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魅惑星际(惩罚军服系列之六) 作者:风弄

字体:[ ]

 
  文案:
  联邦新一代偶像,处处引人注目的凌卫舰长,最近诸事不顺。
  两个弟弟对自己的态度越来越令人疑惑,好像在隐瞒什么;
  在特训测试中,自己又竟然因为做噩梦的问题,而面临被取消登舰资格的危险。
  为了重回凌卫号,凌卫决心接受治疗,
  只是没料到,治疗官竟然会是那位、越来越咄咄逼人的艾尔少将。
  「如果你觉得我会为了登舰而随便和男人上床,那你就错了!」
  对于莫名其妙的挑衅,凌卫以军人的硬朗方式予以坚定反抗,
  可他远远没有意识到,自己即将面临的,是怎样危险复杂的陷阱……
 
 
  楔子
 
  一辆蝶形豪华悬浮房车以放肆惊人的速度从高空狂飙而来,发出一声刺耳声音,急刹在圣玛登星际医院不允许任何外来运输工具停泊的大门前。
  不理会其他人的侧目,三道修长矫健的身影从车上下来,急匆匆闯进医院,直上四十五层的高级单人病房。
  军靴在宁静的走廊敲出心急如焚的节奏。
  「妈妈!」
  「凌谦?」躺在病床上的凌夫人转过头。
  凌谦第一个到达床前,在他身后,凌卫和凌涵也一脸紧张地大步走进来。
  穿着帅气军装的三人,身影几乎居高临下地笼罩住了床头。
  「妈妈,好点了吗?」
  「你们怎么会到这里来?」
  「我们三个小时前接到了马菲尔医师的通知。医师说妈妈忽然晕厥了,是真的吗?」凌卫回答,担忧地看着凌夫人苍白的脸。
  对长子的问题,凌夫人露出儿子们所熟悉的温柔恬静的笑容。
  「马菲尔医师什么都好,就是喜欢大惊小怪,小小的不舒服而已,就用上晕厥这样吓人的词。我已经叮嘱他不要通知你们,可是,他一点都不把我的叮嘱放在心上。」
  「到底是哪里不舒服呢?」
  「就是胸口有点闷吧。」不知道为什么,凌夫人轻描淡写的话,反而让儿子们更不安起来。
  凌谦回头,迅速和凌涵对视了一眼。
  孪生子的这个动作,被凌卫看在眼里,心里仿佛感觉到什么似的,猛然抽紧了。
  反而是凌夫人,把肩膀挨在柔软的靠枕上,仰起头,若无其事地和他们闲聊:「真是紧张兮兮的小孩子。我才刚刚在这里躺下,你们就来了。嗯?从常胜星来三个小时就能到达吗?现在的交通工具也太发达了。」
  「知道妈妈生病,做儿子的当然会用全宇宙最快的速度飞奔过来。」凌谦嘴里好像涂了蜜一样。
  其实,是因为凌卫这个舰长执行下一次远航前,要先去另一个军事星接受一次短期训练,孪生子当然不愿被丢下,不容分说到挤上了凌卫乘搭的星级航行房车里。
  当接到马菲尔医师的通知时,三人正巧航行在离圣玛登医院的星球不远的地方。
  凌谦立即重新调整了航线,三小时左右就抵达了。
  「呵呵,看你们,跑得一身大汗的,坐下来休息一下吧。」
  「都是被妈妈吓的。」
  「吓你们的可不是我,而是马菲尔医师。不过,可以看见我的三个宝贝儿子,也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从这一点上说,我可要感谢他了。」
  确实,执行了上一次的任务回到军部,接着就是嘉奖大会,王宫宴会,临时特训,三人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回家和凌夫人团聚的机会。
  没想到,这一次见面会是在医院里。
  想到丈夫常年待在军部大楼,三个儿子又都是必须执行远途任务的军人,病弱的凌夫人一人守在家里,凌卫的心里就不期然冒出一股愧疚感。
  和凌夫人轻松地谈笑一阵后,趁着护士为凌夫人检查的空档,三人悄悄退出病房,在办公室里找到马菲尔医师。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是凌家的家庭医师。
  当然,凌家的人一向身体健康,尤其是三个男孩,最需要细致照顾的,无疑是体质最羸弱的凌夫人。
  「马菲尔医师,妈妈的身体状况到底怎样?」
  「很严重吗?」
  「我们只想听实话。」
  马菲尔医师抬起半白花发的头,沉默了一下。
  「以凌夫人目前的状况来看,我觉得,」马菲尔医师以专业的语气对他们说:「立即进行移植是最保险的方法。」
  「移植?」凌卫惊讶地扬了扬眉,「可是,妈妈三年前不是才进行过心脏移植吗?而且那一次的手术也很成功。」
  三年前,他还在军校里上课,知道妈妈动手术的消息后一直牵肠挂肚,但是没有批准,军校生不许离校。
  妈妈也不允许他为了自己的事不顾学业。
  无奈地一边上课一边揪心地等待手术的结果,凌卫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种滋味。
  幸亏后来就接到了妈妈手术成功的消息。
  「那一次心脏移植虽然成功,但凌夫人是先天性的遗传疾病,器官上的衰竭无法避免。」
  「这么说,是要再进行一次移植?」凌涵问。
  「不错,而且这一次肾脏也严重衰竭了。不但需要移植心脏,也需要同时移植肾脏。以圣玛登医院的设备,同时做两者移植完全没有问题。」
  「那还等什么?」柔弱的妈妈身体不佳,让凌谦显得比平时略为焦躁,「就请你尽快安排手术吧。」
  马菲尔医师露出一个为难的笑容。
  凌卫虽然也同样的焦急,却比凌谦更懂得这里头的规矩,体谅地说:「这种和妈妈性命攸关的事,需要等爸爸确定,医师才能正式动作,是吗?我想医师也已经通知爸爸尽快赶来了,不过因为我们离这里近,所以比爸爸先赶到。」
  「马菲尔医师,你是不是有什么别的问题要和爸爸商榷?」精于观察的凌涵,发现了医师的苦笑下的一丝隐情,忽然犀利地开口,冷冷地说:「如果有的话,希望你不要瞒着我们。」
  这话一说出来,顿时引起凌卫和凌谦的注意。
  果然,在他们的逼视下,医师脸上出现一丝被看穿的狼狈。
  「既然……好吧,毕竟你们是凌夫人的儿子,也有权利知道内情。」马菲尔医师扫视了三人一番,脸上的曲线绷直,变得严肃而谨慎,「这一次的手术,会存在一定的风险。」
  三兄弟的脸色一变。
  「怎么会?移植手术的技术不是已经发展得非常好了吗?」
  「手术设备和技术毋庸置疑。但我所担心的,是移植体的成熟度。」
  听到这个,站在办公桌前,面对着医师的三个年轻军人,都不约而同地露出凝重的表情。
  凌卫单纯的是为妈妈担心。
  而凌谦和凌涵却不仅如此。
  心跳不为人知地加快,因为他们都明白,医师接下来要说的是什么。
  「在三年前的那次心脏移植手术中,凌夫人的复制人已经被使用掉了。」
  听见「复制人」这个词,凌谦和凌涵就像被人揭了伤疤一样地痛,但这种痛苦,是绝对不能在哥哥面前泄露出来的。
  只能做贼心虚地掩藏着。
  「妈妈那一次手术用的是复制人的心脏?」凌卫感到诧异。
  没有人和他提过这一点。
  他一直顺理成章地以为,妈妈是像其他病患一样,使用了死亡者的心脏替代。
  从前在军校的时候,爱八卦的叶子豪曾经问过他一次,将军家的人是不是都养着自己的复制人,准备在病危或者重伤的时候取复制人的器官做移植。这种事凌卫在家里从来没有听爸爸妈妈提起过,当时就一笑置之了。
  现在想起来,却觉得也有道理。
  听媒体上说,联邦的复制人技术在不断取得进展。
  移植的话,当然是用自己相同DNA的器官比较保险。
  假如真的有从复制人身上摘取器官来维持生命的措施,作为上等将军家族的凌家无疑是享受这种特殊治疗的对象之一。
  虽然对可怜的复制人来说,活生生被取走器官,非常残忍,但凌卫只要想到这是为了病榻上虚弱的妈妈,又感到可以接受了。
  现在,他唯一担心的,只有他最温柔最美丽的妈妈。
  「这么说,妈妈这一次做移植手术就无法从复制人身上找到合适的器官了吗?心脏上一次手术时已经被摘取了,对吗?」凌卫满怀焦虑地问。
  他对复制人的了解只来自一些报导,完全是一知半解。
  马菲尔医师咳嗽一声,「看来你以为复制人没了心脏也能生存呀。怎么会呢?复制人虽然是附属品,但从身体结构上来说,和人类是一样的。凌夫人的第一个复制人,在三年前被摘走心脏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那么……」
  「请不要着急。鉴于夫人的身体状况,当时我们就决定了为夫人再培养一个新的复制人,以应不时之需。我们对这个新培养的复制人使用了加速培养液,经过三年的时间,她的外形已经成长到了十六岁左右。」
  「那还有什么问题呢?」
  「问题在于,用加速培养液培养的复制人,外形和内脏的成长度会有差别。我担心她的心脏和肾脏还没有健康成熟到足以被用于移植。」
  「不可以测试器官的成熟度和健康度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测试的过程中也存在器官被损坏的风险……」
  「咳咳咳!」似乎无法忍受凌卫和医师这样就复制人的事交谈下去,凌谦忽然大声地咳嗽,打断他们的话,「这些事情,我们之中无论谁都不能做主。马菲尔医师,还是等爸爸到了再和他讨论吧。」
  「相信爸爸会做出对妈妈最好的决定。」凌涵冷冷地说。
  祭出凌将军的名字,凌卫即使再想和医师继续,也只能无奈地停止追问。
  毕竟凌谦和凌涵说得对,这样的大事,只有一家之主可以决定,何况,自己不过是一个深受凌家恩泽的养子而已。
  担心归担心,并没有他置喙的余地。
  「我们不要打扰医师了,先出去吧。」
  离开之前,凌卫忽然又想到了别的事。
  「医师,那个复制人,可以让我见一见吗?」
  不等马菲尔医师回答,凌谦已经旋风一样转过身,「哥哥搞什么?复制人有什么好见的?!」
  「也没什么。不过,妈妈的复制人,应该和妈妈长得一模一样吧?而且是十六岁时的妈妈。」凌卫只是有些好奇。
  这种好奇,是孩子对于母亲另一种面目的本能的好奇罢了。
  「妈妈正躺在病房里,和躺在培养皿里的那个根本不是一回事!」
  凌卫思忖了一下,点了点头,「你说的也对。」
  凌谦松了一口气。
  「不过,」凌卫说:「也没必要这么激动吧。」
  「明明是哥哥莫名其妙。」凌谦抱怨地说。
  不想和弟弟斗嘴,凌卫把脸转向医师那一边,「马菲尔医师,会痛苦吗?」
  「你的意思是……?」
  「如果爸爸决定让妈妈接受手术,那么就要从复制人身上摘取心脏和肾脏了。」凌卫想到这一幕,总感到脊背有一股悲凉的寒意,情不自禁地问:「那个复制人会感到痛苦吗?」
  医师明了地点头,「哦,哦,这个嘛,放心吧。复制人放在培养皿里,从来没有苏醒过,她是没有意识的,被摘走器官,或者被杀死,都不会有任何痛苦。毕竟从一开始就是作为病人需要的器官培养的,如果让她拥有自主意识,然后又让她知道自己只是另一个人的复制品,随时会被剥夺器官和生命,那会是很可怜的事。」
  「嗯,一直沉睡着什么都不知道也就算了,如果苏醒过来,还有自我意识的话,对复制人来说,真是太残忍了。」凌卫认同地说。
  他的话,让房门处的两个弟弟同时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寒颤。
 
 
  第一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