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家boss是只攻 作者:记城

字体:[ ]

 
 
内容介绍
  周轩一直觉得,为什么他对叶之渊就是狗血的一见钟情呢?
  如果是慢慢的了解的话,是不是就可以早点看清楚他的真面目?然后远远的躲着他?
  只是他抱着抱枕怨恨的看着某人时,最后还是被某人一个冷睥直接缩下了脑袋。
  我才不怕你!小声咕哝了一句。
  叶之渊撇开了眼光,没有理会他。简介无能。⊙﹏⊙b汗!
  聪明别扭内心敏感小受X腹黑某种意义上也是别扭的小攻,磕磕碰碰最终走向he的道路。全文温馨?!
 
 
01.你快点回来,好不好?
 
      ">屋里面一片黑暗,只有窗外微弱的灯光照了进来,踱上了一层微冷的氛调。床上的人翻了一个身,露出了半截光洁的脸庞。脸上满是隐忍的神情,在床上蠕动了好久,才终于平静了下来。
 
    周轩挪了挪,挣扎着打开了床头的一个小灯,才扑棱的躺回到床上,呆呆的看了天花板上的花纹好久,回过神来,皱了皱眉。
 
    居然一觉睡到第二天晚上了。这样懊恼的想着,不禁又迷迷糊糊的想要重新睡过去。
 
    他现在正和某个男人同居在一起,显然,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工作了。
 
    房间里一片昏沉沉的,周轩脑海里一片空茫,只晕乎乎的感受着脑海里血液突突的脉动。
 
    想到男人,周轩眼里闪过一丝复杂。要说他们的关系的话,还真不好说。某种意义上,大概可以称之为搭伙之类的。可是昨天晚上两人又在床上“打闹”了一晚,床下还有他散乱一地的衣服……证据充足,说是搭伙什么的,估计男人知道了会发出一声傲慢的嗤笑。
 
    “还睡?”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冷竣的侧脸在昏黄的灯光下线条显得十分的优美和柔和。周轩默不作声的打量了他一会,撇开了脸背对他。
 
    男人又开了一盏小灯,没有理会他别扭的行为。每次做完之后他都会很炸毛,今天算安静的了,男人挑了挑眉,大概可以称之为害羞?
 
    把笔挺的西装脱了下来,露出形状姣好的肌肉,男人自顾自的换着衣服。周轩不知道咕哝了一句什么,彻底没了动静。整个人都埋在被子底下,只露出了黑乎乎的脑袋。
 
    他的脸色苍白的厉害,蜷缩成小小的一团,只是在宽大的被子底下倒是看不出来。抬眸偷偷看了男人一眼,他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来,只堪堪地把自己的脸埋进枕头里面。半响才“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男人的问题。
 
    底下的手却紧紧捂住自己的胃部。
 
    他有蛮严重的胃病,只是男人不知道。 那是在孤儿院时留下的后遗症。孤儿院不是什么大机构开办的,很小,得到的资助更少,本来是维持不下去的,只是院长不愿意放弃他们,换了一个小院子当做住宿的地方,自己清汤寡面的照顾着他们。
 
    周轩永远没有办法忘记那凌乱冗杂的环境。阴暗潮湿的天气,空气闷熏,带着灰蒙蒙的质感,出去的时候会经过横生纵长的巨大枝桠,阳光很少能够照进来。
 
    时光像是剪影一般,缓慢地过分。可是尽管只是这么一方的小天地,却已经足够让人感激了。
 
    他们几个小朋友时常看着窗外即将到来的大雨,怔怔的出神。然后看到一个瘦削的身影走进来的时候,就会雀跃着一窝蜂的跑出去。
 
    “陈妈妈!”
 
    周轩年纪最大,总是走在最前头,抬着晶晶亮亮的眼神看着她。女人含笑,摸了摸他的头,轻柔的说道:“我回来了。”
 
    然后周轩就咧开了嘴,笑的一脸灿烂。
 
    院子里的生活虽然清苦却不乏温馨。周轩在院长外出的时候,总是咧着一张没心没肺的笑容,和弟弟妹妹们耍闹。只是偶尔会看着窗外那棵巨大无比的大树怔怔的出神,其他孩子不明白他在干什么,只是见他空茫着眼神,瘦小的身子一动不动的。只觉得害怕,站在一旁不敢靠近他。
 
    周轩转身看了怯弱弱的弟弟妹妹一眼,勾起一抹安抚的笑容。他那时候想的最多的是如何走出这逼仄的环境,到阳光底下去。
 
    “轩哥哥?”
 
    “乖,自己到一边玩。”周轩拍了拍一个弟弟的脑袋瓜子,又重新把视线放到树上,高昂着头,神情明明灭灭。
 
    可是靠着院长微薄的收入,他们的基本饮食还是抓襟见肘。不定时的餐饮以及不足的食物,为了照顾小一点的孩子,他总是常常饿着肚子,结果,就养成了今天娇弱的胃。
 
    大概是因为一天没吃东西了。周轩这样想着,男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我今晚有宴会,不回来了。你醒了就起来弄点吃的,保姆做好了饭,放在冰箱里。”叶之渊扯着领带站在镜子前,迟迟没有听到周轩的回答,偏了偏头,勾着似笑非笑的笑容看着他的背影。
 
    “那么困?”
 
    周轩这才懒洋洋的应了一句“嗯”。
 
    ……
 
    等到房间里又安静了下来,他才把自己苍白的小脸露了出来,嘴唇被咬得发白,额上满是细细密密的冷汗。
 
    也不知过了过久,那紧紧抓着被单的手才放松下来,轻飘飘的搁到床上。
 
    隐忍的神情放松下来,他抹掉额上的汗,缓了好久,才裹上松垮的睡衣走了出去。弄了一杯热牛奶,暖呼呼的直达肠胃。
 
    其实他也弄不明白,怎么就不明不白的和男人住在一起了。好像所有的事就莫名其妙的发生了,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和男人同居了将近两年。
 
    只是抬眼看了看周围简洁大方的环境,周轩窝在沙发里懒洋洋的喝着牛奶,突然十分的后悔。
 
    皱着眉头纠结了好久,他眼里才闪过一抹算计的精光。
 
    “喂,叶之渊。”那边有点吵,周轩不满的撇了撇嘴,才声音“虚弱”的继续说道:“我好像发烧了”。
 
    “你快点回来,好不好?”有意无意的把音调往上翘。
 
    那头显然是愣了一愣,有些不适应的皱着眉头,半响才冷着声音说道:“好。”
 
    其实他更想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交往。同居两年了,他们虽然会做些脸红心跳的事,可是男人什么也没说,他也不能自作多情吧?周轩这样想着,不禁兴奋得涨红脸,踮着脚尖在沙发上走起猫步。
 
    真生病时的脆弱他才不让他知道嘞,只是骗他回来又是必要的。要不然……
 
    周轩冷哼了一声,突然吃吃的笑了起来,露出了小狐狸般的狡猾。好久,才停了下来,一屁股跌坐样在沙发上。
 
    哎呀呀,要怎么做才能假装发烧?
 
02.童话是童话
 
      ">周轩一直觉得他和叶之渊的相遇很狗血,什么英雄救美,一见钟情的戏码都让他给遇上了。
 
    只是童话是童话,事情真相往往残酷的多。王子和王子注定没有契机,尽管他曾经给他一个背影,但那何尝不是错觉呢?
 
    也许他傻愣愣的抓着他的衣角,他却还呆在公主的怀里呢。
 
    周轩撇了撇嘴,摇掉心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咬着薯片发出响亮的声响,薯片渣子掉了一地。面无表情地瞪了地板上凌乱的零食袋一眼,又卡嚓卡嚓的发出更大的声音。也不知道是跟谁在赌气。
 
    等到周轩迷迷糊糊的入睡又再次醒来的时候,旁边就阴森森的坐着一个人了。
 
    “擦!你想吓死人啊!”他瞪大眼睛,脸色刷的苍白了几分。
 
    “周先生。”那人抚了抚自己有些褶皱的衣角,背部挺得直直的,才严肃的开口:“您醒了就好。boss叫我带您去看病。请您收拾好跟我去医院吧。”
 
    “他怎么不自己回来?”
 
    “boss还在应酬。” 来人不耐烦的皱了皱眉,抬起手表看了一眼,“请您快点。”
 
    “我不去。”
 
    周轩把薯片扔到茶几上,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难看了。
 
    说实话,他很讨厌这个人,既虚伪又做作。常年阴着一张脸,每次见到他的时候脸色更是变得十分的出彩。好像看见了一坨屎般不能忍受,却还假装谦恭的用了您的字眼。真让人恶心!
 
    “请您不要让我难做。”
 
    周轩挑了挑眉,还是忍住了爆粗的冲动,只是一字一顿咬的特别的用力:“我刚才发现我发烧已经好了,所以就不用麻烦你了,李秘书。”
 
    李秘书审视般的看了他一会,突然伸出手探到他的额上。周轩被吓了一跳,想后退却退无可退,正想骂一句的时候,一只冰凉的手背就贴到了他的额上。
 
    真的好冷,周轩忍不住颤栗了一番,还来不及看那人镜片下的神情,那只手就离开了。
 
    “的确是不烧了。”李秘书站了起来,镜片反射着白光,一脸讳莫如深。过了一会,他才微微的颔首,沉稳的说道:“既然您没事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
 
    周轩听到门砰的一声关上了,才突然抓狂的挠了挠头,恨不得时间倒退到打电话之前。
 
    果然是之前痛的太厉害了,才会脆弱到给叶之渊打了那通电话。发着撒嗲的声音,现在想想,都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抖了抖,周轩忍住内心那股莫名其妙的失望感,钻进了被子里。
 
    被窝里暖呼呼的,很适合睡觉。只是他睡得太久了,脑海里清醒的不得了。他今晚或许就不回来了?周轩呆呆的想着,被墙上的钟发出的滴答声给闹腾的烦躁无比。
 
    叶之渊回来的时候差点给地上的东西给绊倒。定了定,才发现是一个被拆了电池的时钟,时间还停留在2点四十分。双人大床上蜷着一小团的拱起,想起秘书冷静的话语,叶之渊眉宇间拧成一个川字,转身往浴室走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