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个NPC的耽美历程 作者:莫问归处

字体:[ ]

 
 
    我叫流氓甲,对于一个十分正常的武侠RPG游戏来说,这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的名字,说白了,我只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NPC而已。 
    但我觉得很冤枉,对于活动范围一向只在这个小酒馆里既不偷鸡也不干架的我来说,这分明是乱扣帽子。但这世上不合理的事可多得很了,就像坐在我旁边这位美女——沈香香来说,她也不过两只眼睛一张嘴,和我长得差不多,咋地就成了主角了呢? 
    她每天就坐在我旁边那张靠窗的小矮凳上,遥望着村口那条通向远方的路,游戏中的主人公——南宫尉迟早会出现在那条路上,带着他那迷人的笑容,踏出他历险的第一步。 
    日升又日落,我也不知过了多久,只知道我每天看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沈香香的脸上及夕阳依依不舍地在她那张如花似玉的脸上徘徊。 
    她的眉毛在夕阳的照射下,弯弯的,斜斜地翘着,显得她眉目如画,又带有些许寂寞。她等得太久了,久到从一开始的不搭理我到与我搭讪来打发时光。 
    “诶,他怎么还不来呀?” 
    “也许是被怪物吃了吧。” 
    “瞎说。”香香的眉毛竖了起来,啐了我一口,“你才被吃了呢。” 
    我微微的苦笑,她等待的是一个风流倜傥的少年俊侠,与之携手相伴一生的良人,而这个人对我来说则意味着死神。 
 
那次谈话后,香香生了三四天的闷气,才肯再次开口与我谈话。 
“哎。” 
我抬起头看着她。 
“你很厉害吗?” 
“还可以。”就算再厉害又能怎么样,我只能靠那口真气撑着,比不上他那兜里五花八门的药物。 
“那等他要杀你的时候,你多抵抗一会了好不好,别让他太轻易得手。”香香歪着头,“听说男人得到的太容易就会不放在心上。” 
“我尽量。” 
夕阳落在她的脸上,不知是她的美貌还是夕阳的遗辉,刺痛了我的眼,使我的心里泛出一阵苦涩。 
 
那日的谈话过了几天,多年无人到来的月河村的小道上出现了一位年轻人,斜挑的凤眼,修长的身材,穿着剪裁和体的衣衫,身后背着一把木剑。 
看到他慢慢地走入这个小酒馆中,我就知道他来了。 
南宫尉他来了。 
要我命的南宫来了。 
香香的脸笑成了一朵花。 
我站了起来,朝着香香坐的那张桌子歪歪斜斜地走了过去。 
我的手搭上了第一次搭上了香香的肩。 
“哟,小美人,又见到你了,上次被你给跑了,这次可要给本大爷香一个才行。” 
香香的头低了下来,身子不断地颤抖,不知是因为喜悦还是恐惧。 
 
南宫那双清澈的眼睛望了过来,我的心砰砰直跳,手心里全都是汗水,因为我那个不可抵抗的命运。 
南宫站了起来。 
南宫走了过来。 
南宫拔出木剑。 
南宫大喝,“大胆,- yín -贼……” 
我屏住呼吸,手伸进怀里,暗扣着一把袖中剑,等待着他一说完就偷袭。 
“……竟敢调戏良家妇男。” 
我一下子呆住了,我和香香在一起这么久,竟然不知道她是男的?!! 
“砰”的一声,我转头一看。 
香香桌子上的茶掉到地上,碎了一地。香香也一副吃惊的样子。 
正在疑惑间,背后一道劲风袭来,我心中暗道,“惨,竟被偷袭。” 
我的胳膊被猛地一扯,整个身子重心不稳,一下子向后跌去。 
一双有力的胳膊抱住了我,我抬起头,南宫的脸一下子出现在我的眼前,我不可抑制的惨叫起来。 
我竟然被南宫抱在怀中!! 
“别怕。”南宫温柔地笑着,“我替你收拾这个- yín -贼。”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南宫与香香已经进入到战斗模式。 
 
南宫击。 
香香防御。 
………… 
………… 
南宫蓄气值满,奋力一击。 
敌全灭。 
战斗结束。 
战斗结束动画,南宫挽了个剑花,持剑而立。 
“击败敌人,获得经验值2000,金钱500。” 
“南宫升级了。” 
“南宫学会‘气疗术’。” 
 
“真是一个不堪一击的对手。” 
香香死了。 
香香竟然死了。 
游戏的女主角香香竟然死了。 
我一下子茫然起来,也不知这出戏到底唱到了哪茬。 
 
原先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老掌柜终于可以站了起来,“唉,可怜呀可怜。” 
南宫扶着我的腰,不解地看着老掌柜。 
老掌柜老泪纵横的说,“这个孩子从小就没爹没娘,经常被村中的流氓欺负。大侠如果好心,不如就收了他,带他离开。” 
没爹没娘?!我刚回过神来,就想抗议,我爹叫流氓男,我娘叫流氓女,还好好活在这个世上,你这不是在咒他们吗! 
南宫眼泪汪汪地看着我,“想不到你和我一样,都没有父母,你以后就跟着我吧,大哥会好好照顾你的。” 
“啥?!” 
场景音乐响起,“流氓甲加入南宫尉”。 
“大哥的名字就叫作南宫尉,你呢?” 
“流氓甲……” 
“……” 
“……” 
我偷眼瞧着南宫的脸色从正常变为红色,又变为紫色,不由得得意起来。 
“那我就唤你……”南宫的脸最后终于恢复正常,似乎想到了如何称呼我,“……流儿好了。” 
“流儿。”还挺好听的,身后的老掌柜吃惊得跌坐到地上,也不知这辈子他是否还有机会换换另外一个姿势。 
 
夕阳西下,我与南宫相携走出酒馆,从今日开始,我流氓甲要随着南宫走南闯北,扬名立万,威震江湖了。 
那么,会是什么在等着我呢,我衷心期待着。 
 
 
注:RPG游戏即角色扮演游戏(Role Personate Game),玩家需要扮演游戏中的一位或者多位角色,在虚拟的世界中进行冒险。 
什么是角色呢?在游戏制作过程中,角色所包含的内容很大,第一类是指游戏中人物。人物有两种,一种是你正在控制的人物,我们称之为主角;另一种是不可控制的角色,我们称之为NPC,它分为行走角色和站立角色。第二类是指游戏中带有动画属性的物体,如燃烧的火、喷水的喷泉等等。第三类是指空白的角色,也就是什么都没有的透明角色,是用来暂时阻挡“路”的。 
 
第一章  初试锋芒 
 
炉火熊熊地燃烧着,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我们正在月河村中的村长中,村长微微叹了一口气,“南宫老头子已经走了吗?” 
“爷爷他前天就去世了。” 
“他也没与你说些什么?” 
南宫黯然的低下头,“他只叫我来月河村找你。” 
“唉,到头来他什么也没说呀。”村长摸了摸那缕长长的胡子。 
“爷爷什么都没说,他给了我一条链子,说这是我父母的遗物。”南宫将挂在胸前的半圆形链子交给村长。 
“关于你父母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村长叹了口气,“只知道一直闯荡江湖的他有一天抱着一个婴儿回到月河村来,孩子,那个婴儿就是你,之后他就一直躲在月河村西边的森林里,什么人也不见。” 
“我与你爷爷朋友多年,他竟然叫你来找我,想必是希望我能好好待你,你不妨就在我这儿住下,明天我带你去村口的铁匠阿呆那儿学一门手艺,也好有门谋生的手段。” 
南宫摇了摇头,“我一直以为我父母双亡,如今得知他们尚在人间,我定要寻到他们,见见他们的容颜。” 
“寻到了又怎样,寻不到又怎样,痴儿、痴儿。”村长摇着头,“况且月河村北部通向中原的道路已经荒废多时,最近又传言有妖怪出没,我是万万不能让你去的。” 
“嘿,我的本事可大得很呢,今天我就将一个流氓打得落花流水,对不,流儿?” 
我还没答腔,村长就吹着胡子瞪着眼。 
“别以为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吓吓几个小流氓还可以,斩妖除魔,就凭着你身后的那把木剑?!月河村十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已经在里面丧了性命,不行,明天我就叫人将月河村北面的道路封起来,省得你们这些血气方刚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伙子再闯祸。” 
南宫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 
 
村长不理他,反反复复在那里念叨着,“你这们这些年轻的小伙子,哪里知道江湖的险恶。” 
 
夜凉如水,我靠在窗前思考着今天的情况,女主角的惨死,命运之门似乎向我打开了一条缝,却让我无从得窥,此时该何去何从我并不太清楚。 
 
“砰砰砰”窗外传来敲门声,我探出头来,南宫就站在外面。 
“南宫?” 
“流儿。” 
我的目光移到南宫的身上,他身后背着一个小包包,一副要偷溜的样子,“你今天晚上要走了。” 
“如果等到明天就来不及了,”南宫皱了皱鼻子,“流儿,你要不要一起走。” 
“可……”我望了望他身后的那把木剑,我怎么都觉得他应该要去换一下装备。 
“我可是很厉害的。”南宫拍了拍胸膛。 
去,还是不去?我一遍又一遍地思考,从南宫的上一场战斗中,可以发现他只是个刚刚学会战斗的新手,万一让他在迷宫中不小心被怪物杀死,我岂不是又要回到小酒馆中继续我那漫长的等待。 
我当即作出决定,跃出窗子,拍拍身上的灰尘,手向南宫伸了过去,开口到,“走吧。” 
 
背景诗词:年少不惧江湖老,放歌四海任逍遥,未解前路多少事,欲与青天试比高。 
 
一条长满杂草的小路弯弯通向远处,整个林子显得特别幽暗,我与南宫一路斩杀了不少小怪物,前面就是路的尽头,依据正统RPG的模式,前面一定是这个迷宫场景的主BOSS了,我瞧了瞧南宫,他也一副十分紧张的样子。 
 
战斗音乐的响起,一个绿色的黏怪从地上冒了出来,二话不说进入了战斗模式。 
南宫击,25点伤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