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就等你上线了 作者:羲和清零(下)

字体:[ ]

 
 
 
第070章 网球比赛
    对方的问题差点让何晋整个人扑进泥地了,同房什么的……拥抱和亲吻都不行,更别说同房啦!而且做隐藏夫妻任务的灵犀指数都足够了,殇火干嘛还这么执着同房!(=皿=)
    在得到何晋否定的回答后,殇火悻悻地转身走了,何晋背对着他蹲在地上扒土,心里也是一阵的失落。
    其实,何晋也挺好奇,游戏里的“同房”到底是什么样的,两人真要在一个房间里做那种事?……不、不至于这么没节操吧!(=////=)
    算了,不管是怎么样,都跟他无关了……
    当晚系统公告栏滚动的“家园系统”再一次让玩家们产生了八卦与讨论,经过了解后,不少夫妻情侣也纷纷效仿建房,虽然还不知道具体好处,但大部分人坚信走在前头必有好处,然而,对于许多普通玩家来说,买地建房的价格还是太过昂贵,所以开启家园系统的人仍在少数。
    之后几日游戏升级打补丁,据说这一周内官方收集到了不少玩家的bug反馈,其中最多的就是全息间暂时离线和上厕所的问题,这次升级后,玩家即使摘掉头盔,游戏中的角色也不会突然消失,而是会维持失魂状态十分钟,如果十分钟内玩家再次上线,就能继续之前的一切活动。
    然而这个修正有利也有弊,因为这之后,即使正常下线的玩家也要经历十分钟的待机状态,这让不少人开始担心自己在野外随意下线后会否遭遇不测。升级后,大家只能再跑回城区、或者选择在隐蔽处下线。
    但这对殇火和阿晋却没什么大问题,他们有自己的家,自从开启家园系统后,他们的冥想操作里就多了一项“一念回家”的功能,回家后外人就伤害不到他们了。
    然而,尽管在游戏里被各方欣羡,何晋却感觉自己玩着没有以前那么快乐了。
    也不知道殇火是在赌气,还是在刻意地跟何晋保持距离,最近他们的交流特别少,有好几次何晋上线,殇火都不在,他现在反而和篱落玩得更多一点。
    为此,两人的夫妻任务也停滞不前,何晋变不成雪貂,只能在家里种种地,做做饭,吹吹笛子,这段时间的生活和吹笛技能倒是提升了许多,但是他很寂寞,这和他想要的状态完全不一样……
    他和殇火现在既不像夫妻,又不像是朋友,倒像是两个熟悉的陌生人。
    有天晚上下线后,何晋破天荒地主动给殇火发了一句“晚安”,但殇火也没有回复。
    何晋的心冰凉凉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睡不好吃不香,成天失魂落魄的,连侯东彦都发现他不对劲。
    这日一起在食堂吃饭,侯东彦突然问:“晋哥你最近咋了,和大神吵架了?怎么跟失恋了一样?”
    何晋:“……”
    何晋愣住了,失恋?他看起来像是失恋了吗?
    其实用不着确认,何晋内心也认可了侯东彦的“形容”,他慌乱地想,难道自己是无意识地在和殇火谈恋爱吗?
    是啊,当年和佟萱分手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大的心理落差,只是看佟萱哭着叫着把他数落得一无是处时,他心里觉得很自责,可那之后,他并没有想去挽回这段关系,反而还觉得如释重负,觉得佟萱说得对,他们不适合。
    但这一次不同,何晋一直在后悔自己对殇火说了那样的话……难过他现在对自己不冷不热的态度,也有一点点拉不下面子的气。
    含糊地找借口敷衍了侯东彦,何晋又听他问:“最近怎么也不见秦炀了,他前段时间不经常拉你出去跑步么?”
    何晋:“他下周有比赛,每天要练球。”
    侯东彦:“哦,啥时候的比赛?”
    何晋:“好像是下周六吧。”
    侯东彦:“我还没见过他打球呢,到时候去看看,你去吗?”
    何晋用调羹拨着调羹里的饭粒,轻轻地“嗯”了一声,他有点不确定,最近秦炀对他的态度也有一点冷漠,不知道是不是在忙的关系,若在以前,他一定会热情地邀请自己去看,但这一次,他只在何晋主动问起时提了这件事,其它什么都没说。
    ……这两个人真像。
    何晋脑中突然窜起一个念头——如果秦炀就是殇火,他们是同一个人,自己会选择放任自己的感情么?何晋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因为他心里竟然有一股强烈的意愿回答说,会。
    他想和秦炀谈恋爱……
    不顾一切,不计后果,就这么放纵一次……
    也许结局注定是分手,两个男人,再怎么放纵也不能在一起玩一辈子,到最后他们肯定会各自结婚,但他的喜欢是真切的,他想试一试……
    可这只是个假设,秦炀和殇火毕竟是两个人,何晋舍不得游戏里的殇火,现实中的秦炀也不一定会喜欢他,对方只是个比较热心的学弟而已。
    何晋沮丧地吃了口已经凉透的米饭,味同嚼蜡。
    周六的网球比赛是地区友谊赛,华大对隔壁的烟大,主场在华大,秦炀是代表华大出场的单打二号选手,排在全赛第三场、单打第一场。
    因为当日没课,距离期末也还有三周的时间,很多学生都去看了,何晋和侯东彦到的时候,发现观赛区几乎座无虚席,一反平日的清冷宁静!
    佟萱居然也来了,还是她眼尖地先看见了何晋,远远地朝他们招手,大声叫他的名字:“何晋!”
    和佟萱在一起的是学生会的那群女生,包括郭友菱,她们占据了看台前方比较好的位置,刚好还有两个空位,便招呼何晋他们过去坐。
    好不容易挪到那里,何晋和侯东彦刚要落座,两校的队员就出来了,现场顿时一片欢腾,尤其是身穿蓝色队服的秦炀转头看向看台区的瞬间,男生的口哨声,女生的尖叫声,简直震耳欲聋!
    何晋目不转睛地望着秦炀,头一次见识到他的受欢迎程度……
    感觉到秦炀的视线扫往自己这个方向,何晋心中莫名一紧,可他转念一想,自己处在人山人海的看台,秦炀哪有这么好的眼力在人群中看见他,可就在这时,秦炀突然面朝着他顿住了视线!
    身边不少人开始频频朝何晋的方向侧目,猜校草在看谁,何晋心如鸣鼓,一低头,坐了下来。
    ……这么多人,应该不会是在看自己吧?
    可是那一瞬间,何晋竟有种被对方“锁定”的感觉……
    鸵鸟似的躲了一会儿,何晋再抬头时,见秦炀已经扭回头去了。
 
 
 
第071章 手臂受伤
    边上的女生在为秦炀刚刚那个视线相互逗乐取笑,郭友菱却突然探出头来看向隔了几个座位的何晋:“秦炀不会是在看何学长吧?何学长,你是因为秦炀来看球的吗?”
    众人哄笑,何晋先前听佟萱提过女生们的这段八卦,知道她们是在开玩笑,但他心里有鬼,听郭友菱这么一说,只觉得尴尬,他面无表情地反驳道:“不是,只是闲着,就过来看看。”
    女生们见他一本正经,也不笑了。
    佟萱却觉得奇怪,之前一起喝咖啡,何晋还承认他和秦炀关系好,来看朋友的比赛也没什么啊……佟萱小声问道:“以前可没见你闲着了会跑出来看球赛,怎么,还真改性子啦?”
    何晋对佟萱扯了个笑,是啊,他的生活还真改变了许多,记得开学不久的时候第一次见到秦炀,那天好像网球社也有比赛,秦炀和他的队友赶着去球场,出宿舍楼时匆忙之下撞掉了他手中的饭盒……而那时候何晋还觉得,这些活动与大三的他毫无干系,而他的生活,迷茫又困顿。
    如今,他在游戏里和殇火玩夫妻游戏,在现实中又跟秦炀学打网球,他喝了酒,熬了夜,甚至对同性动了感情……本以为他可以尽情放纵,可突如其来的变故又他不知所措。
    佟萱把开了封的薯片袋口对着何晋,何晋摆手拒绝了,侯东彦涎着脸讨,佟萱白了他一眼,隔着何晋把薯片递过去。
    两校的球员在球场上握了手,比赛正式开始,前面两场双打,第一场就有郭友菱的男朋友赵熙柏,身边的女生呐喊助威,无忧虑的欢乐气氛感染着何晋,也跟着喊起了“加油”。
    烟大的网球社没有华大出名,但对方今年也招了几个出挑的新球员,而且华大这边的社长蒋白涧有意让大一的新社员练手,所以这比赛并不是压制性的一边倒,还算有看头。
    第一场赵熙柏带一个大一男生打双打,六比四拿下了第一场的胜局,第二场华大派出的是两个新人,对上烟大的老将,实力不敌,但发挥不错,虽然惜败,但得分的几个球都打得比较精彩。
    双打一胜一败后,接下来便是单打,秦炀第一个出场,场内再度沸腾起来,连对校来的拉拉队女生都捧着脸直盯着他看,惹得华大的女生们一阵嬉笑。
    秦炀刚去做了热身,这一次上场后,他没看观众席,而是专注地看向他的对手。
    “章宵!”郭友菱第一时间叫出对方的对方的名字,并为大家科普道:“他是烟大网球社的社长,今年大三了……”
    另一女生道:“他们可真够劲儿的,居然派队长来打秦炀!”
    何晋不解:“怎么了?他很厉害么?”
    他看向网栏对面叫章宵的那人,没秦炀高,一米八不到的个儿,人也不壮实,长得还挺清秀,但章宵一出场后,对校的女生们立刻回了神,舞着彩球齐声叫他的名字。
    郭友菱道:“我听赵熙柏说他是烟大唯一一个有实力跟咱们王牌较劲儿的对手,好像速度很快……哦对了,秦炀就是咱们华大的王牌!”
    不像动画里放的,打球之前两边王牌对手还相互喊个垃圾话,这厢他们还谈着,那厢裁判一挥旗,比赛就开始了。
    开球的是秦炀,他一个跃身发球,随球上网,电光火石间就把章宵打回来的球扣了回去!
    裁判:“15:0!”
    场上静了两秒,突然爆出一阵尖叫,何晋听见他身后一哥们叫道:“上网击杀!精彩!”秦炀这是先发制人啊,章宵快,他比对方更快。
    球员不等观众吆喝完,各自归位,开始第二球,同样的招数,这一次章宵没中招,但秦炀也没放过他,退到底线打了个削球,继续得分!
    两个球得手,场上的气氛瞬间被推到了顶点。
    赵熙柏拎着一袋子饮料上来找女朋友,一边看着场内的轰动,一边摇头笑道:“咱们的风头都被他一个人盖了!”
    女生们接了赵熙柏递过来的饮料,其中一人道:“你也干得漂亮,给你点个赞。”
    赵熙柏见没位置,直接蹲在身边,苦着脸道:“一个赞不够用啊。”
    郭友菱道:“那我们挨个给你点一个。”
    赵熙柏:“再多的赞都比不过人家长得帅!”
    众人哈哈大笑,郭友菱道:“其实蒋社长的风头也很足啊,他今天会上场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