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淡色蔷薇(燃情帝国系列之一) 作者:风弄

字体:[ ]

 
第一章 
  帝国,第二十七星系,雅卓星。 
  停在半空的小型空舰,多如凡星。 
科林冒着细雨到达军人宿舍。昏昏暗暗的天夹着冰冷的雨丝打在脸上,他停在大门前,习惯性地整理了一下因为奔跑而显得不够严谨的军装,直到它们完全笔挺,没有一丝褶皱,才慢慢推开这栋低级军官合住的宿舍大门。 
热流从打开的大门席卷出来,迎面扑在他没有表情的脸上。 
一楼的客厅正沸腾着。 
今天是冬季的第一个星期天,帝国法定的军人日,惟一让终日苦苦操练,辛苦得象条狗似的军人狂欢的日子。 
客厅仿古式的已经有几分陈旧的壁炉正烧着熊熊火焰,热得让人几乎受不了。上面军部发下来的犒劳物凌乱地摆放在桌上和地上,打开后吃了一半的罐头,油淋淋的卤制的肉类满满装在有桌面一半大的铜盆里。 
除了食物和每人定额的金钱,军部还例行送了一批浓妆艳抹的军用妓女过来。僧多粥少的情况下,每个妓女都同时被三四个迫不及待的下级军官围着。 
嬉笑声和歌声混杂在一起,结果什么也听不清。 
对于眼前的一切,科林仍然保持着无动于衷的表情。 
为了不把刚刚在门前蹭干净的军靴不被地上到处流淌的酒水弄脏,他用惯常的冷漠眼神看着地板,缓缓擦过狂欢的人们,向客厅另一头的楼梯走去。 
“啊!求求你,不要……” 
脚边响起充满兽性的呼吸和心惊胆战的求饶。 
妓女们对于这群下级军官一向敷衍了事,谁都没有兴趣表演欲拒还迎的节目。会发出这样凄惨的求饶的,多半是军部发过来供亟待发泄的军官们娱乐的战俘。 
最近和联邦的战争零星进行,女战俘人数不多,到了如今,连稍微可以看的男性战俘也被派到这里来了。 
科林似乎是惟一还有理智的人。 
客厅热烈的气氛对他毫无吸引力,更不会有什么震撼。迈着和平日一般无异的步伐到达三楼转入走廊,很快回到自己的房间。 
“回来了啊?”同居一室,官衔也同样是少尉的麦尔森听见门把扭动的声音,回过头来,咧开一个大孩子似的笑容,“下面非常热闹吧?美酒、美食,还有女人和男孩,一年中也只有今天可以快活了。不过,这些好像都不是你喜欢的东西,禁欲纯洁的科林少尉。” 
对于他故意挑起话题的腔调,科林不予理会,拉开椅子,默默无言地在自己的书桌前坐下来。 
等不到室友的回答,麦尔森把手上的活扔下,站起来走过来,“喂,科林,上次和你不是说过了吗?不要老是一副懒洋洋很拽的样子,你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才让其他军官瞧不顺眼的。人家和你说话的时候,要礼貌热情的回答,这可是基本礼仪。”一副不得到满足就不让你清净的气势,停在科林的桌前。 
被调到这个离帝都甚远的偏僻星球后,科林已经因为过于冷漠的问题而连续换了几次室友,目前这个最新的麦尔森,应该算是所有室友里人品最不错的一个。就是开朗过度,太喜欢管别人的闲事了,只要不达成目的,他能滔滔不绝地抱怨一个晚上。 
科林拿着笔,在军事日历上一笔一划端正地填写着今天的工作总结,头也不抬地问,“你为什么不下去狂欢?” 
麦尔森正等待着对室友发牢骚的机会,立即夸张地呻吟起来,“因为我倒霉地接到了上司的命令,要我今天晚上十一点之前把本区下级军官的家庭背景资料整理出来,而且要人手整理,说是为了和电脑记录里面的做一次对比。天啊,太倒霉了,今天可是军人日呢!大家都在享受欢乐,只有我可怜地呆在潮湿冰冷的房间里埋头苦干。为什么轮到我,为什么要选择在军人日?我可真是被霉运笼罩了。” 
科林静静地听着他抑扬顿挫的抱怨。 
“接受任务和完成任务是军人的天职。”他眉毛也不动一下,继续写着总结。 
“这么辛辛苦苦,可每个月只可以得到少得可怜的一点津贴和每年三十个金币的军人奖金。说到这个,科林,你从前在帝都担任王室侍从军官的时候,收入应该比现在多很多吧?同样是少尉军衔,听说要比我们这些普通的驻地军官多上五倍的收入,而且有各种各样高额的津贴,军服也比我们的要华丽漂亮很多。”麦尔森用羡慕的语气说着。 
“都是少尉,无分高低。军服只是区分军人隶属于驻地或皇室御用军官的身份区别而已,和华丽扯不上关系。津贴也是因为王室的侍从军官有很多需要花费在皇室场面上的费用。” 
“嘿嘿,你嘴上虽然说一样,但是心里一定很不是滋味吧?现在驻地已经开始流传关于你被忽然从帝都调到雅卓原因的新版本,你不是由于渎职而被下放,而是因为你冒犯了王子殿下正在追求的宫廷侍女而遭到殿下的惩罚。我猜想你这种个性严谨的人应该不会对美貌的侍女动手动脚才是,不过看你的样子,应该也不至于渎职吧?”麦尔森对于科林一向噤口不言的皇室侍从军官的辉煌过去充满了兴趣,一提起这个,就恨不得立即拉着科林聊上一个晚上。 
经过五个世纪的星际斗争,原本星罗棋布的各大政权国已经被消灭了十之八九,最终存活下来,并且成长为巨大强悍的政治力量的,只有帝国和联邦这两个依然持续交战的大霸主而已。 
目前被人类发现并征服的广遨空间,帝国占据了二分之一,不难想像从法律上完全拥有了这片星域的王室手中所握的权杖是多么可怕。 
除非在帝都任职,否则普通的低级军官想见上王室成员一面,基本上是今生的妄想。 
“喂,你就满足一下室友的好奇心吧?或者说说殿下的为人,外面看起来虽然光芒万丈,不过王室里面应该有不少- yín -奢的把戏吧?或者什么绯闻,嗯?” 
“没什么好说的。”科林的回答和从前无数次的一样冷淡。 
“真小气……” 
“保守秘密是王室侍从军官的责任。” 
对于这样的回答,麦尔森每次都嗤之以鼻。 
大概对于这样的骚扰已经忍耐到极限,科林终于抬起头,用淡绿色的眸子看着他,“你的任务,是要在十一点之前交吧?” 
“哎呀!真的,居然忘记了。” 
悬挂在房门上方的军用时钟已经快接近十点,麦尔森一边发出诅咒,一边跳回自己的书桌前。 
好不容易回复的安静,却维持了不到两分钟就被重新打破了。 
笃,笃。 
房门被极有节奏的敲了两下,礼貌地停下。正为讨厌的手工填写不耐烦的麦尔森猛然站起来,走过去打开房门。 
门前站的是一身军装,表情严肃的军务秘书。 
“上级任务,科林少尉。” 
听见自己的名字,科林从书桌旁站起来,笔挺走到门前,啪地敬了一个军礼,“少尉科林,听候调遣!”绝对标准的军姿。 
“明天早上八点,到雅卓总督府,向卡尔少将报道。”军务秘书打开手里的调动文件,清晰地传达,“在卡尔少将停留雅卓星期间,作为卡尔少将的临时随从军官,负责卡尔少将的巡视路线安排以及其他,听从克尔少将调遣。” 
卡尔?那家伙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个偏僻的小星球? 
线条悦人的淡红色双唇,不令人察觉地抿紧了。 
 
第二章 
关上门,麦尔森对科林手里的临时性调令羡慕不已。 
“第五集团军的卡尔少将,他也是王室的人吧?果然只要身上有王族血统,年纪轻轻也可以登上那种令人嫉妒的高位啊,掌握大权的同时,还可以乘着超级空舰四处旅行,接受人们的欢呼,晚上则花天酒地。对于他们来说,要摸那些平时高傲的贵族小姐们的屁股真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面不改色地听着室友的唠叨,科林已经迈开修长的腿回到桌前,重新坐下来继续刚才未完的工作。 
和麦尔森的兴奋相反,科林对于这个命令很不以为然。 
“麦尔森。” 
“……啧啧,果然在帝都当过军官就是不错,上司也愿意把这么好的差事交给你。要是奉承得好,说不定少将会把你一起带回帝都吧?官复原职,甚至还可以升官呢。” 
“麦尔森。” 
“嗯?” 
“看时间。” 
“啊!该死,过十点了!” 
在看到时钟的同时,麦尔森好像被打了一鞭子似的,冲向书桌。 
 
&&&& 
虽然对上级的调遣命令并不怎么喜欢,但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次日八点,科林按时出现在雅卓总督府。 
和驻地相比形成极大差别的奢华府邸,还有年轻美貌的女仆,连飘入鼻尖的空气都沾满了令人心神荡漾的香味。如果接到命令而来的是麦尔森,一定早就激动得眉飞色舞,而且陶醉其中了。 
但接令而来的科林,却仿佛对于这一切都早已免疫似的,完全到了视而不见的地步。 
笔挺的少尉军服,黑色的代表低级军官的披风,澄亮的军靴,在被人造暖风轻轻吹拂,到处弥漫着疲懒享乐气息的总督府内,科林的存在,就好像春光灿烂的花园里忽然矗立一根冰柱一样突兀。 
也许是因为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更强调了他鲜明的存在感,在客厅笔直站着等待了不到十分钟,已经有三四个年轻的女仆情不自禁在窗后偷偷地窥看他了。 
总督的管家过来,把他请到楼上的书房。 
领路者在书房门前就自动停止了脚步,转头对他礼貌地示意。科林扣了门,听见里面传来清晰的指令,自己打开了房门走进去。 
“哦,看看是谁来了?” 
迎面跳入视野的,是已经彻底改变了原来布置的书房。 
看来在尊贵的少将停留雅卓星的这段期间,总督已经殷勤地把自己的府邸贡献出来了。 
为了让罕见的客人完全满意,并且不感觉任何拘束,总督和家人竟然暂时搬去住酒店,留下华丽的府邸和满屋训练有素的仆人。 
当然,地窖里高价买来的珍品美酒也可以任客人享用。 
“还是那么准时啊,科林。八点的话,不会早到一分钟,也不会晚到一分钟。” 
有着一副骗人的好相貌,身为王室贵戚的卡尔端在酒杯,几乎有半个身子懒洋洋地陷在沙发里。 
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却因为显赫的身份,在今年年初被军部再度提升,肩膀上的银色星星标志,俨然代表少将这个高不可攀的头衔。 
科林合拢脚跟,敬礼,“少尉科林,向卡尔少将报道。”看向正前方的眼神淡漠得近乎透明,仿佛并没有听见卡尔调侃似的腔调。 
“接受你的报道,科林少尉。”面对科林的冷淡,卡尔露出悻悻的表情,“现在,解除见长官的戒备状态,我们也可以聊聊天吧?” 
常常被人赞美的金发修剪得很有一些不羁的味道,卡尔用他漂亮的棕色眼睛打量科林,缓缓从沙发里坐起来。 
设计精美的少将军服因为刚才在沙发上的放纵姿势而变得有点发皱,卡尔不在乎地拽着领子,仿佛贴着脖子的竖领让他很不舒服。 
看见科林不以为然的表情,他故意更加用力地拉扯他的军服,直到把最上端的银色扣子硬扯开,才舒服地吐了一口气,戏虐地笑了笑,“我永远也不可能象你一样,把军服穿出那种既端庄严肃,又让人浑身发热,恨不得把你吞掉的样子。” 
对于他露骨的言辞,科林只是静静看着他。 
既不逃避卡尔的视线,也没有做出任何言语上的反应。 
“为什么沉默,少尉?面对长官坦诚的话,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