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房客是只狼[剑三] 作者:花家十一(下)

字体:[ ]

 
☆、第81章 lovesickness
 
“哦,我明白了!你不会是有事情躲着她吧,不然怎么会这么纠结!到底是什么事情不能解决的呀,你说说看,或许我们有办法呢?”
    “我没,只是有些私事而已……”男生手上的茶已经凉了,他站起身去给自己添茶,面对叶小菲的话语他早就坐不住了,“谢谢你们关心,我可以自己解决的。”
    “陆繁雪她最近住院了,因为身体太过负荷。”身后传来赵卿瑶依旧清冷的声音,“并不是特意告诉你的消息,你们系的人都知道。”
    “是么,这样啊。”热水从杯子里漫了出来。
    “有空会去看她的。”溢出的水洒落在手背上,滚烫的热度他没有感觉。
    “还有她不是我女朋友。”
    倒完水回过身的男生回头看着他们笑,笑得比哭还难看,“我很早就想告诉学姐了。我配不上她。”
    大概是‘兄弟’间还有所谓的心灵感应,祁墨在开车到杭州市郊一带的时候,突然往一个方向转弯,并不清楚是出于某种目的,可是他直觉在那里一定会碰到什么。
    “有点困,想睡觉。”
    寂静的大街上,雪花银光铺满一地清光浮动,簌簌下落的雪夜里,天空没有星星,地上却明亮的倒映了两道紧紧依偎的影子,身上被衣服裹得厚厚的少年趴在脚步有力的男人身上,看着松软的雪地被踩出的脚印笔直的铺了一路,走过的每一个地方那些深深的脚印里都有积雪化成细碎的水滴,然后它们又被飘然落下的雪花填满,直到越来越浅,将来时的旅程覆盖的再也看不清楚。
    “小少爷先睡,到家我会叫醒你。”男人回首垂眉,黑色的瞳中目光温柔,天空中悠悠下落的雪花落在他眼前,将那永远深沉不见底的湖水掀开一丝涟漪,如纯白的花瓣轻吻湖面,随即很快消失融化在波心,荡漾开一圈一圈氤氲的水纹。
    棕发少年半眯着眼睛趴在男人肩头仰起下巴看他,大概是因为雪景太过洁白,光线比白天甚至还要强烈,少年突然一下子就看到与往常不一样的眼睛。
    叶好雨从没发现李允濯的眼睛有如此明亮过,明亮的能够看到那些深藏在眼底的失去稳重和成熟的感情。
    原来你也有不安的时候,我以为你什么都懂什么都能控制的住,哼,毕竟也只不过是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人而已……
    “不用叫醒我了,直接把我弄到我房间里面去就行了……”少年这样想着,又打了个呵欠,他紧紧抱住对方的脖子,蹭了蹭青年的后颈,小声的撒娇,“钥匙在我口袋里,我要去我房间,我要一个人睡。听到没听到没。”
    “嗯,我明白。”男人溺爱的答应他,“可是小少爷怕冷,需要一个可以抱着你的暖炉么。”
    叶好雨小鸡啄米的点头,困得眼皮都睁不开:“那也行,有抱枕就不怕冷了……”
    李允濯眼睛和嘴角都是笑意:“晚安。小少爷。”
    均匀的呼吸声立刻从后背传来。
    “小笨蛋,累得睡着了。”李允濯嘴角噙着笑,声音温柔的催眠,“好好睡,等你醒过来就在自己房间里面。我会陪着小少爷,一直都陪着小少爷。”
    脖子上突然有什么暖洋洋的东西贴了上来,黑发青年低头,正看到那条裹在小少爷脖子上的长长围巾,重新裹在了自己脖子上。
    “会冷的。”
    他睡着的小少爷勉强睁着眼,手指青涩的给他厚厚裹上围巾,然后唇角翘起,露出两个小虎牙,调皮的笑着,露出天真单纯的笑颜,“看。李大厨,我给你围得围巾怎么样?”
    “嗯……”李允濯笑了,然后侧过头衔住了少年的嘴唇,深吻着他柔软的唇瓣。
    他被所有坚冰冷铁包裹的心只有一道裂缝,那是只为叶好雨保留的,也是只有他可以破坏所有一切的放任和纵容。现在他忽然发现这道心墙已经完全没有存在的意义,因为他的少年总是能在不经意间击碎他所有的防卫和堡垒。
    “这样就不冷了!”
    口齿交缠,手指紧握交叉的力道在柔软的手心内,画出一道道缠绵的曲线。李允濯闭眼狂欢,侧过脸忘情吻着少年的嘴唇,叶好雨青涩回应,长长的眼睫毛颤抖的垂落在年轻男人面前,他的手被包裹在粗糙的手掌中,手指韧性的回扣住青年的手指,要李允濯怎样都不能分开。
    “所以你也要好好的,不许感冒,听到没。”少年伏在他的肩头,不放心的交代完这句之后昏昏入睡,他在男人的背上睡的其实很安心,可是不一时就会醒一会,要伸手去探李允濯额头的温度。
    祁墨大约是忘不了这样的情景,夜景雪深的时刻,空无茫然的大街上,一个男人背着另外一个少年脚步有力稳定的往前走着,身后的雪花重重堆积,打着旋飘落在他们的脚下,和肩上。男人身上穿的的衣服并不多,细碎的雪花已经将他的头顶染了一层白霜,而他背负的少年却裹了很多外套,一条长长的围巾更是将那个人的口鼻遮掩的严严实实。
    这样强烈的反差。
    缓慢开车的祁墨坐在温暖的车中,凤眼若有所思的看着缓缓移动的两人。背在身后的少年必然是他心中重视的人,否则怎么会负重风雪而面带笑容。
    脚下一踩油门,覆盖在街道上的雪花被车轮碾压成长长的一条车痕,明天冰冻之后他们会冻结成昨日的模样,复原曾经有人经过的痕迹。
    不远处听到引擎轰响的声音,李允濯回头,正看到一辆银色的凯迪拉克溶于浓浓雪色中一路向他们开过来,他毫无兴趣的回过头继续走着,随后看到了那辆在后面慢慢开的车一下加速到了他们跟前。
    “上车。”
    车窗自动降下,坐在驾驶位上的西装男人神态自若,面色清冷,一双凤目平静的注视着与他对视的李允濯,眼中凌厉不刻意隐藏。
    “多谢,不必。”
    李允濯礼貌言笑,转过身继续往前走。
    “我并没有恶意,只是希望送你们一程。如果不放心,我可以出示我的身份证件。”西装男人无所谓的将证件影像投影在车窗上,然后继续说,“并且我希望你们可以提供一些信息。所以,这只是陌生人中的相互帮忙。”
    李允濯回头看了叶好雨一眼,少年此刻正在熟睡,呼吸均匀,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脸上有着浅浅的红晕。他伸手探了一下少年的额头,随后打开车门将人抱在了后车位上,自己也坐了过去。
    “那么劳烦你了,请送我们去香海湾。”
    年轻男人笑容温和,面对前面开车,目光有意无意往后看的祁墨一直嘴角微翘,他低头看着倚在自己肩膀上的少年,目光里极尽温柔。
    祁墨设置自动驾驶一路开车,两个醒着的人在车子里交谈的话语并不多。
    “曾经听过杭州的香海湾,地方不错。你们两个学生可以住在这里,身份一定不会那么简单。”出生江南的祁墨对同样繁华的杭州了解颇深,“这里离各大学校的距离在地图上算来,最近的是s大,所以我想拜托你们的事情是查询一个人的下落。”
    李允濯的手掌包裹着叶好雨的手指,言语始终带笑:“我们的确是s大的学生,但不一定清楚你要找的人我们是否认识。”
    “在这之前,我需要让你了解一下那个人对于我的重要性。问一个私密的问题,你是这少年的男友么。”
    李允濯眉头微挑,眼神看向祁墨时多了耐人寻味的光:“是。”
    祁墨了然勾唇,眼中冷笑不藏:“他对我而言也是这样的身份。所以你应该明白我的心情。”
    李允濯笑:“这样的心情我不会体验。但你的请求我会尽量帮忙。”
    “这只是交换罢了,少年。”祁墨懒于文字游戏,“我要找的人是你们学校的学生,我找他很久可是所有的联系全部被他单方面切断,有些事情我必须当面对他说清楚——他叫祁小白,观澜校区中文系。”
    “你,认识他么。”
    西装男人在熟悉的小区面前停下车,回首这样问道,语意不详。
    “抱歉,不认识。”
    学生打扮的年轻男人打开车门将熟睡的小少年抱出来,双臂托着他的肩膀和大腿往家的方向走去,临走前他回头看了眼停在雪地里的银白凯迪拉克,看驾驶位上的人深究的眼神,依然温和的笑着,“建议你直接去中文系了解情况,外系爱莫能助。今天很感谢。”
    “只是顺便。”祁墨注视着两个人远远离去的背影才重新启动准备离开,他看着车外越来越厚的雪花,心底思索着那个突然出现的直觉到底什么用意。
    或许只是偶然的任性妄为,让他抛下了自己的工作从苏州直赴杭州,不惜一切手段都要找到他要找到的人。他一向规规矩矩的做着祁家的长子,分担着自己该分担的义务和责任,他获得太多从长辈那里给予的荣耀和地位,也从那里剥夺了自由和爱情,他连自己想要保护的人都保护不了。
    可笑。
    活该。
    他喜欢的是同性,他爱的是没有血缘的杂种弟弟。
 
☆、第82章 静
 
“既然找不到……”祁墨转了方向盘往小区外面开去,他一双清冷的凤眼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竟然也会有寥寂的眼神。
    “我觉得还是去找一找两个人吧?”空调被开到最大的客房里面,同样睡在三楼的祁小白体贴的给女孩子们找来了睡衣,趁着大家都不困的时候赶紧和人商量,显得有些担心,“这么大的雪天,万一是交通不方便赶不回来怎么办……”
    叶小菲接过睡衣原地蹦跶,开开心心的说:“才不会!他们一定是去酒店了!我们这群电灯泡在这里他们会很尴尬的嘛。”
    赵卿瑶道了声谢转身去换睡衣,进房门时提醒了句:“他们身份证带了没。”
    “带不带无所谓啦!我给他们卡……糟了!我给他们的是记名制透支卡!”
    叶小菲被赵卿瑶提醒了一句,一摸口袋表情一变瞬间立刻往外面冲,一脸着急的要上火的表情,一边冲一边喊,“完蛋了完蛋了,我把小雨哥哥弄丢了!要是静雨大哥知道这回事我就死定了!”
    祁小白也一块往客厅外跑:“等下我,我跟你一块去!”
    “菲菲……”赵卿瑶想要劝住。
    “我们暂时别去,没有指纹或者钥匙的话,”星川雅伸手扯住少女的胳膊,表情淡淡,“他们回不来。”
    赵卿瑶一愣,转瞬间担心全写在脸上:“菲菲晚上视力不好,就算有人跟着我也不放心。外面还在下雪。”
    星川雅从来不知道赵卿瑶脸上会出现这种中文叫做‘担忧’的表情,他有点吃惊,更多的是失落。赵卿瑶对于叶小菲的照顾和耐心显然比对他的要多很多,她会担心叶小菲,会成天想着做的事会不会让她的朋友不开心,却很少会去思考和自己有关的事情,从来都没有顾及。她会安安静静的呆在一边看你一整天,却从来吝啬的不肯施舍一个多余的表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