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堕落白袍+特典 作者:风弄

字体:[ ]

 
文案: 
 
叶广儒,一个虚有其表的草包医师, 仗着自己老爸是院长,把医院弄得鸡飞狗跳,惨绝人寰! 
 
不过,别以为没人能治得了他。 
 
出身于黑道世家,却立志投身医学的天才主任医师江一天,决定对这个医界败类使出人类史上最残暴的教育手段! 
 
「连前列腺诊疗仪都不会用,还敢和我顶嘴?今天就教教你这只菜鸟!」 
 
「你拿着那东西想干嘛?喂喂!探头不要插进来--啊啊啊我的屁股啊!」 
 
金属探头、内窥镜、尿道热疗仪、肠道冲洗器……这些「仪器操作教育」已经够恐怖了,可是……为什么对那小小入口的寻常指检,居然还会变成升级版的「超大香肠检」?!!! 
 
救!命!啊! 
 
我不要这种变态的私人授课啊啊啊! 
 
 
楔子
 
当地最有名气的济生医院的诊室,装修比一般医院高级很多。
 
粉白的天花板,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的淡青色暗花墙纸,先进的诊断仪器。
 
可以看见阳光的窗边,还特意摆放价格不菲的精致水晶瓶,简单却很周到的插了两朵半开的康乃馨。
 
连着房中散发着淡淡的,并不刺鼻的消毒药水味,令人在感到安心的同时,又不由对医院这个主宰病患的地方生出一点由衷的敬畏。
 
但此刻,这本应用于崇高医疗事业的诊室,却正上演着不为人知的火爆一幕。
 
「江一天主任医师,我又哪里惹到你了?」
 
「你还有胆子问?我才离开了一会,回来就发现了两桩针对你的投诉,叶广儒,你脑袋长在屁股上吗?」
 
反锁上诊室的门后,穿着白袍的,同样来自男性专科科室的两位年轻医生对峙着。
 
「难道我想被投诉吗?那病人简直就像大肠蠕虫附体,检查的时候一直乱动,不然我也不会出错。」
 
「闭嘴!到现在连前列腺诊疗仪都用不好,还有脸把责任推到病人身上?」
 
视线在半空中碰撞,激起强烈火花。
 
虽然心情都一样不爽,但身为主任医师,而且身材更为高大的江一天,气势明显比他对面的菜鸟医师叶广儒慑人。
 
「哪个医师不会偶尔失手?我又不是圣人。」原本还昂着脖子与之对抗的叶广儒,看见他脸上浮现的危险表情后,情不自禁地开始畏惧,「你这是什么眼神?江一天,你……你想怎么样?」
 
「想怎样?当然是尽我这个主任医师的责任,好好教训你这只菜鸟。」江一天猛然侵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想要溜走的惹祸精,浓眉拧起,磨着牙,「早就警告过你,这个月如果因为你而再让我们科室遭到投诉,我一定饶不了你!给我过来!」
 
看不出穿着白色医袍的人也能有这样的力气,抓住同样身为年轻男人的人的手腕,轻而易举就把对方的右手反扭到背后。
 
「啊!住……住手!」叶广儒疼得呀呀叫唤,发现自己被推到铺着白色床单的诊断床上后,漂亮的眼睛里逸出惊恐。
 
「好啦!好啦!我认错还不行吗?江一天,不,江主任医师,你大人有大量,我是后辈,啊啊啊——好疼……」
 
「你也知道疼?」充满男人味的年轻主任医师,不屑地扬起唇角,流露一丝教人心惊胆颤的煞气,「既然怎么说你都不听,那么我这个主任医师就找更有效的方法让你改正好了,让你这个不管病人感受的家伙,切身体会一下被人用仪器进行检查的痛苦。」
 
凭借压倒性的身体优势,很方便的把骨架比较修长纤细的叶广儒压在诊断床上,并且就地取材,用挂在金属架上的消毒布带把他的双手紧紧绑在背后。
 
将要「教育」的对象绑得逃不掉后,江一天把墙角的前列腺诊疗仪推到诊断床前。
 
叶广儒努力从床上挣扎着抬起头,惊骇地瞪大眼睛,「用不着这样吧?我错了,我认错还不行吗?江主任,江老大……我不敢了,真的!再也不会让病人投诉,再……再给我一次机会!」
 
「机会,你已经用光了。」江一天不为所动,摆弄着仪器。
 
插电源,调整参数,把两根细长圆柱形的金属探头,用酒精消毒。
 
异常熟练的动作,带给叶广儒的,是犹如大难临头的危机感。
 
滴。
 
原本无害的仪器启动声,也吓得他微微一颤。
 
「不要!」看见江一天拿着消毒过的探头靠近,叶广儒色厉内荏地大叫,「江一天,你敢这样对我,我就要爸爸开除你!我要他明天,不,今天晚上就把你赶出济生!你敢?」
 
「别傻了。」江一天嗤笑,「院长把你放到我的科室,不正是希望我把你教育好吗?」
 
「这哪里是教育?这是虐待!你是虐待狂!」
 
江一天啧啧摇头,「看来你不但医术需要改进,连基本礼貌也需要温习一下,否则,你根本就没有资格穿这身白袍。」
 
「呸!你才没资格,我爸爸可是医学界……啊!」
 
他的话不知惹了江一天哪一处。
 
江一天沉下脸,抓住他身上白袍的衣襟,噗!毫不留情地将白袍左右撕开。
 
布裂声连续两次响起。
 
里面的衬衣也遭到了和白袍同样的命运,纽扣在地上乱蹦开来。
 
裸露出来的粉红色*头,被惩罚似的狠狠捏住。
 
「呜……放开,好疼!」
 
「谁没资格穿这身白袍?嗯?」用可怕的低沉语气拷问着,手劲又加大了一分。
 
敏感的花蕾被拧得红肿,叶广儒从小娇生惯养,疼得不断扭动。
 
这时候,他当然不会选择傻瓜一样的宁死不屈的角色,赶紧投降,「我……我错了……呜……是我,是我总行了吧?求求你放手……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听你的还不行吗?」语不成调地央求。
 
「肯听话了?」
 
「……」
 
「嗯?」男人两根充满劲道的手指,再次狠狠夹住娇鲜欲滴的茱萸。
 
又痛又辣,又夹杂着奇异快感的电流,激打在神经末梢。
 
「啊啊啊!」叶广儒扭曲着漂亮得令人惊叹的脸孔,断断续续地求饶,「江……呜……我听……嗯呜!求你松手,被你捏坏啦……我听话……」
 
喘息着在男人手下扭动挣扎,叶广儒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干了什么坏事,会碰上这个魔鬼主任。
 
他可是堂堂济生医院院长的独子啊!
 
这混蛋,不过是个区区科室主任,凭什么这么跩?!
 
姓江的,这事本少爷一定会报仇雪恨!眼前不过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呜!
 
好疼…… 
 
第一章
 
位于风景最优美的半山上,颇有不可一世气焰的江家豪宅,正处于被低气压笼罩的不安状态。
 
「大哥这么年轻就能当上主任医师,可是很难得的,我们江家出了个医学天才,至少证明老爸你的遗传基因比别人强嘛。」江家老二,江一水脸上的笑容,有点僵硬。
 
唉,又来了!
 
自从大哥江一天不顾老爸反对,毅然以最优异的成绩考入医学院后,自己就经常被迫充当炮灰和夹心饼干之类的角色。
 
倒霉!
 
「天才个屁蛋!」江大天破口大骂,「我们江家在黑道混了好几辈,从来只有砍人的,没有救人的!好好的有大哥给他当,他不当,偏偏要去当个穿白丧服的哈巴狗医生!」
 
「当医生怎么了?」江一天英俊的脸也满布杀气。别人怕他这个曾经是黑道大哥的父亲,他可不怕,直挺地站在客厅中央,对父亲沉声说,「以为当个黑道老大就了不起吗?你砍人砍得多了,制造过这么多伤口,试过治好其中一个?破坏永远是最简单的,你只挑最简单的来做。」
 
「最简单?砍人是最简单的?!」江大天气得跳起来,「你个死小子!亏我从小把你当佛爷一样供着,用刀开枪,武术柔道,哪样不是老子亲自教你的?你个……混小子!江一水!你松手,别拦着我!我今天非掐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死小子不可!」
 
「老爸,大哥已经是成人了,动起手来你比较吃亏。冷静一下!你可别忘了,他的功夫都是你亲教的。」江一水一边拦住激动的老爸,一边回头朝无动于衷的大哥翻白眼。
 
虽然志趣不同,但说到脾气,江一天可是得到他父亲的真传。
 
面对暴跳如雷的父亲,江一天把唇轻轻一扬,「一水,你别拦着,让他过来。反正他这辈子,除了破坏,没做过什么别的。」
 
这简直就是往沸油锅里撒水。
 
江大天顿时炸开了。
 
要不是被二儿子拦着,他早冲到这个孽子面前,以当年单枪匹马横扫蝴蝶十三街的气势把这孽子给灭了!
 
「你这个不孝的东西!做错了事还不给老子磕头认错!我开香堂请家法做了你!」
 
「我做错什么了?当医生是错的,像你这样打打杀杀才是对的?谁规定我江一天就要当黑道大哥?」
 
「你爸我规定的!」江大天声浪一下高过一下,「你老子叫江大天,就当了黑道大哥,给你改个名字叫江一天,自然是要你当黑道一哥!老子可没给你起个江医狗的名字!你奶奶的,好端端的,一群狼里面生出一只哈巴狗来!狗屁的主任医师!」
 
瞥见大哥脸色往下一沉,江一水赶紧插嘴缓和,「老爸,你别越说越上火。人各有志啊,况且大哥治病救人,也算在另一个领域光宗耀祖。他可是第一名成绩考入医学院,又第一名毕业的,现在还是全台湾最年轻的主任医师,杂志上还说他是那个什么济生医院院长的衣钵传人……」
 
「传他的头!自己家的衣钵不传,跑去传人家的衣钵!」江大天一点也听不进去,恶狠狠地盯着忤逆子,「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出身,亏老子把你生得这么高高大大,一拳头能打死一头牛,眉毛一竖就凶神恶煞,哪里医师有你这样高大威猛的?有眼睛的能看出你身上的黑道血统!还是纯种的!」
 
江一天冷笑,「黑道也有血统,像你这么说,谁倒霉碰上自己父亲是混黑道的,就也要跟着一辈子干这种勾当了?我不信,我就要当个出色的医师给你看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