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驱羊战狼 作者:颂世流风(上)

字体:[ ]

 
文案:
安以洋是个典型的游戏宅,每天吃饭睡觉打豆豆,秉着“六十分万岁,多一分浪费”的理念在大学文学院里混得如鱼得水。
祁汎是建筑院高材生,颜值高,学习好,可惜是个出了名的活阎王,整日顶着张冰块脸,走哪哪结冰。
两人本来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却因为机缘巧合开始了一场单方面的追逐游戏。从此安以洋的人生里除了吃饭睡觉打豆豆外还多了一件事——“追”祁汎。
见过飞蛾扑火吗?如果说安以洋是飞蛾,祁汎就是那团让他无法抗拒的光和热,即使下场是灰飞烟灭,也要奋不顾身地奔赴与前往。
 
霸道总裁攻(性格各种阴暗)VS 宅男作家受(性格各种阳光)
 
扫个雷:攻受认识是因为网配,但本文与网配无关,整体偏现实向,前半部分在校园,后半部分出社会。HE,1V1,双洁。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以洋,祁汎 ┃ 配角: ┃ 其它:网游
 
  ☆、第一章
 
  今天下午安以洋又翘课了,翘课并非不上课,只是没去上他们班的课,而是千里迢迢从文学院跑到建筑院去“蹭课”了。很不幸的是,今天他放错了闹钟,来晚了,教授已经开始上课,教室里坐满了人,静悄悄的,除了教授的声音外,大家都在聚精会神地听课记笔记。
  突然出现在门口的安以洋显得异常突兀,本想偷偷从后门溜进去,脚才刚跨进教室,就被讲台上的建筑力学教授逮个正着:“那位迟到的同学,你上来一下。”
  安以洋心中警铃大作,咽了咽口水,一脸心虚地看向讲台上面容严肃的老教授,努力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老师,什么事?”
  “上来做下受力分析。”教授指了指黑板上的图案,对他说道。
  受力分析?安以洋看着黑板上画着的一个斜面上放着一个正方体的图,一个头两个大,这什么跟什么?他一个文科出身的,牛顿三大定律都早已忘记是什么,哪里会知道这些东西,之所以会过来上课也绝对不是因为对这玩意感兴趣啊!那是因为……目光飞快地在教室里扫视一遍,然后定格在一张似笑非笑的俊脸上,那个家伙此刻正侧着身子,单手支着下巴,一脸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分明是巴不得他出丑。
  之所以来“蹭”这种完全不知所云的课,就是为了那家伙,因为平常根本没机会碰到,碰到了也说不上话,只有在他上课的时候能坐到他身边,趁机“骚扰”他。
  祁泛,那个男生的名字。
  在祁泛没有出现之前,安以洋的人生中只有吃饭睡觉打豆豆这三件事。秉着“六十分万岁,多一分浪费”的理念在大学校园里逍遥自在了一年半。
  万事不积极的他,混迹网络多年,不参加学校任何社团,英语四级、计算机二级什么的也都没有过,第一次考四级的时候睡过了点,第二次错过了报名时间,第三次干脆就直接放弃。当然,在这之前他有装模作样看过几篇阅读理解和做过几次听力测试,不过答案跟正确答案大相径庭,不提也罢。
  只是,自从祁泛出现后,他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谓翻天覆地也就他个人而言,在外人的眼里,他的生活仍旧一切照常,不过是除却日常杂事,生活的主线从吃饭睡觉打豆豆变成吃饭睡觉打豆豆,外加一项“追”祁泛罢了。
  “门口那位男同学,还杵在那里干嘛?还不赶紧上来,别浪费大家的时间。”讲台上的教授扶了扶眼镜,“分析对了让你将功补过,不记迟到。”
  “那您还是记我迟到吧!”安以洋沮丧道。
  “报学号!”教授的脸瞬间就黑了。
  安以洋顿时语塞,这才想起他不是这个系的,脸上蓦然红透,只得飞快地说了一句,抱歉,走错教室了,然后灰溜溜地跑了。听着身后不断传来的哄笑声,安以洋窘得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臭祁泛!死面瘫!白痴!笨蛋!啊啊啊,都怪你!去死,去死!……”在教学楼后花园的凉亭里把某人翻来覆去骂了N遍就差不问候祖宗十八代后,安以洋感觉心里舒坦了些,拿出手机打开里边存着的耽美电子书,带上耳机一边听着BL广播剧,一边看了起来,“啧啧,这小攻的声音还蛮好听,不过比起祁泛确实要差那么一点点,唉,那家伙要是肯去网配圈就好了,暴殄天物啊!”
  碎碎念着又忍不住打开了高校同人吧,开始更新他的《进击的帅哥.建筑院王子VS文学院才子的爱恨情仇》,没错,这是一篇万恶的BL小说,简言之就是以现实某高校的某些帅哥为原型写的男男相恋文,文中小攻外号叫奇烦(祁泛),小受叫公主(恭祝),原型正是C大建筑院系草祁泛和文学院大才子恭祝。
  安以洋跟祁泛同一所大学,但是祁泛是建筑院大三的学生,他是文学院的,比祁泛低一年级,闲来无事喜欢写小说,扎根某当红文学网站多年,他的故事都是典型的无女主,网游修真升级流类型,全年龄向的,却被许多读者YY成耽美同人文,在各大贴吧和论坛疯狂连载。
  一开始他看两男的谈恋爱还有点不能接受,后来看得多了,渐渐的竟也习惯了,而且还应某耽美广播剧策划妹子的请求,提供了同人剧本,后来无意间看了策划妹子推荐的某部经典耽美推理文,居然发现那个耽美作家的文笔竟比市场上畅销的好多言情书的文笔要好得多,而且逻辑清晰,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百多万字看下来非但觉得不腻味,反而还有些欲罢不能。从此以后,他竟也开始看耽美小说,而且还应读者要求开了耽美文。一朝下海,永不回头。
  正百无聊赖地靠着凉亭的柱子码字,手机突然疯狂地响了起来,是同校医学院某策划妹子打来的:“安小受,在干嘛呢你?事情搞定没有?”
  “小受你妹啊,完全没有。”一提起这事安以洋就来气。
  “靠,你这什么效率?这都两周了吧?”秋然在那头咆哮。
  “有本事你去。”
  眼看就要喷火的暴龙兽立即春风化雨,简直能屈能伸的一逼:“好啦好啦,别炸毛,乖,顺毛摸,慢慢来,不急不急。”
  “你都不知道那个祁泛简直人如其名,奇烦啊!我跟他完全沟通不来啊卧槽,是不是长得帅的都这么奇葩啊?”安以洋不满地抱怨道。
  “赤果果的嫉妒!话说,你们有沟通过咩?不错不错!”
  “他只说过一句话算不算?”
  “什么话?”
  “白痴,滚。”
  “……”
  “我说那个剧要不就算了吧!他不会对那个感兴趣的,你们社团不是有很多适合配攻音的CV么?像青书啊,倚栏听风、苍山什么的都行啊,干嘛非得找他一个外行的?”安以洋无语,完全不懂妹纸的执念在哪。
  “靑书傻妈在实习没时间啊,听风傻妈还欠着一堆坑都没填,已经不接新了,苍山傻妈也没时间,社里能配攻君的就他们三,其余的担不起这角色啊,能主役受君的倒是不少。”
  “你怎么知道祁泛能胜任那个角色?在圈内公招不就行了?干嘛非得是他啊!”
  “录个干音就行了啊!反正还有后期,光看气场就知道绝对能胜任啊!更何况,我看那篇文的时候脑袋里攻君的形象就是他啊!”
  “你没救了。”
  “呜呜呜……求你了,我跟室友打了赌的,如果不能邀请到祁泛担任攻君的配音,我就帮她洗一周的衣服啊!一周!”
  “有本事打赌有本事自己去啊!你不知道祁泛看我那眼神,简直……”安以洋“啧啧”两声,不说话了。自从跟祁泛接触后,他才知道,原来这世上真的有如小说中说的那般如刀锋般凌厉的眼神,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他估计已经死了不下万遍了。 
  “我,我一个女生……怎么好意思就这么光明正大去地跟一个男生搭讪啊?更何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学校里有多少女生觊觎着祁泛啊,冒然接近他我会被她们暗地里扎小人好吗?搞不好还会被谋杀,到时候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祁泛是出了名的活阎王,整天顶着张冰块脸,走哪哪结冰,对女生也不会留半点情面,跟他表白过的妹子,可谓是伏尸百万,流血漂橹,至今无人得手。她才不会傻到以身犯险呢!所以,这个时候装可怜非常必要,“我求你了安小受,事成之后请你吃好吃的好不好?你想吃什么都可以,求你了,求你了!”
  “我——好吧!”看在吃的面子上天生不懂得拒绝人的安以洋再次无奈地妥协了。 
  
 
  ☆、第二章
 
  “哟~祁泛,你媳妇儿在等你呢!”李恒煜勾着祁泛的肩膀笑嘻嘻的从教学楼里出来,拐过小花园的时候眼角瞥见凉亭里的人,故意打趣道。
  祁泛只是白了他一眼,目不斜视地往食堂走去。
  “喂,等一下。”守株待兔的安以洋立刻就发现了他们两人的身影,翻身从围栏上跳了下来,摘下耳机就朝他们跑了过去。
  祁泛皱了皱眉,加快了脚步。
  “喂,你听见没有,我在跟你说话。”安以洋绕到他面前,气喘吁吁道。腿长了不起啊?走这么快!
  祁泛被迫停下了脚步,垂下的目光仿佛带着刺,安以洋浑身打了个激灵,气势瞬间弱了不少,“你——你就不能考虑一下?”
  “你是白痴吗?”祁泛撇了他一眼,明显不想跟他废话。
  安以洋张张嘴,有些委屈:“你怎么老是骂人,录个干音而已啊,又不是什么难事。拜托了,就帮个忙嘛,看在大家是校友的份上……”
  “你听不懂人话?”
  “唔——别这么不近人情嘛,拜托拜托。”
  “让开。”
  “不让,除非你答应我!”安以洋张开双臂拦住他的去路,脸上不依不饶。
  “我最后说一遍,让、开。”祁泛脸色沉了下来,后面那两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你不答应我就不让开!”安以洋从小就这脾气,对大部分事情都漠不关心,可一旦是上了心的,就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眼见祁泛的脸色越来越差,眼睛像是要冒火,李恒煜赶紧将身材纤瘦的安以洋拉开:“小不点,赶紧让开,他真的会揍你。”
  障碍解除,祁泛脸上恢复了原有的冷漠,目不斜视地往前走去。
  安以洋想追,却被李恒煜拽住,还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傻瓜,你不会看情况啊?别以为你个子小他就不会揍你。”
  “我又没有要对他怎么样,帮个忙而已啊!这个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冷血的人啊?”安以洋哭丧着脸,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
  “呃——他这个人,怎么说呢?”李恒煜略微苦恼地敲了敲脑袋,想了很久,似乎也找不出适合的形容词,“总之,你别白费力气了,他从来不做无聊的事。我们先去吃饭了,拜拜!咩~”
  “咩你个头啊!什么叫无聊的事?这才不无聊好不好!”安以洋在他身后大声嚷嚷。
  不远处的祁泛眉头越皱越深,李恒煜很快就追上了他,将胳膊搭到他肩上:“要不要这么冷酷啊?小家伙蛮可怜的,怎么就不理人家?”
  “爪子移开。”祁泛视线落到他手上,李恒煜立刻收回了手,绕着他走了一圈,“难得有人主动接近你诶,而且还是这么可爱的小学弟,你真的要放弃这种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吗?嗨你别说,这只小羊长得白白嫩嫩的,远远看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妹子,还挺赏心悦目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