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驱羊战狼 作者:颂世流风(下)

字体:[ ]

 
  ☆、第七十一章
 
  连荒城都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消失得那么干脆,他那时真的有种被全世界背弃了的错觉,最爱的人,最好的朋友……好在他回到家的时候还能看到身体健全的父母,努力痛改前非并考上了大学的弟弟,还有在老家时刻盼着他回去的爷爷奶奶,就算不为自己,为了他们他也要好好地活下去,毕竟……钱还没有还完,他不允许自己的家庭因为负债而走向破裂。
  头两个月他确实是颓废得像是一滩烂泥,难为宿舍那三位每天托人替他上课点名不说,还要辛苦瞒着他家里人,林威的电话也一直没间断过,如果地下钱庄那边不是他从中周旋,怕是早就找上他们家。
  在再一次高烧不退而不得不住院后,他彻底地清醒了过来,开始慢慢接受祁泛确实已经完全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的事实,因为看着病床边满脸担忧的父母、年迈的爷爷奶奶,趁家人没注意悄悄用袖子蹭掉眼泪的弟弟,一脸疲惫的室友,还有始终带着歉意、局促不安的林威……他突然意识到,他的世界不是只有祁泛的,从来就不是,没了祁泛,生活只是回到了从前,从前就活得好好的,怎么现在就不能了呢?
  这个世上本来就没有谁会因为失去谁而活不下去的,只要身体机能没有损坏,心脏仍旧跳动,四肢健全,甚至还有一群真心对他好的人,这样一个比这个世上大部分人都幸运的家伙没有理由不重新振作。祁泛走了,只因他恨他,他想折磨他,他觉得他有错,可其他人呢?家人、朋友、林威,被自己搞得疲惫不堪的他们有什么错?他们不过是这个世上为数不多真心对他好的人,自己有什么资格折磨他们?
  够了,真的够了,本来就是他俩的事,关别人什么事?痛也好,恨也好,理应由他们两人来承担,不该把别人牵扯进来。自己首先要做的应该是把债务偿清,把身体照顾好,然后等那个人回来,是的,他始终坚信那个人总有一天会回来,就算他不回来,他就去找他,穷尽一生也要把他找到,不能让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他不甘心。所以,他要努力挣钱,虽然钱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能解决大部分问题,至少去美国所需要的经费他得出得起。
  “小羊,苏小萱请了病假,这期她所负责的‘职场精英’栏目就先由你代劳了,你有没有意见?”主编办公室里,安以洋与他的顶头上司大眼瞪小眼,老大都发话了,他敢有意见?
  “咳,可以是可以,就是我没做过那一块,担心会搞砸。”安以洋尽量委婉道。毕业后他就进了这家杂志社当编辑,公司规模还挺大,在杂志界算不上数一数二但也是众所皆知,旗下发行的几本杂志销量和口杯在同类杂志中排名都很靠前,所以收入颇为可观,他可不想莫名其妙丢饭碗。
  “你放心,不是全权由你负责,只是一部分而已。”
  “哪部分?”
  “采访部分。小萱她出水痘,浑身都是,不方便见人,所以这部分就由你来做,后期处理还是由她本人搞定,问题的脚本已经拟好了,你只需要照着念就行了,不是什么难事,有突发状况懂得临时变通就行。顺便提醒一下,这次要采访的可是位举足轻重的人物,在业界有很大的影响力,各大电视台都争抢着要邀他做节目,商业杂志更不用说了,档期估计从年头到年尾都排不玩,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邀请到这尊大佛,要不是他们集团打算进军国内市场,借机提高知名度是不会上我们杂志的。所以,言行千万千万要谨慎!听明白了吗?”
  “嗨!大佐,小的一定不负众望,万死不辞!”安以洋重重地点了下头。
  “搞砸了就切腹去吧!”主编被他逗笑,摆了摆手道,“脚本在小萱那里,有空去找她拿,顺便跟她商讨一下问题。出过水痘了吧?别被传染了就行。”
  “小时候就出过了。”
  “嗯,那就好,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了。”
  “跪安吧!”
  ……
  “我靠,这都什么问题啊?要不要这么八卦?我一个男的问人家这种问题感觉好变态!”在苏小萱家里拿着脚本的安以洋淡定不能,频频想把稿子丢苏小萱那“开了花”的脸上。
  “哪里变态了?我觉得很好啊,不八卦哪来的卖点?这叫商业手段,你懂个屁!”苏小萱双手叉腰,振振有词。
  “这栏目不是叫‘职场精英’么?问的不应该是创业之类的励志问题?这本杂志的市场主要是面对广大年轻人吧?看这个难道不是为了激发年轻人的斗志,从前人身上吸取经验之类的?”
  “吸取你个头啦!”苏小萱夺过手稿在他头上敲了一下,“你这个木鱼脑袋,真是不敲不响,你也知道是面对广大年轻人咯,可现在最吸引年轻人的东西是什么?”
  “八卦?”
  “嗯哼~那你知道他接受我们采访的目的是什么吗?”
  “提高知名度!”
  “嗯哼,所以,八卦更是必不可少,明星们都知道利用八卦来提高知名度,唯利是图的企业家怎会放过这种机会?你知道这个世上传播速度最快的是什么吗?”
  “光!”上学那会儿虽然他物理从来不及格,但这个他还是知道的。
  “错!还是八卦!”苏小萱一副“你out了”的表情,让安以洋分外无力,“一个老头子的八卦有什么好吸引人的?”
  “老头子?谁跟你说是老头子的?”苏小萱一脸愤懑,“要不是老娘顶着这副尊容才不会白白浪费这么好的机会呢!那可是我的偶像喂!说不定采访期间能擦出点什么火花来……”
  “等等,”安以洋打断她一脸花痴的幻想,“你确定不是老头子吗?而且应该是个胖老头吧?你的口味是不是太奇葩了点?”不是说在业界很有影响力吗?那些商业名人哪个不是上了年纪且满脑肥肠,大腹便便的?
  “奇葩你妹啊!他才26岁好不好?而且身材超级棒,简直就是个衣架子穿什么都帅到爆,脸也超正!以前还当过模特呢!”
  “模特?”安以洋皱了皱眉,觉得她有些夸大其词。而且才26岁?未免也太年轻了点?比他才大1两岁啊!
  “你不信?我这里好几本杂志上面都有他,不信我拿来给你看!”苏小萱被他一脸不信的表情激怒,捋起袖子就往书房走。
  安以洋忙拽住她的袖子,投降道:“好了好了,大姐,我信,您说啥我都信成了吧?别去找那什么杂志了,赶紧告诉我应该注意点什么,免得到时候出差错。”他急着回去赶稿,可没那么多时间在这耗。
  “哼,我知道你小子肯定还是不信,等你见到你本人你就知道了,别说是女的,就是男的见到了也会心动的,还好你不是gay。”
  安以洋正喝着水,听到这一句一口水全都喷她脸上了。
  “我靠,要死啊!脏死了啦!”
  ……
  
 
  ☆、第七十二章
 
  晚上十一点多钟安以洋码完字,正想着明天周末美美地睡个懒觉来着,手机却疯狂地响了起来,一看是主编,不敢犹豫就接了:“老大,有何吩咐?”
  “嗯,”那头沉吟片刻,突然严肃道,“本来既定为周一的采访和摄影工作提前到明天了。”
  “嘎?”
  “就是说明天上午9点半你要准时到公司加班。”
  “啥?”
  “别给我装傻充愣,Keefe提前回国了,周一他有工作没法参加采访,只能提前,你今晚准备准备,明天务必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搞砸了就提头来见吧!”
  安以洋还在脑海里拼命搜寻Keefe是谁来着,那头又说道:“提纲你已经找小萱拿了吧?有问题吗?”
  安以洋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就是这期要上“职场精英”的那位,没事起什么英文名啊?不知道他英文不好吗?万一到时候念错名字岂不糗大?
  “你到底看了没有?”那头有些狐疑。
  “咳……看了。”而且还被雷个半死。
  “应该没问题吧?”
  “没。”才怪!
  “那好 ,明天记得准时到公司,这事就拜托你了,办好有赏,搞砸了哼哼 ……”
  “放心吧老大,一切包在我身上!”安以洋干笑两声,拍拍胸脯道。
  “嗯,早点睡吧!晚安。”
  “晚安!”晚安你个头啊!还睡个屁啊睡?明天就要去采访了,他连主角的名字都不知道,要死要死,今晚绝对别想睡了!
  为了防止第二天出丑,只能拿来采访提纲临时抱佛脚,老实说那些问题他都没来得及细看,明天若是出现突发状况说不定脑子会拐不过弯,冷场了就麻烦了,尴尬事小,不小心得罪了人可不好,他一定会被变态主编大卸八块的。这样面对面的采访他还是第一次,难免会紧张,更何况他对即将要采访的对象还完全不了解,本来想着明天再去找一次小萱让她说说那个人的事,现在好了,那婆娘为保容颜,两个小时前就在网上说了晚安,为防辐射,她手机向来都是一睡下就关机的。
  安以洋欲哭无泪,只能自己将提纲反反复复地看了好几遍,确定没问题了才敢躺下,结果竟特么因为精神高度紧张而失眠,第二天在闹钟的催促下才急急忙忙起了床,顶着一双熊猫眼,早餐都来不及吃就往公司赶,几乎是踩着点进了会客室。正暗自庆幸对方没有比他先到,却猛然想起他连对方的中文名都不知道!Keefe是他的英文名吧?姓什么?姓什么来着?一般不都“XX先生”吗?总不能直接喊他Keefe吧?
  正手忙脚乱地想从兜里掏出手机给苏小萱打电话,门却被敲响了,安以洋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总不能怠慢了贵客,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开门了,心里默念“阿弥陀佛”:完了,只希望别死得太难看!
  努力摆好笑容,近乎自暴自弃地扯开了门,撞进眼帘的却是两个高大威武的“黑西装”,那个头,那神情,颇有几分黑社会的架势让安以洋不禁怀疑是不是他打开门的方式不对,但马上又注意到他们身后还站着一个人。安以洋揉了揉眼睛,那人的个子竟比前边那两位一米八出头的壮汉还要高出不少,此刻他侧头看着走廊尽头,有些心不在焉,从安以洋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他笔挺的西装领子,修长的脖颈,由于侧转的缘故绷起的青筋,皮肤白得像雪,还来不及赞叹,那人突然回过头来,视线一瞬对上。
  这下,再也不必担心喊不出采访对象的姓氏而觉得尴尬。
  那晚酒吧门口混乱的场景,守着屋子的日日夜夜,跪在地上抱着那对夫妻的腿苦苦哀求他们把房子让给他,每天每天坚持不懈地去酒吧找顾清琉,一遍遍期待,一遍遍落空,一次又一次的死去活来……
  一瞬间所有的回忆纷至沓来,犹如汹涌的潮水,几乎快要一瞬将他溺亡。嘴唇哆嗦着,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开的口,那一刻,仿佛连呼吸都没了:“祁……先生。”
  是他没错。
  他回来了。
  比起几年前似乎又长高了一些,本就一米八八的身高,现在看起来肯定超过一米九了,精剪细裁,烫得没有一丝褶皱的昂贵西装将修长身体一丝不苟地包裹起来,高瘦却挺拔。让人挑不出瑕疵的五官没有多大变化,只是比以前更加深邃了,越发得俊美无俦,眉宇之间尽是时光沉敛下来的英气,透露着成熟的魅力,好看的薄唇习惯性的抿紧,仍旧面无表情,却比以前更冷了。
  “喂,发什么呆啊你?”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主编,用本子在他头上敲了一下,“见到帅哥连话都不会说了?”
  安以洋脸上一红,一时有些无措,主编李琦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将他扯到了一边,脸上堆笑着朝门内做了个邀请的手势,微微颔首:“祁先生,里边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