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未曾忘记 作者:风弄

字体:[ ]

 
 
 
第一章 
 
别墅的地点很方便。 
开车出去,短短的私家柏油马路的尽头,如果往左开,直接通往市中心的繁华地带,不出两三公里,就可以看见马路两边的霓虹灯招牌,如果往右开,就是被称为“天堂学府”的德安学院。 
德安学院是全球有名的艺术类学院,许多国际知名的艺术家经常被邀请过来作客席讲座,纵使再忙,也很少有人拒绝学院发出的邀请。何乐而不为呢?一次讲座,获得的不仅仅是曾经在德安学院讲课的殊荣,短暂课程的讲师报酬也是高额得惊人。 
张季,就是这所闻名的“天堂学府”中的一名学生。 
他曾经为能够进入这座艺术高等学府而兴奋若狂。 
曾经。 
 
曾经,他应该象普通的学生一样,呆在学院普通的宿舍里。 
而不是呆在这个华丽奢侈得可恶的别墅里。 
“阿季又在发呆了。”耳边传来安棱的声音。 
介于少年和男人转变之中的声音,虽然悦耳,但话语中有难以忽略的老成和深意。 
听见自己的名字在闲谈中被提起,张季默默咬了咬牙。 
他知道那看似无意而为的后面,藏着深刻的恶意。 
果然,一只手很快伸过来,拧住下巴,强迫他转头,看着同坐在沙发上的人。 
“干嘛不做声?”莫翼英气逼人的脸硬挤入他的视野,有点不满意地拎着眉。 
好像主人看着自己的不听话的宠物,却还不打算发火的表情。 
乐澄坐在咖啡色茶几的对面,好整以暇地端着咖啡,笑着说一句,“他什么时候主动做声过?阿翼,算了,想想他刚刚进学院的时候,现在已经算很乖了。” 
安棱也附和着笑了出来,“对啊,我从前可不敢想像他会有这么乖的样子。阿翼,还是你的本事大。” 
刺耳的调笑声。 
还有暧昧的在身上移动的视线,都让人感觉非常难受。 
张季静静坐在双人沙发上,听着他们一来一往的继续闲聊。 
承接上面的调笑,话题很自然地转到他身上。 
“阿翼不会忘记了当初说好的事情吧?” 
“说好了什么?” 
“让阿季听话之后,阿季就是我们大家的了。” 
“我有说过吗?” 
“咦咦?阿翼,说话要有信用,耍赖可不行。” 
“阿翼,这就是你不对了,当初说要自己一个人讨回公道,不许我们插手的时候,明明承诺了事成之后还是按照从前的样子玩。” 
“我作证,乐澄和安棱的话没错。”独占了一张单人沙发的慕容惟一直没怎么做声,现在终于懒洋洋地插话,“阿翼,不会是想甩开我们吃独食吧?” 
张季面无表情地听着他们的商量。 
反应到大脑中的每一个字,很清晰地演绎了侮辱的含意。 
被当成猎物一样,捕获,折磨,然后,就是开膛破肚,分食。 
猎人们在他跟前,肆无忌惮地商讨如何分配他的所有权。 
这些畜生…… 
莫翼,乐澄,安棱,慕容惟,这四个在学校横行霸道的所谓大财团继承人,全部都是畜生! 
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倒霉的成为目标呢? 
张季不动声色地扫了悠闲坐在斜对面的安棱一眼。 
安棱很帅气,浅黑色的头发,嘴唇薄而且常常不屑什么似的微扬。中性的美最近是全球热捧的风潮,艺术学院里面的学生多数对美有奇异的执著,安棱的出现常常能引发骚动。 
不奇怪,神秘的财富和权势,继承人的头衔,帅气的脸蛋,阴狠的眼神,综合起来,就是让人疯狂的魅力。 
没领教过这个人有多混账的学妹们,是很容易上当的。 
不但安棱,剩下的三个人,也是在长相和身材上难以挑剔出缺点的帅哥。 
大概是富贵之家,从小营养好,注重保养,并且培养出良好气质的多种因素造成的吧。 
所以,张季更难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紧盯着不放。 
到底为什么? 
“阿季,你又走神了。”安棱的声音又传过来。 
这次轮到坐在对面的慕容惟不满了。放下二郎腿,倾前身子,越过中间相隔的茶几,伸手拧了拧他的脸颊,“还是那么拽?是不是被修理得不够?” 
富家公子的手指都很修长漂亮。 
这是张季遇见他们四人以后,潜意识中得出的结论。 
他从前从没见过所谓的有钱公子,那些出生就含着金钥匙,被众星捧月一样长大,成人后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为所欲为的贵公子,张季过去只在妹妹的老套言情小说里面看过。 
但小说里面的人物,也没面前这几个过分。 
张季记得妹妹憧憬的小说里的贵公子都有一双养尊处优的手,漂亮的手,又白又修长,因为公子们都不用干活。 
他现在知道了,公子们的手指不但漂亮,修长,而且很有力。 
慕容惟玩笑似的动作,实际上拧得很疼。 
他好像刻意要等张季挣扎,逐渐把力气加大。 
张季疼得有些受不了,闭上眼睛,缓缓把呼吸加重。 
“好啦,慕容,松手。”安棱从旁边拍了慕容惟的肩膀一下,“他又没有惹你。” 
慕容惟冷笑了一下,松开手,重新靠回沙发。 
“慕容,他的脸都被你扭红了。” 
“有点颜色,那张木头一样的脸也好看点吧。” 
张季坐着的姿势压根没变过,脸颊上疼中带着一丝缓缓散开的麻痹感,他忍着,没伸手去抚摸。 
两个月,他已经受到很多教训,也学到了很多。 
他尝试过不同的方法反抗,最后,终于确定了最好的方法就是静默。 
静默,静静的呆着,沉默,不做声,随莫翼想怎样就怎样,随这群贵公子们怎样调笑和视- jiān -。 
不再用从前的法子。 
第一次被抓过来的时候,他还不懂得静默,他气疯了,世上居然有这么可耻的高高在上,用一副施恩的面孔告诉一个男人,我们看上你了,以后就当我们的玩具吧,有你的好处。 
听到莫翼的这番“恩典”,张季第一个反应就是往他嚣张的脸上来一拳,打得他跪在地上认错。 
可是莫翼的高大身形让他暂时按捺住了怒气,只是喘着粗气不做声。大概所有曾经被挑选做玩具的学生都曾经露过这种表情,莫翼对敢怒不敢言早已习以为常。 
他吩咐完毕,转身去开门的时候,张季猛地从后面冲上来,抓起门边的高尔夫球棒狠狠从他背后打了下去。 
毫无防备的莫翼被打得当场倒下,因为害怕他站起来还击,张季还继续重重踹了他几脚,然后冲出了陌生的房间。 
那一天张季很幸运,别墅里面没有其他人,也许是有人,但是来不及赶到客厅来。总之在有人阻拦之前,张季打破了客厅的落地窗,从满地的玻璃碎中直接跑到草地,跑出了别墅的大门。 
从前的法子虽然感觉很爽,但是不能再用了。 
因为引发的后果很糟。 
“阿翼,他整天都是这样不说话吗?” 
“嗯。” 
“那很无聊啊。” 
莫翼哼了一声,问乐澄,“那你想听他说什么?唱首歌给你听?” 
“唱歌就算了,不过*床倒挺想听。” 
猥琐的字眼,以理所当然的口气从安棱嘴里说出来。 
慕容惟和乐澄听了,都抿唇翘起些许弧度,露出很有兴趣的表情。 
客厅中的空气无形中变得充满危险。 
察觉到不妥的张季,不得不从自己的胡思乱想中抽离出来,把注意力放在面前诡异的局面上。 
热辣辣的,检查物品似的视线,蒙上了另一种更让人不堪忍受的- yín -靡。 
“阿季的*床声应该不错吧?” 
“我没听过。” 
“不会吧!阿翼。”乐澄仿佛听到有趣的事,“你难道到现在还没有上过他?” 
“没有。” 
听见莫翼的回答,安棱猛拍沙发软软的扶手,笑了半天,把气喘顺过来后,才啧啧摇头,“刚刚还夸你本事大。阿翼,我收回前言。你的本事越来越不行了,两个月时间,你还没把开他的苞啊?” 
“怪不得阿季一直不吭声,看来是欲求不满吧。” 
乐澄站起来,坐到了张季身边。 
虽然差不多同龄,莫翼和乐澄的身材却非常高大,张季也属于身材修长类的,但肩膀的宽度却比不上他们。 
两人座沙发忽然硬挤了第三人进来,张季顿时身处被莫翼和乐澄夹在中间,动弹不得的困境。 
乐澄玩味地打量他一眼,开始把玩他的下巴,挑起脸蛋,拇指象挑逗猫咪一样,挠着下巴底部靠近脖子软软的地方,“摸起来很舒服,阿翼对他没兴趣吗?当初见你竭力要求自己一个人对付他,我还以为你多想上他呢。” 
张季暗暗冷笑。 
原来对付他,莫翼还是经过争取的。 
当然,他一点也不奇怪莫翼为什么会这样做。 
莫翼那样暴戾刁蛮的公子哥儿,大概一辈子没被人打过吧。张季逃回学校报警,说出绑架自己的人是莫氏集团的长公子时,几乎每个听见的人脸上都露出没什么大不了的表情,大概莫翼他们一伙绑架同学已经是寻常事了。 
事情在说出自己如何逃出的经过后变得更糟。 
学院的院警差点跳了起来,比听见了海啸的紧急通报好慌张,下一秒他把学院的校长也请了过来,校长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件后果严重的大事。最后的决定,是暂时把张季这个伤人犯看管起来。 
真是岂有此理! 
岂有此理的还在后面,莫翼接到张季被看管的通知后,简单地说明了事情的经过。 
张季无缘无故闯入他在学院附近的别墅,大概是想偷东西,结果被莫翼发现。张季殴打了莫翼,然后逃跑回学院,并且谎称被绑架。 
并且,莫翼要求赔偿。 
张季听了这些,觉得太可笑了。 
这可不是小说,这是人类社会,有秩序,有法律!有钱人以为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 
就算我惹不起,总可以躲得起吧?最多连这辛辛苦苦挣来的学位也放弃掉,总可以了吧? 
被院警停止看管之后,张季收拾东西回家。 
但没想到,很快就收到了正式的起诉书。 
混账!这家伙还有脸起诉?干了这么不要脸的事,还敢走法律程序? 
张季咬死了牙决定抗争到底,他也有懂法律的朋友,朋友答应帮他打几个电话问一下情况。 
几天后,答复就来了。 
很不乐观的答复。 
张季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曾经被绑架。 
张季没有足够的理由,说明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莫翼的别墅。 
张季打破了别墅的落地窗,留下了指纹等等暴力进入的证据。 
最关键的问题是,张季没有钱,他请不起好的律师。 
而莫翼,他拥有一整个连政府都不敢硬碰的大律师团。 
张季听了,还在咬牙,“我不认输,这场官司我打,输了,最多我坐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