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激情军舰(惩罚军服系列之四) 作者:风弄

字体:[ ]

 
  文案
 
  凌卫终于成为舰长,踌躇满志之际,却愕然发现两个弟弟出现在自己的舰艇上。
  一个是军部特派的高级军官,一个是为了追随哥哥而从军校辍学的下级士官,职位虽有高低,两人可怕的占有欲和勃发的热情却不分上下。
  「这可是哥哥的舰长处子秀哦。」
  「我想进行和哥哥历史性的舰上第一次。」
  这两个色迷心窍的家伙!居然在神圣的军舰上随时随地发情,喂,昂贵的军用设施可不是为你们下流的需求准备的!
  既要以舰长威严统领全体官兵,又要应付贪婪渴求着自己身体和心灵的弟弟们。
  看来,年轻英锐的指挥官要通过考验,只有依靠他惊人的——决策力了!
 
 
 
  楔子
 
  接到下属递呈上来的最新报告,一直忙于筹备后备军需重要事务的上等将军凌承云,不得不放下手头数不清的工作,在百忙中抽空把整个军部最年轻的准将凌涵,也就是自己的第三个儿子,召唤到自己位于军部大楼最高层的办公室。
  「这是怎么回事?」凌承云把刚刚收到的报告,丢在儿子面前。
  作为上等将军,早就养成喜怒不形于色的习惯,眸色发沉的凌承云,脸上带出的坚硬曲线,仍属于给予人无形压力的那种军人式的严肃。
  可是,却似乎无法给这个性格最执拗,偏偏又优秀得过分的儿子造成任何负担。
  凌涵的态度,镇定得令人生气。
  「这是我的工作调任报告,长官。」在军部,凌涵总是刻意把自己和父亲保持一定距离,只使用上下级的称呼,有条不紊地回答,「在镇帝军校的调查工作已经告一段落,所以,下官希望参与到新式武器检测的第一线。」
  「身为年轻的准将,这里才是你最好的工作地点。如果说整个联邦的军队是一个庞大无比的身体的话,军部大楼就相当于它的大脑。以你的能力,留在这里会有很好的发展。」
  「关于这一点,请原谅,下官坚持这次的调任。」凌涵不卑不亢地看着面前自己的长官兼父亲。
  凌承云的眼睛蓦然冒出一股怒火。
  「凌涵,你以为这是在家里吗?可以这么放肆的任性。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我现在命令你留在军部,不许登上任何一艘军舰,尤其是凌卫号。」
  「长官是担心哥哥的军舰会成为其他人陷害的目标吗?」
  凌涵单刀直入地问题,让凌承云将军脸色一僵,皱着眉沉声说,「不许胡说。」
  「卫霆的事过去快二十年了,到今天,却仍然像一块巨石一样,压在许多人心里,包括爸爸的心里。」
  「凌涵!」
  「哥哥的真实身份,想必军部里的某些人心里有数吧?也许哥哥那张和卫霆酷似的脸,就足以成为某些高官要铲除他的原因了。现在哥哥以镇帝第一名毕业生的身份成为舰长,说不定它们就会像对待当年的卫霆一样,借故把哥哥派往最危险的地方,甚至是已经得到消息,知道帝国军队会埋下伏兵的地方。这样,就可以借敌人的手把哥哥害死。」
  虽然是卑鄙的现实,但是,心中保留着军官荣誉感的凌承云,并不愿意睁眼说瞎话地否认。
  沉默后,凌承云的声音愈发沉重,「我会尽量避免这种情况发生。」
  凌涵亮如星辰的眼眸看着他,「尽量?这个词听起来真让人心寒。在爸爸眼里,哥哥也不过是一个可以保护的话就保护一下,如果要付出太大代价,就不妨牺牲的角色吧?」
  恰到好处地改变称呼,故意引发凌承云的骨肉之情。
  凌承云在心里无奈地苦笑。
  有个太过聪慧的儿子并不全是好事,才刚刚掌握了一点权力,就连对自己的父亲都不时用上心计了。
  「凌卫怎么说也是我的养子,难道我会眼睁睁看着凌卫被人陷害吗?不过,毕竟是要上前线的军舰,就算是神也不可以百分百保证安全。你放心好了,爸爸在军部这里,一定会好好关注凌卫动向,如果让我发现有人要对付他,绝对不会让那些人轻易得手。」
  「谢谢爸爸。」
  「那么,你可以留在军部了吧?」
  「不可以。」
  「什么?」凌承云恼怒地打量俊逸精神的小儿子,「你这是当着我的面反悔吗?」
  「我并没有说过只要您照顾哥哥,我就不会上哥哥军舰这一类的话啊。」
  「凌涵!」
  低沉的咆哮,对凌涵一点作用也没有。
  「既然爸爸会在军部保护我们,我和哥哥在军舰上都不会有什么安全性问题,那我就放心了。本来,正想为了这个来拜托爸爸的。」
  「别妄想了,我不会批准你的调令。」
  凌涵露出一个胸有成竹的微笑,「抱歉,我的工作调令并不需要您批准。军部赋予我的特权之一,就是任意平级调任权,也就是说,我可以以准将的身份,到任何一艘军舰开展工作。当然,我会在军舰上继续履行其他的相关职责,例如军备委员会的会议,还是会按时参加。」
  「你这是在和我说话吗?是拿着特权和我对抗了?」上等将军的脸色,像火山快爆发一样,可怕地凝固着。
  凌涵沉默一下。
  「抱歉,爸爸。」他低声说,「这是我的决定。」
  听出他语气中无可更改的坚定,凌承云酝酿中的怒火,不知为何,被无声地压制下去了。
  令人难堪的寂静后,做父亲的才吐出一口气。
  「我真后悔,当年不应该让凌卫和你妈妈相见,」他叹气,「如果不见面的话,你妈妈不会收凌卫做养子,你们也不会被迷惑到这种地步。至少,你们会像正常的将军家孩子一样,只为了自己的军部的地位努力拼搏,不会把心神全部花到你们哥哥身上。」
  「那样的话,妈妈也许一直沉浸在失去孩子的悲痛中,而我和凌谦也就无法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了。」凌涵微笑着反驳了父亲的话,注意力却转到另一个方向,「再说,像正常的将军家孩子……有哪一个将军家的孩子是正常的呢?凌谦告诉我,修罗家的佩堂似乎也进过内部审问科呢。」
  「修罗家的事已经过去了,没有追查的必要。」
  凌承云的表情,透露出他是知情者之一。
  「那么这件事是真的了?」
  「不要再追查下去,我的话你没有听见吗?」
  「是和修罗家的那个复制人有关吗?」
  「凌涵!」
  不到十分钟的对话开始以来,这已经是第三次警告地直呼凌涵的名字了。
  「明白了,长官。」凌涵冷淡地收敛言行。
  听他这样的语气,深悉儿子性格的凌承云就头疼地发现,要阻止凌涵去追查此事,根本是不可能的。
  脾气比他还执拗的凌涵,有时候真让做父亲的无奈到了极点。
  沉默凝结着偌大办公室里的空气,仿佛到了令人无法呼吸的地步。
  好一会之后,凌涵才如同什么也没发生过地开口,「长官,如果没有别的吩咐的话,下官就告退了。」
  凌承云抬起眼,扫了儿子一下,「调任到军舰上的事,你真的不听我的话吗?」
  「抱歉。」
  还是斩钉截铁的答复。
  控制着想狠狠给儿子一个耳光的冲动,凌承云捏紧拳头。
  「你出去吧。」沉声说。
  「遵命,长官。」
  看着凌涵从办公室消失,凌承云叹了一口气。
  没想到,凌涵竟然甘愿把自己当成人质,抵押在凌卫的军舰上。
  这样的话,只要有凌涵一天在,自己这个上等将军,就必须尽心竭力地保证凌卫那艘军舰的安全。
  至于其他人,敢碰「凌卫号」的话,也必须掂量自己的分量,是否可以抵抗得了凌家疯狂的报复。
  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竟然算计到自己爸爸头上来了!
  这个可恶的小子!和他爷爷当年的脾气还真是一模一样。
  但是……
  这样的安排,也许正是自己所需要的。
  凌承云被风霜洗礼过的坚毅脸庞上,慢慢的,逸出一丝难以捉摸的笑意。
 
  ◇  ◆  ◇
 
  看着凌涵健步如飞地从军部到楼出来,凌谦闪电般从墙后转出来,快步跟上凌涵,和弟弟并肩而走。
  「见过爸爸了吗?」
  「嗯。」
  「爸爸发怒了吗?」
  「差不多吧。不过,从职权上来说,他对这件事也是无可奈何。」
  「太好了!」凌谦眉飞色舞,拍拍凌涵的肩膀,「记住啊,我们说好的,你调去哥哥军舰后,立即下命令把我也调过去。」
  「你真的考虑好了吗?你在军校还没有正式毕业,根据规定,到了军舰上只能当一般士兵,连个少尉都不是,被长官使来唤去,不是你这种大少爷受得了的。」
  「被哥哥使唤一下有什么?放心吧,我这个人能屈能伸。」
  凌涵沉默地快步往前走着。
  凌谦敏感起来,加强语气地说,「凌涵,我的军舰课程分数很高,到时候可以帮你很多忙。还有,别忘了我们是一条战线的,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为了独占哥哥而把我一个人丢下是绝对不道德的行为。再说,要是我不能调到哥哥的军舰上的话……我一定会想尽办法破坏你留在哥哥身边的计划。」
  威逼利诱,加恐吓警告,这番话,真的很有凌谦特色。
  「用不着威胁我,只要你愿意的话,我很乐意和哥哥在军舰上把你当小兵使唤。」
  「哼!哥哥才是舰长,本小兵只听舰长吩咐。」确定凌涵会帮助自己留在哥哥身边,凌谦露出俊美如阳光的笑脸,美滋滋地想到另一个令人兴奋的话题,「你看见哥哥的新军服没有?真是太帅气了。真希望哥哥今天晚上就穿起来,他一定会是全联邦最英俊诱人的舰长。这可是哥哥的舰长处子秀哦。对了,凌涵,你是想脱上装,还是想脱军裤?嗯,别说我这个人知恩不报,看在你这次帮我大忙的份上,第一次脱哥哥舰长服的时候就让你先挑吧。」
  身在远方,正努力复习着各种舰上指挥课程的凌卫,莫名其妙地连打几个喷嚏。
  困惑地揉揉鼻子。
  他做梦也想不到。
  那套簇新漂亮的舰长军服还没有穿上,就已经有两个人,蠢蠢欲动地想象着脱下它时的春光了……
 
 
 
  第一章
 
  真是叫人头疼。
  穿上崭新笔挺的,正式代表联邦军人的黑色军装,胸前悬挂舰长徽章,本来,凌卫应该以激动兴奋的心情度过他荣升为舰长的第一天。
  但是,看着这样一份舰上人员名单,实在谈不上什么心情之类的字眼了。
  为什么!
  凌涵和凌谦竟然也会出现在名单中?!
  「凌卫号是联邦花费了大量金钱制造的新式太空舰,军部对这次的测试结果非常重视。所以,我是以军部特派军官的名义被派过来监督整个测试过程的。」凌涵的解释,简直挑不出一丝瑕疵。
  对于目前虽然成为舰长,军衔却只是少尉的凌卫来说,准将级的凌涵的话,就是完全不可违抗的命令。
  只能接受了。
  不过,凌谦……
  「你不是还没有完成军校的学业吗?」凌卫不满地看着根本不把是否毕业放在心上的弟弟,「从征世军校被开除,到了镇帝军校,就应该抓住机会好好改过啊。如果连基本的军校学习都没有毕业,怎么和爸爸交代呢?」
  身为将军之子,却成为军校的辍学生,实在让凌家颜面无存。
  「我也是得到军部的命令被调到凌卫号上的啊。」凌谦不甘心地反驳。
  哥哥真是太可恶了。
  一旦穿上成为舰长的威严服饰,连说话也比从前硬朗起来,这个义正言辞的样子,真让人很想把他按在地上,撕碎威严的军服,狠狠把他弄到哭着求饶为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