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龙网游]人妖的爱情 作者:扑倒人妖

字体:[ ]

 
 
 
[天龙网游]人妖的爱情--扑倒人妖
 
1、 
 
楼小亭在地三郁闷地练级,今天地三的怪不知怎的是不是吃了兴奋剂,打人特别疼,楼小亭瞄了瞄队伍里那个站神峨嵋MM,一直在发呆,跑点的时候倒是会跟着走,就是偶尔加下血,队伍里的人血条都是刚刚过半就住手了。有这样的峨嵋在怎么刷得顺心啊,所以,当帮派老大97级的男明教咸鱼翻身扯着破啰嗓子大喊:“扫墓!扫墓!没死的没怀孕的都进组!”的时候,楼小亭毫不犹豫地退队,奔向了咸鱼老大的怀抱。 
 
咸鱼组里已经有两个人了,除了咸鱼老大之外,万年跟咸鱼老大显打包状的96级男峨嵋纯情少男——大家都叫他CJ哥,也一如既往地骑着红凤凰跟在咸鱼身后。会响应咸鱼老大的活着的没怀孕的永远只有万年废材人妖女明教楼小亭和强悍奶爸CJ哥,谁让咸鱼老大从来就没有威信这两个字可言,让帮派里大众们宁愿去怀孕。 
扫墓,在别有用心的人眼里,就是去古墓清小号,古墓有九层,一层一层地把人全杀光,这种高难度且没有RP的事情,显然不是咸鱼三人组能完成得了的,所以他们的扫墓,指的是把古墓每一层的地头蛇BOSS扫个精光,虽然不会掉什么值钱的东西,但用咸鱼老大的话来说,那就是“刷BOSS,只为了捡包那一瞬间的快感!”至于掉的是什么破玩意这仨从不关心,能出值钱的最好。于是,两个明教一个奶妈奔向杀人不加杀气,吃奶吐血的古墓而去。 
 
从古一清到古六,除了RP向来第一的CJ哥出了一把不至于卖NPC的套装外,其他两只分别收获了燕弦玉若干个,不过,在古六打白帝的阴影时,一队真正在别有用心扫墓的红名过来了。 
领头的是一名98级的男逍遥,一身RMB时装雪羽,名字叫孤泪清风,名字旁边顶着一把血淋淋的斧头,杀人狂魔啊~~ 
楼小亭知道这个逍遥,喇叭名人,点人名被人点名调情口水都有这厮的份,一身全5的宝石,他队里也是一群RMB时装着装的人,把旁边赤贫阶级全3不足且只穿门派时装的咸鱼小队比到大西洋那边去了。 
 
咸鱼既然当了老大,就必须肩负着炮灰的责任,来者明显不善,于是咸鱼老大扭扭拧拧地上前去打了个招呼:“劫色?” 
 
三大五粗的男明教一身火红破败的门派时装,扮纯情少女那肯定是要注定被□□被蹂躏的,男逍遥脑门上暴了几根青筋,直接送了他一个溪山,而且RP很好地出了放大伤害,逍遥派本来就是克明教的职业,加上孤泪清风宝石级高,咸鱼瞬间成了油锅里滚烫的煎鱼,开了加速就跑,血皮子只剩下一丝丝,跑到不知哪里去了。一直猫在墙角里猥亵地加着血的CJ哥更是不见踪影,估计是跑去给咸鱼加血了。 
 
剩下没胸没PG的人妖女明教楼小亭,和RMB红名小队大眼瞪小眼。 
 
“是那个做手工很厉害的楼小亭。”对方对伍里的天山忽然暴出了一句话。楼小亭抓头打了个哈哈,“帅哥慧眼识货,下次买我手工给你打个八折哈。” 
 
天龙现在正值手工时代,一件好的手工七星价值□□,八星那更不用说,楼小亭虽然在其它方面是出了名的人见人怕组的极品霉神,但是在手工方面却很有RP,生活技能多项满级,手工材料全是原装出口,常常出七星以上的装备,当然更多的是大众都能承受得起的六星手工,物美价廉,手工大师的知名度就这样打开了。 
 
得罪了高级宝石玩家,顶多是打个你死我活加上喇叭喷口水若干天,得罪了手工师,下次他要是出什么JP,想买就要有被他狠宰的风险了,MONEY的事情大家都很会DO,何况弱质女号向来比较占便宜,孤泪清风顿了一下,转身带队走了。 
 
楼小亭一条残破小命保住,底气也回来了,冲着帮派频道怒斥两个落跑私奔的狗男男没义气,把弱柳扶风(?)的他一个人丢在了阴森森的古墓里面对一群豺狼虎豹,幸好他才色双全,关键时刻用美貌与智慧加实力打败了RMB红名队,保住了贞洁。帮派频道里潜水的泡妞的没死的生孩子的都被炸了出来,纷纷对勇敢的楼小亭同学给予同情鼓励和安慰,并趁火打劫地对咸鱼老大开了个批斗大会,分配了不得翻身的未来一个月的扩张任务。至于CJ哥,没人敢得罪十项全能九州商会师门任务大全的人,包括楼小亭。 
 
2、 
 
 
不久之后,楼小亭得到了一个又可以展示他美貌与智慧加实力的机会,事情是这样的,那天午后上班没事做,拖到了同样上班清闲的咸鱼老大和CJ哥,喊了帮里两个平时玩得较好的男明教,五人站在了楼兰缥缈峰门口准备去嫖李秋水阿姨。 
 
“小缥两次来个牛B逍遥,放不大的不要点我++++++++++++++”楼小亭在世界刷屏,由于下午人少,现在又是全民刷反的热潮,因此响应者寥寥。 
 
等了快半个小时终于点进了一个逍遥,楼小亭一高兴看人级别98了,就把人组进来了,人进来了后才发现,原来是差点夺走楼小亭贞洁的古墓红名大侠——孤泪清风。 
 
牛B宝石高手有钱人孤泪清风施施然地踱到了楼兰,看了看队里傻瓜明教四人组,“送死队?” 
 
咸鱼老大马上大声抗议,我们明明是炮灰队! 
 
咸鱼老大是个不记仇的人,在这个花大钱了就是爷的游戏里,不是杀人就是被杀,被□□了爬起来喝碗孟婆汤又是汉子一条,大丈夫能屈能伸能跑能逃,本来钱花得没人家多实力就不如人家,最重要的是他游戏是为了“击败BOSS然后故作不屑地捡包那一瞬间的快感”,何况他也没死 - -||只是差一点而已。 
 
孤泪清风再瞅了一眼CJ哥,“就一个EM?” 
 
向来鹤立鸡群的强悍奶爸CJ哥摇着他在长白山打到的芭蕉扇,咧嘴一笑。虽然EM是用很风骚的秋水无痕剑,但向来强调EM就是加血而不是打怪的“很弱的”CJ哥,偶尔也喜欢摇摇扇子的。另外补充一句,刷缥缈峰的副本,不是实力很强的队伍最好用两个EM。 
 
孤泪清风给了众人一个大白眼,“进吧。” 
 
楼小亭跳脚,不喜欢又嫌东嫌西的干嘛要和我们一起刷!但转念一想,M了CJ哥,“呆会别给他加血!” 
 
职业道德良好的奶爸CJ哥不予置评,但保证可以让他享受血条闪烁的快感。 
 
第一关BOSS哈大霸。老哈天生神力,全身发出绿光的时候对人伤害攻击加倍,由于队伍里没有控制力极好的武当道士,饶是CJ哥加血神速,炮灰队里的明教还是秒死在了老哈锤子下两名,孤泪清风仗着凌波微步冷却时间短,衣袂飘飘神情自若地在老哈的锤子下穿来穿去。 
 
楼小亭不满到了海去了,忙M了CJ哥,千万别给他加血! 
 
CJ哥翻了个白眼,“我的蓝全是你们这群炮灰给耗的,人家压根没让老哈打到。” 
 
--||||| 
 
第二关守关BOSS桑土公。桑土公的特点是会土遁,每次损失到一定血量就会土遁,土遁一次刷新出一个僵尸,这次僵尸的特点是攻击高但移动速度非常慢,不需要打,但是要引开它们,引僵尸这种事,自然落到了远攻兼操作不错的CJ哥身上。桑土公的第二个技能是每次土遁完出来后,会随机免疫内攻或者外攻,也就是说免疫内攻的时候,身为外攻的明教对它的攻击无效,反过来免疫外攻就是身为内攻的逍遥对它攻击无效。 
 
今天的桑阿公很亲切很可爱,因为老人家一直在免疫外攻,自认宝石装备都很不过关所以不能给大侠添乱的楼小亭四头猪悠闲地蹲在墙角,CJ哥跳着芭蕾步拖着僵尸在跑火车,他很忙他加不了血,偶尔还实力不济地放跑了几个僵尸去骚扰唯一的内攻打手。 
 
“加油打哟逍遥格葛~~”楼小亭发了个欠扁的星星眼过去,“你要保护我们哟~” 
 
孤泪清风摁下脑门蠢蠢欲动的青筋,还好他血厚攻高,打死桑土公是不成问题,不过厚实的血条也被折腾得跳起舞来了。 
 
接下来的BOSS会发强毒群的乌老大只要吃好了毒抗就成了乌小小,不平道人也没啥难度,最后本次主嫖的花魁李秋水阿姨隆重登场。 
 
秋水阿姨的绝招有失明有冰群陷井,但是最绝的是剑舞,她一共有三管血,每打掉一管血就会出一次剑舞,剑舞伤害是成倍递增,硬抗的话没人吃得消,但是副本里有六个光柱,而李秋水的剑舞会有题示,比如当她说:“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就让你们尝尝这刺骨的寒冷吧。”是冰群,躲到蓝色光柱里面去就可以不受伤害。六种伤害都有对应颜色的光柱,跑对了就没事,跑错了色盲了的就直接躺尸了。 
 
三管血共有两次剑舞,每次15秒,第一次大家都平安地躲过去,第二次剑舞快开始的时候,孤泪清风很不幸地连中了秋水美女的两次失明,打到哪都不知道了,这时候剑舞飘起,失明停下的地方能看到的就是队里唯一的女明教,她还静静地站在外面没有往光柱里跑,让昏头转向的孤泪清风顿时失去了戒心,还没有发现剑舞已经开始,失明过后也跟着站在她旁边。这时候女明教咧嘴一笑,慢吞吞地点了高神祐。 
 
高神祐是宝宝技能,免疫一切伤害包括剑舞,孤泪清风并没有准备高神祐的宝宝,他一向是来得及跑进光柱的,这时候伤害开始成倍成倍地递增,在他坚实的血皮的支撑下,终于在离对应的光柱一步之遥时,扑街了。 
 
安然无恙的女明教楼小亭贱贱地跑到尸体旁边作骚首弄姿状。孤泪清风内心默默泣血。 
 
3、 
 
楼小亭最近RP爆发,又做了个七星96级的内攻护腕。 
 
其实以楼同学的这种赚钱方式,应该上个全4宝石没问题,结果他本人非常乐衷于天龙的宝宝系统,常常折腾他那几只穷奇狐狸宝宝,当然,就算他身为本文第一男主角,也改变不了除了做手工外RP很差的事实,他那只狐狸精就算花再多的元宝来提悟性升资质,也永远是悟4。BB最高能悟10,楼小亭从来不敢想,让我悟7吧悟7吧,悟不了我砸死你!所以他永远到不了小康,只能和咸鱼老大共同在赤贫阶级作战。 
 
“七星JP96护腕,有钱的才MMMMMMMMMM,穷人别来~~” 
楼小亭蹲在洛阳街头摆摊,旁边靠着CJ哥的万年师门任务最红摊位沾点人气。 
 
全是穷鬼,楼小亭撇撇嘴,完全忘了自己也是赤贫阶级的一员,打发掉了前来问价的记者,有心无力买的非洲人。 
 
“楼小亭,开个价。”来人正是缺个护腕的孤泪清风。 
 
有钱人!楼小亭浑身鸡血涌动,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此时不宰机会何时再相逢。 
 
“一口价1W,穷人就别再出声了。” 
 
永远很闲的寂寞少男咸鱼老大蹲在两个摊位中间助威加油呐喊,宰这兔崽子,看他有钱!仇富心理十分可怕。 
 
孤泪清风往身后吐了口血,这破玩意还敢喊1W,真当我是凯子了。 
 
于是谈价二人组口沫横飞,把风问月,称兄道妹(楼小亭只有在做买卖的时候完全忘了自己是人妖),挑三捡四,讨价还价,最终以7000YB成交,明天付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