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危险军校(惩罚军服系列之二) 作者:风弄

字体:[ ]

 
 
楔子
假期结束,回样的日子总算来临。
凌卫坐在联邦最新型的蝶式豪华浮房车,透过单面可视玻璃看着右下方快速后退掠过的圆球形建筑,保持着沉默。
心情无比复杂。
在采用君主立宪制、军权高于一切的联邦,军部的将军及其亲属们已经逐渐演化为联邦的特权阶级。
自己目前乘坐的这辆蝶式豪华浮房车,属于联邦公司开发的最新产品,不只因为其功能全面造价昂贵,而且为了彰显其独一无二的尊贵,在购买时还需要先提交购买人资讯,只优先为军部人士订制。
换句话说,不但有钱,还必须有权。
但是……
在身边这两个少年的眼里,这样巨大昂贵的房车,不过是寻常可见的代步的小玩意罢了。
也许在上等将军亲生子的眼里,不但房车不算什么,连联邦公民的人权和自我意志,也不会放在眼里。
才会肆无忌惮到这种地步。
“哥哥,在想什么呢?”坐在左边的凌谦,把身子探过来。
穿着军服的凌谦有一张令人想起美女的好看脸蛋,心情很好的笑呤呤看着比他大三岁的凌卫。
很难想象,就是这样一个十八岁的军样生,竟是第一个占有凌卫身体的人。
确实,不久前为了夺取没有血缘关系的长兄凌卫和身心,特意惹事被开除回家,利用孪生弟弟兼竞争对手正处于考试的空隙期,猛然对放假回家的凌卫发动凌厉攻击,用种种称不上道德的手段侵犯了长兄的人,正是这个正对凌卫缩放笑容的美少年。
凌卫落到今天这个田地,他绝对是始作俑者。
当然,对于做下这一切的凌谦,也不是全然不用承担后果。
给他教训的不是凌卫,而是他考试归来后,发现凌卫哥哥被偷吃掉,立即勃然大怒的孪生弟弟的凌涵。
但凌涵对凌谦所做的,也止于恐吓性的教训而已。
既想强占甜美的猎物,却又无法狠下心把唯一有血缘关系一起长大的孪生兄弟干掉。两虎相争的结局,反而是彼此决定操持微妙平衡,共同享有猎物,虽然两兄弟天生的独占欲会使彼此经常出现小小的明争暗斗,但大致上方向不错就行。
这种情况下,身为将军养子,凌谦凌涵两兄弟的哥哥的凌卫,成为了被两个恶魔控制蹂躏的对象。
孪生兄弟中的弟弟——凌涵,并没有和两个哥哥坐在同一排。
悬浮车的移动方式离开地面,道路更为宽敞,设计的房车内部也随之升级,坐在里面和坐在小客厅的感觉没什么两样。
凌涵面对着两人,坐在对面的皮质沙发椅上,隔着中间茶几上方的空间,用异常轻微的令人无法不认真聆听的冷静声音说”哥哥烦恼。”
他的穿着也是军装,却并非凌卫凌谦所穿的军样生军服。
裁剪得当的纯黑色军装,纽扣采用包括白银在内的多种金属合成制造,硬度很高,却保持了纯银般的色泽,还有军用鹰型章和特制皮带,都既高贵,又令人隐隐产生压迫感。
这已经是帝国军部军官的正式军服。
堇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凌家三兄弟虽然同乘一车前往帝国军校,各自的身份都不相同。
凌卫原本就是镇帝军样的学生,而且是就读多年,只差最后一年毕业的优秀生。凌谦是第一次过去的中途转校生。
至于凌涵,却是拥有军部特权的少年军官,他的到来对于镇帝军样来说,相当于上级部门派来的视察的长官。
“哥哥又烦恼什么?不是一直说要早点回镇帝军样吗?嗯,我明白了,”凌谦把脸凑近了点,端详凌卫平静端正的脸庞,嘴唇逸出一点笑意,”是烦恼回到军校后开始的调教?呵,为这个担心也无可厚非,哥哥的肉洞又小又紧,要同时接受我们两个的粗玩意会是很大的挑战哦。光是事前扩张就会让哥哥哭到求饶吧?你说呢,凌涵?”
他回过头,看着长相酷似父亲的弟弟凌涵。
虽然是孪生兄弟,他们两人的长相却有很大分别,一个继承了母亲的优雅美貌,另一个却继承了父亲凌承去将军沉静冷漠,深有男人味的刚毅轮廓。
对于凌谦的话,凌涵回应道,”计划订下了就要执行。不管哭不哭,该接受必须接受。”
豪无商量的冷淡语气中,能感觉到凌涵下定决心后的无情手段。
被他在假期中狠狠惩罚过一阵的凌卫,虽然面无表情,内心却不禁震动。
这两个家伙。
难道真的到了学校,还敢这样无法无天,甚至变本加厉?
不!
绝不能继续纵容下去。
 
第一章
悬浮房车从半空中接近地面时,已经能看见集合在军校大门广场的人群。
整齐一致的服装,按照规定排列的毫无瑕疵的完美队形,众多军校生在烈日下肃穆立正。连镇帝军校的领导长官们都出现了,带领众人身穿正式军装站在最前面的,赫然是军校至高无上掌管一切的默克校长。
接待的仪式,隆重到不可思义。
凌卫以上等将军养子的身份在镇帝军校读了多年,从没见过如此盛大的欢迎。
“都是来迎接凌涵的。”凌谦看着窗外,不在乎地冷冷发言。
他说得没错,三兄弟来自同一个家族,但即使是凌谦这个有凌承去血统的天之娇子,也尚未有资格接受镇帝军校最高级别的欢迎。
出来迎接的人,是刚刚通过极端残忍的模拟封闭式特殊考试,夺取成功凯旋归来,并且以十八岁年龄就获得军部特权的凌涵。
付出之后,享受果实的时候到了。
经过生死考验的凌涵,现在肩部配有象征通过考试的特殊勋章,如此荣耀,使在军中资历已有三十年的默克校长也不得不尊称眼前的少年升官。
“欢迎光临,凌涵长官。”
由于并不是仪式欢迎的物件,凌谦和凌卫不想凑这热闹。凌涵下车接受众人敬礼,并且被校长和教官们簇拥着离开后,剩下的两兄弟才不引人注意的从房车下来。
“不错,那群人至少把凌涵给暂时调开了。几天没尝到哥哥的味道,好像被分开了一辈子一样。”
房车停放在军校的露天停车位,这是偶尔会有人经过的地方,凌谦却不顾虑这点似的,兴奋地把凌卫按在房车的阴影中,低头索吻。
脸靠下来的瞬间,凌卫伸手把他从胸前毫不犹豫的推开,”凌谦,这里是军校。”
“军校又怎么样?哥哥不会又害羞了吧?”
“你就这么急吗?”
看见兄长露出恼色,凌谦不得不收敛了点。
从前他可以用吃定凌卫和方式胁迫侵犯,但随着局势变化,战略当然也必须改变。现在有比他更强势的凌涵加入,要继续保有自己应得的一份,就必然要想方设法增加自己在凌卫心目中的分量。
手段由硬趋软,让凌涵当黑脸,保持自己对凌卫的占有权,是在指挥系学过多年战略战术课程的增值谦的选择。
“一回到镇帝军校,哥哥立即就变凶了。想不到才分开几天,哥哥就被凌涵给迷住了,真是没立场。”
“胡说八道什么?”
“那几天,凌涵一定每天晚上都有狠狠的抱哥哥,抱完之后再温柔地善后,把哥哥伺候得很满意吧?”
“不要在公众场合说这种话。”
“不回答的话,我就在你身边一直问。”贪婪的能把人吃到骨头都不剩的狼,现在却装成任性缠人的弟弟,亦步亦趋跟在脚步快速的凌卫后面,锲而不舍地追问。
对这张与温柔的凌夫人极为相似的俊美脸蛋,凌卫无法转身一拳打过去。
他也不想把事情闹大。
凌家兄弟间的任何丑闻,对抚养的凌将军夫妇,都会是一种伤害。
“没有的事。”凌卫无可奈何地回答一句。
“没有?解释得详细点。”
跟在后面的凌谦,简直就是锲而不舍的烦死人。
“你被关押起来的那几天,凌涵也是刚刚通过考试回来,一身重伤的躺在病床上,还接着精密的再生治疗仪,怎么可以干那种事?”
“虽然知道迟早会发生,不过知道目前凌卫还没有被凌涵吃到,凌谦还是忍不住露出微笑,”原来是没有体力。太好了,至少哥哥现在还是我一个人的。”
一点也不好。
凌卫在心底暗暗说着。
并非对和凌谦的*爱完全只有厌恶,但被自己的弟弟整天当成*爱玩具一样侵犯……
“凌卫!”熟透的清亮声音,和爽朗的笑声同时从身边传来。
两人停下脚步扭头。
两样穿着蓝色军校生服的叶子毫从后面大步追过来,熟络地搭上凌卫的肩膀,”怎么今天才回来?十天的假期,你竟敢拖延到十五天,有个上等将军当爸爸真好,可以不把校规放在眼里。”
“子豪,这是我弟弟,凌谦。”凌卫轻咳一声。
叶子毫的笑脸顿时僵了一下,很快,不好意思地嘿了一下,”怎么不早说。”他和凌卫是进入军校就结认的好友,因为凌卫不喜欢谈论自己的兄弟,叶子豪并不知道凌谦的长相。
名字还是听过的,而且也知道凌谦三兄弟,凌卫养子,其他两个凌谦和凌涵,则是将会继承军位的亲生子。
想不到初次会面,自己就当着将军亲生子的面,口不择言的说了什么”有将军当爸爸就不把校规放在眼里”的话。
虽然是玩笑,也不知道对方怎样想。
尴尬的气氛中,凌卫推了冷冷瞅着叶子豪的凌谦一把,”转样生应该先到教务处报道。”
“有这么麻烦吗?打电话通知一下教官就行了,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凌承去的儿子要转校过来?”
“凌谦,”凌卫严肃地看着他,”镇帝军校和微世军校不同,录取的都是普通平民中最优秀的子弟,也许还是父亲下属。请为父亲的声誉考虑,不要在镇帝军校公然无视校规。”
笔挺的显示不屈的身姿,警告眼神和端正认真的脸,呈现洁净的军人气质。
是凌谦的最爱,也是诱发疯狂占有欲和征服欲的源头。
凌谦玩味地盯着凌卫,理智在采取了退让姿态,”好的,哥哥。我去教务处报到。”
兄弟之间的事,可以等没有外人的时候再解决。
终于赶走了凌谦,凌卫心情变得比原来轻松不少,和叶子豪肩并肩地继续朝宿舍公寓走。
现在是午休时间。
一个小时后,下午课程就将开始。
两人边走边聊。
叶子豪神情振奋,”不愧是上等将军的亲生子,果然有点料子,比你小三岁,也就是只有十八岁,对不对?”
“你问凌谦?”
“哦不,是你另一个弟弟, 我们全体师生排队欢迎的凌涵。我听说参加模拟封闭考试的人,十几年来第一次有人活着回来,是吗?”
 
“二十年。是二十年来的第一个。”
“啧啧,怪不得连高高在上的默克校长都要对他低头,叫他升官,我如果能有这么威风的一天,也就不枉在军校挨了这引起年了。”叶子豪还是那么开朗,而且充满乐观想象力,忽然眼睛发亮地问,”对了凌卫,要是未来军部降低模拟封闭特殊考试资格,我们要不要也参加?通过的话,回来立即就是特殊军官,想一下都很过瘾。”
凌卫对好朋友的异想天开摇头,”不要妄想了。模拟封闭式特殊考试是专门为将军子嗣们进行的考试,必须经过血统审查,你以为谁都可以得到军部特权吗?”
“对啊,就好像古地球的皇位继承人一样,只能从有皇家血统的人里面挑选。”叶子豪无奈地耸肩,”所以联邦其实也是帝王制,不过皇帝们的数目比较多,每个将军都算一个小皇帝,到处都是特权,既然这样,为什么要攻打帝国呢?和帝国交战的理由就是要解放帝国百姓,打倒残暴的封建帝王独裁制度,我倒是觉得联邦和帝国差不多,只是一个有正式的帝王尊号,另一个是无冕之王罢了。”
凌卫蓦然停下脚步。
“子豪,我提醒很多次了,”凌卫压低声音,表情冷冽,”不要再说这种言论,被人告发的话,你全被扣上叛国罪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