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热情故事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字体:[ ]

 
文案:
张爱玲说《小团圆》:「这是一个热情故事,我想表达出爱情的万转千回,完全幻灭了也还有什么东西在。」
聂原:王小波说的有道理,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但是我他妈好穷啊!穷的什么都没有了。
乌天:不对,你还有点什么东西,你等着,我亲手拿出来给你看。
这是一个柔情似水的故事,无虐,日更,信我=w=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恩怨情仇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乌天,聂原 ┃ 配角:薛立臻,周贺,段可湘 ┃ 其它:好了伤疤忘了疼
 
 
  ☆、重逢
 
  “哟,这么多礼物呀!”
  乌天被身后忽然冒出来的尖细声音吓了一跳,是教语文的成老师,快退休的人了,天天打扮得像大姑娘,声音也尖尖细细的。
  乌天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只好轻轻地“啊”了一声,算是应答。
  今天是教师节,乌天不出意外地成了办公室里的众矢之的——桌子上的礼物堆成了小山,用英语组许熙老师的话说,“那得是多少人民币和少女心啊。”成老师闻言又凑了过来,一脸八卦,“哎,小乌,你看,这杯子多好!我上个礼拜刚在家乐福看见的,没舍得买,两百多呢——现在的小孩子啊!”
  乌天一听价钱,也觉得是不是有点贵重了,他不由得想起他的高中时代,其实也就是七八年前,那时候的教师节同学们都送什么来着?他其实不太清楚,因为他从没送过。倒是见过乌校长,也就是他姑姑,桌子上摆满贺卡的情形。那时候大概是流行送贺卡吧?没错,是贺卡,当年那个人好像还买过一张准备送给老班,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有送出手……
  “乌天,下班了有什么安排么?”许熙的声音打断了乌天的思绪。
  “没,怎么了?”乌天一边说着一边揉了揉眉心,是春天了,每天下午打瞌睡的次数直线上升。
  “那啥,我前几天发现一家特好吃的馆子,咱俩搓一顿去?”许熙是和乌天同一批进学校的老师,刚到学校时教师宿舍不够,和乌天住一间宿舍,算是和乌天最熟的同事了。
  乌天瞥了许熙一眼,压低了声音说:“你是又被逼着相亲吧!这次别想再坑我了!”
  许熙轻轻“啧”了一声,垮着脸说:“我也没办法啊,我妈牌友的闺女,推都推不掉啊!”
  乌天干脆地摇头,“上次的经历一次就够了,我没兴趣听小姑娘讲恋爱史。”
  许熙拧起眉头纠结了一下,然后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今儿你再陪我去一次,我把昨天开出来那把星河斧给你……”
  乌天愣了一下,“成交!”
  许熙瞬间感觉自己被坑了,“你刚才不是那么坚决么,有没有原则啊乌老师!”
  乌天笑笑,不再搭理许熙。
  没想到的是临下班了,年级组长又针对语文和英语学科召开了一个简单的教学计划调整会,许熙教英语,乌天教语文,会上乌天看许熙一遍遍因为担心迟到而偷看手表,忍不住咧嘴偷笑,心想真是猴急啊。
  等许熙和乌天打车赶到约好的饭店时,已经比约定的时间晚了近半个小时了。所幸那姑娘正赶上堵车,也还没到。
  “不好意思先生,今天客人比较多,没雅间了,大厅也坐满了,您看坐外面院子里可以么?”饭店的前台领班说。
  “……”许熙扭头看乌天,“跟姑娘在扎啤摊相亲是不是不太好?”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相过……你怎么不预定?”乌天说。
  “这不是忘了吗……算了就坐外面吧,反正我也没打算和她好。”许熙脖子一梗,故作潇洒。
  乌天看着许熙那张“大义凛然”的脸,问许熙:“你家人怎么天天给你整这事,你不是上个月刚过完25的生日么,家里这么着急?”
  许熙冲着手里的菜单叹了口气,“别提了,昨天老头给我打电话,还念叨我赶紧让他抱孙子,他们已经想着抱孙子了,我这儿对象都没有,他们能不急吗。所以说,我羡慕死你了啊乌少爷,你爹妈也够沉得住气的。”
  乌天皱眉,“别叫我什么乱七八糟的乌少爷……这有什么沉得住气沉不住气,谁规定了二十五之前必须结婚的?还早呢。”
  许熙再次夸张地叹气,“你条件这么好当然不急,想嫁你的姑娘多的是!哎,对了,我听说昨天高一化学组的那个美女,好像姓韩,来打听你了。”
  乌天没说话,眯着眼想了半天,还是没能从脑海中找出关于“姓韩的美女”的印象。
  “诶,来了!”许熙用胳膊肘撞了撞乌天,低声说。
  乌天抬头,看见好几个穿着灰色工装的男男女女正往扎啤摊走来,等他们走近了,乌天才看见走在他们身后的穿连衣裙的姑娘,也就是许熙的相亲对象。
  是美女啊,怪不得这小子眼睛那么尖。乌天心想。
  “哎呀,讨厌死了!我跟在他们后面进来的,那个味儿,熏得我要把午饭吐出来了!”姑娘一双细细长长的眉毛拧成一团。
  “嗯……里面没座位了,只能坐外面,可以吗?”许熙问。
  “可以是可以啦,就是外面会有点脏吧,那个烤羊肉串的烟对皮肤很不好的,还有刚才那几个民工,我其实不太想和他们挨着吃饭呢。”姑娘一边说着一边打量乌天。
  许熙只好干笑两声。
  “你好,我是许熙的同事。”乌天冲姑娘笑笑,心里想的是,许熙确实不容易……现在的女孩都这么麻烦么?
  乌天确实不太清楚现在的女孩都什么样。大学四年研究生两年他都没谈过恋爱,虽然有那么几个女孩向他告白过。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叫何向婷的东北女孩,一米七的个子,课余时间做平面模特,主动得近乎泼辣,告白后每天给他发短信,送亲手做的马卡龙……可他就是没法接受她。同宿舍的哥们都以为乌天故意钓着何向婷,实在看不下去了,拉着乌天喝酒,把乌天灌醉了,拨通了何向婷的电话,笑嘻嘻地说,“美女,我们帮你一把,成了之后请吃饭啊!”然后扭头对喝得满脸通红的乌天说:“天儿,何向婷刚才打来电话说出事了,她和宿舍里两个女孩打起来了,让你快过去!”
  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乌天会一跃而起,拎着啤酒瓶冲向女生宿舍——冲冠一怒为红颜,然后乌天的那层玻璃纸也就自然而然被捅破了。
  结果乌天坐着没动,掏出手机,拨了辅导员的电话。
  “老师,我是乌天,女生宿舍出了点事……”其他人一听这话,简直是被当头打了一棒,宿舍老大最先反应过来,一把抢过乌天的手机,“老师,乌天喝多了……啊?女生宿舍?没事!我们跟他闹着玩来着……”
  后来辅导员调查了这件事,确定是几个男生开玩笑后才放心。可这么一调查,所有人都知道了那天晚上的事。何向婷就再没找过乌天。别人问乌天当时怎么不去,乌天笑笑,“我当时喝多了路都走不好,如果是真的出事了,我去了也解决不了问题。”
  乌天的室友这才明白了,乌天是真没看上何美女啊!但是疑惑又来了,那样的姑娘都看不上,乌天到底是想找个什么样的啊?
  对此乌天的回答相当敷衍:“可能还没遇上合适的吧。”
  然而究竟怎样才是“合适”呢?暗恋乌天的姑娘不知道,乌天自己,其实也不知道。
  一声响亮的“啧”把乌天的思绪拉了回来,乌天抬头,看见姑娘一脸嗔怒。
  “怎么这么没素质啊!不知道这是公共场合吗?安静一点!”姑娘冲着不远处的一桌人吼道。
  乌天和许熙俱是一愣。
  这尖锐的一吼,成功地让整个扎啤摊都安静了。
  乌天往那桌看去,围坐在桌边的人们正是刚才姑娘口中的“民工”,大概有七八个人,紧紧地挤着。
  乌天心想,这女的TMD没事找事呢!
  “就是说你们!还让不让人吃饭了,吵什么吵啊!”姑娘又吼了一声。
  许熙赶紧阻止,“这种露天的扎啤摊本来就闹,别生气别生气……”
  那拨“民工”中的几个男人闻言站起身,向乌天这桌走来。乌天和许熙只好硬着头皮站起来。
  打头的是个光头男人,目测至少有一米八,一脸横肉。
  “这地儿你们开的啊?”男人说道,语气不善。
  许熙头大,他悄悄数了数走过来的人。五个男人。这要打起来……只能挨打吧!
  许熙正想着怎么既避免冲突又不让姑娘受委屈,忽然听到身边的乌天轻声说:“聂原?”
  许熙疑惑地看向乌天,乌天却没看他。许熙只见乌天往前走几步,绕到了那几个男人身后,然后他站定,面冲着站在最后面的男人。
  “聂原。”这次乌天的口气不是疑问,是陈述。
  名叫聂原的男人并不太高,大概一米七五的个子,很瘦,有点散乱的发丝半遮着他的眼睛,让人看不真切他的面容。倒有点高中生的感觉。
  “啊……乌天。”许熙看见那个男人微微扬起脸看着乌天,脸上却没什么表情。
  “你们还有理了?有没有素质啊,这不是你们村可以随随便便撒野!”姑娘又是一声吼。
  晚上九点二十一分,甘城市第四医院的走廊里。
  乌天坐在椅子上,身上灰扑扑的,头上绕了好几圈纱布。
  许熙坐在乌天旁边,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乌天,乌少爷诶,您这样明天咋上课啊?”
  “该怎么上怎么上,我用嘴讲课,又不用脑门。”乌天说。
  “乌校长知道了非弄死我……你咋就那么愣头青呢,那人又没打你,你冲过去干啥啊!”许熙说着说着又悲愤起来。
  这是相当混乱的一晚。本来许熙他们和那几个男人并没动手,另外一桌的几个痞子模样的男男女女却凑了过来,明显是故意滋事。再然后,这伙小痞子就和那几个男人打了起来。许熙疑惑,这都什么事?
  其实到这时候就没许熙乌天他们什么事了,赶紧走人就是。然而许熙一扭头,就看见刚刚和乌天说话的那个男人挨了打,一个公鸡头一脚踹上他肚子,那男人一下子摔在了坚硬的水泥地上。几乎是在同一时刻,许熙忽然就听见乌天说:“你拿着。”然后自己手里被塞进了一个手机。
  许熙没反应过来,问:“啥?”
  然而许熙话音未落,乌天已经一个箭步冲上去,一脚踹在了公鸡头的肋骨上,加入了这场混乱的打斗。
  许熙傻眼了,平时真没看出来您这么讲义气……许熙再转念一想,乌天是他叫来陪着相亲的,他肯定不能把乌天丢这儿啊!可是还跟着个姑娘,他也不能把姑娘丢下了上去和他们打。
  许熙正着急,忽然听见一声清脆的响,是酒瓶子碎在地上的声音。
  许熙抬头,就看见乌天一脸的血。
  “饭店都关门了,就只买的着这个,你……吃吧。”聂原把印着“KFC”的塑料袋往乌天手里递。乌天接过袋子,却只放在腿上,没打开。
  乌天侧过头看着坐在自己右边的聂原。他和聂原有多长时间没见过了?有七年了吧。聂原高了,黑了,瘦了。
  乌天冲聂原笑了笑,“真没想到能碰上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