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分手联盟OL 作者:不想吃药qq

字体:[ ]

 
文案:
★我集智慧样貌气韵学识为一身。
☆我集霸道温柔财富胆识为一体。
以上是个人介绍,纯属扯淡,以下为具有权威性的夫夫匿名问卷调查:
★你问我前男友?
……抠门小气市侩独断脚臭啤酒肚喝酸奶舔瓶盖方便面要用漏勺洗发水用霸玉烟屁股头捻不出一根丝儿……
☆他??
装逼闷骚做作小心眼写文章扑街玩游戏被虐永远分不清理想和现实把自己活在超自然二次元的玻璃心一枚。。咳咳,ps:我愿意为他瞎眼。
☆★CP:务实抠门攻X闷骚屌丝受
☆★本文是披着网游外皮的生活文、侧重感情线、1V1、结局he、无互攻、双洁、略狗血。
☆★雷点:全民搅基、略狗血、( )空白待添……
 
内容标签:破镜重圆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昀,季肖程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一年轻男子昨日从xx大厦十九楼跳下,当场死亡,疑似同性恋人提出分手……左边来点,坐深些,哟!登记照都贴上来了,这些小编真让人寒心,尊重下死者嘛……嗷!你有病啊!坐断了都!!!”
  梁昀被一脚踹下沙发,左手正好撑到季肖程的一只臭袜子,彼时曾第一千八百二十五遍提醒季肖程脱下来的脏袜子一定要泡在洗衣液里,季肖程也答应了第一千八百二十五遍,然而这是第一千八百……够了,梁昀彻底没脾气了。
  刚那一屁股他是故意坐歪的,季肖程这会疼的不轻,在沙发上缩成了离水濒死的虾状。
  “你吃药没开灯吗?梁昀!你他妈是故意的吧!?咝咝咝……要断了……”
  梁昀套上睡衣,打开冰箱倒了杯冰水一口饮尽,身体内仅存的一丝情绪被滑入食道的冰水迅速冷却。
  放下杯子,他说:“季肖程,分手吧。”
  分手很简单,只三个字而已,季肖程这人没心没肺,梁昀打包票明天他绝不会看到某男子从某大厦跳楼殉情的社会新闻,如果他们彼此身体里还能澎湃出这种要爱不要命的激情,文章就不会以一场枯燥沉闷的性-爱拉开序幕。
  梁昀,男,二十九岁。
  从提倡晚婚晚育的上世纪某一年开始,二十九岁的男人应该称得上是黄金年龄,面朝二字卖萌,背靠奔三而立。
  他们青涩褪尽,岁月还没来得及在脸上CAO刀,而他们却在岁月中淬炼出了这个年纪独有的魅力。
  或许谈过两场恋爱,懂得汲取前段恋情失败的教训,会时时警醒弥补不足,更加珍惜下一场爱情。
  他们大多事业有成,阅历丰富,存折积累了不下七位数的可观存款,并且掌握至少三种以上床上运动的标准体位,足可供爱情消费。
  哦对了,梁昀还是个非常罗曼蒂克的男人,他一直希望窗台上种一簇蔷薇,睁眼就能闻到花香,所以他恨透了和臭袜子打交道,他非常讨厌那种让人窒息的味道,非常非常讨厌,即使他已经闻习惯了……哦不!他怎么可能会习惯!!!
  那个把臭袜子塞枕头底下内裤后面总有一个洞的季肖程,那个拉尿总飙到马桶外面,睡觉打呼磨牙的季肖程,那个抠的烟屁股头捻不出一根丝儿,方便面要用漏勺舀,喝酸奶一定要舔瓶盖的季肖程——统统见鬼去吧!!!
  梁昀已经想不起大学时代的季肖程是什么样的了,应该是很出色的,就像是阳光下的向日葵,是无数目光中最耀眼的存在。
  季肖程要是不优秀,眼光高的离谱的梁昀不会暗恋他四年。
  对啊,四年啊,梁昀记得自己那时候的度数没现在这么高,怎么反而没有现在看的清楚,含情脉脉掏心挖肺的喜欢了他两年。
  过程说来很长,邂逅其实很短,双向暗恋的两人在毕业前夕告白,才拉拉小手就面临各奔东西,初吻是在月台,做贼似的一触即放,天很热,把泪水夹在汗水里,舌尖尝到的是淡淡的苦味,却在舌根悠然回甘。
  头一年的异地恋甜蜜又苦楚,终端信号兢兢业业的维系着这段看上去并不牢靠的爱情,然而谁都不曾怀疑它会欠费断线,只有两个人坚持而不被任何人看好的爱情就这么奇迹般的被中国电信维系了下来。
  再后来季肖程放弃了条件优渥的工作,破釜沉舟跨越鹊桥,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和恋人牵手。
  工作连连碰壁,生活朝不保夕,他们也曾为了先交水电费还是先交宽带费而争吵过,也为方便面干吃还是泡水吃而冷战过,可从没想过放弃。
  出柜是在四年前,工作稳定后,两人手牵手视死如归的先后登门坦白关系,然而坦白未必从宽,年初一杭州梁昀的家,那扇写满拒绝的防盗门硬生生隔断了二十多年的亲情,年初三武汉季肖程家,他们是被一盆洗脚水泼出门的。
  2010那个新年,梁昀被大年夜滴水成冰的寒凉和一盆60度的洗脚水淋成了肺炎,在医院住了八天,季肖程寸步不移的陪在医院,过了一个头一次单独相处的新年。
  烧的糊涂时,梁昀问他:咱俩有以后吗?
  季肖程第一次对他动手,重重一颗爆栗子:吃药没开灯吧,再敢说混账话我削你!
  四年后的今天,梁昀大逆不道的说了比四年前更混账的话——分手,季肖程却没削他,反而吁了口长气……那就分手吧。
  这片小区没有物业,八四年的老房子,交通方便生活便利,门栋下长年累月从早到晚都聚着一群闲来无事的家公家婆打发时间,白天唱大戏中午下象棋晚上斗地主,特殊天气除外。
  分手第二天,梁昀照常下班回家,大妈大婶们照常家长里短,不遗余力的互通小道消息以及抽丝剥茧大揭秘,梁昀已经没脾气反感了,反而觉得这些人世俗的有些可爱。
  “小梁啊,你们家的卫生费我给垫了,街道来人收钱时你哥也没在家。”
  梁昀得体的笑,掏出一张二十交给大婶。
  “就五块,二十我没零钱找。”
  “那就交四个月的吧。”
  “诶,看你就是不当家的,明天找给你十五块吧。”
  梁昀回以一个任谁都看得出敷衍的笑,拎着手提包进了单元门,后面一阵沉寂,随着门栋里人影的消失,叽叽喳喳的炸开了。
  “这个看上去人模人样,依我说赶不上他表哥一毛钱。”
  “就是,小季多活泛一小伙子,大叔大妈的叫的别提多亲热了。”
  “这一个整天阴不阴阳不阳的,皮笑肉不笑,真以为自己是杰克苏。”
  “杰克苏是什么?”
  “杰克苏是玛丽苏他弟。”
  “小季的英文名叫玛丽苏?”
  楼道没有窗,声控灯是跟路灯一条线,不到天黑不供电,梁昀今天心情好,丢了旧鞋穿的新鞋,上楼时分外的小心。
  当初租房选址签合同是季肖程一手包办,他这人生活上不拘小节,臭袜子不叫他换他能来回翻面穿成露趾状直接扔,但大事上往往都能果断拿主意,比如说未经梁昀的同意就签下了两年合同租下这个跟他俩一个年代的一室一厅小套房。
  六年前租金1200到现在也只涨了800,刚好凑够整数,当真是廉价的可以。
  住惯有明亮落地窗大房子的梁昀看不上这种老居民楼,无非是嫌太嘈杂,他是文科生,偶尔喜欢搞点创作,这种不到转钟不夜天的老房子简直就是对艺术的侮辱,可他居然一住就是六年,且没有搬家的打算。
  楼梯很窄,梯距间隔不足二十五公分,他必须踮着脚才能避免鞋尖踢到楼梯,一双ECCO一双ROCKPORT就是被踢破了鞋尖的皮报销的。
  鞋子和爱情一样,崭新的鞋子尖上磨破了哪怕一点小口,就不能穿了,瑕疵就像是打在心尖子上,你会痛,会可惜,会懊悔,最后也只能珍藏。
  然而还有另一双鞋子,你一直穿它,也会保养它,可是总有一天它的样式会过时,鞋底会在时光铸造的路途中磨平,对它的喜爱早就消磨殆尽,最后遗忘在鞋柜的角落。
  梁昀和季肖程的爱情就是这样。
  开门,没有臭袜子和饭菜交杂的那股诡异的味道,梁昀警觉的鼻子失去了用武之地。
  提包随便一丢,再也不用以身作则的弯腰脱鞋子,两只脚很任性的相互一蹬,光着脚踩在地砖上也没人在旁边叨叨打赤脚的男人性功能不调。
  开衣柜,空了三分之一,书桌上那台需要外接风扇才能运作跟拖拉机一个分贝的笔记本电脑没有了,卫生间那只磨掉了毛的牙刷和灰不灰白不白的毛巾不见了,天天平价上拍的那瓶霸玉防脱洗发水终于消失了。
  开抽屉,照片跟某人目前形象完全对不上号的所有证件没有了。
  看鞋柜,占地面积极广的44码鞋子都滚蛋了。
  梁昀靠在沙发上点了支烟,被呛着了,他绝对不承认是借烟消愁,也绝不承认因为惆怅才会抽烟,更不会承认他开始想念季肖程的味道才偷偷抽他落下的中南海。
  个抠门爷们,连3块5毛钱的中南海也要抽到烧焦过滤嘴才罢休!
  梁昀重新自我反思,当初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个极具武汉特色的男人——抠门、邋遢、嗓门大、马马虎虎又斤斤计较,你抓他尾巴他踩你下巴,你说他一句他顶你十句。
  “呼——”终于分手了。
  冰箱里还有昨天的剩菜,其实季肖程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他在吃方面从不会抠门,反而会买最好的,食用油必须非转基因,大米必须是没有上蜡的,排骨只买直排,牛奶买进口的,果汁鲜榨的,他烧的菜也很好吃,昨天有一道爆鳝丝还剩了一半,热好淋在米饭上那味道必须棒棒哒!
  梁昀淘米蒸饭,忍着饿等到电饭煲上的数字还剩下5分钟,然后开冰箱拿……
  剩菜是没有滴,只有一张便签条,上曰:未免影响亲的胃口,属于前男友的一切都打包带走了,包括昨天你吃的恨不得吞舌头的爆鳝丝。
  梁昀盯着冷藏柜里的那张便签足足三分钟,把一腔永远不属于优雅男士的怒火压制临界点以下,潇洒的撕下那张便签,结果发现后面还有一行字:对了,东西太多我拿不了,所以有一部分决定丢弃,就放在沙发后面。
  梁昀轰一声关掉冰箱门,从沙发后面拖出一个黑色垃圾袋,打开……
  霸玉防脱洗发水、脱毛牙刷、毛巾、剃须刀、剃须水、内裤、袜子、烟灰缸、电蚊拍、老头乐……
  最上面是一个透明食品盒,里面满满一盒爆鳝丝。
  良久,四楼窗口传出一声毫无优雅可言的咆哮——季肖程,有种别让我再看到你!!!
  
 
  ☆、第二章
 
  分手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家都是成年了,早就过了把爱情当成全部的年纪,失恋不过是人生的必经之路,过了保质期的爱情不过是一盘吃了拉肚子的爆炒鳝丝而已。
  而已……
  而已……
  “您感觉好些了吗?中药打进血管舌根会觉得苦,这是20毫升葡萄糖,如果难受可以口服。”
  护士真可爱啊。
  梁昀给了她一个45度半侧面无懈可击的笑容,他还是很有魅力的不是?
  接过那瓶葡萄糖,一口喝下去还是苦,整条舌头上的味蕾都叫嚣着一个人看病没人搭理的苦。
  挂完吊瓶已经是晚上七点,他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穿上,门诊输液部的小护士跑了过来,脸蛋红扑扑的,手里抓着什么,不安的看着他。
  “怎么……?”梁昀微笑,即使是装逼,他也能笑得让人如沐春风,一点都看不出来他其实看不上这个求爱的女生,他不能接受一段对方性别为异性的恋情,即使这个女生确实是很漂亮。
  “这个……这个……”小护士鼓起勇气双手举起手中的纸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