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袭警(第一部)+番外:贴身治疗 作者:风弄

字体:[ ]

 
  【楔子】 
 
  夜色如胶。 
 
  豪华大床上的火辣情事,每晚按时上演。 
 
  这次只是稍微激烈了一点…… 
 
  「莫问之你……你这是袭警!」 
 
  象征神圣不可冒犯的警服被从中扯开,迸开的金属钮扣散落在床脚四周。充满阳刚气,一看就满脸正义的年轻警官,正竭力保持脸上的严肃,企图恫吓那个胆大包天的侵犯者。 
 
  「袭什么?」 
 
  「袭警!你袭警!」竭尽全力也无法把自己被铐在床头的手铐挣开,南天炯然有神的眼睛因为恼怒而显得更加乌黑。 
 
  可恶!他居然又被自己的手铐给铐住了。 
 
  而且是在床上!  
 
  「我就是喜欢袭警,怎么样?」极端高傲自大的笑容,却更加凸显了侵犯者斯文俊美的轮廓。 
 
  莫问之缓缓靠近,一把拧住南天的下巴,指腹在唇上暧昧地游走。指上的热气轻易传达到敏感的唇,- yín -靡的触感像电流窜过南天的脑际。 
 
  「嗯……放……放开,小心我告你……」  
 
  南天有气无力地警告。 
 
  心脏怦怦跳着,已经在警告他抵抗力量正越来越弱了,莫问之可怕的魅力总是攻无不克,一个有着那么俊美脸庞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有那样可怕的力量? 
 
  他曾经一万次警告自己,不要把莫问之在外面装出来的斯文沉静和莫问之在床上的表现弄混,可惜的是,他每次都会被莫问之莫名其妙的拐上床。 
 
  笨啊! 
 
  而每次吃亏之后,他又不得不再警告自己一次——千万不要被他好看的外表迷惑! 
 
  「我真的很害怕啊,南警官。袭警可是大罪呢。」莫问之黝黑的眼睛里闪烁着狂热的欲火,揶揄地盯着他,「你要对你们重案组的老大怎么说?你们正在调查的嫌疑人莫问之把我们重案组的新秀骗上了床?先谈谈第一次吧,第一次发生的过程是——他脱了他的衣服,把他压在沙发上,拉开他的腿,然后狠狠的,狠狠地把自己那根东西插进警宫的屁股里……」 
 
  「闭嘴!闭嘴!莫问之!」南天气急败坏地叫起来。 
 
  老天,这么优美的一张嘴,怎么会说出那么- yín -荡可怕的话来? 
 
  南天用黑得发亮的眼眸瞪着他。 
 
  莫问之微笑着,坦然接受他的瞪视,俨然如从小接受上流教育的贵族公子,但他的言辞可不怎么符合礼仪,「报案之后,他们一定会详细查问你被我上的情况,那么你就要据实禀报了。报告你被多么火热的东西插得欲仙欲死,你是怎么被我抱着来来回回地压上一整个晚上,有多少次我的*液射在你身体里面,而且让你爽到晕过去。」 
 
  「我才没有爽到晕过去!」南天难堪地抗议。手铐在他的激动挣扎下撞击着造型古朴的银色床头栏,响起一阵清脆的声音。 
 
  「是吗?」莫问之有趣地打量着他。他又靠近了一点,甚至连热热的呼吸都能直接喷在南天的脸上。 
 
  促狭的视线由上至下,缓缓扫过失去警服掩护,袒露出来的结实的胸膛,延着小腹优美的起伏,停留在警用皮带的下方。  
 
  宛如视- jiān -的感觉。  
 
  南天的呼吸进一步紊乱,身体居然泛起难以抑制的麻痹感。 
 
  「那么……为什么我只是说了几句话,看了两眼,你就硬成这样了呢,警官?」边调笑着,莫问之边抓住了那个在警裤下挺立起来的器官,毫不客气地揉搓起来。 
 
  南天发出狼狈的叫声。  
 
  太没出息了!  
 
  这个该死的小弟弟,为什么总是抵抗不了莫问之的诱惑?只要见到莫问之,看着他上下蠕动的性感的喉结,看着他又薄又漂亮的唇,看着他那双杀死人的丹凤眼,就会浑身发热,情下自禁……南天简直要恼羞成怒了,恨不得切掉那个没廉耻的器官。 
 
  「很想被我插吧?」高高在上的取笑口吻。 
 
  莫问之的恶劣永远都不会稍有改善,他乐于在床上用言语羞辱折腾对方。 
 
  「我……我……」南天痛苦地喘息着。隔着布料被玩弄*起的感觉实在太让人禁受不起了,如果不是一只手被铐在床上,他一定会狂奔逃走的。这个时候,也只能在口头上逞逞强,「我……我想插你才对……」 
 
  莫问之摆出一副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表情。 
 
  「有可能哦,这么硬梆梆的,好像真的想插什么似的。不过,我还需要检查另一个地方,才可以确定你到底是想插我,还是被我插。」他低沉地笑着。 
 
  熟练地解开警用皮带,索性把整条警裤从南天身上扯下来。 
 
  赤裸着下体的年轻警察,上身被从中撕开的警服却因为手铐的关系,仍有小半披在肩上。闪亮的警徽配上小麦色起伏的肌肉线条,让莫问之也忍不住狠狠咽一口唾沫。 
 
  毫无预兆地把南天整个人翻过去,莫问之把脸贴在脊背漂亮的下凹处,深深地呼吸。富有弹性的肌肤摩擦着他的脸,专属于南天的清爽味道彷佛从骨髓深处散发出来。 
 
  「好,现在轮到我审问你了,警官。」 
 
  分开两条细长结实的大腿,可爱的双丘就呈现在面前了。 
 
  「你喜欢和我做吗?」 
 
  「无可奉告。」脸被压在枕头里的南天发出沉闷的声音。 
 
  指尖在双丘之间温柔地来回滑动两圈,才慢慢扳开两个半圆,就好像掰开新鲜的水蜜桃一样,但里面裸露出来的东西颜色却比水蜜桃更惹人喜爱。 
 
  「除了我之外,和其它男人做过吗?」 
 
  回答他的,是南天急促的,受惊似的喘息。 
 
  虽然南天很不想承认,但做了不少次的主动角色后,他却被莫问之这个混蛋发掘出极为敏感的后庭。  
 
  莫问之戳入的指尖轻轻搔着入口处的褶皱,仅仅这种微小的刺激就够让南天受了。 
 
  「快点回答问题,除了我之外,和其它男人做过吗?」莫问之稍微提高了声量,话语中充满了胁迫性。  
 
  这个该死的变态,明明心里清楚他自己是唯一一个碰过我那里的男人! 
 
  为什么每次都还要问这个千篇一律的问题?!  
 
  半配合的,同时也把指尖在菊花的入口处插得更深入了,直到整根手指都完全戳进去后,才开始缓缓弯曲指节。 
 
  南天发出小声的低鸣,因为两腿中间夹着一个绝对踢不走的莫问之,只能可悲地打开双腿,任由他好整以暇地调戏身后那个敏感的小洞。异常- yín -靡的刺激下,趴着的身体不得不拼命扭动,借着和床单的摩擦来安慰激动得发疼的下体。 
 
  「别怪我不提醒你,再擦下去可是会泄的哦。你的小弟弟不是想插我的吗?怎么,现在觉得用来插插床单就算了?」一边取笑着,一边更加努力地挖掘肉洞的内壁。有过多次经验,莫问之非常清楚南天的身体有多么敏感,残忍顽固地刺激黏膜的同时,却坚决不去触碰最敏感的凸起一点。 
 
  如果按压那一点的话,南天一定会立即射出来。 
 
  莫问之不喜欢那样。 
 
  他还是比较倾向先欣赏南天在床上扭动自*的美景,然后再在南天快到顶峰的时候吧他从悬崖边拉回来。 
 
  每次这样做南天都会露出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那氤氲的迷惘眼神能让莫问之的*棒胀得几乎爆炸。 
 
  玩得够本后,最后才是好整以暇地插入,让他的心肝宝贝真正的欲仙欲死。 
 
  「莫……莫问之……我警告你……」察觉到在身体内部挖掘的指尖动作渐渐缓和下来,从执着的搔刮改成温和的爱抚,快到达顶峰的南天顿时感觉到不妙了。 
 
  兴奋的玉茎摩擦着床单,前端滴出的透明液体已经把床单弄湿了一小块,只要再差一点就…… 
 
  「呜……你不能……不能每次都这样……」莫问之这混蛋一定是算好了时间,故意在最后一刻把他翻过身来的。 
 
  无法宣泄的欲望在下体澎湃得将近疼痛,南天的眼角和嘴唇都湿润成一种极端- yín -靡的景象。莫问之却仍然没有犹豫地,用刚刚抓过冰块的冷冷的手掌握住南天挺立到极限的玉茎,看着它被迫萎缩下去。 
 
  「不这样,怎么会让你每次都爽到晕过去呢?」莫问之亲昵地咬住他的耳朵,狂野的男人气息在南天身后弥漫开来,吐字低沉性感,「为了让你继续每天晚上饥渴地跑来找我,我当然要一丝不苟地好好侍候你呀,南警宫。」  
 
  强壮的腰杆静了一会,才像将全身力气都灌注其中似的猛然挺进。  
 
  「啊啊!呜……」 
 
  强烈的冲击终于造访,被蹂躏得完全醒觉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弓起了。南天发出甜蜜又痛苦的啜泣。 
 
  属于莫问之的器官每次摩擦过黏膜时,激起的快感都是无与伦比的。一边被强劲地*插着,一边让莫问之用唇肆意蹂躏胸膛敏感的花蕾,南天已经完全忘记了所有关于「袭警」的话题。 
 
  大脑完全呈现真空状态。 
 
  纯然的白色之中,只有甜蜜和痛苦。 
 
  一切,交织成一副五光十色的诡异锦缎。 
 
  这场旷日持久的「袭警」罪行,要从当日那一场该死的黑帮火并兼英雄救美事情开始说起…… 
 
  【第一章】 
 
  高亢的警笛声由远至近,到达一片狼藉的案发现场。 
 
  哇,好家伙!看样子死了不少人。 
 
  南天从警用摩托车上干净利落地跳下来,帅气地掏出警徽,对着一个驻守在外面的警员晃了晃,「兄弟,我交通科的,刚刚是你们无线电呼叫支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