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网游之血月传说+番外 作者:梦游(下)

字体:[ ]

 
 
  
  莫纤尘本来想说话的,被祈愿抢了先。加上前些天,黎子轩一直都跟祈愿混在一起,莫纤尘心里已经忍他很久了。更有甚者,黎子轩在昨天晚上想办法破墙的时候,好死不死地说了祈愿的名字。这一切导致的结果就是,莫纤尘直接拉下了脸。
  “轩,到我这儿来。”莫纤尘对黎子轩命令道。
  “嗯?尘,我站这里就好。”黎子轩有时候就像一头猪,反应超级迟钝。
  “轩,过来。”莫纤尘的命令语言加重。
  “尘,有什么事吗?”黎子轩微微皱眉,尘他怎么了?怎么感觉他在生气?
  “轩——”莫纤尘的语气不耐,音调下沉得厉害。队里其他的人都能听出莫纤尘有隐隐的怒意,莫亦才和翾凌向黎子轩瞅来。
  
  黎子轩还是站在原地没动,他看着莫纤尘,不知道该说什么。
  黎子轩心里也有些生气了,他觉得莫纤尘的火气来得莫名其妙。他不就是没刷怪,蹲在一旁看了会儿装备、属性资料嘛,至于在这么多人面前折他的面子吗?他又不是小狗,主人一招手,就得乖乖过去……再说了,莫纤尘他也不是自己的主人啊!!
  黎子轩随手撒下“水神恩赐”,转头用“凝冰”冻住了祈愿手中的怪。
  莫纤尘更火大了,怎么着?不过来就算了,还要帮祈愿之星打怪?好啊,黎子轩,你想让我知道,你和祈愿之星的关系不一般是不是?
  
  莫纤尘眯了一下眼,觉得眼前黎子轩和祈愿在一起的身影要多碍眼有多碍眼。
  系统提示:纤微细尘退出了组队。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纤微细尘下线了。
  黎子轩对着这两排字,锁紧了眉头。搞什么啊?!莫纤尘到底想怎样?!
  可惜,黎子轩还没来得及想下一句,他就觉得眼前猛然一黑。
  
  翾凌看到眼前有句子飘出。
  系统提示:墨雨书轩退出了组队。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墨雨书轩下线了。
  翾凌转头问虚拟:“会长,他们……没事吧?”
  莫亦才耸耸肩,神秘地笑了下,说:“嗯,谁知道呢。”
作者有话要说:呃——这一章有点过渡的意味,这标题我想了好久,还是没想到好的。。 
                  来说点什么吧
  黎子轩还没来得及想下一句,就觉得眼前猛然一黑。
  游戏舱的舱盖被打开,黎子轩被突然出现的光亮刺了一下,下意识地抬手挡眼。
  下一秒,黎子轩被莫纤尘从舱体中捞了出来,踉跄着跟着莫纤尘前行。
  “尘,你要干什么?喂,尘……莫纤尘!你要干嘛!?”黎子轩的手腕被莫纤尘攥得生疼。莫纤尘在生气,黎子轩现在能百分百肯定。
  黎子轩用另一只手扒住门框,顺利让莫纤尘停下了脚步。
  莫纤尘扭头,看到黎子轩控诉的眼神。嗯?这会儿你知道瞪我了?刚才在游戏里怎么都不愿呆我身边多看我一会儿?莫纤尘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反正就是很、火、大!
  
  黎子轩一声惊呼,身体忽然腾空,扒着门框的手不自觉地松开了。
  莫纤尘横抱着黎子轩往自己的卧室走,忽视掉黎子轩杀人般的目光。
  黎子轩也不问他要干什么了。在他看来,莫纤尘是疯了!受了什么刺激了!拿他来撒气的!(某梦翘着二郎腿:啧,可不是受了刺激么,看你和祈愿在那儿卿卿我我、眉来眼去的。子轩:我没有,我没有!)
  
  “嗵”的一声,黎子轩被莫纤尘撂在了床上。
  黎子轩刚想坐起身,莫纤尘就欺身上来,压住了他。
  黎子轩有些害怕了,他咽了一口唾沫,问:“尘,你,你要做什么?咱们……”有话好好说。
  黎子轩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莫纤尘已经吻了过来。
  这回和上次在莫纤尘办公室的那个吻完全不一样,莫纤尘一上来就堵得黎子轩觉得自己要窒息了。好疯狂,好霸道……莫纤尘狠狠地惩罚着黎子轩。
  
  黎子轩十分被动地受着莫纤尘对自己口腔的肆意侵占,脑子却保持着少见的高度清醒。
  他已经隐约猜到莫纤尘要对自己做什么了,这种想法让黎子轩不寒而栗。刚才、刚才他在游戏里只是稍稍反抗了一下莫纤尘的命令,就要被如此对待吗?黎子轩心里的滋味已经不知道是难过、悲伤还是气闷了。
  莫纤尘稍稍放开了一下黎子轩,不满地盯着他的眼睛说:“你居然还在跑神,嗯?轩,在想什么,想那个祈愿之星吗?”
  黎子轩心中一惊,瞳孔猛地收缩。不是因为莫纤尘对他说的这句话,而是莫纤尘的手摸到了他的禁忌之处。
  
  接触到空气的冰凉异感,让黎子轩倒抽一口凉气。他慌忙按住莫纤尘的手,解释道:“尘,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想他?”
  “没想他吗?证明给我看,轩。”莫纤尘停下手里的动作,望着黎子轩惊慌失措的双瞳,尽量将语气放得轻柔一些。
  黎子轩心情复杂地看着莫纤尘,他犹豫了一下,放弃了守卫他隐私之处的领地,双手攀上了莫纤尘的脖子。
  莫纤尘享受着黎子轩主动亲过来的吻,一手不安分地探进了黎子轩的里衣。
  “啊,尘,别……求你。”感受到胸前的手温,吓得黎子轩立刻中止了两人的亲吻,贴着莫纤尘的脸颊,气息不稳地说道。
  
  “轩。”莫纤尘把手从黎子轩的衣内撤出,抱住黎子轩,把他压躺到床上,在他耳边喃喃自语般呓道,“轩,我该怎么办?告诉我,我是不是已经疯了?”
  “尘,发生什么事了?说出来,我想帮你分担。”黎子轩感觉莫纤尘现在好脆弱,就像一个玻璃娃娃,正在崩溃的边缘。
  “轩,我好矛盾。有些事,我想告诉你,可是却又不太想让你知道。自从看见那个人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我、我就好混乱。轩,不要离开我,我不想失去你,轩,轩……”莫纤尘把头埋在黎子轩的侧颈肩窝之间,很苦恼地说着。
  莫纤尘对黎子轩的呼唤,让黎子轩的心脏狠狠地抽搐了一下。他紧紧地反抱住莫纤尘,轻轻地说:“尘,我在这里。我会一直陪着你,不管是在游戏中,还是在现实里。尘,不要这样,我好难过。”
  
  莫纤尘撑起身子,反坐到床上,把黎子轩拉起来抱在怀中,倚着床头问:“轩,想听我和魑黥的故事吗?想知道我为什么非得逼着你上游戏吗?”莫纤尘低下头,看着黎子轩,眼神中透露出一份让人心醉的忧伤,“轩,我都告诉你。”
  黎子轩终于也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心痛,他抚摸莫纤尘的脸颊,柔声道:“如果不想说,就不要说。没关系的,尘,我不会在意这些。”
  莫纤尘摇摇头,持着异常肯定的态度。一定要把事情讲出来,否则他就要发疯了。
  黎子轩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打算安静而平和地倾听莫纤尘对前尘往事的追述。
  
  ----------------------我是回溯历史的分割线--------------------
  
  莫式娱乐影视集团的现任总裁莫天宇,是当时的一位商界奇才。他借助了妻子娘家的政界势力创建了莫式影视公司,后来逐渐发展成了现在的这般规模。
  莫天宇的妻子有一位闺中密友,经常来莫家蹭吃蹭喝,和莫天宇两口子的关系都处得非常不错。后来,莫亦才出世,莫天宇非常高兴能得到一个男孩来继承他的家业,四处宴请宾客。莫天宇妻子的闺中密友也到他们家来贺喜,顺便认了莫亦才为干儿子。三个人的关系更为密切。
  
  时隔三年,莫天宇的妻子再次怀上身孕,她一个人在家休养很是无聊。打电话给她的这位好友,好友居然说有事缠身不能陪她度过煎熬的待产时日。从此,莫天宇妻子的闺中密友就再也没出现过。
  度过漫长的十月,莫天宇的妻子怀胎的时候就非常辛苦,生产的时候又碰上难产,几经折腾才顺利诞下了第二胎。医生抱着娃娃,递给莫天宇,又是个男孩儿。
  莫天宇看着因为太过劳累而昏睡过去的妻子,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心痛。第二个孩子被取名为纤尘。妻子醒来,问天宇此名何故。莫天宇说:“一身纯净,傲独立,不染纤尘。”
  
  ……
  听到这里,黎子轩忍不住插嘴问道:“尘,怎么是第二个孩子呢?他们不都喊你三少爷吗?”
  莫纤尘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说:“轩,别急,慢慢听我说。”
  黎子轩点头,莫纤尘继续讲述。
  ……
  
  莫天宇的妻子在难产后,身体状况恢复得并不十分好。医生嘱咐莫天宇,女人这种时候最易换上产后忧郁症,让他多陪陪妻子,不要总在外面奔波劳苦。
  听了医生的话,莫天宇尽量多抽出一些时间来陪妻子。可是,莫天宇的妻子似乎总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烦闷生气,借故与莫天宇吵架打闹。有一次,两人之间的关系闹得过于僵持。一气之下,莫天宇搬出了莫宅,住进了公司大楼。
  
  过了几天,莫天宇的妻子见莫天宇毫无回家之意,就在晚上亲自去了趟莫式大楼(莫式娱乐影视公司的办公大楼,后来的天宇大厦)。没想到,却意外碰见了许久未见的好友。
  当时,莫天宇的妻子只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大楼中出来,她觉得很像,便大声喊出了好友的名字。那人转身,果然是莫天宇妻子的好友。只不过,让莫天宇的妻子大感意外的是,好友的怀中居然抱着一个婴孩。她什么时候结婚了?莫天宇的妻子没听到过一点消息。
  
  好友似乎非常诧异碰到莫天宇的妻子,有些惊慌和紧张。莫天宇的妻子与她寒暄两句,问她怎么到天宇大厦来了?怎么不去莫家找她?这个孩子是谁?诸如此类芸芸。
  好友维维诺诺,只说是来找个朋友,便借口有急事先走了。
  莫天宇的妻子虽然有些奇怪,但心里挂记着莫天宇,便没多问,也没多想,直接走进天宇大厦找到莫天宇,要求他回家。莫天宇也没多说什么,跟着妻子搬回了莫宅。
  
  过了几个月,莫天宇妻子的产后忧郁症终于被确诊了下来。莫天宇因为公司业务太过繁忙,只能多找些佣人帮忙照顾他妻子。
  一次,莫天宇的妻子悄悄跟踪莫天宇出门,发现他没去莫式大楼上班,而是拐到了一处花园别墅。
  莫天宇开门进去,莫天宇的妻子下了出租车,在大门外眺望。
  她惊愕地发现,有个女人带着孩子出门相迎他的丈夫,而那个女人,正是她昔日的闺中密友。
  莫天宇的妻子被震惊麻痹了头脑,抑郁症情况瞬时加重。她站在门外扯开嗓门,大声疾呼莫天宇的名字,莫天宇和她的好友回头去看,皆是一脸的惊诧莫名。
  
  莫天宇把妻子接进别墅中,妻子对着她的好友脸上狠狠地扇了一耳光。妻子还要再扇下去,被莫天宇拉住了胳膊。
  妻子又吵又闹,歇斯底里地哭泣和指责,情绪几近失控。莫天宇没办法,只能把她关进二楼的客房之中,让她冷静一下头脑。
  过了一会儿,莫天宇上楼打开房门,赫然发现他妻子倒在了血泊之中。
  妻子的好友跟上来一看,吓得尖声大叫。
  
  莫天宇打电话叫来了救护车,拉着他妻子到医院去急救,还是没能救过来。莫天宇的妻子不仅是割脉,还把水果刀切进了自己的腹部,导致肠子被割穿,人体大量失血,抢救不及而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