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爱欲荒星+特典:失踪的无尾熊 作者:风弄

字体:[ ]

惩罚军服番外集——爱欲荒星(出书版)+特典:失踪的无尾熊  作者:风弄

 
●════════════════════●
 
 
    文案:
    成为军部上等将军的凌卫,锐意改革军部多年的弊端,并决定,亲赴一颗未开发星球,试验为联邦军人量身定做的新式设备。
    本应是简单安全的野外训练兼测试,然而,一路跟随凌卫的,除了那对把凌卫牢牢看做自己的所有物,暗中较劲的孪生弟弟,竟然还有——阴险的暗杀和陷阱!
    杀机四伏的荒境、疯狂的野兽、隐藏在暗处的机心和手段,
    而对凌卫而言,比这些更可怕的,是手握大权的男人们,无法按捺的,争夺猎物的欲望……
 
    将军的野外求生
 
    第一章
 
    当戈壁滩方向令人诧异地出现三个飞奔的身影时,按照本地原始时间换算起来,应该是莱多米星的下午三点半到四点左右。
    这也算是这颗尚未被文明开发的充满野意的星球,最适应进行户外移动的一段时间了。
    因为,如果是中午时分的话,离莱多米星球最近的极为嚣张的薇恩太阳,在戈壁滩这种全无遮蔽的地方,可是足以把人活活烤熟的。
    「真是见鬼了!」一边飞奔,凌谦还不忘一边痛骂,「居然敢把本少爷丢在这种鸟不生蛋的鬼地方,那群瞎了眼的混蛋!等我回去,立即把他们剥得干干净净,找两百匹野马轮暴他们!」
    也怪不得凌谦暴跳,不但是堂堂军部少将,而且是凌将军身边最受宠爱,最最亲密的警卫官,在浩瀚万星的联邦,是何等高贵的存在。
    昨天还在常胜星享受全宇宙最顶尖的生活,过着众星捧月,他则负责捧哥哥的逍遥日子,今天却被丢到这莫名其妙,不见人烟的烂星球,谁受得了这么大的反差啊?!
    「找军阶不如你的下属撒气,可不算什么本事。选择一个未开发星球进行野外求生训练,是哥哥的决定。舰上的人把我们投掷到莱多米星,是执行哥哥的命令,并没有做错什么。」在高速前进过程中,还能如此气定神闲地说话的人,当然非凌涵莫属。
    听见凌涵这万年不变的冷静腔调,凌谦更抓狂了。
    「凌涵!就是你!你这个背地里搞鬼的混蛋!哥哥要参加野外求生训练,我身为他的贴身警卫官,有权知悉他的所有行程计划,为什么我事前没有接到通知?在最后十分钟才告诉我算怎么回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什么主意,呸!我可是你孪生哥哥,你尾巴尖上的毛抖一抖,我都知道你要放什么颜色的屁!你明知道本少将最讨厌这种荒无人烟的穷乡僻壤!你存心的!」
    「荒僻的星球,才可能被选做野外求生训练的场地,如果是高度文明的城市,又怎能称为野外训练?不过,我也能够体谅你的愤怒。你习惯了最高级的享受,忽然要到这种地方,像野人一样地生存,确实难为你了。其实,你可以选择留驻航空舰,待在大气层上不下来。」
    「做梦!待在大气层上,我有这么傻?」凌谦破口大骂,「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撺掇哥哥做这狗屁的野外训练,不就是想和哥哥打野战吗?还是打一个月的野战!」
    兄弟俩虽然在毫不客气地斗嘴,但脚下绝没有停顿。
    莱多米星的气候环境非常糟糕,否则也不会被纳入联邦版图多年,却没有进入联邦星球开发的名单中。
    这和那颗薇恩太阳以及莱多米星围绕太阳运转的轨道形状有极大关系。
    中午炎热难挡,凌晨和晚上却又气温骤降,异常寒冷。
    偏偏航空舰对三人所在的救生囊进行投掷时,不知有心还是无意,降落在了莱多米星的戈壁滩边缘。这也意味着,三位军部贵人从救生囊出来,就必须像被老虎追着尾巴的兔子一样狂奔。
    他们都是经过多年训练的优秀军人,当然非常清楚,在气温骤降时待在一望无垠,无遮无掩的戈壁滩,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
    所以,只能抓紧时间赶路了。
    在太阳下山之前,必须跑进前方视野里出现的原始森林。
    不过,同心协力地朝着同一个方向飞速前进,并不代表着嘴上的官司就此结束。
    「野外生存训练,在你脑子里,就等同于野战?」凌涵跑动的潇洒姿势,比参加长跑竞赛的运动员还专业,即使额头冒出汗珠,却保持着悠长深沉的呼吸,说话不疾不徐。
    「哼,在你英明神武的孪生哥哥我面前,你就别装正直了。难道这为期一个月的野外训练,你就没有和哥哥野战的打算?」
    「我不否认,有这方面的打算。」自视甚高的凌涵,在非必要情况下,是不屑于撒谎的。
    他的回答,立即招来凌谦的猛烈攻击。
    「哼哼!哥哥,你可是亲耳听到的,现在你知道凌涵有多无耻下流了吧?哥哥,还是我最乖啊,我可没有用诡计骗你来这该死的野外训练哦。不过,不来都已经来了,我当然不能吃亏。」俊美精明的凌大少将话锋一转,居然和凌涵名正言顺地分起赃来,气指颐使地说,「凌涵,先把话说明白,这一个月,哥哥至少要陪我野外大战二十天。」
    「那我呢?」
    「你嘛,最多最多就十天。而且要看你的表现,一次表现不好,就扣一天。」
    哈哈哈,最好你天天都表现不好,本少爷十天全部扣光。
    哥哥这一个月就是我的了。
    啧啧,野战呀!千载难逢的机会!
    哥哥那么害羞,平常要在花园里做一次都不容易,这次居然名正言顺的野外训练,还为期一个月!
    一个月啊我的联邦军神!可以在草地战斗,在湖边战斗,在树上战斗,在瀑布战斗……甚至,两个人骑着野马在草原上狂奔着战斗!
    光想想就兴奋到爆炸了!
    不知道这烂星球上有没有野马这种生物,没有野马,野牛也行啊。
    牛背上一拱一拱的,我对哥哥也一拱一拱的,想必比常胜星高级酒店里的电动水床更过瘾。
    而且纯天然,很!刺!激!
    凌涵虽然无耻,但无耻得很有想法,至少把哥哥骗到荒无人烟的星球打野战,这个想法值得表扬。
    幸亏本少将聪明,即使是临时才被通知,也没有一丝犹豫地坚决跟了过来。
    如果没跟过来,哥哥绝对是被凌涵吃得渣渣都不剩了。
    现在嘛……
    凌谦那张令联邦无数少女芳心乱跳的邪魅俊脸上,流露出狐狸快要吃到美味鸡肉的期待笑容。
    「为什么?」凌涵充满着军部高官气势的沉着声音,又传了过来。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可以和哥哥野战二十天,而我只有十天?」
    「这不明摆着?你是把哥哥骗到莱多米星的小人,我是对哥哥忠心耿耿,誓死保护哥哥的人。你当然要受到惩罚,而我当然要给予奖励。能给你最多十天,已经是看在你是我孪生弟弟的面子上了。」
    凌谦是想一天都不给。
    只是,对于凌涵的本事,他不但十分知悉,而且不得不忌惮。
    万一把凌涵压榨得太绝了,引起凌涵的爆发,可不是好玩的。
    咬咬牙,那就最多……最多十天。
    「不能平分?」
    「别做梦了!最多十天!再多嘴,就一天也不给。」
    「平分,才是兄弟之间公正的做法。」
    「呸呸,涉及到哥哥,鬼才和你称兄道弟,什么公正?通通滚到帝国边境去。再说了,哥哥只喜欢我的大*棒。」
    「真的?」
    「千真万确!告诉你,」凌谦洋洋得意地宣布,「哥哥前天晚上,在我胯下高潮了四次。本来不止四次,因为哥哥求饶的样子很可怜,我心疼哥哥就将就着收兵了。知道哥哥求我的时候向我坦白了什么吗?哈哈,哥哥说,只有我……」
    「凌谦!你给我闭嘴!」
    随着一声忍无可忍的怒喝,洋洋得意的凌谦少将,后脑勺啪地挨了一下。
    三人一起朝着森林奔跑,孪生子一左一右,凌卫在中间,而且刚好凌谦就在凌卫右边。
    这是多么,多么,多么顺手的位置呀!
    堂堂联邦上等将军,亿亿万联邦人民心目中的偶像,居然被两个弟弟当猎物一样的瓜分,还我二十天你十天,平分还是不平分……
    熟知两个弟弟的恶劣本性,知道如果自己参与进他们彼此间的争风吃醋,只能把矛盾进一步激化。
    所以,坚毅勇敢,而且脸皮超级薄的凌卫将军,索性对两人的斗嘴假装完全没听到,一个劲地眼观鼻,鼻观心,只管向前进。
    没想到,混蛋万分的凌谦,居然把话题扯到那暗无天日、- yín -靡邪恶的前天晚上,还要在凌涵面前,宣布自己在背德错乱的- yín -邪地狱中,丑态百出时说出的,那些回想起来绝对要羞愧到死的下流的话。
    是可忍,孰不可忍。
    那天晚上,被弟弟欺负得很惨的凌将军,哪里还忍得住?两腿还在继续往前大迈步,右掌已经提了起来,泰山压顶一般,很顺手,很愤怒地教训了这小混蛋一下。
    久经锤炼的凌谦少将,当即被拍得哇唔一声惨叫,一边跑,一边伸手揉着后脑勺,可怜兮兮地抱怨,「哥哥,下手这么重,你就不怕把我打伤吗?」
    「打伤不要紧,只要别打死就行。」冷静自若的话,并非出自凌卫之口,而是出自和凌谦隔了一个凌卫的——凌涵,之口。
    「凌涵你这个挑拨离间的小人!」
    「你挨哥哥的打,是咎由自取。你刚刚说,哥哥前天晚上对你说了什么?」
    「哼哼!这是我和哥哥之间的秘密,你没资格知道。」凌谦鄙夷地回答。
    开玩笑,刚才已经把哥哥惹急了,如果再火上浇油,万一哥哥真的炸毛,那怎么办?
    别的不说,至少这次野战之旅就会添上变数。
    凌涵这混蛋,总是诡计百出,在平淡的言语里设下陷阱,想骗本少将往陷阱里面跳,然后藉此破坏本少将在哥哥心目中的完美形象。
    本少将绝不会上当。
    就凭凌涵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扑克脸,想和本少将这种又英俊又帅气,又阳光又开朗,又会哄人,又会卖萌的人才比?
    哈哈哈哈!
    在哥哥面前,把一切尊严视为粪土,收敛利爪和牙齿,不惜把自己化身为脸皮超厚的黏人可爱小狗狗,紧紧抓住哥哥那颗温柔的心。
    这,才是凌谦争宠的一大杀手鐧。
    换了别人,如果敢往凌谦少将脑袋上呼巴掌,早就被他反过来打得头破血流,灵魂出窍了。
    但是,挨了凌卫一巴掌,凌谦连一丝愤怒都没有,反而如同挨了主人一脚的小狗狗,发出可怜兮兮的惨叫,还夸张地一边跑,一边使劲揉后脑勺。
    「好疼……」
    「…………」
    「呜……好疼……」
    「…………」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