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学霸的陨落+番外 作者:醉也真

字体:[ ]

 
文案:
 
     看强大的理科学霸如何被文科生收编。
 
网游&校园。
 
 温柔万人迷攻 X 暴躁傲娇受
 
CP:颜聪枝(收艳骨),苏小虔(永夜乱舞者)
 
网游部分基于wow背景,很多东西不记得了,又填了一些自己的想象,所以不禁推敲。
 
此文献给梦里的艾泽拉斯。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聪枝,苏小虔 ┃ 配角: ┃ 其它:
==================
 
  ☆、引
 
  "感谢正方一辩,下面有请反方一辩颜聪枝同学来陈述观点。"
  苏小虔朝对面望去,一个高挑的身影站了起来。
  “主席、评委,大家好。刚才对方辩友向各位陈述了网络在信息方面交流的快捷性和方便性。但是人际关系学告诉我们,人们的交流主要有情感交流和信息交流两大类,对方辩友只是阐述了网络在信息交流方面的优势。而对于此次辩题,所谓亲近疏远的问题,主要是指人际关系和思想感情的亲疏问题,对此网络却有其不可忽视的弊端及局限性。所以我方主要观点为,第一,网络很难解决情感交流的问题。”
  这个少年说话不像一般的辩手那样只是口齿伶俐咄咄逼人,而是抑扬顿挫、娓娓动听,犹如清风拂面。在这剑拔弩张的辩论赛上,作为四辩的苏小虔本该聚精会神的聆听、思考、记录,而此刻,他的大脑,却可耻的,放空了。 
  这个声音……是他吗?!
  那个在另一个世界里带他升级、下副本,不厌其烦的告诉他怎么打boss,送他礼物,保护他,鼓励他,但他pk了无数次也赢不了的公会会长?
  那少年继续说下去。
  “第二,网络带来的负面作用,使得人们减少了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很多人沉迷于网络,而忽略了现实生活面对面的交流。你在网上的一句生日快乐抵不上亲自给父母唱首生日歌,陪他们聊聊天。你和朋友在网上的闲砍,如何能比的上‘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的深情厚谊呢?你在网上和恋人打成冷冰冰的方块字的甜言蜜语,怎么比的上面对面的陪伴?有道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网络构建了一个看似完美的虚拟世界,引诱人飞蛾扑火,深陷网络。伤心时我们收到的只是屏幕上一个个冰冷的表情符号,而思念的却永远是那个真实温暖的怀抱。这一刻我们才惊觉,传统的人际关系已然在网络面前分崩离析。”
  字字如刀却温文尔雅,这熟悉的感觉,就是他!
  苏小虔忍不住又去看他的名字,颜聪枝,中文系大三学生,大自己一届。
  苏小虔接着去细看他的样子。
  一头是似乎代表了中文系学生的长发,又黑又密,斜着在额前分开,长及脖颈,衬得脸色极白。面相看起来安静内敛,温柔如水。虽然在赛场高谈雄辩,但那双眼睛却像四月的阳光,照的人心底最后一点冰都化掉了。
  “第三,网络交流具有一定的虚假性。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如果和一个带着假面具上网的人交流,你还会有安全感吗?你敢放心的和他做朋友,做情侣吗?”说完这个叫做颜聪枝的少年向对面的几个人微微一笑,眼神划过苏小虔,又望向了观众席。
  假面具,他是这样的吗?
  那个徐徐善诱,温情脉脉的人,是装出来的?可面对面的感觉,分明和游戏里,是一模一样的。
  苏小虔多核cpu一样的大脑开始回忆那个叫做收艳骨的人类法师,和眼前这个叫颜聪枝的少年,是一个人?
  “哎,记一下,愣什么呢?”旁边朴亮小声叫他。
  “哦。”苏小虔逼着自己重启了大脑,投入到这场出了点意外的辩论赛中。
 
  ☆、第一章
 
  迷雾森林。
  松木萧萧,薄雾笼罩。
  苏小虔按部就班的做任务。此时他需要拿到10个野狼心。但四周一片黑暗,只能通过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来辨认猎物。已经是晚上10点半,离熄灯只有半个小时。野狼心还差5个。苏小虔有点着急。他是个追求完美的人,若是没完成任务,在这下线的话,经验值会受到惩罚。若是回城,经验值不会受到惩罚,但下次又要千里迢迢的跑过来。怎么都不划算。所以他此时聚精会神的寻找猎物。
  右侧几步开外,一只狼不怀好意的盯着他。苏小虔嘴角微微一笑,刚要一个冲锋过去,就看到那只狼忽地一扭身,名字已经变成灰色。
  “妈的,被抢了!”
  一个身影似乎拿着一把小刀,对着那只狼不停的捅。
  “傻逼盗贼。”苏小虔嘴里骂了一句,继续往前走。
  一会儿便又发现一只,离得有点远,冲锋的距离不够。于是他往前走,准备进入冲锋距离之后冲过去。
  忽然“啪”的一声枪响,那只狼“嗷”的一声冲他右侧冲了过去。
  又被猎人抢了??苏小虔心里不停的骂娘,一扭头,居然又是那个盗贼。
  “你丫还带换武器抢怪的呢??艹!”
  按照他的脾气,忍道第二只狼已经是个奇迹了。苏小虔把鼠标点到那游侠身上。名字叫做“清风徐来”,然后下面是工会的名字“清风殿”。
  苏小虔盯着他,见他又是不紧不慢似乎一直在用普通攻击杀狼,看起来是个比他还新的新手。等他杀完,苏小虔直接点了PK.
  “您向‘清风徐来’发起了挑战。”
  那人没有立即点接受,像是在思索。之后慢慢的向他走来。苏小虔这才仔细打量着这个人。
  他一身粗木麻衣,头发用麻绳束起,脚上居然连双鞋都没有穿。
  他站在几米开外,朝这边打量着。
  【迷雾森林】永夜乱舞者:不敢?
  几秒钟之后。
  【迷雾森林】清风徐来:赐教。
  那人说罢,点了接受。随即便消失在夜色中。
  消失了。贱人。苏小虔虽然刚刚玩这个游戏,但他看过不少攻略,知道各个职业的主要技能。他不敢大意,一直仔细的观察着四周。
  突然“锵”的一声,刀剑出鞘。随后是“噗”的一声,那人绕道苏小虔的背后,捅了个背刺。要不是苏小虔是个战士,甲厚血多,恐怕这一个背刺血条就要下去一大块。苏小虔转过身,直接开了狂暴,朝着他脑袋便砍。
  哪知那盗贼当即一甩手便是下一个技能:致盲。苏小虔的视野立刻变得模糊不清。对方又绕道他背后,利用致盲的3秒钟,剔骨、放血等一系列技能应接不暇。而刚才苏小虔又开了狂暴,提升了攻击力的同时防御力大大降低,自己又没带盾。于是等他眼前清明了之后,看到自己的血条已经下去了一半多。
  恐怖的盗贼!此时苏小虔才发现,他拿着的那把武器,在黑夜里闪着若隐若现的蓝光。
  苏小虔觉得情况不太妙了。开始看他比自己还低两级,有点轻敌。现在看来,对方不仅是个老手,那把武器也绝非一般。
  苏小虔扔了个毁灭打击出去,那盗贼向后一跳,刀刃擦着他的脸划过。苏小虔刚要发动下一次攻击,盗贼向上跳起,直接翻了个跟头,在空中还没忘刺了他一刀,随后落在了他背后,接了一个剔骨。之后接二连三的技能甩了过来,苏小虔看的眼花缭乱。
  盗贼的身影上下翻飞,幽幽的蓝光绕着他舞动,在沉沉的夜色中编织了一条条梦幻般的蓝色光带,绚丽夺目。
  此时苏小虔发现,自己的血一直在持续不断的往下掉,只剩下不到五分之一了。除了放血技能,恐怕他的刀也是带毒的。全程自己连对方的指头还没有碰到。
  而此时对方不再躲闪,只站在几步开外,侧身负手而立,扭头看着他,潇洒惬意。那把武器已被他收了起来。因为两人都知道,只是苏小虔身上的毒,就能在几秒只内把他最后那点血消耗干净。
  苏小虔怒火中烧,又没有办法,刚想打字骂过去,忽然周围一片黑暗,是真的黑暗。
  熄灯了。
  “艹你妈!”苏小虔气得大骂。
  宿舍其他三个人的电脑瞬间都灭了。朴亮过来问道:“小虔,线代的作业写了么?看看。”
  “滚!你们丫不会自己写,天天抄我的,要不要脸!”
  “嘿嘿,谁让你厉害啊,版本制造机!”
  “艹!别他妈光抄我的版本!到时候所有人作业全都一样怎么弄?”
  “放心,405和407俩宿舍也出了两个版本,这次作业算你的有三个版本,够了。”
  在这里不得不先介绍一下我们的主人公苏小虔。
  苏小虔是个学霸。每个人上学的时候可能把自己班里的第一叫做学霸,各种考试应对自如,外加编织的一些魔幻色彩的段子,于是这个学霸的形象会在脑海里根深蒂固。但苏小虔是比一般的学霸都要厉害的学霸。他进了全国最好的大学X大之后仍然是班里第一名,而他以数学理综满分,总分727进X大的时候,仅仅只有15岁。
  是的,苏小虔就是你们只在小说里听过的那种TOP1少年班的异类。
  但上帝都是公平的,每个人的技能点都是有限的。苏小虔投胎的时候明显把技能点都点在了诸如逻辑、抽象、计算等某些技能上,导致技能树长歪到西伯利亚。
  简而言之,苏小虔的劣根可以用三个字来形容:没朋友。
  他性格太差,情商太低,说话得罪人,又不善于交流,整体决定自己牛逼到姥姥家。树大招风,跟自古红颜多薄命一个道理。
  只有脾气好的朴亮还能跟苏小虔关系比较熟,朴亮把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定义为“友达以下两公分”。
  朴亮抄着作业,又问道:“哎,你真不来我们公会么?一个人玩有什么意思?况且你还是个战士,到时候下副本当MT多爽。”
  “你们公会叫啥?”
  “清风殿啊,据说也是咱学校的同学建的,别的系的。”
  “清风殿?”
  “是啊。”
  “哦。清风徐来是谁?认识么?”
  “不认识,多少级?”
  “30级。”
  “才玩的吧,不认识。”
  朴亮他们游戏是最开始玩的,随后苏小虔才开始玩。所以朴亮已经到了40多级,做任务下副本都跟苏小虔玩不到一起。而苏小虔的性格怪癖,没两句就能和别人吵起来,也不愿意和别人一起。换句话说,他在游戏里也是一样的没朋友。不过当他听说清风殿就是朴亮他们在的工会,因为那个清风徐来,不服输的苏小虔突然想进去看看了,找机会再找他PK。
  “好,明天把我加进去。”
  第二天一早就是线性代数课,7点50蒋浩、李彬彬还在床上躺着,朴亮在穿衣服。一般上了大二,入学的新鲜感都没了。学生们都渐渐适应了大学生活,学习上也变得不那么认真,得过且过。同时也开始玩各种游戏。苏小虔虽然玩游戏,但很自律,上课从不迟到缺勤。
  “快点,我还要去买早点呢。”
  “你先走吧,帮我带8个包子。”
  “撑死你丫的。”苏小虔骂声回响在楼道里。
  上了大二,课堂上第一排通常没人坐。大家都往后坐,这样睡觉玩手机也不会引人注目。苏小虔是个异类,他所有课都是端端正正的坐在第一排,一个人。老师都认识他。通常大学课堂老师不会提问题,除非想点名。但如果哪个老师真想提问,一般都是问苏小虔,因为苏小虔会像董卿在春晚上给刘谦当托儿一样的立马把问题回答出来,堪称这届少年班的奇观之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