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老掉牙的故事》作者:何君B

字体:[ ]

 
 
    文案
 
    外冷内热痴情攻VS炸毛别扭(傲娇?)受, 1v1, HE
 
    梗儿:这是一个老掉牙的故事。准确来说,是一个掰了又好了的故事。
 
    小攻小受一起三年,将要迎来大学毕业之际,小攻却莫名其妙地提出分手了。别扭的小受一边说着求之不得,一边却偷偷地跟踪小攻找出掰的原因……
 
    猪脚:沈默,何预
 
    配脚:沈清,萧白池,方一秀,何觊
 
    (本人踏入小说界时间不长,某些术语(例如:别扭傲娇傻傻分不清楚)可能把握不到位,第一次发文,希望各位小伙伴不要嫌弃,积极指出不足之处,谢谢~)
 
    第一章
 
    第一次在Z大遇见沈默的时候,何预才大一,还不知道这人叫沈默,不过何预真心觉得一个大男银没什么必要长得那么白皙那么高挑那么养眼,凭着那种放空的眼神不带什么表情走在校道上都能跟职业模特走在T台上面那么引人注目。
 
    看着走在自己身边的师弟妹一脸要扑上去的样子,何预心里默念:“哼,不就比我白那么点儿高那么点儿好看那么一点儿么,有必要特地从我面前经过么?”何预特么傲娇地把头甩了甩。
 
    第二次在Z大图书馆遇见沈默的时候,何预还是读大一,还是不知道沈默的名字,不过何预真心觉得这人好看归好看,可是站哪儿都像冰山一样,处处透出一股冷气,自己大夏天的坐在他对面压根就觉得要加件厚棉袄。
 
    偏偏是那种冷淡的气息活脱脱地吸引了一波又一波女生的注意,前后左右的女生一波波地经过,一边偷瞄沈默一边窃窃私语,搞得自己都没法专心看书了,对面的沈默居然还能看得下书,他是不是应该庆幸现在图书馆的桌子虽然能坐四个人,但是他们旁边的空位都有书霸占,所以想追沈默的女生都没敢坐下来?不然何预一定会受不了当场炸毛。
 
    在何预第58次抬头看周围的女生,第123次看手表的时候,何预终于无比清楚地意识到一个重大的问题,坐在帅哥对面,想好好复习考期末考?没门!因为坐下来那么久,他就一直只看着同一页!还老盯着同一个人!
 
    在何预意识到看书是不可能的之后,他就开始偷偷地打量起对面的人儿。感觉这人就是那种对着很多事儿都可以表现得没什么所谓的人,冷淡的样子表现得太明显,不然那么多波女生经过怎么会没注意到啊,特别是那些走过还特地在他身边掉东西的大波妹,半个小时捡了1次书2次笔记本3次笔4次橡皮擦的说,还感觉不到那些妹子的意图的还是人来吗?
 
    不过何预更多地觉得他是在装,一个字,装,两个字,装逼,三个字,特么装,四个字,特么装逼。
 
    趁着对面人儿走开了,何预伸长了他那肉肉的小脖子,终于看到了这人儿的名字,沈默。哼,连名字都跟人一样怪,改叫沈热说不定就能中和一下现在的温度,哈哈哈……哈秋,艹,鼻涕口水全弄到对面了!
 
    何预急忙随手找了张纸就伸长手臂拼命擦沈默的笔记本,擦着擦着,何预心里猛爆粗:“卧槽,这纸上面有字的,越擦越黑!”然后他还悲催地发现,沈默已经回来了,还站到他身边,看着他擦本子……
 
    不是说伸手不打笑人脸吗?何预扭头就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第三次在Z大饭堂遇见沈默的时候,已经是过去了一个寒假了,何预已经知道沈默的名字了,还依稀从很多女生的口里得知,沈默是一名低调的帅锅,低调得跟小草一样的校草。
 
    何预在目送沈默从身边走过后,转头就对着身边的萧白池说:“小白,你看这人,走哪儿都那么装逼。”
 
    萧白池是何预的大学室友,是个腼腆的宅男,人如其名,有点小白。他爸妈也不知道是怎么起名字的,小白出生在12月份,他出生的那天他家乡刚好迎来第一场寒潮,下了一场大雪,萧爸爸抱着小白隔着玻璃看着医院楼下花园的小鱼池,感觉- yín -生特么美好,为了纪念这一刻,准确来说为了展示自己的文学水平,他给小白起名为白池。等小白长大上幼儿园哭着回来的时候,他才知道,他给他小娃起错名字了……不过萧爸爸爱面子死活不肯认错,也不愿意给小白换名字,害得小白背着白痴,不,白池这名字一路活到了今天,小白现在那么腼腆,那么宅,很大部分是因为童年被小伙伴们笑怕了……
 
    小白平时很少听到何预评论陌生的男银(其实大一都过去一半了,小白压根就没认识几个人),听到何预的话儿就立马回头,只看到一个高挑的背影,随口开玩笑说了句:“难道你感兴趣?”还暧昧地对他笑了一笑,清秀俊俏的娃儿配着暧昧的笑容,何预突然觉得小白是个当女人的料子。
 
    他狠狠地看了小白一眼,慢吞吞地说“我才没那么重口味,喜欢净是装逼的人。”只是他不知道,后来,他真是喜欢上这个看起来尽似装逼的人,还喜欢得不可收拾、昏天暗地。
 
    第二章
 
    转眼已三年。
 
    “何预,你蹲这儿干嘛呢?”
 
    何预应声回头,看到是沈清,立马伸长手丫把他拽到自己身边,死活让他蹲在自己隔壁,由于动作过分鸡裂,个头高的沈清差点儿就扑到何预的身上了。沈清蹲稳了身子立马开始埋怨何预了:“我艹,你干嘛呢,吃人豆腐用得着那么鬼鬼祟祟吗?”
 
    “你他妈的说话小声点儿,甭让你哥听见了。”何预继续保持鬼祟的样子看了看草丛左前方20米远的沈默,“你懂的。”
 
    沈清是沈默的弟弟,他们兄弟俩虽然相差了一岁,可是五官体型都怎么看怎么像,反正都是一枚帅锅。不过沈默性格比较内敛,话不多,老顶着一副冰山脸,总给人一种不知道怎么靠近的感觉。沈清则比较外向,典型话捞,带着语不惊人话不休的特性吸引了N多美少女和美少男。
 
    沈清早在高三就知道他哥哥是个GAY,因为他哥在大学有了男朋友后就对家里出柜了!幸亏爸妈为人比较看得开,没当场气晕过去,他们前前后后思想教育折腾了他哥一个月后就没怎么难为他哥,自己就更不可能有什么意见了。
 
    沈清当初还以为他嫂子(他深信他哥是压人的那个)应该是跟他哥一样是个冰山男,等他自己也进入了Z大才知道,他嫂子居然是个跟自己同年的炸毛小别扭!虽然常常口不对心,不过人倒是不错,所以他跟何预的交情也挺好的,重点是何预跟他同一个专业,还是个优秀生,期末考重点什么的源源不绝提供有木有啊~既是嫂子又是湿胸,怎么能不好好巴结巴结呢?虽然最近何预和自己哥哥掰了,但是没人会跟期末考试重点过不去把?今年他们就毕业了,现在该怎么利用就得怎么好好利用有木有。
 
    沈清顺着何预的指头看去,沈默正跟一个清秀的男生坐在树下的石凳上,男生一脸笑容,嘴巴动个不停,沈默虽然一脸淡淡的木有什么表情,不过看他半倾着身体斜着那个男生,就知道他是在默默地听那个男生说话了。
 
    他们融入在这蓝天白云绿树微风的画面里,沈清真心觉得这画面怎么看怎么唯美,但他深知何小别扭对他哥余情未了,画面美、两人登对之类的话儿绝对不能说。
 
    虽然何预口上没说,但他在和他哥掰了之后还一直偷偷地跟踪他哥,他就知道这当初口口声声说“分就分啊,有什么了不起的”的人其实心里还是很在乎他哥的。沈清故意不戳穿他,省得他炸毛,小声地说:“你都跟踪了快一个月了,你下个月就得离校了工作不用找了吗?”
 
    “我还没想好做什么工作嘛,”何预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两个人,仿佛盯着盯久了就能知道沈默为毛突然说分手的原因,“你哥不也一样还闲着吗?”
 
    沈清心里感叹着:你这傻逼我哥一毕业可以回D市的X报社上班了你知道吗?口上却说着:“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没空陪你瞎跟踪,你有空把你大四的上课资料发给我。”说罢就起身走人,也不管他哥在前面看没看到。
 
    第三章
 
    何预看着沈清连衣袖都不挥一下就走了,心里一阵阵发闷。
 
    其实他也不知道跟踪沈默这个决定是不是对的。一个月前的今天,那混蛋在约会完特么冒了一句“我们分手吧”让何预特别恼火,临近毕业,本来烦的东西就特么多,沈默居然还想毕业分?艹,三年前那混蛋把自己掰弯了,把自己宠得要天有天要地有地的,现在一声不吭就想分手?太过分了。何预一气之下就喊出了:“分就分啊,有什么了不起的!”然后往宿舍跑。
 
    在回宿舍的路上,何预其实已经开始后悔了,他还没想分,毕竟,沈默作为一个恋人,真的把恋人这个角色扮演地十分地好,好到评选十大好恋人能拿前三甲的那种。何预心里更多的是气愤,凭什么把人吃干抹净然后就甩手走人啊,重点是何预还没觉得他在这阵子有什么异样,他还是那样冷淡却细心地帮他把何预该干的想干的不想干的事儿都干了呀。
 
    根据何预对沈默的了解,他认为沈默现在喊分手一定是有原因的,问题是他居然没发现这个原因是什么?
 
    有时候何预也觉得自己特么过分,跟沈默一起三年了居然连沈默最喜欢吃什么最喜欢看什么电影都不是那么清楚,甚至了解沈清的事儿都比了解沈默的多,敢情是他忍了自己三年觉得自己无可救药所以转移阵地泡别的男生?
 
    据何预所知,现在坐在沈默旁边的男生也是D市的,是新闻传播专业那边的人,何预还不清楚这人的底细,毕竟这人也是这两周才出现的,何预之前也一直忙着办离校的事儿没空打听。
 
    原本何预早就排除了沈默出轨的可能,不过看着眼前一向以冰山着称的沈默竟然对那男生微微露笑的样子,他就开始觉得出轨什么的真有可能了……何预越想越觉得自己过去三年对沈默各种差,沈默对自己各种好,气愤沈默掰弯了自己,又想到他背着自己出轨自己还不要脸似的跟踪他……各种憋屈各种不安各种愤怒都开始浮出来了,感觉眼泪都快要从小眼睛里蹦出来。
 
    沈默固然不知道何预蹲在那里心里上映着天人交战的大戏,不过他早就知道何预一味地跟踪他。从说分手的那天起,他再也没给自己发过短信打过电话聊过QQ,只是一直偷偷摸摸地跟踪着。何预跟踪人的水平太屎了,沈默觉得用屎来形容或许都不那么适合,不过他真心没能想出比这还要贴切的词儿,你见过草丛后面会有一顶会动的红火火的帽子的吗?你见过一电线杆长了手丫在那里偷拍人的吗?还是说你见过一棵树的树干是有腿丫的还穿了一双绿汪汪的新百伦?
 
    他一边听着方一秀讲述着他家爸爸的趣事,一边无意识地摸了摸左手手腕上何预在他们两周年送给他的手表。他低头一看,原来已经坐了一个多小时了,小预那家伙大中午的在草丛下暴晒得够久了,六月天的太阳不是开玩笑的,还是找个借口走人了吧,等一下小家伙晒中暑了就杯具了,他又不会照顾自己,小白又瘦瘦的都不知道能不能背得动他,沈清……额,算了,还有沈清不是吗?沈默这么一想又觉得没什么必要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