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奶妈攻略 作者:我是拖拉机(上)

字体:[ ]

文案
 
演员顾久修被系统强制穿剧本:
【系统提示:只有刷够(真)男主的好感度,您才能积攒经验值返回原世界。】
顾久修穿越之后的日常画风如下:
#主角一见男主就发情系列#
#每天都在欲迎还拒 主角你臭嫑脸#
 
——
 
排雷:年下.1V1.HE.主受 
 
受是诱诱诱受√ 
攻自带hold住全场的迷之靠谱气息·后期黑化√.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年下 异世大陆
 
主角:顾久修,洛予天 ┃ 配角:虽然人多但是名儿好记 
 
 
 
    
    第1章 这年头穿越还需要理由?
 
  顾久修最近很忙。
  作为新生代人气偶像,90后小鲜肉顾久修接拍玄幻古装剧的消息,早先未经官方公开,就已在网络上不胫而走。随着前日新剧剧组的官方微博正式爆出顾久修的定妆照,此条围脖发布不到五个小时,便势如破竹地冲上各大热门搜索的榜首,让广大媒体再次见识了顾久修死忠脑残粉的力量,也坐实了顾久修是当红偶像人气话题王的地位。
  热评当中不乏有网友叫骂“卧槽这个演员又出来毁剧,毁‘人’不倦,烂剧圈钱!”,但是义愤填膺的差评抵不住脑残粉的口水,秒沉在一片狂热女性死忠粉的漫天撒花中。
  ###
  7月底的横店,烈日当空,酷暑难耐,犹如一个炙热滚烫的蒸锅。
  一屋子的工作人员都已各就各位,室内室外持续高温,再加上拍戏现场的灯光炙烤,一身古装的顾久修早已满身大汗,头套里更是蒙了层热汗,又湿又黏,很是难受。
  面前身着月牙白锦袍的“少年”,一手挥退两名近身侍卫,他旋身坐到圆桌旁,斜眼睨着顾久修,忽而转笑道:“你口渴吗?”
  顾久修虚抬一眼,眼前的少年脸色稍霁,顾久修一字一句一点头,非常有节奏地背着台词拍马屁:“不渴不渴,小爵爷如此体恤下属,真乃小人福分。”
  明明是奴颜婢膝的对手戏,从顾久修嘴里蹦出来就像小学生背诵古诗词,让人恹恹提不起看欲。
  饰演小爵爷的演员乃科班出身,演技套路中规中矩,临场发挥的功底还是有的,所幸未受顾久修影响。
  他眯着眼睛笑,语气却是冷若冰渣子,曲着手指叩桌面,一字一顿道:“你不渴,我渴。”
  “诶嘿!”
  顾久修闻言,忙不迭地躬身上前,一手提起桌上精致的琉璃茶壶,一手翻起茶杯倒了八分满,毕恭毕敬地将茶杯端放在“少年”前面,舔着脸赔笑:“爷,您请喝茶,喝茶。”
  “哼。”
  顾久修见“少年”只是冷哼并未翻脸,他按照剧本走位往后退一步,站在小爵爷身旁,方便随时伺候。
  饰演少年的演员已是奔三的年纪,由于剧组经费拮据,顾久修和他均是一人分饰角色的少年期和成年期。
  说起这演员,顾久修心里可膈应。
  不比顾久修这小鲜肉,能够在十来岁少年和二十几岁青年之间切换自如,饰演小爵爷的演员年已二十七、八,长相又显老,实力中规中矩,人气又不温不火,顾久修心里厌恶,看着这老腊肉撅起香肠嘴哼哼唧唧。
  新剧是一部带着奇幻色彩的架空古装剧里,顾久修在剧中饰演的角色名叫“王霸气”,是一名出身低贱的小人物,生活在等级分明、崇尚武力的从母法架空时代。
  “王霸气”生母是勾栏院的老鸨,其父身份不明,此处应为伏笔。而故事就是围绕资质平平又无权贵撑腰的“王霸气”展开,看他一路如何凭借自己的狡猾机智和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本事,周旋于各大权贵豪爵之中,最终摆脱贱民的身份,成功逆袭,荣升为豪爵之列。
  而剧中和“王霸气”演对手戏的小爵爷“洛予天”,他出身高贵,其母虽早逝,但是男主头上不仅有个身为剑尊的伯爵爹,背后还有一个贵为十大剑圣侯爵之一、爱孙如命的姥爷。
  可惜这位含着金汤勺出世的小爵爷,自小骄横跋扈,不思进取,吃喝嫖赌样样在行,恃强凌弱更是上道,民间还流传“洛家孽子如此,莫是气数已尽”的戏说之语。然而恰与旁人的戏谑之语相反,装傻耍横不过是洛予天明哲保身的生存之道,洛家不仅气数未尽,最终还因为洛予天而一举成为异世大陆的第一个超级世家。
  此剧虽以“王霸气”这一人物为主线,但是剧本是双男主设定,王洛二人的对手戏颇多,剧组里面那个西瓜头圆眼镜的小编剧,每天都跟在主角二人屁股后面百般强调:“王洛二人的对手戏很有西皮感,年下大法好,记得要发糖!切忌一开场就官方逼死同人,你们得知道,‘女主神助攻,男一男二小粉红’才是近年的大卖点,保证收视噌噌涨!”
  顾久修走神的这一会儿,“小爵爷”喝了两口清茶,他放下杯盏,道:“霸气。”
  无人回应。
  略一蹙眉:“……王霸气?”
  “诶嘿?”
  顾久修回过神,抬头就对上“少年”洛予天微蹙发眉头和……微微撅起的香肠嘴——顾久修脑袋里就剩“嗡——”的一声响,索性把台词也忘了个精光。
  顾久修刚扯起嘴角的笑意还僵在脸上。
  二人互瞪两眼:“……”
  顾久修以手捂脸,强撑笑容对在场工作人员道:“抱歉抱歉。”
  “停停停!”导演撸起裤管儿坐在矮竹椅上,心里对顾久修有火却不好发作,他挥起手中的蒲扇喊来后勤人员:“冰块运过来没有,诶对对对,往这屋里多搁两块大冰块降降温,呼!”
  导演手中的蒲扇扇得呼啦呼啦,顾久修手中的小风扇刮得“咻咻”的响。
  他身穿厚重戏服,头顶假发,后背早已捂出痱子。
  顾久修脱掉靴子撩开长袍,双腿架在矮凳子上,手里拿着经纪人带来的小风扇,呼啦呼啦地迎面吹,吹得发丝凌乱。
  化妆师过来给他补妆,经纪人就拿着剧本在他旁边,叽里呱啦地给他对台词。
  顾久修此时的心情很烦躁,进剧组已经有几天,他却一直没能进入状态。
  顾久修并非科班出身,而是凭借前一年某卫视举办的全国选秀节目一季爆红,随即签约唱片公司,出专辑拍广告,短短一年来,他人气高涨,混得风生水起。
  经纪公司忙不迭地趁着这股东风,连着给他接拍电影和电视剧,借此转型进攻演艺圈。
 
    第2章 这年头穿越还需要理由?
 
  自打顾久修接拍电视剧开始,圈内外多少双眼睛等着看他这个“靠脸吃饭”的门外汉出洋相,上一部小清新文艺片已在一个月前收官,虽然差评泛滥,但是电影热度不减。
  纵观把他黑出翔的网评,顾久修“靠脸吃饭”的标签还被改为“靠脸皮吃饭”,恶言顾久修的演技看哭他们一干人,屏幕里的顾久修演的坦荡荡,屏幕外的看客却直为他羞耻的演技感到害臊。
  对此现象,顾久修牙齿磨得咯吱响,内心安慰自己人红是非多,这年头最多的就是眼红症患者和人生loser转行当键盘侠。
  一旁的经纪人见顾久修心不在焉,知道这尊大大又元神出窍了,忍不住提醒道:“顾大大,顾巨巨,你可千万记住台词了啊。”
  顾久修这一个下午NG的次数再次创新高,经纪人已经赔笑脸赔到嘴角发僵。
  顾久修一听经纪人这话就不爽,心里的矛头直指饰演“洛予天”一角的演员,嘟哝着都怪这人害他出戏。
  一提这人他还就满肚子气,本来那位已是打滚演艺圈数年的老前辈,对顾久修这样的小新人不多加引导就算了,还一个劲儿抢戏打压,连退场走位都不忘挡他镜头。
  说曹操,曹操到,那名黄姓前辈正乐呵呵地走过来,站定身前对顾久修说:“小顾啊,不用紧张,自己试着换个角度找找感觉。”
  纵然顾久修心里对他再膈应,表面也不敢嫌弃,起身打哈哈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总是拖累到前辈。”
  一旁的经纪人也套热乎:“久修今天状态不太好,还请你多多担待。”
  前辈笑得含蓄,拍了拍经纪人的肩膀,说:“你这话就谦虚了,久修这不一直维持着这状态嘛,哈哈。”
  经纪人脸上笑容有点僵,小心翼翼地观察顾久修的脸色,果然见他脸黑了一大半。
  拍完第一部电影,顾久修就被上个剧组匿名爆料抹黑,早已在网络上获得“NG王”的称号,本来还指望顾久修这次能给自己洗白,谁知道这才进剧组开机几天,顾久修还真就将“NG王”这称号给坐实了。
  经纪人简直一脸泪,打碎牙齿含血吞,招架不住某黄姓演员的笑里藏刀。
  顾久修笑脸盈盈,袖子一把撸得老高,对那人笑道:“哈哈哈,所以才要请前辈多多担待嘛,不然岂不白喊了这声‘前辈’?”
  顾久修作为一个记仇帝,表面笑容可掬,心里却是暗戳戳地把这黄姓演员挂在黑名单第一列。
  恰好在这时,经纪人接了个电话,他及时打破顾久修二人之间的诡异气氛,对顾久修说:“久修,华姐让你接个电话。”
  顾久修歉意地对面前这黄姓演员说“抱歉抱歉,我比较忙”,然后笑眯眯地接过手机:“喂,华姐?哈,你说我的电影获奖了?”
  顾久修刻意在“获奖”这两个字眼咬重音。
  饰演洛小爵爷的演员本欲转身,一听这话也只是好奇地回头看一眼,正好就瞅见顾久修冲他挑眉一笑……分明就是一脸嘚瑟的表情。
  某黄姓演员咬牙切齿,愤然离开。
  电话那头是顾久修所在经纪公司的老板,她将抽了近半的香烟插进烟灰缸里掐灭烟头,红唇吐出一团白烟,说:“你兴奋个什么劲儿,到底有没有听清楚,你获奖的是——今年的‘金马桶’演技最差的男演员奖项。”
  华姐操着一口北京腔,一字一顿,咬字清清楚楚毫不含糊。
  顾久修这会儿倒是听清了,笑容僵在嘴边,嘴巴张得老大:“啊?!”
  华姐一贯从容淡定:“若是提名还好办儿,刚刚来的内部消息,你已经坐牢了这个奖。估摸着再过两个小时,这消息就会公布于众,你先得有个心理准备,公司会做好公关,不过倒也不必太担心,尽管以平常心去看待就好。行了,你把电话给小赵接……”
  华姐的声音渐渐淡去,顾久修此时的表情犹如五雷轰顶,玻璃心碎一地。
  ……
  经纪人给顾久修递水递湿巾,顾久修接过刚从车载小冰箱里拿出来的冰冻矿泉水愣愣发呆,心里拔凉拔凉,直到导演助理来催促上场开拍。
  天气燥热,加之拍摄打灯,室内又不透风,温度比室外还高出两三度。
  顾久修这一场戏还是和“小爵爷”演对手戏,一对上那黄姓男演员,顾久修就想起刚才自己犯贱朝人家挑眉嘚瑟的笑……顾久修简直想抽自己两耳光子,两个小时后“金马桶奖”提名一公布,黄姓演员能忍住不踩他两脚才有鬼。
  顾久修心里发堵,演戏不在状态,眼睛余光一瞥见旁人窃窃私语,登时脸色涨红,浑身火烧火燎,直觉别人都在看他笑话。
  一场戏连着NG十几次,他整个人已经接近虚脱,浑身热汗突突地冒,里衣换了三件,戏服还是全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