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混乱之剑[全息] 作者:翔于野

字体:[ ]

 
文案
是谁说的退役以后就要去当保安做苦逼学习洗剪吹卖苦力?
李阳表示:我不服!
意外进入全息游戏,发挥自身优势,高举金手指,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升级打boss当上大神,成为全服偶像,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不过……
为什么没有白富美,只有高富帅?
为什么梦中的场景会在游戏里出现?
姓张的作为自己的好友,不应该是自己最坚实的后盾么?!
但是,这个发展好像不怎么对啊(╯' - ')╯︵ ┻━┻
 
“张野你这混蛋居然也欺骗我!”
“我这不是为了你吗?”
 
排雷:
①1V1,强强,遣渊X哀阳(李阳X张野),主攻。
②有【异能】出没,现实网游双方面并行设定,现实中会占据二成到三成的比率,杂乱到作者都看不下去,谨慎入坑
③背景完全架空,发生在另一个星球,科技国度星球体积和现实不同。
④可能有剑三、魔兽、激战、天下、热血江湖、传奇、LOL、星际、暗黑等等内部剧情梗出没,向伟大的游戏设计师们致敬。
 
内容标签:强强 科幻 游戏网游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遣渊,哀阳,李阳,张野 ┃ 配角:丁香,丁玲,张志,龙陨,第一实业,龙城生物,各色大小BOSS们 ┃ 其它:全息网游,架空,
==================
 
  ☆、第1章 梦与现实
 
  夜很静,空旷的村子里漆黑一片,唯有偶尔惊现的几声犬吠还在证实着这个村子的生气。
  “我这是在哪?”李阳感受到周围的一切,他本来在家睡得好好地,怎么忽然跑到这里来了?可还没等李阳彻底清醒,他就感觉到自己正在不由自主的一点点向着村子中唯一的亮光方向飘去。
  是的,飘。李阳感觉不到他在走动,甚至感受不到五年来锻炼出的无比熟悉的身体。他仿佛只是一个意识,一个能看得到,听得见的意识。
  真正的进到了村子里面,李阳才发现这里的落魄——四面的房子都是用黄泥堆砌成的,屋顶则是蓬松的稻草。每一栋房子的四周用发黄的竹子裁成一段段,做成了大约半人高的篱笆。而在某些黄泥砌成的房子边上还用泥砌着一些猪圈或是狗窝之类的东西,简直就是一幅偏远山村的模样--李阳还记得自己两年前有一次去山里执行任务,所寄住的那个山村就是这幅摸样。
  李阳在这没有一丝人影的街道上走着,看着四周的事物,很确定自己没有来到过这里,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偏偏有一种陌生的熟悉感。这种矛盾的集合,让李阳不由自主的分析起来。
  李阳家虽然算不上龙国的一线城市,但怎么说也是一个繁华的省会。想要把自己这样一个将近一百公斤的壮汉从自己的家里搬到这里,且不说搬运过程中自己五年间练就的极度敏感的神经会不会被触动,单单是从时间上来说也不太对劲啊。
  但就是这种浑身上下充斥着的那种无法自控的感觉,让李阳瞬间反应过来,他又是在做梦了。
  该死的梦境!李阳不由得暗骂着,也明白了他这是在哪里了。
  李阳有一个秘密,从小到大,李阳一直被自己的梦境困扰着——在梦里,他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生活在十分落后的山村之中的孤儿。
  这个梦境李阳从小到大一直都会梦到,而且梦境中的一切甚至会随着李阳年龄的增长而变化——李阳清清楚楚的记得,梦境中的孩子在十一岁的时候靠着陷阱和机巧杀死了一只老虎,甚至在十四岁的时候徒手杀死了一只狼。而这两个时间段和自己的年龄都刚刚好差四年。梦境中的他十一岁的时候自己十五岁,而梦境中杀死一只狼的时候,李阳刚刚好入伍一年。
  李阳一点点的“感受”着梦境中的人由一个懵懂孩提成长为一个出色的猎户。以前他成为梦中的那个孩子频率并不是很高,记得第一次做这种梦是在十岁的时候,梦中的自己也刚好六岁,开始正式入山打猎、养活自己了。
  在那之后,李阳就一直持续这个梦,频率大概是每月一次,最短的时候也过了一周有余。当然也许并不仅仅是如此,有的时候,当李阳忽然惊醒时,脑海中也会有一些关于这个梦的碎片。只能说,李阳能够完全记住梦境的频率是一月一次罢了。
  李阳也咨询过心理医生,部队中的心理咨询师都有着十分严格的保密性,李阳也不怕这一切传出去后别人把他当成怪物。那个心理医生当时说了很多,总结下来只有一个意思:每个人心理或多或少的有一些缺憾,有的时候,这些缺憾就会顺着梦境表达出来。李阳这种梦境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甚至还会一定程度上减缓李阳的心理压力。
  连医生都这么说,李阳也没太在乎这件事情,就权当是在梦中看电影了,反正也影响不到自己的生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他从军队中被开除,做梦的频率直线上升,而且越来越清晰。尤其是最近几天,他简直是白天在这个世界,晚上就穿越到梦中继续生活了。昨天晚上的梦更是激烈,他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跑去和一头黑熊斗智斗勇,还真的将那头黑熊杀死了。
  不过今天的梦似乎有点不同,李阳每一次做梦的时候,梦里的景象都是白天,这还是第一次梦到在夜半时分——这也是为什么李阳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的缘故,白天的村子是很热闹的,让人会不由自主的忽略了周围的环境。
  其次,也是最让李阳困惑的一点,他平时每一次做梦的时候都成了梦中的那个比他小四岁的男孩,视觉、思考都是在那具身体中完成的,如果用心感受还能感受到孩子那充满力量的身体的存在。然而这次,虽然也是同样的地点,李阳却仿佛一抹飘荡的幽魂,只剩下了意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阳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变飘到了村子唯一的亮光那里。
  “小渊,你确定了么?虽然我不在乎村子里这最后一点龙之血,但是龙血刻印所需要承受的痛苦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村子历史上曾经有过不下百次的使用龙血的记录,可成功的记录却等于零啊。”这是一个苍老的声音,声音中充满了无奈与劝说的意味。
  苍老的声音刚落,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便斩钉截铁的回答道:“村长,我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我既已通过了最后的一个考验,自然要试一试。毕竟,明天天明之际,就是完整的我出现在这个世界之时。”
  这个声音是那么的熟悉,以至于李阳马上反应过来——这不是梦中自己的声音么?而梦中的他名字中也有一个“渊”字——遣渊,一个根本不像是名字的名字,代表着李阳梦中的身份。
  苍老的声音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没有说话。屋子里随即寂静了一阵子,之后,屋子里忽然传来了低沉的喘声,声音中昭示着声音主人所遭受的痛苦。
  李阳已经到了屋子的门边上,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一老一少两个人影,那少年正□□着上半身,趴在原木制成的桌子上。桌子上还摆放着一些盆盆罐罐,苍老的身影李阳也认识,正是自己经常在梦中看到的村长。孩子八岁之前,一直寄住在村长家,直到八岁才自己堆砌了个房子开始独立生活。而那□□着上半身的少年,李阳再熟悉不过了,那个人就是梦中的自己。
  村长左手拿着纹刀,正在一点点的向着□□的上身纹刻着什么。而那一声声如同野兽的呜咽,也正是从遣渊的喉管传出来的。终于,村长把背后的东西全部纹刻完成了,示意孩子翻身过来。而此时李阳也好奇的张望着,李阳经常梦到孩子,可是还从来不知道孩子到底是什么样子。
  可是就在和遣渊双目相交的一瞬间,李阳忽然头痛欲裂,昏了过去。
  “呼哈,呼哈,哈……”猛地一挺腰,李阳瞬间从床上弹起,细密的汗珠密布在李阳白皙的肌肤上。李阳摸了摸额头,甩下去一把汗,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自己的梦醒了。
  桌子上的手机忽然传来了响声,还没来得及穿衣服,李阳便从床上蹦了下来,直扑到桌子边,接起了电话。而那边的人也正如李阳所料,是其挚交好友,在部队中同生共死的兄弟,张野。
  “我说阳子,你怎么回事,我都打了三遍了才接电话。”粗狂的声音顺着听筒蔓延过来,里面浓浓的关心让李阳心中一暖,梦境中一切也被冲淡了许多。
  “不知道,可能是好久没有这么安定,睡得太死了。”李阳拿着手机,重新回到了床边躺了下来,狠狠的深吸了几口气,李阳才敢开口问道。“怎么样,阿野,我的处分——”
  听着好友颤抖的声音,张野不由得沉默了。良久,他才艰难的开口说道:“阳子,对不起……”
  “没事,阿野,这不怪你。”虽然早知道结果,但是当最终的结果出来的时候,李阳还是控制不住情绪,声音中多了一些哽咽,“我只是没想到,国家居然会因为那个渣宰,还有一句话就——即便他是龙城的城主也不能——”
  “阳子,别想这么多了,啊,你看退役了多好,睡觉睡到自然醒,”张野的声音中也凭添了一些艰难,“这不正好,那个跨世纪的游戏出来了么。你的补偿足够你好吃好喝一阵子了,先什么都别想,去游戏里散散心,你不是也一直都盼着这个游戏的发布吗?今天早上九点,《法德里安》就要开服了”
  说到这个,李阳不由得沉默了一下,随后摇摇头回话道:“阿野,你也知道我是因为谁被处分的。如果仅仅是那个渣宰的家人还没有那么大的力量,能让我被处分的也只有龙城的那位了。你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还能心平气和的对待龙城吗。”
  “可是阳子,你知道那个游戏是用什么改造的么?”张野还是不死心,声音中多了丝慌张,继续撺掇道,“还记得咱们贪狼用的那个实战训练系统么?就是你最喜欢的那个‘贪狼’……”
  “那可是军事机密啊,即便是我们贪狼淘汰了也该给二线的部队用,怎么可能被龙城拿去?”
  “没办法,人家有钱呗。不过说回来,你要是想要真正的拒绝掉龙城的东西还真不容易。”张野听着李阳骤然变得兴奋的话就知道这事能成了,后半句甚至充斥着对李阳的调侃。
  李阳不由得一滞,讪讪的跳过了这个话题。身在龙国,想要不用龙城的东西,还真是好比痴人说梦。
  两兄弟互相调侃了一阵,张野电话那边忽然想起了集合哨,张野赶忙说道:“先不聊了,兄弟,看开点。对了,阿姨喊你明天回家一趟,记得自己和她联系。我明天也请个假,出去看你一下,就在阿姨那里见吧。”还没李阳回话,张野就撂下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面的嘟嘟声,李阳无力的扔下了电话,脸上强撑的笑颜也渐渐的淡了下去。再怎么说,不得不离开呆了这么多年的地方,还是以这种方式,总让李阳有些不快。
  不过生活还是要过,既然母亲叫自己回去,李阳自然听令。□□着身体走到浴室,任凭着冰冷的水流冲刷着身体,李阳忽然想起梦醒之前和遣渊对视的那一瞬,虽然只有刹那,但仍有无数梦境的碎片填充了自己的脑海。
  “测试……昨天我在梦中猎杀黑熊的时候,好像就是测试的一部分……具体是什么来着,怎么记不清了……”
  晃了晃脑袋,反正家里也没什么人,李阳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房间,从一直没动过的瓦楞纸箱中翻出了张野带给他的头盔。《法德里安》的头盔就如同一个普通的安全帽一样,甚至要比那还薄一点,外面也没有各式各样的外接线什么的。
  “唔,貌似比贪狼实战训练系统的头盔漂亮了点,也没有那么多电源线乱七八糟的……”
  箱子里除了头盔之外就没什么了,李阳翻了半天,才在瓦楞纸箱上看到一句话——从笔迹来看,应该是张野写上去的。
  『头盔的用法你都清楚,本身头盔自带浏览器,游戏内容简介什么的提前一个小时戴头盔慢慢看。头盔内置生物质能电池,无线卫星城域网覆盖,不用四处找接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