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半夏伏冬 作者:淮沙

字体:[ ]

 
文案:
涂半夏和莫黼冬的故事,前者为人师表终是甘愿沉沦,后者海棠无香终是大逆不道。人的一生,总是在寻寻觅觅和被寻寻觅觅中蹉跎,为什么就不能在刚刚好的时间里转身回首,放自己一条生路,给来人一个怀抱呢?
师生年下!温馨文!日更。
忠犬腹黑VS温润淡定
副CP:
万俟暄是绯闻不断的情歌小天王,他的经纪人不得已高调辞职隐居到异国他乡,一年后……
廖文清和乔晟两地分隔,一别经年,快毕业的时候,他们见面了,两人身边都有了其他人……
 
内容标签:年下 强强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涂半夏、莫黼冬 ┃ 配角:林君复(林嘉树)、秦弦等 ┃ 其它:
 
  ☆、第一章
 
  苑和高中,在Y市向来地位超然,在Y省也是久居前三,甚至曾经一度稳坐第一。但凡就读于苑和的学生,皆是过关斩将考进来的,就是不多的用金钱开路的学生,他们的成绩也不会比同市的其他高中的录取分数低,更何况是那些县份上的高中,这是苑和的规矩,无人可以违背,这是苑和的风骨,无人可以压折。其间种种,再加上据传苑和的校长很有背景,造就了属于苑和的“传说”。
  苑和是很适合读书的,尚学、傲骨却从不古板,苑和走出去的学生,团结,自信,这几乎成为一种传统,一种强大的传统。清晨七点,学生们陆续开始到教室开始晨读,花费了些力气才考进来苑和,心中早就有着一所中意的大学或者一个远大的梦想,因此,苑和的学生们读书大多很自主。
  高一十八班在弘毅楼六楼,最顶层。虽然刚刚被持续半个月的军训锻炼过体魄,但是大家还是纷纷“苦不堪言”,教室在六楼就意味着要比在一楼的同学早起床、早出门,不然一旦迟到被执勤的“逮到”,少不了全校通报批评,那个时候就里子面子都没了,再者,到底是新生,还未养成堪比城墙厚度的脸皮,所以大家都时刻注意着时间,谨防迟到。
  7点12分,罗四维风风火火的跑进十八班教室,刚坐下就发现身后的人没跟进来,就赶紧放下书包又到门口观望,终于,7点14分的时候,那个家伙不紧不慢的到了楼梯口,7点15分,刚好进教室门。罗四维瞪着眼戳了戳那个男生,加大声音说道,“黼冬,你怎么掐时间掐得那么准?简直了,以后大家都和你混好了!”
  莫黼冬瞥了他一眼,不紧不慢的说道,“我不喜欢读书,你们和我不一样!”声音不大,自然就淹没在了同学们晨读的“噪音”中,罗四维本来还想问他说了什么,刚抬头就看到门口有检查的老师路过,立刻找出一本书装模做样的读了起来,等老师过去了,又赶紧把语文课本拿出来,翻开第一课摆好,然后戳了戳在神游的同桌的手臂,继续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莫黼冬不想重复那句话,就摇了摇头,低头看书,表示不想理他。
  罗四维见同桌加舍友这个样子就有些“垂头丧气”,他们是上下床,报道的时候刚好遇到了,关系就亲近一些,后来军训中也经常一起去饭堂吃饭,一起去打球,提热水,所以选座位的时候就成了同桌,但是他也得以知晓,莫黼冬不喜欢说废话,他一般都是一针见血,入木三分,半个多月以来,罗四维觉得自己心理承受能力好了不少,脸皮也厚了很多。现在莫黼冬不愿理他,他也就自己看书去了。
  莫黼冬见同桌专心看语文课本去了,也就没了低头看书的必要,他偏头看着窗子外边的景色。苑和占地面积较大,新校区的楼全部都是单排敞室,坐在里边都可以看到左右两边很远的地方,视野极好,尤其是六楼。现在是九月初,是一年里最好的季节的开头,天空永远那么蓝,晨光慢慢的洒在一排排建筑上,行政楼顶尖上的信号接收器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玉河上的蓝桥上偶尔会有人路过,顺着小路来往于新旧两个校区间,打扫卫生的保洁阿姨们不混不忙的清理着路边竹篓里的垃圾,园丁们用塑胶水管站在路边给花树浇水,水柱喷得远远的,水杉在水流冲击下一摇一摇的,苑和有很多的水杉、雪杉,松柏,行政楼静园那边的雪杉更是足够几人合抱,年轮可想而知。抬眼一看天际,一飞机飞过后的云浪像一条长长的古装拖尾,翻出略白的颜色,在蔚蓝的天幕里显得更加飘逸。莫黼冬看着云浪渐渐消失,最后变成蔚蓝色,了无痕迹。
  这时,晨读休息铃声响了,有10分钟的休息时间,之后会开始高中生涯第一节课。教室里恢复安静,需要走动、出门的同学都收敛着动作,静静的进出。交流的同学也自觉压低了声音,尽力不影响别人。虽然是下课时间,但是,苑和的学生在以前都是成绩优异的人,来到这里见到这么多优秀的同学,斗志迸发,在课间抓紧时间预习一下,毕竟接下来是数学课,很重要的课。
  莫黼冬见周围的同学,包括罗四维也在看数学课本,他随手翻出数学必修一的课本,打开目录扫了一眼又合上了。他不喜欢读书,不是学不会,而是不喜欢,他来苑和,中考分数并没有到录取线,属于择校生。读书于他,到现在,并没有多少吸引力了,临到最后再用点心,随便考一下,再随便换一个地方继续消磨,就是这样子了,除非他有了新的兴趣。
  10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了,铃声再次响起的时候,门口刚好走进来一个穿白衬衫、黑裤子,带黑色半细框眼镜的男子,很年轻。
  “上课!”
  “起立!”
  群体起立弯腰鞠躬,“老师好!”
  讲台上的老师也鞠躬还礼,“同学们好,请坐!”
  稀稀拉拉的拖拉座椅的声音顿时响起,片刻后又归于沉寂。
  讲台上的老师很满意的看着台下的学生,噙着笑说道,“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数学老师”,说完转身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下“涂半夏”三个字,字迹潇洒,声音清润,俊逸温柔,立刻就赢得了同学们的好感,有的还轻声讨论了起来。讲台上的人也不管台下的议论,依旧噙着笑,继续说道,“虽然我有点年轻,但是我有信心教好你们,我也算是你们的学长了,当然,在座的同学,三年后或许还会再次成为我的学弟学妹,到时候,我请客!”不知是谁带头,台下响起了掌声。
  等掌声停了之后,台上的人又继续说道,“刚才忘了说了,我除了是你们的数学老师,还是你们的班主任,很抱歉现在才和大家见面!”说完也不管台下的惊呼,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两排数字。“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和□□号,你们有事情可以随时联系我!不论是学习上的还是生活上的,都可以,当然,如果你失恋了找我安慰你,那你要考虑清楚,毕竟学校不允许大家早恋啊!”
  这时台下几个胆大活跃的男生适时大声问道,“老师,那你对早恋有什么看法?”
  全班立刻静下来等着老师的答案,却看到台上的人笑的更温柔了,没有说话,一个眼神扫向刚才问话的男生,“你觉得呢?”似笑非笑的表情,大家“哦”了一声,没人再问了。莫黼冬刚才瞥见了他刚才的那个眼神,心中不知为何一颤,等他想要再看的时候,老师已经让大家打开数学必修一课本,要开始讲课了。
  莫黼冬意兴阑珊的跟着打开课本,有一句没一句的听老师讲课,不一会儿就心思全无,随意一看,周围都是聚精会神听课的同学,似乎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兴趣寥寥,索性埋头趴在桌子上闭目神游太虚。他以前就是这样,从不逃课但也很少听课,老师们习以为常不管他,他也乐得清静!
  由于是第一节课,涂半夏也没打算讲多少东西,都是高中数学集合部分最简单的内容,引导着学生自己思考、理解并举出实例,一堂课就差不多了,还剩五分钟的时候他停止了讲课,布置了几道课后题目当作业,然后拿出名单准备互相认识一下。
  “我叫到名字的同学举一下手,我们还是要互相认识一下的,对吧!”说完他就开始按照名单念名字,念一个记一个。不多时就念到最后一个名字:“莫黼冬”,但是没人答到也无人举手,他再念了一遍“莫黼冬!”
  罗四维见同桌还在趴着没反应,立刻戳了戳他,小声说道“点名!点名!”
  “莫黼冬!”
  “到!”
  “你的名字真难写!你不舒服吗?还是军训太累了?或者我讲课太无聊?”涂半夏在心底感叹,以前就有老师不会念学生名字的事情发生,还好自己读过《蒋廷黻回忆录》,不然多半也念不出来,倒是这个学生,第一次上课就趴着不听课,有问题。
  莫黼冬听见老师一连三问,明明是一样温和的声音,他却觉得其实更甚,不禁心口不一的说道“胃有些不舒服,下次不会了!”他不敢去看老师的眼睛,害怕被揭穿,但心底另一个念头同时也在肆意叫嚣——老师都一样,迟早会被揭穿,一样会被漠视。他压下了那个念头,眼光时不时的注视着讲台上老师的表情。
  涂半夏听见莫黼冬这么回答,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走下讲台轻声问道“是不是昨晚受凉了?这久比不得夏天,换季睡觉不注意就会这样。”
  “也不是太难受!”
  “你们还小,要注意,走吧,跟我去休息室!”
  这时刚好铃声响了,涂半夏一边向前走一边转身对大家说道“同学们自己下课休息吧,晚上睡觉要注意盖好被子,吃东西不要贪凉!”
  莫黼冬说不出拒绝的话,就站起身来略微“病弱”的跟在老师身后出了教室门。
  走廊上同时也从各班教室里出来了些“放风”的学生,全都站在走廊围栏边聊天、远望。涂半夏放慢脚步,莫黼冬一下就追上他,两人穿过走廊人群并排向几间教室之外的教师休息室走去。
  涂半夏大概人缘不错,老师们也很和善,一进休息室就有老师问他“涂老师,感觉怎么样?”
  涂半夏笑笑,说道:“学生们都很好!”
  “那你运气还不错,苑和大部分学生都很好,但每一届都有几个特别调皮捣蛋的,你没遇到真是太好了!”说完就出去接电话了。
  “嗯嗯,运气不错!”说完就对身旁的莫黼冬说道,“你坐一下,我给你泡点水喝,暖一暖胃会舒服点,如果还是没有效果,就要去看医生了!”
  “嗯,谢谢老师!”
  “没关系!”涂半夏说完就去他的柜子里拿出两罐东西,又拿了一个瓷的敞口杯,去饮水机那里接了一点热水暖了暖杯子,又接了半杯多的水放到桌子上,从其中一个罐子里夹了些茶放进去。
  “这是桂花茶,暖胃的,你端过去泡一会儿就可以喝了,可以重复泡三次,如果有效果,三次后就来这里换新的。”说完就把被子递到莫黼冬手上,莫黼冬稳稳的接到了手上。
  这时外出接电话的老师也进来了,人过中年的女老师,见到他俩的动作,就关心的问道,“怎么了?不舒服?”
  涂半夏一边把罐子收起来,一边说道,“暖一下胃!”然后又对莫黼冬说道,“你先回去吧,小心烫手,慢慢走!”
  莫黼冬说了“谢谢老师”就慢慢的离开的休息室,耳边还能隐隐听到老师和那个女老师说着这个季节要怎样保养的事情。
  手上端着一杯温度不低的水,莫黼冬走的小心翼翼,走廊上的同学见他端着冒热气的水杯,也下意识的让了让。回到座位后,罗四维见到杯子,立刻惊奇的说道,“老班给你泡的?”
  莫黼冬突然心情很好,勾着嘴角回道“嗯!”
  罗四维一听立刻拔高声音说道:“天呐,老班真的很温柔啊!”
  前边一排的两个女生听见也转过身来点头表示同意,扎着马尾的女生的说道,“绝世好男人啊!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我姐还没出嫁呢!”
  她的话一出口,她的同桌就用手上的语文课本敲着椅背说道,“英俊温柔,名校出身,你觉得老班会没有女朋友吗?也许人家已经结婚了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