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这媳妇儿的性别不太对啊! 作者:文盲团长

字体:[ ]

 
(一)姚羽
第一次见到他,被他浓浓的忧伤所震撼。
单薄的他静静地坐在窗旁的座位上,削瘦的身影在阳光的照射下被拉的狭长。他好安静,眼睛直直地望着窗外,空洞而无光,紧拢的双眉上挂着深深的忧伤,似乎只要眨下眼睛便会消失。
与吵闹的我们明显的格格不入,却又意外的让人想去怜惜,而我就是被这样的他所吸引。
有一刹那的冲动我想跑上去,将他紧紧地拥进怀里,伸手将他的双眉抚平,但……那只是一刹那的冲动。
越来越近的距离,越来越远的心灵,他与我之间相隔着千山万水,我碰触不到他,因为我也是一个男生。
然而,命运却和我开了个玩笑,转机竟然如此突然地出现在我的面前,可是……
第一次和他说话,被他冷冷地眼神所冻伤。
我颤抖着,怀着激动地心情看着近在咫尺的他,用尽全身力气压下那份悸动,结结巴巴地说出:"你……你好。"
他冷冷地看着我,没有丝毫的温度,不羁的眼神肆虐着,穿过我看向远方。
我怔住在那里,受伤地看着他,而他始终没有任何表情。
知道吗?
有一时的冲动,我想上前打掉他冷冷的面容,看到他是否还有别的表情。
但,我终究还是没有,因为我被冻伤了。
 
他姚旭日,比我还小一岁,眼里有的冷漠和忧伤超过了他的年龄,那不是一个17岁的孩子所能拥有的。
有时他像一个幽灵般空洞的坐在一个地方,眼睛里没有焦距,仿佛灵魂已经从那具躯壳中逃逸,只剩下行尸走兽般的他。
有时候却又冷的如南极的冰山,只要一个眼神,所有的事物便被冻结。
还记得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现在仍能久久地激荡在我的脑海中,我想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滚!滚!滚!滚……
那是我心上的一块伤疤,有时真想恨他,恨他为什么这样对待我,可是……我能吗?
现在他住在我家,每天我都能看到他,却更加不能控制地想去怜惜他。
 
他来的那晚,妈妈给我讲了一个故事,是关于他的。
他是我家的一个远房亲戚,但我却从不知道他的存在,也可能……他的家庭是家族里的一个阴影。
7岁时,他亲眼看到他的爸爸杀了他的妈妈,血在他的眼前扑满了天,他晕倒在血泊中。醒来后,他便被得知他的爸爸去自首进了监狱。随后的几年,他便在众多亲戚中像一个烫手的山芋般被推来推去。
妈妈感叹说好可怜,这么好的一个孩子,可惜了!
我不知为什么,心被重重撞了一下,扭曲的痛,想到了他的忧伤和冷漠,心像雪花般被融化了。
 
(二)姚旭日
我冷冷地看着他,眼前结结巴巴地说出‘你好'两个字的人--姚羽,我的新寄托的地方竟然是班长的家,没想到他还是我的亲戚。
我静静地看着他,他英俊的容颜让我想起同样和他有着血缘关系的人--我的爸爸。好久之前,爸爸也曾这样地对我笑过,温柔、慈祥略带着点点羞涩,从没有想过温柔的爸爸竟然……
恨他们!是他们俩个人毁了我,让我从此残缺不堪。
 
那天……
"说!你是不是……是不是……"男人激动地喊着,不见往日的温柔,却始终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是不是什么?哈!你是不是想说我是不是出去偷男人了,啊?那就不用问了,今天明确的告诉你,是!是!没错!!"女人不屑的撇着嘴修着指甲,满脸地不在乎。
"你……你混蛋!"那一巴掌狠狠地扇在女人的脸上,乌黑的发丝披覆了整张面容。
"打我?你竟然打我?告诉你姚文竹,你要是不跟我离婚,我就天天出去偷人,天天给你带绿帽子!"女人急红了眼,冲上去一把揪住男人的头发,硬生生地向墙上撞去。
躲在角落瑟缩的我,满脸的眼泪恐惧的看着他们,拼命的大喊着:"妈妈,住手!住手!妈妈!"
两个人扭打在一快,眼看爸爸就要撞到墙上了,我顾不得害怕冲了上去拽着女人的手臂,"妈妈,不要啊!"
女人随手大力的一挥,我便被猛烈的冲力撞到旁边的门上,脑子一阵酸痛,眼前一切都在旋转,黑暗慢慢向我袭来……
"啊!"那是好大的惨叫声,就在我不远处,一个女人的惨叫声。
随后就是突然的红成一片,我挣扎着努力去看清,女人倒在地上,腹上扎着一把惨亮亮的刀子,血从刀口处源源不绝地流出,瞬间染满了她身上白色的碎花衣裙,她伸手,在我的不远处向我伸手,有血浸染了她的指甲,满手的红色,女人的嘴在动,她在对我说什么。
可是……可是,我却听不到,看不清……
女人的身影在一点点变暗,旁边是男人跪倒在一旁痛苦地抱着头。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当我再一次睁开眼时,看着白茫茫的一片,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我没有反映,最终还是得面对现实。
我忘不了那段最快乐的时光,他们带着我出去玩,对我笑着,好温暖,好幸福。两个人的手紧紧地相握,十指交缠着,那似乎代表着永恒,永远不要分开。
那日子总在我最无助的时候进入我的梦乡,可是……为什么现实和它相差好远?那是一个梦想,曾经无数次奢望的梦想。
亲戚们冷漠地看着我,一个一个推脱着,我沉默不语,在他们相互的交谈中,我知道了我那曾经温柔的爸爸进了监狱。
落寞的看着窗外,雾色遮住了整个天空。
 
在回神时,看到眼前幸福、单纯的人时,只剩下不知明的嫉妒和残忍,我压抑住,收回视线,迈开脚步把他当作不存在般。
 
姚家对我真的很好,我微微弯起唇角,应该能在这里待上很久吧,我想着。
那个姚羽总是会出现在我的面前,有意无意的对我说上两句。
我知道他是在可怜我,我不需要任何人可怜,我只需要别人的付出和爱,所以我冷冷地看着他。狂妄和残忍告诉我,你要用尽全身力气去伤害他,他单纯、无知的想让人去破坏!
我紧握的双手在颤抖着,别过眼对他大喊:"滚!"
一定要离我远点,我不想去伤害任何人,不要在我的面前表现的那么幸福!
 
(三)姚羽
我每天看着他,看着他忽视我却无能为力,挫败感在一点点积累。那是一种欲望,想去碰触他和他说话的欲望,我开始不能控制自己遇到他却只能像现在一样单纯地望着他。
所以我决定无论怎样我一定要接近他!
在晚餐的时候,我心不在焉的扒了几口,不时的抬眼看着我眼前的他优雅的吃着饭。
终于我下了决心,夹起一块牛肉片微微颤抖的放到他的碗中,眼睛直直的看着他的反映。
他停下吃饭的动作盯着那块牛肉,我不敢呼吸,将剧烈抖动的双手隐藏在桌下。他……会不会当场扔掉?
他的沉思只有一刹那,我瞪大眼睛看他拿起筷子夹起那块肉慢慢放进嘴里,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
我好想笑,快乐的心情无法言语。但是我没有表现出任何,只是低头大口大口的吞着饭,将碗里的饭菜全部吃了精光。
这是不是说明,我……他是不是开始注意到我的存在?
那一晚,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子里全都是他吃我夹的那块肉的慢动作,微薄冷俊的唇型,柔柔细细地吞咽动作,喉结在性感地滑动着,还有那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
好美!
这样的他让我更加着迷,是不是说明我可以能近一步的接近他?
我激动,我兴奋,我睡不着觉!
满脑子都是那个叫姚旭日的人,从第一次见到他的忧伤到他的冷漠,他的一切我都着迷,我……我爱上了他吧!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去门前等着他,准备和他一起去上学。可是……妈妈竟然告诉我,他每天都是很早很早便出了家门。
我飞奔地跑到学校,一进教室便看到他一个人寂寞的坐在窗边的座位上,默默地看着远方。
我说:"旭日,晚上一起回家好吗?"
他侧过头来瞅了我一眼,不带任何温度,就连嘴边的那若有似无的微笑也不见了,像是看一个冷漠到了极点的陌生人一样。
"不好!滚!离我远点!"他淡淡地说着,起身离开了座位,坐到了离我远远的地方,似乎就怕我在一次过来骚扰到他。
我满眼都是受伤,心在一点点扭曲的痛,原来一切都是我的自作多情!
好难受,好象吸不到空气般,我的身体在剧烈的颤抖着,他依然无视我的存在。
我不能在待在这里了,不能再像一个小丑一样出现在他的面前。静静地走了出去,像游魂一样没有目的的游走,从太阳升起到它躲到山下不再出现。
我打了个电话说在同学家吃了饭,要在玩一会儿,爸妈叮嘱着要我早点回家。这一整天我满脑子却还都是姚旭日的身影,我到底该怎么办?
很晚、很晚我到了家,路过他的门前时,我发现他房间内的灯还在亮着,我敲门,准备要正式的解决这个问题。
要么接受我?要么……我希望和他永远不要再见面?
 
(四)姚旭日
看着眼前的牛肉,我愣在那里,唇边的假笑更加显得难看。这个姚羽,我说过了不要招惹我,否则我……我会伤害到他。
我夹起了那快牛肉,尽量保持不变的姿势细细地吞嚼着,如果不是姚父姚母在……我想我没必要做这个戏给大家看。
我是那么想把他的单纯毁了……
 
每天我都很早的到教室,习惯独自一个坐在窗旁的座位上看着远方,灰蒙蒙的天,我看不到光芒,这种日子还是在一天一天的继续着,像一个无形的牢笼一样。
后来姚羽来了,可笑的是,他竟然提出要和我一起回家!我已经说的那么明白了,离我远点!没看到我眼里的嗜血吗?你这样单纯的对我笑着,真想毁掉你!
我起身坐到了离他很远很远的地方,就怕自己一个冲动会压抑不住那份残忍,我不知道当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我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所以我逼迫着自己不去看他,我只知道他走出了教室,那一天都没有上课。心里在莫明的不安,我这是怎么了?眼神总会不时的望向他空出的座位,我想起了他走前受伤的眼神……
停!!!
我皱紧双眉让自己不再去想他!
 
回到家里,我像往常一样的打招呼,一样的淡淡地笑着,一样的吃着晚饭,直到姚羽打来电话,我再也没有胃口继续吃下去。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我坐在书桌前准备接着看书,可是为什么却看不下去,脑子乱乱的,好烦!
看着昏黄的灯光晕照出层层光圈,眼皮突然好重……
 
那是什么?好温暖,摸着我的脸好舒服。
我不禁像猫一样蹭呀蹭,轻轻柔柔的,有点痒~~
那温暖从我的脸颊抚到眉眼,又从眉眼移到唇瓣,最后变成了微微湿热。
啊??唇瓣?
我一下子睁开了眼,瞪大眼睛看着眼前和我的唇相碰的人,他沉醉的闭着眼睛,小心翼翼的吻着我,就好象我是一件易碎的玻璃品。
我用尽全身力气将他猛然推开,抬手狠狠地擦着自己的唇瓣。
"姚羽!你在干什么?"我大吼着,幸亏家里的隔音很好,要不然姚家所有人都会被我吵醒。
他坐在地上低垂着头,长长的额发挡住了他的眼睛,只能看见他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
"说话啊!"我一把走了过去,伸手拽起他的领子,让他直视着我,却看到了他眼里不知何时染上的悲伤和无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