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LOL]逐光 作者:泠司

字体:[ ]

 
文案
架空LOL电竞职业圈设定
 
过气老牌ADC和因伤沉沦中单的重返王者之路
即使身处黑暗,也不该停止追逐光明
 
顾霖均X祁瑞 1V1 HE
 
谢绝一切三次元相关讨论哦?
内容标签:游戏网游 竞技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霖均,祁瑞 ┃ 配角:杨卓希,高晓阳 ┃ 其它:电竞
 
======================================================================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作品风格:正剧
所属系列:脑洞系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320448字
第1章 01
01
 
PND俱乐部派来接机的人到的时候,祁瑞的那班飞机正抵达。
在接机口等了好一会儿,何鹄目不转睛地盯着来往的人群,生怕漏掉了哪怕一个。毕竟这可是个大人物,万一丢了天知道上哪找去。而在他身边的PND现任上单高晓阳则是相当老神在在,两手□□裤兜,一副不问世事的高人模样。
等到祁瑞真的出现时,人群之中何鹄一眼就认出了他。祁瑞个子挺高,戴着顶帽子,围巾遮住半张脸,穿了件看起来质地相当不错的灰色大衣,相较一同走出接机口稀稀拉拉的人群可以称得上是相当显眼。
迎上去的何鹄简短地介绍了一番自己。
“PND战队领队,何鹄。”显然他不知道对方先前提过的“中文不好”到底不好到什么程度,生怕自己用了什么太过复杂的词汇导致他们的初次交流失败。“很高兴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们将要一同工作生活。”
“Sariel,好久不见。”一直站在何鹄身旁默不作声的另一个人终于出了声。“欢迎来到PND。”
祁瑞认出了高晓阳。只是这一次,他们不再是在ALL STAR的舞台上,代表着各自的赛区,而是隶属于同一支战队的队友了。
“你好。”毕竟还需要偶尔和父母联系,祁瑞的中文从口语上来说其实并不差,只是语调上有几分生硬。“Devin,好久不见。”
高晓阳和祁瑞之间交换了一个拥抱算是叙旧。看出了机场不是一个深入交谈的好地方,何鹄带着他们来到停车场。俱乐部专程派了车来接送,何鹄坐上了副驾驶席,把后面一排留给了可能有话要说的年轻人们。
高晓阳替祁瑞拉开车门,祁瑞看了他一眼低声道谢。
“好了,你可以把围巾什么的摘下来了。”高晓阳坐进来后关上车门。“车上开了暖气。”
摘掉围巾后的祁瑞整个人放松下来似的向后一仰,靠着柔软的座椅闭上眼睛,柔软的头发贴着额头,让他比实际年龄看起来更加年轻。
“到基地是先吃晚饭再睡,还是给你留着。”对上祁瑞偏过头示意他再说一遍的疑惑眼神,高晓阳又重复了一遍问题,祁瑞这才明白过来对方是个什么意思。
“我……不饿。”祁瑞皱了下眉,显然是在纠正自己不要下意识用另一种语言来回答问题。“飞机餐,我吃过了。”
高晓阳对此相当理解。祁瑞在美国生活了十几年,作为北美知名选手代表北美战队出战过S系决赛,现在来到LPL赛区,肯定会有诸多不习惯之处。
经历了长时间高空飞行的祁瑞回答完高晓阳的问题后就开始打瞌睡,但是从他的面部表情上来看,在车上睡得也并不比飞机上要舒服多少。高晓阳出于人道主义,还是脱下了外套搭在对方身上。
祁瑞没有睁开眼,喉咙里咕哝了声今天的第二句谢谢。
 
PND的训练基地地处S市市郊某别墅区。
到达基地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但是客厅里却反常的坐满了人,其中包括平时这个点一般都鏖战在排位第一线的几位选手们。
从煮饭阿姨到选手到教练,都在翘首以待新成员的加入。一行人刚走进来,桌旁一群人就迅速转过头。
何鹄和高晓阳明显不是他们期待的。走在最后的祁瑞睡得有点迷迷糊糊的,看到这么多人也楞了一下,队里的打野Kazuki迅速跑过来给了他一个拥抱。
“……”Kazuki张了张嘴,祁瑞完全听不懂,求助似的望向一旁抱臂的高晓阳。
高晓阳头痛的把Kazuki从祁瑞身上拉下来,再向祁瑞解释听不懂夹在英语中文的韩语并不是他的错。
依次介绍了在场剩下的其他人后,何鹄站出来表示祁瑞还需要倒时差领走了人。
“都回去做你们自己的事,今后还有得是时间相处。”
签下Sariel后,俱乐部方面就在着手为他准备一切。房间是PND前任中单留下来的,在空置了一段时间后经过彻底的整理,终于迎来了新的主人。祁瑞的行李不多,大件的都早就寄了过来,剩下的堪堪塞满了一只箱子。
“被褥垫絮都是新的,空调也试过了,是好的。”何鹄给他指了浴室、卫生间和训练室的方向。“如果睡醒饿了,下楼左拐是餐厅,那里应该给你留了吃的。如果没有别的什么问题,提前说晚安。”
送走了何鹄后,祁瑞从箱子里拿了套换洗衣物去浴室简单地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反倒倦意全无。不过这并不是说基地的条件有多糟糕:床垫很软,被子散发着太阳的味道,无论哪一样都比他最初投身职业时睡过的廉价公寓要好得多。
他曾经以为十七岁的自己一个人揣着证件从加尼福尼亚跑到法兰克福,只为去和一群在网络上聊过天的家伙们打职业已经够疯狂了。
结果三年后的他干脆抛弃了在北美拥有过的一切,来到了另一个天南地北的遥远赛区。
 
当天晚上祁瑞做了个梦。
梦里是他和SN执行官最后一次交涉破裂的当晚,ADC Sean在客厅里等他。
Sean是个相当棒的白人男孩。他们过去一起生活,一起训练,一起打Rank,连直播都一起。祁瑞记得他们拿到第一笔比赛奖金时,Sean买了辆二手车,带着他和他们的队友炫耀似的穿越了半个州。
可是这些都是过去了。
“Rex”他从沙发上站起来,“你要走。”
他用的不是疑问句,祁瑞心下了然。然而或许正是祁瑞这样的态度愈发地激怒了他。
“为什么?”他的棕色眼睛因为怒火,瞳孔都收缩了。
“我的合同到期了,然后并不打算和SN续约,所以你有什么问题吗?”面对一个怒气冲天的Sean,祁瑞仍旧是冷静的。“更何况SN也不需要和我续约,你们会有新的队友,忘了我,好吗?”
“背叛者。”Sean仇恨地看着他,没有开灯的客厅里,借着黯淡的月光,祁瑞甚至能看清他鼻子上的雀斑。“Rex,你抛弃了我和Alvin,你会遭报应的。”
可祁瑞当时所做的不过是耸耸肩,侧着身子过去倒了杯水喝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直到他走到那一天,Sean都再没搭理过他一句。
 
醒的时候祁瑞看了眼钟,凌晨四点半。七个半小时,和他往常的睡眠时间差不多,可祁瑞只感到了一阵阵的头痛欲裂。
他在美国的许多东西都注销了,包括手机信用卡一系列。这提醒了他最近几天需要去重新买手机办卡。
穿好衣服后祁瑞下楼,按何鹄所说的去餐厅找吃的。
很可惜PND没有二十四小时不间断供应的咖啡机,对此他只能在心里小小地遗憾一下。
下楼以后发现餐厅的灯居然是亮着的。不过这在训练基地是常态,深更半夜总有人会肚子饿跑出来,所以祁瑞也没多吃惊。
餐厅里的人正在半封闭式厨房里煮着什么东西,察觉到身后有人时祁瑞已经满是好奇地看了许久。
“是你啊。”对方相当高,比祁瑞还要稍微高出几分。
祁瑞想起来他是谁:PND的ADC兼队长,Lin,顾霖均。一位在PND最低谷时撑起了整个战队的选手,甚至可以说他是PND的灵魂。
等他回过神来发现顾霖均正同样好奇的看着他,那张常年出现在LPL宣传海报上,颇为上镜的英俊面孔距离他看看不过十几公分。
“没睡醒吗?”顾霖均相当友好的朝他挥挥手。“还是说时差倒得不怎么顺利?”
“呃……”祁瑞倒退了一步。“我来吃……晚饭?”
他自己都不认为四点半是个很好的用餐时间。不过顾霖均倒是认可了这个理由。
“说得也是,你一来就被何鸟给领走了,晚饭都没来得及吃。”对于半夜肚子饿差点吃掉煮饭阿姨特地留给新队员的食物这件事,顾霖均一点都不羞愧。“刚好我也饿了。”
顾霖均煮了一锅面条,打了两个荷包蛋,再撕开盘子上的保鲜膜热了特意留给祁瑞两道菜。
如果高晓阳在,摸着良心评价顾霖均的手艺只能说勉强能入口,不至于食物中毒。但是对于常年被垃圾食品和中国餐厅重油重甜菜式荼毒的祁瑞来说,真是相当新奇的一种体验。
“……吃不惯辣椒吗?”顾霖均望着眼泪都差点掉下来的祁瑞,模样真是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万一有谁大半夜下来喝水看到这一幕指不准以为他和新任AP不合呢。
不过这只是一道普通的鱼香肉丝而已吧……顾霖均又往嘴里塞了一筷子。
最后还是实在看不下去的顾霖均给他倒了杯凉水。好不容易喘过气来的祁瑞再看向那盘鱼香肉丝时眼神里不自觉带上了敬畏。
“辣。”他想了想。“跟我在美国吃过的,不太一样。”
“不一样就对了。天亮了我会跟阿姨反映我们的新人完全不能吃辣的。”
“谢谢。”
两人继续相安无事的吃完了剩下的东西,好在另一道醋溜藕片颇对祁瑞的胃口,不至于让煮饭阿姨的一番好意尽数付诸东流。
一同收拾好了餐具,上楼回各自的房间。顾霖均的房间和祁瑞的正巧在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
“哦对了,忘了跟你说。”顾霖均突然从背后喊住了他。
“嗯?”
“我代表PND欢迎你来到我们战队,成为我们的一员。”
 
 
 
 
 
 
第2章 02
02
 
早上八点何鹄就来敲门,把刚刚睡着没多久的祁瑞从被子里挖了出来。
“睡多了不好,困的话晚上早点睡。”
不是没有倒过时差的祁瑞深知对方说得有道理,□□一声,极不情愿地爬起来。
穿衣洗漱整理好仪容,跟着何鹄去训练室的路上,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生物钟陷入紊乱的祁瑞愈发缺少真实感。
“砰”走廊的那头传来门被用力摔上的噪声,祁瑞好奇地看过去,好像是昨晚Lin离开的方向。
“那家伙没睡醒就这德行。”对此何鹄习以为常,顺便也跟祁瑞解释了一遍。“Lin这家伙肯定又熬夜打排位然后被Kazuki闹起来吃早餐,起床气大得不行又不能揍Kazuki,自然拿门撒气了。”
“……哦。”祁瑞还是呆楞楞地望着那扇饱经摧残的大门。
“清醒状态下的顾霖均还挺好相处的,和Kazuki关系也不错。”仿佛看出了他心里所想的何鹄幽幽顺道。“要是真有点什么不合我肯定让他们两个把门掰碎了吃进去。”
一点也不想知道PND宿舍门是什么味道的祁瑞收回目光,正巧何鹄想到什么似的一拍脑门。
“我说忘了什么,这个给你。”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台崭新的iphone。“几个负责人的电话都给你存进去了。”
祁瑞接过来,插了卡,系统语言被调成了习惯的英文。习惯性地翻了翻通讯录,也就是这一翻,神态里多了几分局促不安。
“我其实……不怎么认识中文。”和会说并且能听懂一些日常对话不同,祁瑞对于中文的阅读能力几乎为零。他看起来有点尴尬,又有点难为情。“我小学就出国了,后面能用到中文的地方只有和家里人打电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