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奶妈攻略 作者:我是拖拉机(下)

字体:[ ]

 
    第80章 小爵爷用极轻的声音说:“*床。”
    
    见洛予天走近,那玄色华服的少年懒洋洋地站起身,他抚平衣摆的褶皱,举手投足之间不乏养尊处优的贵气。
    说到底,就是爱装逼。
    顾久修默默地缩到小爵爷身后,避开那少年的目光。
    毫无疑问,此人便是杨岩峰口中的“雷小爵爷”了。
    “洛予天。”
    这三个字被雷一鸣用轻飘飘的语气,从他那双薄唇里念出来,颇有几分轻蔑的意味。
    洛予天脸上浮现几分疑惑,开口问道:“你是?”
    顾久修听得心里哈哈大笑。
    面对雷一鸣的蔑视,洛予天干脆选择无视,比藐视还让人恼火。
    好在雷一鸣不恼不怒,他勾起薄唇,双手抱胸反笑,自报姓名道:“雷一鸣。”
    少年口中的自信,让人产生一种“普天之下,莫有不识君之人”的错觉。
    洛予天这次倒是很给他面子,点头笑道:“久仰久仰。”
    雷一鸣微笑以答:“彼此彼此。”
    两人之间客气的礼尚往来,虽是让顾久修觉得这二人之间默契十足,但是,话里的刺儿,任谁都知道他们口中的“久仰大名”另有所指。
    顾久修猜测,大概洛予天“久仰久仰”的是雷一鸣孤傲自大的大名,而雷一鸣“彼此彼此”的是洛予天荒- yín -无度的烂名。
    两位小爵爷也算正面打过招呼,洛予天打算就此别过,雷一鸣却还没有放行的意思。
    雷一鸣歪着头,目光投向小爵爷身后的顾久修,轻佻的目光瞥了顾久修一眼,眉头一挑,便冲洛予天勾唇说道:“似乎,也不怎么样啊。”
    这句话,顾久修可是实实在在地听懂了,听得他心里直冒火:不怎么样是怎样?!
    洛予天循着雷一鸣的目光,侧眸看了顾久修一眼。
    顾久修冲小爵爷龇牙咧嘴,暗示小爵爷要好好反驳,力争一句话挽回他的身价。
    洛予天回头对雷一鸣应道:“还凑合吧。”
    顾久修:“……”
    “哈哈哈!”
    雷一鸣对于洛予天的回答倒真是出乎意料,哈哈笑道:“洛兄弟果真像传闻中那般,‘来者不拒’。”
    洛予天叹了口气:“传闻倒是没听说过,原来雷兄弟这么喜欢八卦别人的私事。”
    雷一鸣不置可否,笑而不答。
    ——
    别过雷一鸣,洛予天几人在青衣剑修的带领下,来到住宿的西厢房。
    房子也够多,六人都够住,顾久修却自发自觉地选择和小爵爷住在同一间房,还对分房的剑修说:“就不麻烦你们多收拾一间睡房了。”
    分配住房的剑修听罢,转头静等洛予天的意见,他见洛予天没有异议,也便默认了顾久修的选择。
    身后紧跟的大术士也微笑道:“麻烦几位,帮我们安排三间住房即可。”
    大术士开口要三间房,除了顾久修和小爵爷同住一间,余下两间房分给大术士他们四人,自然也是两两分。
    顾久修不得不感慨,大术士隋染成日里和男人们厮混在一起,不仅性向喜欢女人,就连性别认知都变得越来越模糊了,和大药师他们同吃同住都不避嫌。
    领路的剑修看了大术士一眼,点头答应。
    最后,大术士和大药师睡一间,大驯兽师和大剑师同住一屋。
    几人分房而住,顾久修合上雕花门,和小爵爷一同在圆桌前落了座。
    顾久修探头探脑地望着纸窗外的黑影,只见带路过来的剑修并没有撤走,而是站在厢房前面的走廊,势有轮班守夜的意思。
    “小爵爷。”
    顾久修说话的声音自动压低,道:“他们这是要监视我们呢?”
    洛予天拿起桌上倒扣的杯盏,仔细查看杯底是否干净,这才倒了杯茶,抬头应道:“嗯,可能他们要查探我们的关系是否属实吧。”
    “……”
    顾久修对小爵爷的胡说八道很是无语,不相信地反问:“这还要查?”
    小爵爷端起茶杯独饮清茶,点头应道:“刚才杨岩峰也说了,铸剑山庄只留家臣,闲杂人等勿入,你觉得你自己是以什么身份进来的?”
    闻言,顾久修竟有几分无言以对。
    顾久修虽然“贵”为妖兽驯兽师,但是他的身份并未对外界公开,也不能对外界公开。所以,外界对他的印象一直停留在“来自勾栏院的妖媚惑人的小狐狸精”,唯一的本事就是把洛伯爵府的洛小爵爷迷得团团住。
    思及此,凭借他“如此不堪”的身份,杨岩峰却一言不发便将他放行,这事也很值得商榷。
    顾久修将身上的包袱卸下来放到桌面上,做手势询问小爵爷:“包裹里面的红骷髅和小黑蛇,是不是不能放出来?”
    洛予天啜饮一口清茶,道:“你平日里就将它带在身上。”
    顾久修了然点头,抬手拍了拍包袱里的碎骨头,被红骷髅张开的“大嘴巴”隔着包袱的锦布叼住手掌。
    ……
    洛予天和顾久修用完铸剑山庄送来的晚膳。
    入夜时分,小爵爷的后备部队拖着行李姗姗来迟,留在铸剑山庄外面的四名剑修早已等得不耐烦,一身火气,一人一马扛着两匹马所驼的行李,“哼哧哼哧”地拉到洛予天所留宿的别院。
    “辛苦了辛苦了。”
    顾久修笑脸盈盈地帮送货上门的剑修搬过行李,许是扛着负重过大的行李走了太长的路程,那几名剑修手上的力气还不如顾久修一个半路出家的驯兽师了。
    顾久修搬了行李箱进屋,这才重新关上门。
    送来行李的那四名剑修,非但没有离去,反而跟着同伴一同站在屋外的走廊守夜。
    他们在屋外说话的声音极轻,顾久修把耳朵贴在门上静听都听不清他们谈话的内容。
    洛予天将顾久修的包袱挂在床头旁边的衣架子上,看见顾久修的举动,道:“这屋子加了防御结界,他们在屋外还运用剑气刻意压低了气息说话,低于剑师修为,是听不到他们说话的声音的。”
    铸剑山庄的屋子本就自带结界,洛予天一行人入住之后,大术士和大药师也没有闲着,趁着小爵爷吃个饭的空档,已经在几人留住的三间住房里张开另外一张结界。
    虽然大术士和大药师二人的力量在铸剑山庄明显受制,布下的结界也仅能阻隔内外的声音传达。
    但是,聊胜于无。
    顾久修听完小爵爷的解释也放心了一些,说话不用再小心翼翼咬耳朵,他回头问小爵爷:“你也听不到他们在聊什么?”
    屋外那几名剑修既敢肆无忌惮地闲聊,就是料定出世开化却不思进取的小爵爷,今时今日连剑师的修为都达不到。
    小爵爷微微一笑:“他们说,今晚可以见识见识,传说中妖媚惑人的顾九是怎样迷惑洛小爵爷的。”
    顾久修对小爵爷的瞎扯,嗤之以鼻:“铸剑山庄的人是得有多无聊,才会这样八卦别人的私生活。”
    洛予天挑眉道:“上次去看袁子爵行房的时候,你的反应不也很积极。”
    顾久修:“……”
    往事不堪回首,若不是他按耐不住自己现场看三J片的私心,就不会有中迷药遭遇羞耻的后续……那一次,应该算是他和小爵爷的第一次肢体接触?
    顾久修打了个哆嗦,耳朵泛红,不敢再瞎想。
    ——
    夜已渐深。
    顾久修和洛予天并排躺在床上睡觉,同床共枕对于他们二人而言已不再是啥稀奇事儿,何况二人此时衣裳整齐,睡姿规规矩矩。
    若是细看两眼,还能瞅见两人的被子中间,鼓起一个小山丘。
    “……嗯?”
    顾久修才刚闭眼睡觉,尚未进入浅眠,就感觉到大腿有什么东西撩过。
    “……”
    顾久修一把握住身侧的小爵爷的胳膊,手劲儿颇大。
    “怎么?”
    小爵爷睁开眼睛,侧过脸来。
    顾久修闭着双眼,咬牙切齿道:“别乱摸。”
    “……”
    沉默须臾。
    洛予天道:“我没有摸你。”
    说话之间,顾久修感觉大腿又被撩了一下。
    洛予天蹙眉:“你为什么要恶人先告状?”
    言外之意就是顾久修反倒对他动手动脚。
    屋内的烛火已经熄灭,透着窗外折射进来的淡淡微光。
    顾久修坐起身,这才看清两人的被窝里俨然钻进一个第三者。
    顾久修一掀被角,拎起伏身贴在床尾,自以为伪装得很隐蔽的红骷髅。
    红骷髅被顾久修倒挂着拎着脚丫,颌骨“咔擦咔擦”响,似是在狡辩。
    【系统提示:红骷髅:爬床是小黑蛇指示的,它说它怕冷。】
    隐身缩在红骷髅镂空的骷髅架内的小黑蛇,闻言就现身钻出蛇头“嘶嘶”两声,不愿背下红骷髅单方面控告的黑锅。
    顾久修:“……”
    顾久修正想好好教育一下真正“恶人先告状”的红骷髅。
    忽然——
    躺在床上的小爵爷一把握住顾久修撑在床上的手腕,一把将人拉倒在他怀里。
    “干什么?!”
    顾久修的脸埋在洛予天怀里,又莫名其妙地被小爵爷掀起的被子蒙住全身,也罩住红骷髅和小黑蛇。
    小爵爷捂住顾久修的嘴巴,薄唇贴着顾久修的耳朵,薄唇翕动,磨着顾久修的耳廓。
    小爵爷用极轻的声音说:“*床。”
    顾久修:“……”
    ……what?
    
    第81章 睡过就是睡过了,他还矜持个什么劲儿!
    
    洛予天一把将毫无防备的顾久修拉进怀里,贴着顾久修的耳廓,薄唇翕动,磁性的声音蛊惑着顾久修,道:“*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