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男色如刀 作者:苍白贫血

字体:[ ]

 
文案:
外来卧底沈涵,卧向本地匪窝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卧进了黑帮老大的被窝。
黑帮老大唐梓言,在调/教暖床小受的时候,一个不小心,调/教一只猛攻。
然后两个人战胜命运的捉弄,无视组织的安排,摒弃人民的安危,最终丧心病狂的HE了的故事??
 
文艺版文案:这也是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故事。
 
1V1,日更,跳坑请自带贞操裤,避雷针,老湿雷点你们都懂的,喝喝。
 
 
内容标签:黑帮情仇 情有独钟 制服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涵,唐梓言 ┃ 配角:许晚河,游候,杨路 ┃ 其它:卧底,黑帮,警匪
==================
 
☆、楔子
 
  夜色如墨。
  肮脏潮湿的巷子里踩过几只皮鞋,溅起星点泥水,又朝前头跑去。
  走廊里坏掉的灯管明明灭灭,如人困顿欲睡的眼。
  两人的身体并排贴合,喘息粗重。
  “不行,”唐佩的声音轻的几乎听不见,隐隐的含了不容拒绝的严厉,“他们等会肯定会过来,这里藏不住。”
  旁边的人没说话,他看唐佩一眼,瞳孔色泽极浅,古怪却漂亮。
  唐佩给手里的枪上膛,拇指和食指因为压迫使力的缘故,倒是有点疼。
  黑帮老大出门都喜欢带着这东西,没什么稀奇。
  稀奇的是,老大晚上出门竟然给人堵到这条街上索命,实在是有些不应该。
  唐佩今年40岁,混出头的时候28,这个城市第一大帮会的头。
  当老大这十二年以来,唐佩身边只有一个人的时候都是在床上,其他时候周围的人数从来没少于四个。
  可这回身边还就只有一个人,还就不是在床上。
  而是在鬼门关。
  身后跟着的这个男人,脸白的没点血色,倒也像个美人鬼。
  唐佩忽然低低一笑,枪口一转,对准身后的人。
  那人反映也是快,抬手就堵住了唐佩的枪口。
  唐佩眼底刀子一样,嘴唇却是笑的,“你他妈出卖我?”
  细长的手指堵住枪口,握着那致命的家伙,“唐叔,不是我。”
  唐佩拿枪的手有些松,脸上流出了中年人特有的猥亵。
  瞧这人握枪的手,让唐佩想起来他给人手/- yín -时的摸样,玫红的指尖上沾着白浊,美妙至极,不可言喻。
  唐佩笑笑,“我可看你小子是对我以前调/教你怀恨在心。”
  说完,便抽回了枪,“走吧。”
  那人脸上没什么表情,“走不了,出去就会给他们发现。”
  唐佩顺着楼梯往上看了看。
  他说的的确没错,出去了也只会给打成筛子,这楼道里到处都是锁死的门,除了往上跑也没别的去处。
  可若是一直往上跑,跑到了天台,又有什么用。
  唐佩懊恼着,在灯管亮起的时候看见了头顶上的通风口。
  “你过来。”唐佩指了指头顶上的空调口,“差不多能钻进去。”
  那人反映也快,“唐叔,我可以把你托上去。”
  他说这话的时候刚好赶上灯灭,周遭黑了几秒,再亮的时候,青白的灯光照亮唐佩眼角的胎记,
  小小的一块,仿佛是一个分段的标点,又一恍惚间,化进了晦暗,跟着光线消失。
  唐佩的声音淡而无味,“你先上去试试。”
  那人微微一愣,“唐叔?”
  唐佩神色怪谲,“少罗嗦,上去。”
  眼瞳里的惊悸又归于平静,那人伸手干脆利索,两三下就踩上了唐佩的肩膀,两手攥住那通风孔外头的百叶,一个猛力,生生将其拉了下来。
  少许墙灰簌簌而下,落在唐佩的肩膀上,发出细微的坠落声。
  肩膀上的双脚腾空,那人顺着通风孔爬了进去。
  唐佩却忽然伸手拉住了那人的脚,“等一下。”
  那双脚又落回自己肩膀。
  唐佩将枪举过头顶,“把这个拿上,省得等会我上去再掉下来没法捡。”
  那人没说话,只接过了枪,利落的爬进通风孔,后又朝下伸出手,
  “唐叔,我拉你上来。”
  楼下门板作响,脚步声声。
  唐佩抬眼看着那张俊脸,眼底讥笑,
  “你傻啊,这么高。”
  说完就一个人顺着楼梯朝楼上跑过去。
  灯管彻底的坏掉了。
  视线陷入一片黑暗。
  楼底下沉重凌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通风孔里的人想不明白,唐佩本可以自己先上来,本可以自己带着枪跑,本可以的事很多,怎么就偏偏选了这么蠢的方法。
  唐佩却是很想得明白。
  想着这小子给自己护在手心里栽养,七年了,在自己心里生了根了。
  唐佩一边跑,一边觉得自己真够傻逼的。
 
 
☆、卧底
 
  第一章.
  沈涵拿了电话,“喂,张警官。”
  电话那头很是不悦,“身边有人没人?”
  “没人啊。”
  “以后别叫我张警官,叫小张,切记。”电话那头的声音特意加重了最后两个字。
  沈涵一顿,心想着这人都奔四张的人了,还叫让自己叫他小张可真能拉下脸来。
  但却是音色平缓,“恩,小张。”
  “你以后要格外的注意,就是做梦也不能说出张警官这三个字。”
  “恩,知道了。”
  “我是谁?”
  “小张。”
  “我是你什么人?”
  “睡在我上铺的老铁。”
  “一起干过最糗的事?”
  “偷过鸡摸过狗女厕所里解过手。”
  电话那头长舒口气,“这还差不多,当卧底就是这点苦,要时刻将自己融入另一个身份中,忘记原来的身份….”
  “行了行了…”沈涵实在忍不住打断,“这捏造半天不都是捏造你的身份呢么,是我要混进去,谁会关心你啊.”
  电话那头音色忽然温柔下来,“小沈,你不要这么激动。”
  沈涵定定神,“你给我打电话到底为了说什么?”
  “恩,就是要给你游候的联系地点。”
  “游候?”沈涵说着这人的名字,却禁不住轻笑。
  这名字听起来实在太像是不爽时的拟声词。
  电话那头继续说,“也是我们的线人,他在潜伏那里年头久了,让他把你带进去。”
  沈涵恩了一声。
  “你去北一路的街角咖啡,他在那里等你。”
  沈涵攥紧了手机,“等一下,总得给我他联系方式吧。”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不行,这个号码是他他跟我联系专用的,为了他的安全,也只有我知道,不如这样,我把你号码给他?”
  沈涵些许无力,“也好。”
  接着电话那头就是一阵忙音。
  沈涵将手机放进口袋里,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
  两个月前沈涵从部队退役,本来转业的事也算顺风顺水,可不知是遭了谁的绊儿,忽然就待业了,接着就是这么一帮天兵天将昼夜轮番去家里二十四小时游说,叫自己去来这里当卧底,说什么功成身退后内可安排美差外可出国深造,总之就是前途大好,未来广阔。
  都说是当卧底要祖宗三代清白,不能是独苗还得本人自愿,可沈涵这三条都不沾边,沈涵妈气的简直要吃药,自己就这么一个儿子从小拉扯到大,还给这帮人撺掇着往火坑里推,急火攻心下竟两眼一翻,当场晕了过去,虽说本来也就是个血糖偏低,可这进一趟医院却查出了别的问题,这人一躺就是整整俩月。
  沈涵一边花着家里的老底给他妈治病,一边开始动摇。张警官看透了沈涵的心思,一拍胸脯只接告诉沈涵放心跟自己走,药钱不用愁。
  总之沈涵最后还是屈服了,接着就跟张警官订了机票去云南,刚下飞机就给安了个企图偷盗航空设施的罪名逮进局子里造身份。
  蹲了十五天,沈涵带着满脑子的卧底职业道德出来准备见接头人。
  街角咖啡的环境不错,沈涵坐在布艺沙发里,随便点了杯东西就掏出手机刷论坛。
  沈涵的手指修长,掌心薄薄的一层茧,都是训练的时候留下的。
  滑屏幕的指头一停,门口叮铃一声,沈涵便抬头看过去。
  进来的女人无论长相还是身材都非常的怪。
  沈涵眼睛有些发直。
  那女人四处环顾,然后望定了沈涵,朝这边过来。
  沈涵赶忙垂下眼,盯着手机屏幕,听那女人在自己旁边的位置坐下,然后服务员过来点单。
  “小….您好,您想喝点什么?”
  “你们这儿新开的啊,没来过,有什么特色么?”
  “..我们店的焦糖玛奇朵不错..”
  “哪个焦糖玛奇朵啊?这个?”
  沈涵一听这粗哑豪放的嗓音,僵着脖子侧头。
  红唇,假发,肌肉粗腿,四十号高跟鞋看样子还挤脚,那金刚芭比的斜了沈涵一眼,嘴角一扬,嗓音倒是细了些,“不喝这个,太甜,我减肥。”
  后又去看服务员那发白的脸,“先来杯水吧。”
  沈涵听得头皮发麻,门口又是叮铃一声,进门的是个带黑墨镜的男人,也是进门瞅了半晌,朝沈涵这边过来。
  沈涵想着可能是游候到了,便起身跟那墨镜男点点头,打了招呼。
  墨镜男跟沈涵对视许久,一转身便坐在了沈涵身后的另一个座位上。
  对面的女人俯身过去趴在男人耳边说几句话,俩人就一脸嫌弃的起身离开。
  沈涵微微一愣,心里头清楚,面儿上倒也没什么尴色。
  金刚芭比冷哼一声,从手袋里掏出个国产山寨翻盖手机,拨了一串手机号。
  沈涵手机响了,显示屏上是个陌生号码,接起来,那边半晌都没点动静。
  沈涵喂了一声。
  金刚芭比脸上有不易察觉的笑,“我是游候,你是沈涵吧?”
  沈涵看看旁边的人,腾的一声从沙发里站起来,“操!”
  游候依旧举着手机,没看见一样,自顾自的窝在另一桌打电话,“坐下!”
  沈涵转头去看他,正要挂断手机,却听游候继续说,“别看我,听着就好,也别说话。”
  沈涵哆嗦着坐回去,倒是旁边的服务员好心的上来关心,
  “先生,您脸色不太好,需要帮助么?”
  沈涵挥了挥手,咬着牙坐回沙发。
  游候嗓子又细回去,“你很帅嘛..”
  “….”
  “身材也好,腰是腰,腿是腿的。”
  “…”
  “你是GAY么?”
  “呸!”
  “不文明,讨厌——”游候翻了翻眼,眼线有些晕出来,“行了,那就说正经的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