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网游之风花雪月 作者:童焱

字体:[ ]

 
网游之风花雪月————童焱
文案
职业玩家高风,唯利是图,贪生怕死。
前职业玩家陆执,侠肝义胆,憨厚中透着狡猾。
在一场帮会密谋中,不小心帮了一把天下会的BOSS天下别歌,使得一段孽缘就此开始。
 
当删号重来的天下别歌再次踏入游戏。
当阴谋叛乱的殇奇兵重权在握一统天下。
本来准备轰轰烈烈干一番事业的丈夫雄心,却在各种因缘巧合之下被迫化成了片片风花雪月。
 
 
密谋之风
作为一个职业玩家,高风的生活很有规律。
系统设定的叫醒时间是每周一次,醒来后用一天的时间处理一些现实生活中的琐碎事物,比如给生物舱加满营养液,检查C2C网站上游戏道具的买卖信息并及时补货,有时,他也会走出窝居去体会一下现实中的阳光。
最近他正在《江湖OL》当游戏民工。
高风在游戏中的ID是"密谋之风",唯一性ID--由于每次登入江湖,系统都会进行生物特征扫描,所以玩家只能建一个ID。
游戏公司说这是为了游戏公平,避免外挂,相对削弱职业玩家的优势,让业余玩家能更好地投入游戏,总之被宣传成一项游戏史上的大举措。
他练的是仙人号,也就是法师,练上去了可以被叫做战争机器或者人型炮台的群、高攻低防职业,可是这小子就是没有好好练级,专攻生活技能,顶着一个制器大宗师的头衔对各帮派BOSS大呼小叫,要他们出钱出力换他手里时不时出炉的刀刀剑剑枪枪。
这天,高风调整好生物舱,乐颠颠地登录了,一上线就跑到买在三峡小山包上的私楼,查看雇用的NPC是否把需要的材料都分好类。
今日他要冲首饰的熟练度,好把从天下会敲来的稀有首饰图纸学掉,如果能做出特殊属性的首饰,哈哈,金灿灿的元宝就滚滚来了。
话说拟真游戏真是不赖,坐在小楼的晒台上,高风一边慢条斯理地敲打烧制,一边享受初春的暖风和阳光。
他的私宅靠山面水呈招财聚宝之势,因为背景定义在古代中国,无污染、无人工痕迹的天然三峡风光尽收眼底,甚至使高风生萌生出一个念头--老了以后买一个无限时使用的自动维护生物舱,找个游戏养老算了。
晚上,做完第一百五十七个戒指,高风终于决定收工。
看看2个加敏加攻击距离的极品,十几个加高敏捷的小极品,以及一大堆垃圾,他还是挺有成就感的,所以干脆决定今晚连夜赶回洛阳的店里,把东西都挂出去换钱。
小驴子"得得",传送阵"咻咻",洛阳很快便站到笼盖四野的星幕下迎接了他。
可能时间尚早,虽然高记出品的幌子飘飘摇摇在昏灯烛光下看不真切,但玩家还是三三两两地进进出出。
当然,高老板是从后门直接进了里屋的老板"办公室",NPC伙计很勤快地端茶送水,好让他专心出货。
他从怀里摸出明黄小布包着的一堆戒指和前几天做的项链等首饰,仔仔细细分类起来:
1.极品放一边,明天送拍卖行。
2.小极品和蓝装逐个估价,上架。
3.垃圾放做几小堆,标个总价,一摊摊卖,总有需要炉灰和应急的玩家。
忙活着的时候,似乎听到系统提示"叮"地一声,但是没去管,直到全分好类让NPC伙计拿去前面摆放的时候,才有空回头翻日志,但是一看之下却怔在了黄梨木圈椅上了。
日志上白纸墨字隽写着:
系统TO密谋之风[19:11]商店高记出品货物售空。
刚翻完,在高风没来得及回神来的时候,又是"叮"地一声,同样的系统提示:
系统TO密谋之风[19:32]商店高记出品货物售空。
前一个售完的是店里上星期剩下的一批武器,甚至有些小极品由于估价较高一个月无人问津,而之后一个"叮"则应该表示NPC伙计刚摆出去的首饰也一并卖空。
高风查看了一下买家,竟然是同一人干的,叫"一饮而尽杯中尿"的无派无名ID。
凭着多年从商的职业嗅觉,他马上M其他几个相熟的商家,其中还真有个药店和几个防具武器店给出相同并带着疑惑的回音,怎么东西一下都卖完了?
一圈消息收完,他又马不停蹄地开通了与天下会BOSS天下别歌密语,通知了出现如此奇怪现象的消息。
老游戏心里都清楚,无差别级地装备药水收购只有一个可能,嘿嘿,那就是战意弥漫之工会帮派战。
正在深山老林拉团练级的天下别歌也明显一震,沉默一会儿后告诉高风停止出货,以及叮嘱其不要走漏风声,他马上回城。
诺诺连声,高风虽然名义上是自由商人没有加入任何帮会或者商会,其实作为一个多多少少需要靠山的技能玩家,他台面下依附于天下会,所以目下帮派头头有吩咐,他只能唯命是从地打烊睡大觉......对了,还顺便数数金元宝。
而此时,洛阳城外,他们两人都没能看到,萤光流动的传送阵四周人头攒动,月明星稀,荒草凄凄,密谋之风呜咽而过。
别唱离歌
天下别歌没有想到殇奇兵会领着帮里的干部搞叛乱,现实生活中关系还不错的熟人,进了游戏怎么也说翻脸就翻脸。
那天,收到密谋之风消息的时候,天下会的这位BOSS正照惯例带着会里的低级玩家跑不周山练级。
他规律地喝着蓝药,撑起由内功形成的气墙扛怪,好让队伍慢慢把几只90级的守山圣狐磨死,由于长时间站着不动,积雪把脚都埋了起来。
话说,这云雾缭绕的不周山,即使在3月的初春也是料峭地冷着,并罕有地刮起了带着雪花冰珠的暴风,甚至令守山圣狐银色的皮毛外也结起一层薄薄的冰霜。
使得天道不周山像是被掌在一张剔透冰冷的大手中揉捏。
之后很长时间,天下别歌都把这风暴看作是一种征兆,一样的隐隐而发来,一样的席卷而去,却又尽在情理之中。
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想为枭雄,当如此。
可能正是基于这种对人性一定程度的理解,所以当他带着一打,12个,50到60不等的低手被1000多天下会70+高手堵在离传送阵不远的山谷内时,面上只是产生一闪而过的意外表情。
天下会[沪]的西去莱茵
天下会[闽]的搞他!
天下会[京]的神州太子妃
......
前后左右,天下会大分会半数以上的干部带着精锐小弟集齐,悄无声息地。
"看来是冰冻三尺了",环视一周后,天下别歌向拿长弓指着他的殇奇兵点头。
于此同时,天下会帮派频道疯狂的"嘀嘀"起来:
"西藏会被铁蹄踏过的杂碎挑了!","割头,不,歌头,福州会怎么开始抢紫荆花的练级区了?","999999,江浙,99999~~~"等等,消息是一刷一片,就连殇奇兵那洋洋洒洒的反动言论也在一眨眼间淹没在滔滔口水之中。
而且在一片告急、谩骂中,还混杂着商量怎样杀人越货趁火打劫地字句。
甚至,一批批卖装备武器的广告也瞬间涌现,乍一看工会频道,简直比装备拍卖会还装备拍卖会。
在场的上千人集体脑门上挂下一滴汗水,他们料到肯定会出现混乱,但是都没估计到会出现如此混乱的......混乱......
不过天下别歌的思维却没有被卷入一团乱麻之中,而是带些迷惘地看着私聊频道消息--黑桃老K、独自莫凭栏和西区的可可都已经被人在复活点轮白。
昔日一起组队练级的好友,高手榜的排名前三人,也是他的嫡系及后路,都被轮白了?
"承蒙奇兵看得起,这么煞费苦心地布置了一切",天下别歌踏前一步,引得包围圈子缩小了一半,"联合铁蹄踏过,收买帮中干部,如果猜得不错,就连风之密谋的报信也当归属你的神算之列",否则时间和地点的选择怎么能如此的精准。
果然是一朵油菜花,千万人PK的大行动,之前半点风声都没露,难怪天下会能在得到殇奇兵后如日中天。
殇奇兵也笑盈盈:"所谓英雄者识时务,别歌你也应当知道我是不想动手的,一切都在迫不得已四字。确实,你和老K他们都是第一批满级的高手,开发练级地,或者搞装备放眼整个游戏没人能比,但是帮派毕竟是帮派,不是光用来为你们几个练功PK提供人力物资的,看看和谐商会、铁蹄踏过以及仙魔会的BOSS,哪个满级了,但是他们帮派的发展势头却越来越猛。"
逼宫啊,赤果果的逼宫啊。
望着头顶上遥远闪烁的星子,以及两边因夜深而越发狰狞的悬崖峭壁,天下别歌缓缓抽出了佩剑,七彩的剑身上端庄的刻着的小飞二字,真是讽刺,这名字还是缘于殇奇兵的一句玩笑--剑,凶器,杀人者,哈哈,游戏里么就是PK飞人用的,长得又这么小,就叫小飞吧。
有道是昨日流觞嬉笑情犹在,今时飞檐勾心人不待。
既然老K他们被轮白了,那代表着他天下别歌也是要被杀到白的,或许,这些往昔的部下兄弟考虑过念故交留他命在,但是最后还是选择斩草除根。
整整一条峡谷,密密麻麻都是人,各种装备的光芒此时无需隐藏的全开,外面看来就像是一条镶嵌在漆黑大地上的光带。
天下别歌转身对着他带来练级的12人说:"你们没必要卷进来,这山谷里死了还是在山谷里复活,迟早要被轮白,快些走吧。"
听了这话,新人们面面相觑,此时走了岂不是太不讲义气,好歹人家带着哥们升了几级。
就在这进退不得的尴尬时,一个叫"一只靴子露脚趾"的新人刺客站了出来,一挽匕首对着殇奇兵行了个刺客礼:"请奇兵大哥高抬贵手,我等只是无名小卒,今日之事大家眼见却不闻内详,可否就此借道别过?"
其他人虽不齿露脚趾兄的见风使舵,可私下又不得不松了口气,毕竟谁都不想辛辛苦苦练的级别被杀没。
殇奇兵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随后一摆手,身后众人马上给他们让出了一条路。
看着12人离去,天下别歌用手指慢慢拭过剑身。
士不畏死终须一战,小飞本来内敛的彩光炸了开来......直到几个月后尘埃落定,江湖OL的论坛上关于这曲离歌的帖子还在首页上飘着。
露藏行止
一只靴子露脚趾是高风的老熟人了,真实姓名叫陆执,以前也是游戏民工,后来不知道积了多少阴德,居然收了一笔巨额遗产--来自南美洲的富婆阿姨,而后就开始了光玩游戏不生产的养猪运动。
用他自己的话说:"以前玩游戏是为了生存,唯利是图又苦不堪言,现在重出江湖则要遵循自己的做人原则来体验一把游戏。"
当然这样的言论听在高风耳朵里很不以为然,在他看来游戏里只有两类人--吃饱了撑的,以及饿得昏的。
所以,当他在论坛上看到一只靴子露脚趾三次偷袭并刺杀殇奇兵的帖子时,那小心肝立时变得挖凉挖凉,马上"嗷嗷"叫着跳起来打包银两,准备起身逃往三峡老窝避风头,不幸中的万幸,向系统购买的商店是没办法损坏和抢夺的,否则真要倾家荡产了。
没办法,谁让陆执就是他力荐进天下会的,再者此次洗牌,很明显,殇奇兵把他划到了天下别歌一派。
潸然泪下,为什么殇奇兵从前就没想过来收买他高风呢?他的脸上明明写着"我愿意被收买"几个大字。
正在高风胡思乱想的之际,小毛驴已经跑到了洛阳近郊的传送阵口,由于看到传送阵附近热热闹闹挤着一堆人,高风便警觉的勒停了毛驴。
......是陆执和殇奇兵一行,唉,流年不利,犯太岁啊犯太岁。
伸长脖子去听,无非是意外死了三次的殇奇兵不计前嫌想招安陆执,又是"惜才",又是"佩服兄弟气节"地扯着文绉绉的蛋,不知是平时说话就这么别扭,还是像普通玩家那样单纯地为配合游戏背景。
而陆执则从头到尾横眉冷对,一声不吭。
现在的陆执已经死了几次,加之三次刺杀都靠死遁逃走,身上装备几乎爆光。
眼尖的高风还看见他借给陆执的一把+10并镶嵌高阶仙石的JP火属匕首,正被一个同样刺客职业的矮个儿握在手里把玩。
如果说欣赏完巫谷之变的视频,高风对于一干帮派大佬唧唧歪歪光说不练的作风仅能想出两个字的评价--装B,那么,现在对于陆执这种为报一饭之恩而舍身取义的行为艺术,他则明显感触良多,评语飞升至咬牙切齿的七字--傻×中的傻×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