妈。”刚上车,谈昊接到母亲的电话。
 
    “嗯?”他看着倒后镜,信号有点不好,他没听清母亲说什么,后面的车打了一下喇叭示意他让道,谈昊一手抓着电话一手动方向盘把车开到左边,一辆路虎从他旁边经过,车窗玻璃没有完全摇上去,刚才电梯里碰见的那个男人面无表情地坐在车里,棱角分明的面庞透着南方男人少见的英气和冷硬,谈昊愣了一秒。
 
    “喂?狗狗?你快来接宝贝儿啊,我还要赶飞机呢。”他母亲催他道。谈昊极其郁闷:“妈,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啊不说了!狗狗,宝贝又玩得一身泥巴了!”那边隐约听见儿子啪嗒啪嗒的脚步声,母亲飞快地挂了电话,看着手机屏幕,谈昊无奈地叹了口气。
 
    儿子宝贝,大名谈楚杰,小名宝贝儿,是谈昊和前妻在婚后第三年生的,前妻师雨是个大小姐,和谈昊门当户对,大学学的是美术,目前在杭州开工作室。两人在朋友聚会上认识,一开始是师雨倒追,后来就发展成自由恋爱,结婚头两年师雨就像个小毛球似的粘谈昊粘得紧,到了第三年矛盾出现,谈昊事业进入上升期,渐渐忙的脱不开身,在外应酬的时间占据了生活的大半,师雨则恰好相反,婚后一直就没有上班,怀孕后更是天天宅在家待产,也许是激素作祟,也许是少人陪伴,她渐渐变得对谈昊不满,屡次抱怨自己其实并不想生小孩,是公公婆婆催得太紧,丈夫也没有坚定避孕。生了宝贝以后,师雨突然提出要去杭州工作,谈昊问:“孩子怎么办?”师雨哭了,说:“我自己还是小孩,怎么知道拿他怎么办?”
 
    “宝贝儿!”刚进门,宝贝就扑到了谈昊身上,谈昊说:“亲爸爸一下。”
 
    宝贝儿香香软软的嘴巴在爸爸脸上吧唧了一下,谈昊看着他酷似师雨的小脸蛋,前妻的容貌淡淡浮上心头,他温柔地把儿子抱起来,宝贝儿挂在谈昊身上扭糖葫芦似的撒娇。
 
    “奶奶呢?”谈昊问。
 
    “走啦!”宝贝细声细气地回答。
 
    保姆陈阿姨从厨房走出来,谈昊和她打了个招呼,陈阿姨逗宝贝:“宝贝儿奶奶走去哪啦?”
 
    宝贝想了一下,望着天空,双手扑腾着:“飞机飞,飞机飞。”
 
    吃完晚饭,父子俩玩了一会拼积木,宝贝又主动提出要洗澡,洗澡等于玩水,谈昊陪他浇了个全身湿透,儿子穿着棉毛衫棉毛裤就是不肯脱下来,说:“羞羞。“好不容易儿子表示累了,谈昊给他换上干净衣服吹好头发,钻进暖烘烘的被窝,宝贝睁着大眼睛说:”不想睡。爸爸,故事。“谈昊耐心地,刚开了个头:“从前……”
 
    儿子的眼睛眨了两下,然后就闭上,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谈昊看着儿子甜甜的睡脸,觉得儿子睡着的样子倒是像他。
 
    “喂?”手机响了,谈昊走出房间去接。
 
    “干嘛呢?”电话那头,是谈昊多年的好友许多,谈昊一直觉得他应该改名叫许三多。
 
    谈昊:“带小孩。”
 
    许多:“哟,你妈呢?保姆呢?要我们谈副处长亲自动手?”
 
    谈昊皱眉:“有事说事。”
 
    许多:“没事啊,没事就不能找你啦。”
 
    谈昊:“我挂了。”
 
    许多:“诶别挂,出来玩啊,让阿姨看着宝贝,我们十五差一啊!”
 
    谈昊笑了。
 
    他们都是杀人游戏爱好者,十五差一就是要开十六人局,等一个人那是最煎熬的。
 
    “玩12算了。玩一盘16大要一个多小时。”谈昊说。
 
    “不行啊。大家谁都不想飞。”许多说。飞就是起来不玩的意思。
 
    “……”谈昊看了看表,才九点钟。
 
    “出来啊。你儿子都睡了,你这老爸够尽职了,我儿子都还在我老婆肚子里呢。”
 
    “你先找到你老婆再说。”谈昊挂掉电话。
 
    没一会,铃声又响,许多:“来吧,快点,今天有个高手,好牛逼的感觉,你不来被他查杀一下你会遗憾的。”
 
    “哈哈。”谈昊大笑。
 
    “谈昊!这!”推开桌游吧的门,许多朝他挥手。
 
    谈昊拍了拍大衣的下摆,刚竟然下雪了,大衣上落着雪粒,他走到位子旁,一个男人的手搭在椅背上,即使坐着也能看出他身形高大,他另一只手玩着手里的角色卡,谈昊忽然有点预感,男人转过头,谈昊看着他,果然是他……
 
    谈昊走过去坐到了他旁边的空位上。
 
    “……”男人看见是他,也有点惊讶。
 
    谈昊朝他微笑一下。
 
    “介绍一下啊。”许多丢过一包烟过来,谈昊接住。
 
    “姜磊。”没等许多开口,男人自己说,声音很低沉。
 
    “谈昊。”谈昊抽出根烟,刚要点,侧过脸笑着问:“不介意吧?”
 
    姜磊:“你随意。”
 
    和众人打了个招呼,都是老朋友了,在场只有姜磊一个陌生人。
 
    他怎么就坐到这桌来了?
 
    据谈昊对他这群朋友的了解,他们每个人都自认为自己是高手,从来不轻易和摸不清水平的外人玩,以免被脑残雷到。
 
    而且去掉姜磊的话,本来杀人游戏不开16,开12,13,14都是可以的。
 
    许多说的高手就是他吧。
 
    谈昊不着痕迹地打量了姜磊一眼,大约三十出头的年纪吧,最多三十五。
 
    黑色的大衣,脖子上一条FENDI黑色围巾,简洁利落的打扮,显得他气质特别冷酷,看上去有些生人勿近。
 
    气场是挺强的,不过也许是装B犯呢。
 
    谈昊有些跃跃欲试了。
 
    “谈昊,你是法官。”许多发完牌以后说。
 
    哎。无聊。
 
    谈昊开始进入角色。
 
    天黑了,杀手睁眼。
 
    姜磊是杀手啊,他会杀谁呢,谈昊设想了一下自己如果是杀手的话刀会落在谁头上。
 
    姜磊冷淡的目光对上谈昊,谈昊心一跳。
 
    让他惊讶的是,姜磊并没有坚持带刀,他对第一刀杀谁没什么意见,同伴指了个八号,姜磊七号,看来同伴是要把归票位(类似结案陈词)留给姜磊吧,谈昊想。
 
    姜磊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八号是个平民。
 
    警察VS杀手仍然是四对四。
 
    杀手杀完人,警察Y了个1号,杀手。
 
    警察位置:2,4,6,9
 
    杀手位置:1,7,10,16
 
    其中1,9,16三角,是杀人游戏中传统的敏感位置。
 
    第二天,八号倒了,留言没什么价值,充分发挥装B精神说要带走几号几号,谈昊暗笑一下,没一个杀手。
 
    姜磊坐在八号旁边,身子往后靠,食指轻轻敲打桌面,非常认真地在听他的傻逼发言,一点要笑的意思都没有。
 
    警察位置不错,九号就是J,本来这个位置直接跳查杀就可以,一个换一个也不吃亏,可9号玩家是个猥琐流选手,偏偏闪了一下警又不跳,拼命表水(说自己是平民)之余,扔了个1号和3号上PK台,谈昊猜测9的思路应该是2号和4号都是警察,中间可能会夹一个杀手,顺便试探一下在他之后发言玩家们的态度。
 
    其他人也不是吃素的,纷纷表示要投死1号。
 
    其实9号这种发言谈昊并不看好,9号一上来就要搞1号的一般而言都是警察,否则不会轻易动这种敏感位置,他动了1号,晚上如果不是杀手那就得挨刀子,第二天遗言警察牌一亮出来,3号的牌等于也废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