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折翼苍鹰(惩罚军服系列之八) 作者:风弄

字体:[ ]

 
  文案
  落入凌家的政敌——洛森家族掌握中,凌卫遭到名为监护,
  实为禁锢的不公对待,被关入秘密的地下牢房。
  更糟的是,为了找回失去的情人,英俊而执着的艾尔.洛森少将,
  把所有极端情绪,通通倾泻在凌卫这个俘虏身上。
  为了让凌卫在精神上彻底屈服,男人的手段一次比一次辛辣,
  「你和那两个欺骗你的家伙已经没任何关系了。」
  「在复制人身体里射*,到底是什么滋味呢?」
  密室中,握有生杀大权的男人为所欲为,肆无忌惮,
  老练地挑逗这具柔韧完美身体的同时,
  也不忘以最刻薄的言辞,对猎物狠狠地羞辱。
  痛不欲生的凌卫,眼底却始终燃烧着倔强顽强的火焰。
  绝对,不可以认输!
  折翼的年轻苍鹰,该如何冲破重重枷锁,再次鹰击长空?!
 
 
 
 
  楔子
 
  假如在几百年后,联邦出现了一本内容详尽真实的媒体大事录的话,那麼翻到上元1774这一年,跳进阅读者眼帘的第一个名字,必然是淩卫。
  毋庸置疑,淩卫在这一年,成为了联邦最具有争议性的名人。
  淩家,还是洛森?
  淩卫指挥官最终花落谁家,为谁效命?
  这些就是当年全联邦最大、最全面、每一家媒体都穷追不舍的新闻。
  这里面涵盖了最能激发人们想像力和激情的元素——将军世家、嫡子和养子之间的倾轧、战争、功勋、权力、亲情、叛变……
  撩得记者们如见血的苍蝇,拿著麦克风不辞劳苦奔波於军部大楼和各将军宅邸大门之外。
  因为无法接触到故事的第一男主角,淩卫指挥官,这些媒体人士的想像力从而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他们按著各自的看法,演绎出不同的故事版本,给淩卫安上无数个他本人根本无法想像的首码词。
  支援洛森家族的人们,称他为英勇的反抗者,在网路上热情洋溢的给他留言。
  「做得好,指挥官!」
  「大胆作出这样的选择,一定是因为在淩家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吧?我也是养子,很明白被养父母忽视,被养父母亲生的小孩欺淩的感觉,所以,我会支持你到底的!」
  而支持淩家的人们,则爱恨交加地称他为令人遗憾的背叛者,频频对著镜头发出焦灼的呼唤。
  「回来吧,淩卫,你的家人会接纳你的!」
  「如果养育了二十年的儿子,一旦飞黄腾达了就掉头不顾自己的养父母,那我们还能相信什麼?」
  「真的是撞到了脑袋,才作出这种让人无法理解的决定吧?」
  「洛森家估计在里面用了什麼诡计……」
  何等热闹呀。
  作为联邦人,你也许不知道总统,不知道军部,不知道最当红的明星,但是——你绝不可能不知道淩卫!
  就在各媒体报导铺天盖地,在萤幕上纷纷口沫横飞地打著嘴仗时,女王陛下优雅出手,对联邦最高法院送上一纸王族信函,措辞含蓄地建议最高法院废除《联邦公民自由人权法》第两百三十条。(正是同一条法律,让艾尔.洛森合法「拥有」了淩卫。)
  女王的理由是,「为了联邦公民的人身自由得到更充分保障」。
  这一来,媒体和联邦人民都为之激动万分了。
  女王!
  女王陛下终於也站出来说话了!
  精明的女王轻轻地动了动手腕,就在发红的锅炉底下再塞了一把熊熊燃烧的柴火,把联邦这件人人关注的大事直接送上最高沸点。
  不过,大多数人所不知道的是……
  与此同时,另一份信函也悄然送至联邦最高法官的桌案之上。
  这份信函塞在法官每天都会收到的,高高摞起的几百份信函中,似乎没有任何足以重视的地方。
  在当时,最高法官正头疼于女王忽然递到他怀里的烫手山芋,为《联邦公民自由人权法》第两百三十条而寝食难安,无暇他顾,处理信函时,他只打开扫了几眼,就随手塞到了一边。
  也很难责怪最高法官不够细致谨慎的处理方式。
  毕竟,在淩卫指挥官应该归属哪一派的沸沸扬扬的吵嚷声中,这一份信函就如离爆炸现场两公里远的街角里安静的一粒野草种子,绝对的不起眼。
  於是,这粒被忽视的野草种子,匍匐在肥沃的土地里,开始默默等待著发芽的时机。
  这粒种子,这份不起眼的信函,有著一串长长的抬头名。
  它,就是——《有独立意识之复制人所应得的人类权利,第三次正式提案》!
 
 
  第一章
 
  「你,够了吧!」
  在男人终於结束强吻的一刻,淩卫总算有机会找回自己的呼吸,并且爆发出压抑已久的痛斥。
  「终於想反抗了吗?其实我很期待,因为这样一来,我就可以不用有丝毫顾忌的真正侵犯你了。」
  自从落到艾尔.洛森的掌握之中,被这样无耻而现实的话砸在脸上,已经数不清是多少次了。
  不管听了多少次,羞辱感和愤怒,还是和第一次一样强烈。
  淩卫的反应也是和第一次一样,没有任何改变。紧咬著洁白的牙齿,发出吱吱的磨牙声。
  仿佛燃烧得正旺盛的发红的炭,被忽然淋了一桶冰水,就算狠狠握著拳头,很想一拳把眼前那张英俊邪恶的脸打成碎片,却被不由人的情势活活按捺住了。
  甯死也不想被男人侵犯。
  所以,不得不暂时屈服在男人的要胁之下。
  一想到这一点,被羞辱的愤怒就更加强烈,瞪视男人的黑眸,闪烁出比星辰还明亮的,充满痛恨的光芒。
  更让人生气的是,艾尔.洛森,似乎很享受这样的瞪视。
  「被我吻的感觉,就这麼不好吗?」
  「…………」
  「抱歉,不该问你感觉之类的话题。也是,对你来说,感觉是无足轻重的东西。复制人对主人的行为,只要闭著眼睛接受就是了,」艾尔表现出一种傲慢的理所当然,「说到底,你也就和充气娃娃的用途差不多。」
  用悦耳的低缓音调,说出来的却是令人痛恨的话,啡色眼眸扫视眼前没有一丝布料遮掩身体的年轻军官。
  察觉到他的视线瞄到不该瞄的地方,淩卫敏感地并拢双腿,把手看似随意地放在重要的部位上。
  「手不许挡著那里,拿开。双脚也打开,我要看见你的*器。」
  「看著另一个同性的身体,真的让你感觉愉快?同样的器官你也有吧。」
  淩卫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冷漠强硬。
  「同样的器官我当然也有。如果你不遵守我的指令,我不介意让你尝尝它真正的厉害。在复制人身体里射*,到底是什麼滋味呢?有点好奇呢。」调戏轻薄之词,在艾尔.洛森嘴里用平淡如水的语调说出来,很从容地羞辱著对方。
  淩卫的脸微微变色。
  局势相当不利。
  他身无寸缕,光著脚板,而对方穿著威严的少将军服,脚踏小羊皮长膝军靴,整齐得令人发指。
  一开始,淩卫完全无法适应这种赤裸裸的相处模式,他曾经把床单抽起来遮掩身体,但后果是差点被艾尔.洛森按在床上强暴。
  「胆敢违抗我的命令,唯一的后果就是让你被物尽其用。不过,这大概是你想要的吧,毕竟和你的两个弟弟做了很多次,身体上习惯了被男人侵犯,所以故意来挑逗我,对吗?」
  「谬论!」
  「没想到,复制人也有这麼饥渴的品种。我是不是应该去查一下,科学家在制造你的时候,也许在你的DNA里嵌入了性饥渴的特性?」
  「够了!你要羞辱我到什麼时候?」
  「到我觉得满意的时候。问题是,你想接受怎样的羞辱?在我面前赤裸的接受自己的命运,还是让我直接在你身体里发泄?」
  被弟弟们之外的男人用下体抵住自己的恐怖感觉,让淩卫停止了反抗。
  并不是害怕被侵入,被撕裂的肉体上的疼痛。
  而是,自己的身体,是属於淩谦和淩涵的。
  这就是底线。
  於是,连用床单或者窗帘遮掩,也列入禁止的行为中。
  面对著艾尔.洛森仿佛烙铁一样的目光,他唯一能武装的,只有心灵。心里充满屈辱和难堪,但是,不能让这个男人太过得意,也不想听见更多羞辱的话,就必须装出根本不在乎的淡然表情。
  「为什麼忽然不说话?」
  在男人面前,想保持沉默也成了一种奢望。
  只要有丝毫不满意,就会用强暴这个无耻的事情来威胁,淩卫完全不明白,身为洛森将军家族的继承人,艾尔.洛森到底是如何养成这种邪恶至极的性格的?
  从前在军部里,居然一点也看不出端倪。
  这家伙,真是隐藏得太好了。
  「没有思想和反应的复制人对於你来说,不是更称心如意吗?」
  「果然没有驯服,居然还敢顶嘴呀。」男人悠悠地叹了一句。
  出奇的,掌控大局的艾尔.洛森似乎没有被惹恼。
  啡色眼睛射出遇见挑战时才闪烁的精芒,视线再一次从淩卫身上扫过。
  指挥官结实修长的腿充满魅力,线条的弧度堪称完美。
  真是……很诱人。
  艾尔不由自主地想起二十年前那个活泼泼的卫霆,每次钻进自己的房间,总叫嚷著航行中多少天没有洗澡,要借用他的浴室。
  有一次,浴室里没有准备乾净衣服,那胆大包天的小子甚至披著大浴巾,招呼也不打一声地从浴室里出来,大刺刺在他面前打开衣柜找衬衣和长裤。
  雪白的大浴巾下,散发著小麦色健康光泽的小腿仿佛小鹿一样轻松灵活地在地毯上摆动著,根本就不知道一旁的艾尔已经被刺激得浑身绷紧,像饥饿的蹲在草丛中的野豹一样屏住呼吸。
  如果……当时勇敢一点,伸手抚摸这双诱人的腿,后果会怎麼样呢?
  也许会被卫霆痛揍吧。
  可是,和现在令人绝望的状况比起来,可以被卫霆痛揍,也足以视为一种幸福了。
  「这样做太恶心了,你……」
  「不准躲开。」
  啪!
  巴掌著肉的声音在房间响起。
  因为躲避艾尔的抚摸,淩卫赤裸的大腿上挨了一下。
  对於曾经在前线英勇负伤的指挥官来说,这种挨打的力度根本不算什麼,大腿上的肌肉也只是被打得微微一弹。
  可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却是很羞辱人的方式。
  赤身裸体的,被一个至少是外表上看起来,年纪相当的同性肆意拍打身体,就像调教宠物一样。
  「你这个,混蛋。」淩卫低声吐出怨恨的字眼。
  「嗯?你说什麼?」
  听见恶魔充满危险的反问,淩卫咬紧牙齿,倔强地瞪著对方。
  如果不能在言语上反击,那麼,就用气愤的眼神传达内心感受。
  可怜的淩卫。
  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倔强瞪视才是苦难的来源。
  漂亮淩厉的眼神,就像磁铁吸引金属一样,把艾尔.洛森的注意力牢牢俘虏了。
  和卫霆,一样的眼神……
  「躺到床上去。」男人轻描淡写地下令,让淩卫的心脏紧缩了一下。
  「干……什麼?」
  「例行消毒。」
  「别开玩笑了!每天干这种无聊的事,你这个军部少将就没有一点公务要办吗?」淩卫的抗议,显出一丝色厉内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