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三)818那个帮主夫人 作者:岁云暮

字体:[ ]

 
 
 
文案
一个精神上有点毛病的少年被家人和爱人治愈了的故事。
 
818我们那个浩气大帮帮主夫人半年多没有上线,一上线成了隔壁恶人大帮帮主夫人的故事
 
别惹帮主夫人,帮主说他很脆弱的,要我们多照顾他
 
咳咳,帮主夫人是男的?
 
男的,不是很正常嘛
 
现代文辣,剑三以现实中的《剑侠情缘三》的网游形式出现。
本文尽力日更
谢谢各位老爷的观看,欢迎食用本篇(●' V '●)
内容标签:怅然若失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峥曦,陈星宇 ┃ 配角: ┃ 其它: 
==================
 
☆、缘起(一)
 
  “丐帮,你干嘛呢喊你躲圈你不躲,你又不卡,能不能反应快点啊”叶墨白简直气急败坏得在YY里吼道。这小丐帮一身PVP阵营装备,还敢进来打本,要不是看他一直在本子入口一直附近求收留,他才不会收留这个小丐帮呢。
  在接下来的几个BOSS里,这个小丐帮不仅连路都跟着走不好,更不用说那谜一般的DPS,幸亏这个队里大部分都是叶墨白帮里的人,不然就冲这个小丐帮屡屡引小怪导致团灭的傻劲,肯定早就把这个智障小白丐帮T出队了。
  “算了,小丐帮,你这DPS还不如没有,秀秀,你就别拉他起来了,让他躺着吧。”虽然小丐帮一直很努力得把技能全都按了个遍,但是基本毫无用处。还不如让他躺着。
  “真是对不起,拖累了大家这么久QAQ”小丐帮一直在队聊里说着道歉的话,语气软软,还带着萌萌的颜文字,虽然他的体型是丐帮成男,还是个松狮丐,但是队里的人都默认为这是个反差萌的软妹纸,因此大家的态度都挺和软的。
  在丐帮的躺尸下,队里的老手们很快就打通了这个本,出了几个丐帮牌子,队里又只有这一个小丐帮,叶墨白便全部都插给小丐帮了。
  好友申请:烤叫花鸡请求加您为好友
  叶墨白笑着同意,密聊小叫花:小叫花,我看你没有帮会,不如来我们帮吧,大家都特别好。
  系统:您邀请烤叫花鸡加入您的帮会
  系统:烤叫花鸡加入您的帮会
  帮会:(为君笑一舞):欢迎新人入帮,入帮送情缘缘#花#花#飞吻#
  (唐家堡最帅炮):欢迎新人入帮,爆照爆三围
  (把酒欲问弦):欢迎新人入帮,新人么么哒#飞吻#
  (叶墨白):欢迎新人入帮,#花#花#
  (惑心):欢迎新人入帮,新人已躺在我的身下
  。。。
  小丐帮看着帮会频道里飞快闪过的欢迎,慢慢得在帮会频道里打着:
  帮会:谢谢大家的欢迎QVQ
  (为君笑一舞):软妹子哇?来姐姐怀里,姐姐亲亲(°‵′)
  (唐家堡最帅炮):抠脚秀滚开,妹子缺情缘吗?本炮单身20年!
  (把酒欲问弦):死不正经的,有人挖宝吗?
  (惑心):酒酒,我!
  (守得浩然气):酒酒,拉我
  。。。
  小丐帮看着帮会里的打打闹闹深知自己完全插不起去话题,便切了频道,专心得做起日常。
  密聊:(叶墨白):小丐帮,你有师父吗?没有得话我收你吧
  (烤叫花鸡):谢谢辣,我有湿乎乎啦~\(≧▽≦)/~
  (叶墨白):好吧,有什么事找我,或者帮里的大家帮忙
  (烤叫花鸡):谢谢帮主QVQ
  (叶墨白):不客气
  小丐帮点开师徒界面,空荡荡的版面上只有一个名字:醉卧美人膝
  他没有其他的师父,也没有其他的师兄师姐,他的师父上次在线是在20天前。
  小丐帮叹了口气,关掉界面,退出游戏。
  许峥曦关了电脑,去盥洗室洗了把脸,镜子里的青年白得几乎透明,五官精致无可挑剔,一双无辜的鹿眼给人以单纯柔和的气息,但是青年的眼下却略带青黑,平添几分憔悴。
  许峥曦是5个月前入了剑三的坑,那是他看B站微博上漫天飞的剑三同人,带着几分好奇就下载了剑三,一眼就看中了丐哥那8块腹肌,一对大花臂,自己照心目中的硬汉给自己的丐哥捏了个硬汉面孔,再加上了充满男子气概的胡子,就这么高高兴兴地进入了游戏。
  刚开始他连轻功一段二段三段都不会,调视角也是依靠那2个原始键,就这样按照系统的指示,莽莽撞撞,不知死了多少回,终于升到30级,小丐帮看着地图上的主城区十分向往,便一路从君山出发,靠着两条腿走到了扬州。
  小丐帮从未见过那么多人,比起他在他的出生地稻香村见过的人还要多,耳机中传出清扬的音乐,还要小萝莉,小正太的清脆的笑声,这里每个人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屏幕中丑丑的小丐帮带着苏幕遮,高高兴兴得在扬州里溜达了起来。
  这个找许峥曦的学弟是许峥曦部门里新纳部员,本来许峥曦既不是部长也不是副部长,只是部门里的一个普通委员,按理来说也没有什么事要找他,但自从第一次部门例会,亮相之后,新入部门的成员便暗搓搓得都加了许峥曦的联系方式。
  对于太过热情的学弟学妹们,许峥曦都以温和而疏远的态度打发了,没几日大家都知道了这位看起来清新可人的学长是不好接近的,便渐渐不敢打扰。但是昨天晚上的那位学弟却锲而不舍得找他说话,几乎每隔一日总要找点新鲜由头和他聊天,许峥曦混迹各次元已久,对于小学弟的套路也是一清二楚,表面上敷衍着罢了。
  正逢放国庆长假,许峥曦的家就在大学本地,本来平时就不常回宿舍住,这下更是好好呆在家里,连楼都不愿意下,什么事都交代给许父许母,天天不是窝在电脑面前打游戏就是躺在床上看电影,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昏天暗地,日月无光。
  此时,许峥曦刚刚午睡完,懒洋洋得打开了剑三,刚刚等界面加载出来时,就看密聊版上全都是他师父的留言:
  (醉卧美人膝):徒弟弟,你什么时候上线哇?
  (醉卧美人膝):徒弟弟,你该不是A了吧
  (醉卧美人膝):好桑心,收的第一个徒弟弟居然A了!QAQ
  (醉卧美人膝):徒弟弟你终于上线了,为师等你等得好苦啊,,,,
  (烤叫花鸡):师父。。。
  (醉卧美人膝):徒弟弟,过来为师带你看雪
  您的师父召请您到她的身边
  小丐帮的视线一转,便来到了纯阳的论剑台,他的师父撑着一把黄色的伞站在雪中,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丐姐孤零零的样子还颇有点寂寞。
  (醉卧美人膝):徒弟弟,你看这里好看吗?
  (醉卧美人膝):这里还是我的师父就是你的师祖祖带我来看的呢(,,  ,,)
  (醉卧美人膝):你师祖因为我师娘走了,所以他也很快走了。。。
  (醉卧美人膝):你师祖对我特别好,所以我也要对徒弟弟你特别好(`ω)
  (醉卧美人膝):这可是我们师门代代相传的精神呀!
  (醉卧美人膝):徒弟弟,等你长大了,也要对我的徒孙孙好哦(ω`)
  丐姐撑着伞站在雪中喋喋不休,那时小丐帮不知道5个月后合服之前丐姐就会走,也不知道丐姐的师父是个仙风道骨的道长,也不知道丐姐常年背着黑锅被人悬赏,跟不知道丐姐到底在干些什么。
  就这样,丐姐天天带着小丐帮做任务,带小丐帮看风景,截了好多和小丐帮的合照发给小丐帮,把小丐帮□□成会软乎乎喊湿乎乎,发着QVQ,QAQ的萌徒弟。小丐帮渐渐变得懂一点点游戏规则的人了,很快小丐帮就要满级了,丐姐说邓小丐帮一满级就带他去见老王,做一个恶人自在逍遥。
  可是后来小丐帮没有等到丐姐带他入恶人,也没有感觉到丐姐说的自在逍遥。
  在小丐帮快满级的时候,丐姐带着小丐帮在黑戈壁做任务,突然丐姐头顶上就顶了个金灿灿的赏字,还没有等小丐帮反应过来,丐姐已经倒在了地上。
  一只喵哥在丐姐尸体旁边打坐,是小丐帮没见过的名字,世界上也刷出了了丐姐的悬赏消息:
  (我不爱吃鱼):咦,这不是以前那个818那个人妖三了我还有理里面的那个丐姐
  (惑心):活该!都那样,怎么在这服蹦跶
  (糊你一脸泥):23333,我没看过哎,求帖子地址
  (黄焖叽):前排围观吃瓜
  世界刷过的一条条信息都带着巨大的信息量,让小丐帮傻了:丐姐是人妖?!还三了别人?!
  很快,丐姐的帮会看见丐姐被埋的消息,赶了过来,喵哥那边也来了许多人,顿时本来清净的一片地方,瞬间成了混乱的帮战。双方为了丐姐吵得不可开交,由于丐姐这边的人更少,很快他们就全部躺在了地上。
  小丐帮混在围观看热闹吃瓜的群众里面没有引起任何注意,丐姐躺在地上,近聊:
  (醉卧美人膝):这都是我一个人的锅,别找我帮会的麻烦
  (西域羊肉串):23333,三了人还有理了,你站着让我们杀30次,然后看你删号还是转服,反正不要出现在酒酒面前
  小丐帮就这样傻傻得站着看着他师父站起来又倒下去,人群中的丐姐失去以往的英气快活只剩下无助。小丐帮痛恨自己的号小,完全没有任何用处,小丐帮替师父辩驳的话因为小丐帮龟速的打字速度很快淹没在滚动的屏幕中。
  
 
☆、缘起(二)
 
  
  小丐帮反应过来密聊他师父:湿乎乎,你快下线吧,别这样让他们欺负你了。。。我们
  还没有等小丐帮打完这一段话,小丐帮的屏幕一黑,小丐帮一低头,发现他家的傻兔子的两瓣嘴开心得啃着电脑线,小丐帮把兔子抱起来,这兔子还傻乎乎得舔了舔小丐帮的手。
  等到小丐帮换了根新的电脑线,在上线时,发现丐姐自从那天之后便没有再上过线了,而信使那里丐姐给小丐帮帮留了很多东西,足足有十几砖,各种小玩意儿,各种烟花,丐姐跟小丐帮说她不想再上线了,怕连累帮会和亲友,没有好好把小丐帮带大,是她最大的遗憾,她说小丐帮要好好长大,别碰情缘这玩意儿,好好快意自己的江湖。。。
  小丐帮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泣不成声,,他此刻才感受到了原来两个互不相识的人,即使不认识,有人也愿意付出真心来对一个人。他发现他原来现在已经想念他的师父了。
  后来小丐帮知道了有一首歌叫眉间雪,歌唱道:
  是不是每种感情都不容沉溺放肆
  交心淡如君子
  只道是那些无关风花雪月的相思
  说来几人能知
  院内冬初昔年与你栽的桃树
  叶落早做尘土
  新雪来时又将陈酒埋了几壶
  盼你归来后对酌
  穿过落雁修竹看过月升日落
  你说有一日总会名扬天下实现你抱负
  那时低头替你剑穗缠着新流苏
  心愿未听清楚
  还挂着流苏是否应该满足
  也为你缝好冬衣寄去书信一两句叮嘱
  该庆幸至远至疏你我还未至陌路
  是时光从来残酷
  最害怕酒肆闲谈时候听见你名字
  语气七分熟识
  回过神笑问何方大侠姓名竟不知
  笑容有多讽刺
  斟酒独酌细雪纷纷覆上眉目
  清寒已然入骨
  还忆最初 有你扯过衣袖轻拂
  笑说雪融似泪珠
  曾经相伴相护说着初心不负
  想起某一日陪你策马同游闹市中漫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