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顾格,你的白督掉了 作者:沉狗头

字体:[ ]

 
 
文案
 
白督轻轻地把脑袋搁在顾格手边,鼻尖碰到了顾格的无名指,他睁大眼等了好一会儿,
然后才小心翼翼地把脸贴近了顾格的手掌。
他把气呼在顾格的掌心,又感受到暖气铺散在自己的脸上,一直暖到自己的心里。
黑暗里,男人的身影半跪在沙发边,低伏的脊背就像一个虔诚的诺言。
嗯,还能隐约看到他身后的尾巴柔软的打着卷儿,微微摇摆。
什么时候顾格才肯和他一起睡?
 
……
 
什么时候顾格才肯睡他。
 
渣受转忠犬,微虐后甜
性冷感淡定攻V逗逼忠犬自带甩尾技能受
 
内容标签:甜文 破镜重圆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格,白督  
配角:游枯,金抱抱 
其它:性冷感淡定攻V逗逼忠犬自带甩尾技能受。
 
 
     
    ☆、第一章 
 
  顾格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白督,砖墙破落,在最不适合他的地方遇见他。
  落叶飘在白督肩上一动不动,他怔愣着,仿佛就这样看了好久。顾格透过他望过来的眼神,就像看到了老墙脚边一片片剥落的白漆。
  他当然不该是这样的,顾格尚且还是记得的。白督在他的领域里翻手覆手就是潮落潮起,可他疲于应付自己给他的一个微笑。在一起的日子分明那么冷漠,也只有自己沾沾自喜。
  难为他陪了自己那么些年。
  顾格已经不在乎了,淡淡地一瞥,便懒得去做更多的表情。小道那么窄,顾格见他没有让路的打算,便擦着他的肩过去了。
  拐角处漫不经心的的金毛大狗看到了顾格,犹豫地叫了两声,见对方回头后,呼啦啦甩着红色的大舌头撒欢地飞奔过来扑在顾格身上。
  白督僵硬着右手,抬起的手臂告诉他刚刚作了一个无力的挽留。白督没有见过那样的顾格,他几乎会以为方才那个神色淡漠的人,他认错了。
  他知道顾格不会轻易原谅他,他一直都知道。所以在终于见到他时,他不知所措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那种心脏狠狠撞击后,被不知名的情绪填满,又暖又疼的感觉,就像又活过来了一样。
  顾格一直都是平静淡然的样子,好像天塌下来,在他面前都是掀一掀眼皮的事情。白督有幸见过他所有的表情,无论笑怒嗔愁,都像一幅画。
  可如今,他对他摆出了路人一样的淡漠。他可能再也不能走进他的心里了。
  想到这里,白督都疼的连手指都忍不住蜷起来。
  大狗依旧扒着顾格不松开,漂亮的尾巴像把金色的大扇子,白督缓缓走过去,嘴唇开合数次,才把一句话说出口。
  “抱抱很想你。”
  “嗯。”顾格可有可无的应着,“我也很想他。”
  白督看着顾格的侧脸,难受的说不出话来,他太想顾格了,他想多听听顾格的声音,又怕错过了回味。
  大狗前脚趴在顾格膝盖上去舔他的脸,扭着屁股不断的往怀里钻。安抚了大狗好久也不见消停,顾格看了看时间,有点无奈。
  顾格抬起头,朝身边一动不动的男人伸手示意。
  白督瞬间整个神经都绷紧了,他机械的把自己的手递了过去,想拉蹲着的人起身。
  “把抱抱的项圈给我。”
  “……哦”白督收回手,尴尬地蹭了蹭裤缝,耳尖和眼圈一起红了。
  顾格给大狗套上项圈,用力摁了摁它的脑袋,才将绳子交给白督。他也不管被蹂躏的惨不忍睹的衬衫,转身便走了。
  白督想开口最终发现没有什么话可以用来挽留,他被大狗扯着跟了一段路,顾格也没有回头。
  白督终于还是站住了,神情落寞难过。
  “不着急……“白督的声音哑哑的,他轻轻晃动着手里的绳子,“我帮你把他找回来。”
 
    ☆、第二章 
 
  顾格在给自己的曲子找灵感,几个零碎的音敲下来,他便放弃了。
  心里有一点乱。
  他从不逃避白督在自己心里占的分量,可这不代表自己一定要和他在一起。顾格很少有欲望,很少有事情值得他去在乎。
  白督是他第一个极其渴求却最终消亡的念想。
  顾格没有办法接受白督的侮辱,没有办法接受他对自己感情的诋毁。顾格觉得,破了的东西是可以粘起来的,他不介意用余下所有的时间去修补缝隙,只要白督还在。
  但如果他们本就不是一体,那就没有必要强行粘合,摔裂了恰好。早晚是要撕开的,免得到时候更疼。
  顾格在白督摔门而去之后,从天黑等到天亮,想了一晚上,最终还是决定离开。
  顾格走的安静,以至于白督回到家在房门口忐忑不安踌躇不前的时候,他都不知道这个屋子里已经少了一个人的气息。
  他都没来得及把好不容易组织好的道歉说出口。
  白督起先是愤怒的,虽然他和他发过无数次脾气,可哪一次不也是自己先示好的,抱抱就是他从朋友那里厚着脸皮讨过来为了不让他生气的,哪怕自己并不喜欢狗。
  这次不也一样。
  他要走,以后就算回来求他,他也不要他了。
  不过本来就是自己不对。那就只要他回来,他就勉强不和他计较。让他睡浴缸!
  白督等了三个月,从故意留在公司不回家,到不想从曾经有顾格的地方离开半步半分钟。他渐渐真的慌了。他开始整夜整夜的睡不好,他总是突然从床上惊起跑去开门,他以为听到了顾格掏钥匙的声音。
  他好像明白自己可能触碰了顾格的底线,顾格真的不要他了。
  他开始疯狂地找他,一遍遍拨他的号码,每天都找他上线的痕迹。甚至动用各种关系去寻他的一点线索,跑遍了大大小小的他可能出现的地方。
  可是号码成了空号,没有人看得到他的寻找。顾格离开了,就像渐渐地开始从家里消失的他的气息一样。
  日复一日,每天都是失望。
  顾格走的太决绝,就像蒸发了一样。
  所以顾格第二个强烈的念想,就是不想再和白督有任何瓜葛。
  他没有对白督有多少的不满或恨意。他只是觉得不愿意和他过下去了,那就干脆走的彻底一点。顾格天性薄凉,他给过一个人温柔,现在收回,照样干净利落。
  可能心还跟不上自己的行动,但顾格不介意,他觉得这是早晚的事。
  再回到这座城市并不是他的本意,受人所托,他算是来还人情的。
  况且已近三年的时间,他觉得,彼此相忘足够了。
  城郊的那处旧址,是他曾经常去的地方。
  那时候白督工作很忙,西装领带一丝不苟的模样和那里也的确很违和。他要求过一次同去,白督拒绝了,顾格就没再提过。
  这座城市不算大,早晚都会遇到的。
  只是没想到会在那里。
  ……
  顾格无意识地轻扣了几下白色的琴键,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
  
    ☆、第三章 
 
  门铃被摁响的时候,顾格刚睡意朦胧的抬起头,额头上是几道琴键搁出来的红印子。
  白督的鼻子冻得很红,不知道在这初春的清晨里站了多久。
  他显然没料到开门的人会是这个形象,本来就紧张,一句话更是说得磕磕碰碰,“顾、顾……我早饭多做、做多了点,就给你带了来。”
  顾格扒拉着刘海遮住了脑门上的印子。睡意未消的脑子还没有能力将那一声“姑姑”对上自己的逻辑。看了眼前的人好久,才明白过来他似乎是在示好。
  白督正犹豫着要不要用之前准备的理由,解释自己怎么找到这里的时候,顾格已经把门关上了。
  白督张着嘴没能说出话来,在外呼风唤雨的男人只是委屈地用脚轻轻蹭了蹭门框,再次摁了门铃。
  这次过了很久,门才打开。
  顾格靠在门框上,懒懒地告诉他不需要,没有用什么表情。
  白督的小拇指疼得一颤,却牵强地笑了,“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要不你告诉我,我下次给你带来。”
  顾格看着他的表情,心里有点闷,不自觉得皱起了眉毛。白督的笑就再也挂不住了。
  最后顾格还是让他进了屋,不是说他心软了。他只是觉得把人挡在门口太难看,像刻意地表现给谁看一样。
  顾格的屋子里东西很少,一台钢琴,周围铺满了白纸,墙角立了一把吉他。
  白督拿起一张纸,上面记录了一些零碎的词曲。刚想再拿一张看看。
  “不要把顺序弄乱了。”
  被声音惊了一下,白督手忙脚乱地把东西放回原位。偷望了一眼他的表情,白督犹豫地问,“你会做音乐?”
  “嗯。”顾格将水壶放到茶几上,取了干净的杯子倒了一杯水,自顾自喝了起来。
  “以前都没有听你说过。我还以为……”
  顾格的杯子搁在茶几上发出轻响,白督的心莫名跟着一颤,适时地闭了嘴。
  他隐约还记得,有天顾格很高兴,难得的喜形于色,他拿着吉他说要给他弹个曲子。
  自己当时是怎么回应的?
  “这种不入流的东西拿出来做什么?”他把公司里的不愉快带给了顾格。
  后来他才知道,那天是顾格生日。之后顾格再没有提起这件事,若不是他的离开给了自己太多的时间去回忆,怕也早就忘记了。
  那把吉他,也再没见过。
  白督想着,他现在愿倾己所有,去换顾格给他的一个惊喜。白督抽了抽鼻子,可是顾格不稀罕他的所有。
  白督站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不知道这样的气氛是不是适合道歉。他欠顾格的有点多,也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你还不去上班吗?”
  白督很想说我是老板,我爱去不去。可顾格都这么明显了,他也找不到回应的话。
  “那我先走了,你记得吃早饭。”走到门口,“我下次带抱抱来看你。”趁着顾格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白督关上了大门。
  顾格坐了半晌,感觉有点饿了。他看了一眼保温盒里还冒着热气的早饭,不知想了些什么,便又把目光投向了窗外树杆上冒出的新叶。                        
  
    ☆、第四章 
 
  之后白督几乎每天都会来,有时候牵着金抱抱。顾格租的屋子刻意选在了城郊,离白督的房子很远。开车过来,没遇到堵车也要四十来分钟。
  白督一趟两趟的,把顾格的冰箱填满了。
  顾格很少下厨,白督却熟门熟路,油盐酱醋都经他一手摆放。白督以前不爱做饭,他们俩的温饱几乎不在自家厨房解决。一个在公司或者应酬的酒桌上,一个在家里吃外卖或者是唯一会煮的面。
  可是现在,为顾格做饭送饭,成了白督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接触顾格的理由。
  他舍不得放弃,只要顾格愿意,他多想一直做下去。
  顾格给白督开了门之后,又倒回床上睡觉去了。他的忙碌终于告一段落。等过几天来人取走谱子,他就不用这么起早贪黑了。
  白督把饭菜端上桌,也不见顾格起床。他还没有去过顾格的房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