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余生请指教 作者:悠语

字体:[ ]

 
 
书名:余生请指教
作者:悠语
 
今天容祁天下全区停服,听说是boss的爱人要向他求婚,虽然不能现场观看但也不妨碍众多玩家拉着爱人看直播送上不同语言的祝福——
本文受傲娇微呆萌,偶尔自带虐心,攻温暖如阳,哔——且看从现实延生到网络的高能虐狗故事,附带上cp温馨夫夫一对
本文有甜有虐,三言两语道不清,小伙伴们请自我品味此故事到底吧!!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破镜重圆 青梅竹马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齐(容祁)祁阳 ┃ 配角:沐澈马里克?斯诺 ┃ 其它:
 
 
 
☆、离别前夕
 
?  “容齐在嘛?”
  “我去叫他,老先生你们先坐。”加长林肯,阿曼尼,劳力士,无一不是有钱人的装扮,只是从第一次的惊讶到现在只剩下好奇了——是什么事让面前这个老先生三天两头就来找那个穷的每天都只能自带餐饭的容齐的?今天还带来了美女。容齐那么帅,难道……小美忍不住YY了起来。
  “有劳!”容爵微点了点头算是对面前这个传话的服务生的感谢,然后在屋里找了个比较靠角落的位子坐下。
  “先生,小姐,这边是菜单你们可以先参考一下。”他们刚刚坐下又有一个服务员上前点餐。
  “两杯摩加佳吧,谢谢!”容乐随意的点了两杯咖啡,将菜单递还给服务员的时候杏眸还顺带打量了一下四周。
  坐落在市中心的中型蛋糕坊,里里外外的装修都带有复古风味,安静的轻音乐荡漾在这一片空间里,三三两两的客人随意的坐在玫红色沙发上喝着咖啡吃着甜点,却又不显粗鄙,还有着一种慵懒优雅的感觉,好似在家一般。
  “谢谢。”上班环境选的还不错就是不知道那人如何。才这般想着,咖啡便是送到见此容乐头也不抬的道了谢,原以为送完咖啡就该走了的服务员却是坐在了她和爷爷的对面。目光至下往上打量着,那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因对方微低着头黑色碎发遮掩住了双眸让人看不清,只是光光那嘴角挂着的淡雅笑容就让人的目光忍不住的停滞在他身上,整个人如风般静逸却又不是一般,让人止不住的想一再探究……难怪南宫家那个眼高于顶的大小姐也是被起迷得三魂没了七魄,这样的男子放眼天下该是没有哪个女子不爱的吧。
  “考虑的怎么样了?”见容齐来了,容爵也是不拐弯抹角了直接了当的问,来了这么多次说来说去都是一个话题,在藏着掖着也没什么意义了。
  “前段时间不舒服去检查了下身体,脑癌早期,如果这样你们还执意要我回去的话。”容齐淡淡的道,不止人如风般就是连声音都是那般诱人低沉。
  “跟你那位小男友分手,回容家,跟南宫家的大小姐结婚,只要你能做到这些,治疗方面我会找最好的脑科专家。”
  “五千万,半年。”只是个脑癌早期又不是晚期绝症,只要是花钱可以解决的都不是什么大事,再者治疗的那些钱只要容齐回容家跟南宫大小姐结婚,容家赚的之多不会少于那个数,这个买卖怎么算都是盈利的。容爵他不傻怎么会不答应呢,只是容齐要的更多……
  “嗯?”
  “五千万是我给他的分手费,至于半年……半年后我才跟南宫暖暖订婚。”
  “再过几天正好是我的50岁大寿,按南宫家的意思是到时候把你跟暖暖的订婚宴一起给筹办了。”
  “我咨询过了,术前调理加术后调养前前后后加一起差不多要半年。”
  “那也可以先订婚。”
  “因为癌区比较靠近脑神经,手术有百分之五十的死亡、瘫痪率,要是有个万一,我不想人家一个花季姑娘就此守寡。”双手交叉放于桌上,容齐说的理由那叫个冠冕堂皇,只是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百分之五十的死亡、瘫痪率,这么说他们就算是出了医疗费用加那所谓的分手费也不一定有回报了……容爵的思绪一下变换了起来,如果是这样他还得再考虑考虑了。
  “你可以先在你的寿宴上透露容家即将跟南宫家联姻的消息,我相信光是这个消息就可以为容家带来不少的新合作,而到时候现在容家为我所付出的不过是个小头而已。”对于容爵的犹豫不定,容齐却是直言直语,也不管如此说有多么不给容爵面子。
  “好。回去把东西收拾一下,明天我会让人去接你。”听言容爵的老脸微不可查的红了一下,随即点头答应,话既然都说到此了,再犹豫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毕竟以后还要做一家人的。
  “地址给我,晚点我自己过去。”今天是祁阳的生日,晚上回去恩爱什么的一下,明天肯定得晚了,叫别人接送不太方便,还是晚点自己打车过去比较好。
  “好。这是五千万支票跟住址,公司里还有事我们就先走了。”唰唰的将支票、住址
  写完给容齐,容爵带着容乐起身离去。事情既然谈完了也就没有再留的必要了。
  “慢走。”对此容齐也不挽留客套,只是起身淡淡的点了点头送道。
  “容齐哥哥,你对那个小男友还真是大方啊,不知道他人怎么样,还真想会一会呢。”在擦身而过的时候容乐对着容齐微戏虐道,拿五千万做分手费这可是个大数目,她可是真心好奇那是个怎么样的男人,居然可以让这么一个云淡风轻同是男人的容齐为他做这么多。
  “……”没有回答,容齐只是将微垂的头抬了抬,一直温润的目光一瞬间变得犀利了起来,祁阳是他的逆鳞如果有人敢动他,那么,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多么疯狂的事来。
  “说笑而已,不必当真,我对男人就像你对女人一样不感兴趣的。”对于容齐犀利的目光容乐一直保持的得体笑脸也是不由微微一滞,人果然不能看外表,他这个半路出来的哥哥虽然看着好脾气,可她相信她如果真去招惹了他的小男友,那么她的下场不会好到哪里去的。
  “希望如此。”同是一个学校对于这个便宜妹妹爱玩女人的事容齐多少还是有点听闻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他也没什么说的了,只要她不去招惹他的人就行了。
  加长林肯里——
  “容乐,你也该找个人订下来了。”
  “爷爷,你知道我不喜欢男人的。”听言容乐想也不想的就给拒绝了,让她找个男人订下来还不如让她去死来的简单。
  “以前有南宫暖暖陪你一起疯我不管,现在她都安定下来了,你再这般胡闹可不行。”
  “爷爷……”轻摇了摇容爵的衣袖容乐撒娇道。
  “没得商量。”
  “好……好吧,不过爷爷得给我一些时间才行。”
  “恩。”
  ?
 
☆、病态的爱
 
?  学生公寓——
  晚间十一点,十层公寓只余一间房灯光还透着玻璃窗向外照耀着,其余房内都是一片漆黑,而那唯一亮着灯光的间房就是容齐跟祁阳的住所。
  厨房里祁阳正忙上忙下的洗着各种待会煮饭要用到的菜品,今天是祁阳的二十岁生日,容齐因为做的晚上兼职要到十一点半左右才能到宿舍,而先回来半个小时的祁阳便先打下手准备,至于煮的部分,不好意思那只能看容齐的了,祁阳不似容齐那般全能,是个典型的料理白痴,会打下手还是十几年练下来的成果……
  “等一个人到老,等到天荒又地老……”手机不适时的响了起来,将手在抹布上擦干,祁阳看了下来电显示便接了起来。
  “阿季,这么晚有什么事嘛?”身子半倚在厨房门,祁阳随意的问道。
  南宫季,祁阳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生日快乐。”没有立刻回答,电话那头停滞了一会才传出祝福的话语,声音依旧阴柔却又带上了平日里少有的愉悦。
  “你怎么知道的?”祁阳微惊讶,自己的生日除了容齐其他人都不知道,而因着祁阳也想只跟容齐一起过生日便也就没说,没想到南宫季会知道。
  “秘密。”南宫季才不会告诉祁阳这是因为前段时间派人调查他时候知道的。
  “好吧,既然知道今天是我生日那生日礼物不能少吧!”见南宫季装神秘祁阳也不追根问底寻了另一个话题继续道。
  “礼物,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原本以为赶不及你生日,没想到,哈哈,他居然这么快就妥协了。”电话那头的南宫季似是想起了什么突然笑了起来,笑声里满是病态。
  “嗯?”突然间祁阳无来由的感到不安。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容齐是容家的私生子的事嘛?”
  “容齐他不会回容家的。”似是知道南宫季后面会说什么,祁阳想也不想的回道——容齐答应过自己不会回容家的,他答应过自己的事从来不会食言,这次也一定不会例外。
  “呵呵,祁阳你还是这么天真,容家那边今天刚刚给了我家里回复,容齐不止会回容家还会娶暖暖为妻。”
  “不会的,不可能。”容齐明明答应过自己的,再者曾经是容家自己将容齐抛弃的现在再要容齐回去,光是容齐自己的自尊心这一关就过不去,至于娶南宫暖暖那就更不可能了——他只爱自己啊。
  “容齐他不止答应娶暖暖还向容家要了五千万的分手费给你,啧啧,对于你这个用过的男人他可真是大方啊。”
  “阿季,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难道这就是你所谓的大礼?谎话编的很好,不过可惜我不信!”不相信,除非容齐自己亲口对他说,不然他绝对不会相信的。
  “谎话?哈哈,祁阳到了现在你还要自欺欺人嘛?”听言南宫季的笑从病态转变成了疯狂,祁阳问自己为什么要告诉他呢?还真是迟钝呢,不过在他的眼里只有容齐而已,对于自己对他的爱慕与其说是迟钝不如说是视而不见吧,想到这里南宫季想摧毁容齐的心越发的强烈了起来——他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自欺欺人嘛?不,他没有,他只是相信着容齐而已。
  “知道容家为什么会突然间寻容齐回容家嘛?那是因为暖暖非容齐不嫁,而对于这种有利无弊的事容家自然也是乐意。而暖暖又为什么非容齐不嫁呢?那是因为我也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来招惹我,我也不会找人去调查容齐这样他的身世也不会曝光,要不是为了让他离开你,我也不会故意引诱暖暖爱上他不折手段也要暖暖嫁给他,所以说,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不知道要那么厌恶容家的他回去他内心是什么感受呢?如果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才会这样他又会做何想?会不会觉得如果从来没有认识你会更好呢?”似乎是觉得上面的话对祁阳起不了什么作用,南宫季后面的话更是阴柔了起来,只要祁阳对容齐的心里有了这道隔阂他们之间也就到此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南宫季,够了。我们是朋友,再这样开玩笑我真生气了。”祁阳佯装淡定的说,只是心里的不安却不停的扩大着。
  “朋友,没错,你是朋友,一个让我想压在床上狠狠爱的朋友。”听到朋友这两个字,南宫季的话音突然变得邪肆了起来——有多少次他把别人当做是他狠狠的爱过呢?可惜他们终究不是他。
  “你……”,虽然他们相识不久,但是他一直以为他们是很要好的朋友,祁阳从来没想过南宫季会对他有这种想法。
  “算算时间容齐也差不多快到宿舍了,我就不打扰你们‘恩爱’了,对了,他要是真不要你了,欢迎你投入我的怀抱,我会好好疼爱你的。喔,还有,生日快乐,希望我的这份大礼你会喜欢。”挂断电话,南宫季伸手搂过床边祁阳的‘替代品’,开始了疼爱祁阳的事先演习——他仿佛看到了祁阳投入自己怀抱的那一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