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下一双 作者:风染衣(一)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讲游戏小白怎么一路变成大神的无聊故事~~
 
申明1:文案无能
故事大概是讲一个纯小白乐师如何慢慢成长的,初期主角白的超乎想象,请不要用现有常识去评判他的白!
如此,对小白不过敏的可入,过敏者请千万绕道!否则郁闷到了是米人赔滴~~~~
申明2:本故事狗血情节很多,吐血情节更多,喷血情节也多,为了各位珍贵的血容量考虑,抗性不好或是容易内出血者慎入!!!
申明3:本人向来只写清水文,与和谐期无关,属万年无肉连肉腥都未必闻得到的类型,肉食主义者慎入!!!
如此,不看文案者请自律,看了文案当没看到者请自重,表说偶米提醒!!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净乐 
 
 
 
    第一卷 乐师篇:懵懂初入天下行 茫然只顾靡靡音
 
    第1章 入天下 偶得清音
    
    苏净乐——从名字上就能看出是一个和音乐有着不解之缘的人。
    苏净乐的爸爸在国内首屈一指的音乐学院里担任古典民乐的教授,妈妈则是著名古筝表演艺术家。他从小就在浓郁的民乐氛围中长大,更是吹得一手好笛子。
    苏净乐的笛子吹得好不好,苏家妈妈的话可以解释一切:儿子的笛音就像是能净化心灵的天籁之音,是生命的洗礼,是上帝赐予人间的礼物。
    如此才华横溢的苏净乐本该是乐坛宠儿,可偏偏天不随人愿,苏净乐出生后没几年就被判定有先天性的局部肌无力,双腿无法正常行走,站立需要靠拐杖,出行必须坐轮椅。虽然这些年通过自己和家人的共同努力,苏净乐已经可以撑着拐杖慢慢行走了,却依然被扣上了“残疾人”的帽子。
    苏净乐这辈子最怕的恐怕就是世人的目光,总觉得无论是谁只要看他就肯是是在看他那双残缺的腿。因此他几乎可说是闭门不出,更不提社交活动了。
    苏净乐也曾出过一张CD专辑,一鸣惊人后却被媒体的过度关注而吓到,越发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家一躲就是一年多。
    又说苏净乐有个表哥,是个吃喝玩乐什么都会点儿的混人,什么时髦干什么,什么流行玩什么。时下最流行的一款名叫《天下行》的网络游戏自然成了他的新目标,一扎进去就难以自拔,日日在里面直战得昏天黑地。如此沉迷自然遭到家中父母的警告威胁,在多次警告后,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忽然突发奇想,决定拉着苏净乐一起玩。
    表哥称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有好东西当然要和兄弟分享,而且小表弟天天关在家里早晚关出病来,游戏上还能多和别人交流交流,应该算是好事。至于他心里是不是觉得有了一向乖巧听话的表弟当垫背可以少挨些骂这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于是苏净乐就在如此稀里糊涂的情况下被套上了游戏头盔,骗入游戏。
    ————
    网游。
    这对苏净乐来说绝对是个陌生的领域,作为一个性格内向,从小除了民乐还是民乐的孩子,别说是网游了,就是普通的单机游戏他都没玩过。苏净乐甚至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诉你,他这辈子除了玩乐器,就没玩过其他东西了!想当然要让这样一个孩子忽然对网游产生兴趣基本是不可能的。
    可苏净乐是个孝顺孩子,也不知道表哥怎么口吐莲花把自己父母给说动了,面对着双亲期待的目光,他纵然有千万个不愿却还是妥协了。
    连通游戏后,苏净乐只觉得眼前一黑,接着就像身处太空般整个人有种奇妙的悬浮感。
    不久,眼前一点点清晰一点点明亮,等能看清一切后,苏净乐已经站在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里。身前有一个小丫鬟打扮的少女款款上前,行了个万福礼。音色委婉动人:“公子万安,小女子碧蒻这厢有礼了。”
    苏净乐还没缓过神儿,下意识地作揖回礼。
    碧蒻问:“公子尊姓大名?”
    “……苏净乐。”
    “苏公子此名乃实名,需要另行修改吗?”
    苏净乐这才有些缓过来,想起了表哥滔滔不绝讲了一上午的入门知识,便猜测眼前的少女会不会是表哥强调许多次的人物注册NPC了。
    表哥说注册游戏人物就像注册论坛ID一样,好歹苏净乐为了自己热爱的音乐还是像模像样的在国内几个有名的大型音乐论坛里给自己注册过ID,而他所用的全都是苏净乐这个本名,一点儿都不会花心思去想别的名字。“就叫苏净乐。”
    “好的,苏公子是希望自行分配初始状态还是由主脑分配呢?”
    苏净乐完全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可又不好意思细问,想了想干脆说:“还是你来分配吧!”
    碧蒻温婉一笑,静默十数秒后道:“人物属性分配完毕,主脑分配是根据公子自身素质采用系统扫描的方式进行分配的,公子若是不满还有一次修改的机会。”说着摊开一本册子,上面列有苏净乐的初始属性。
    苏净乐根本不懂这些根骨身法之类的东西究竟代表什么,直接就点头通过了。
    “公子需要修饰容貌吗?”
    “怎么修饰?”化妆吗?
    “有手动和自动两种,当然也可以保持不变。”
    见苏净乐依旧不太理解的样子,碧蒻干脆把人请到了调试镜前,亲自用自己做模特给他演示了几种常用的调试方法。
    苏净乐盯着镜子里一会儿变一个样子的碧蒻显得很是惊奇。
    “公子决定怎么修饰了吗?”
    苏净乐想了想,问:“能成熟一点吗?不能就自动吧。”
    碧蒻点点头,又问“公子选择微调还是优化?”
    “随意……”
    又是几十秒的沉默,碧蒻宣布人物创建成功。
    把苏净乐正式送入游戏的时候,碧蒻再次强调说明由于苏净乐的人物属性全都是系统分配的,根据本人的真实数据进行扫描而得出的属性虽然有本人的特性,但却会出现分配不平衡的状况,如不满意最好再重新选择一次。
    苏净乐一知半解,听不懂也就懒得管,摇了摇头直接进入游戏。
    直到消失后,碧蒻才惋惜地轻道:“这公子倒是少见的有礼貌,可惜自身属性太差了,用这种属性玩游戏恐怕要吃大亏的。”一般只有对自己有绝对自信的人才会使用主脑扫描,而绝大部分玩家都情愿在基本值上自行分配,虽无特色好歹也能捞个大众水平。
    然而碧蒻的工作只是接待玩家,可以善意的提醒却并没有替玩家决定的权利。
    不过她还是非常私心的在外貌调配上替苏净乐选择了优化这一项,毕竟她接待了那么多玩家还是第一次遇到一个气质这么古典优雅又长得这般美好如玉的翩翩公子。
    如此养眼不用来美化游戏那就真的太浪费了。
    ————
    苏净乐的降生地是一个位置偏远的新手村,这里给他的第一感觉就是安静,整个村子放眼望去几乎看不到几个人。当然无论什么游戏都会有所谓的新手降生高峰期,而过了这个时期的每一个新手村几乎都比较冷清。
    然,正是这种清冷寂静的环境博得了苏净乐的好感,他就是喜欢人少的地方。
    不论玩游戏的人现实生活中有什么残缺,游戏里的人物依旧会拥有健全的体貌。苏净乐打一发现自己能正常走路的开始就异常高兴,高兴的结果就是漫无目的的围着新手村走了好几圈,只为了充分体验一下正常人走路的感觉。
    能不借助外力走路真是很奇妙很美好的感觉。苏净乐感叹着,心中便对这个游戏多了几分喜欢。
    由于没有那些个所谓的游戏常识,苏净乐直接就把新手村认成了自己的家(他不知道还能去哪里)。每天逛逛东家走走西家和游戏里的NPC聊天说话,渐渐就把他们看做身边的亲人。这里的NPC基本都是微智能的,可以进行普通的日常对话,不过问题一旦超出他们的知识范围就会沉默不语。久而久之苏净乐也习惯了,他也不是那种问题宝宝,没有那么多问题可问。
    在新手村安家落户的苏净乐也并不是无事可做,他常常会从不同的NPC手里接到一些小任务。好比帮大娘喂鸡,帮大叔扫地,帮木匠劈柴之类的,这些任务所换取的零碎铜钱可以供他去村里唯一的小茶棚买馒头吃。
    除去这些每日必做的事之外,苏净乐最喜欢的就是去后山半山腰的小竹屋里找一个看起来很落魄的书生。说他是书生当然是从他的衣着打扮和半屋子的书上判断出的,苏净乐之所以会对他感兴趣纯粹是因为这个人成天坐在屋外的石头上吹笛子。
    刚开始苏净乐是在体验走路的新鲜感时不经意听见笛声的,对乐曲极其敏感的他立刻顺着声音的方向找到了这个人。
    当然苏净乐还无法分辨NPC和玩家的差别,纯粹是对音乐有兴趣,第一次进游戏就遇到个喜欢吹笛子的人,自然觉得亲切。他没有打扰对方,只是安静地坐在一边听,这一听便听出了问题。
    这人吹笛子的水平并不是很好,别说和苏净乐比了,就是随便抓个音乐学院民乐系会吹笛的新生,吹奏水平应该都比他好。当然苏净乐并不是那种恃才而骄的人,不会因此而轻看别人。让苏净乐不能忍受的不是此人技巧拙劣,而是他不断重复着同一首曲子。
    其实重复不是问题,重复就重复吧,为什么每次吹到相同的地方时就会停下来?停下来也就停下来了,偏偏停下来之后又会从头开始,就这样周而复始无线轮回,仿佛永远都听不到曲子的后半段。这种情况对一个不懂音乐的人而言也许会认为只是不断的重复着一段章节,而苏净乐却很清楚他是卡在了一个瓶颈上吹不下去了。
    连听几遍,苏净乐再也忍不住了,上前问:“你为什么不吹下去了?”
    书生皱眉看了苏净乐一会儿,很无奈地回答:“后面没了。”说完拿出一本破旧的曲谱给苏净乐看。
    果不然曲谱缺了几页,这也是导致书生的曲子连贯不下去的原因。
    苏净乐对民乐可谓是精通的,父亲是古典民乐教授,家里典藏无数,就光母亲开的私人民乐工作室也时常请苏净乐参与曲目的编写和修改工作。只是一份用宫商角徵羽来书写的古乐谱对他来说那是小菜一碟,补填之类的更是不在话下。
    他接过曲谱仔细翻看了一遍,又问书生借了笛子把前后两段重复吹奏着,居然凭着那得天独厚的乐感把遗漏的章节给补了起来。
    一曲完,惊为天人,书生居然拜苏净乐当了先生。
    苏净乐见书生也是同道中人,很是高兴,当下就以乐友相称,不敢自命先生。书生也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结,只求苏净乐每天能抽点时间过来,好一起探讨音乐。
    这正中了苏净乐的下怀,哪有不乐意的道理?
    沉浸在喜悦中的苏净乐并没有注意到当他吹完了整首乐曲后,系统跳出了“叮”一声悦耳的提示:玩家[苏净乐]完成高级隐藏任务[遗失之音],习得[清音诀]。
    而那本破旧不堪的乐谱封皮上,本来模糊的字体也略微清晰了一些,隐约勾画出三个字——清音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