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袭警Ⅱ 拒捕 作者:风弄

字体:[ ]

 
文案:
如果要问英俊青春充满正义感的南警官,地球上最吸引他注意力的罪犯是谁,答案一定不是宾拉登,而是那个笑起来人畜无害,扑上来却比恶狼还可怕的莫问之。
如果要问天天被情人锁起来狠压的南警官有生以来最想灭掉的是什么,答案一定不是犯罪,而是喜欢把爱人锁在床上玩SM游戏的该死强迫症!
当心爱的人变得更心爱,谁更想把谁紧紧锁在触手可及处?
莫问之的SM前一百名道具尚未上场,南天擦拭得晶亮的警用手铐已经悄悄准备好。
不许动!拒捕可是严重罪行哦!
嘿,亲爱的,乖乖被我锁上吧。
 
 
楔子
今天是一个重要的日子,严重关系到两个人的幸福生活——其中之一,就是掌管市内最庞大的鸿兴集团,身家难以估计,外貌引人垂涎的大恶魔莫问之。
烈日当空下,莫问之坐在开足冷气的长形轿车内,沉默慑人的黑眸凝望着警局的出口。把司机冻得不断缩脖子的冷空气,没能把此刻莫问之心内炙热的不耐烦降温丝毫。
搞什么!居然这么久?
警局对南天的内部调查结果,到底会给出怎样的判决?
隐瞒上司和同事,与犯罪嫌疑人进行深入交往,而且最后还挺身而出为此嫌疑犯作证,把嫌疑犯从拘留室光明正大弄出去,只有他可爱的小员警会干这种傻事。
莫问之扪心自问,如果自己是南天的上司,南天八成已经被直接装进麻袋和当天的生活垃圾一起被埋入填置区了。
快点出来!该死的。
不理会封闭车厢里抽烟会烟雾萦绕令人不适,莫问之把烟盒里最后一根也抽了出来,夹在两个指头中,漂亮的眉头完全紧皱起来。
当这根烟抽完后,如果南天还没有在大门出现……莫问之阴鸷地半眯起眼,是的,大概父亲黑道的血统在他身上始终保留了几分,这时候如果看见血色和嗅到硝烟会让他高兴一点。要不是南天做好做歹,几乎摆出不合作就分手的姿态要求他别插手,打死莫问之也不会让南天一个人去那个该死的内部调查结果公布会。
好吧,好吧,听南警官的,凡事容忍一点,处理事情柔和一点,如果南天在警局里被他们弄掉一根头发,他就让律师团那群高价猎犬把整个警局撕碎好了。
嗒。
他打着火,点燃指尖的香烟,狠狠抽了一口。本以为这可以暂时平息自己的焦躁,但香醇的味道在肺部却好像进一步怂恿了火气。莫问之的俊脸黑如锅底,再次连续狠狠地抽了几口之后,他不得不承认香烟一点也没有镇定的作用。
不等了!
把香烟用力按熄在烟灰缸里,莫问之打开车门,大步向警局门口走去。
如果他们敢为难他莫问之私人专属的南……
「你干嘛下车?」
在重案组头号嫌疑犯罪人大闹警局之前一秒,一张年轻阳光的脸从警局大门的拐弯处后冒了出来,几乎和莫问之撞个正着。看清楚差点撞到谁身上,南天立即露出愕然和无可奈何的表情,「莫问之,你不是答应过我好好呆在车里吗?」
「太久了。」用检查所有物般的目光把南天从头到脚审视了一下,确定南天没有遭人虐待,莫问之脸部的表情才放得柔和了一点,沉着声问,「为什么不早点出来?」
「你以为这是PARTY吗?这是内部调查,处分!懂不懂?不是我说出来就出来的。」
「结果怎样?有什么处分?」
「你关心?」
「我当然关心。」
坦白来说,莫问之罕见的专注认真的表情,真的挺让南天感动。
虽然是个大变态,但有的时候,也会关心人……
「你还没有说内部调查的结果。」
听见莫问之执着的追问,在那双充满魅力眼睛的注视下,南天本来糟糕的心情出奇地变得有些愉快起来。
「呵,看起来你比我还紧张。」
「废话。」
帅气的小警官情不自禁地窃笑一下,被心情不爽的莫问之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后脑勺。
「想我严刑逼供吗?」
「不必了。」南天不再吊他胃口,「没什么,也就是被踢出重案组,回交通科而已。」装做无所谓地耸肩,其实还是肉疼的。
可恶,他好不容易调入重案组才几天啊?居然……
「交通科?」莫问之明显松了一口气。以这家伙喜怒不形于色的功夫,能够使南天也看出他松了一口气,可见莫问之是真的非常在乎。
「还好,没有被踢出警局。」这个奇怪的家伙,从他脸上难得看见这样真心的笑容。和往常的阴笑邪笑- yín -笑完全不同,很干净的感觉。
他在替他担心……
真没想到。
南天心里甜甜的。虽然为了这每天晚上把他折腾得够呛的混蛋被赶出重案组,不过,也许是值得的。
「如果连警察都没得当,那就糟了。」莫问之低声说。他所说的,和南天心里想的出奇一致。
呵,毕竟在一起那么久,这混蛋多少也被自己教育得多了几分人性,南天想。当他不得不去听候警局对他的处分时,最可怕的猜测就是自己会被彻底开除。
幸亏,结局并没有这么惨。
「我也这么觉得。」南天微笑着,轻轻吐出一口气,「虽然不是重案组,但毕竟还是警察。」
「对。交通科的警服看起来也挺诱人。」
南天微笑的脸颊抽搐一下,难以置信地抬头瞪着莫问之。
「我喜欢那个款式。」莫问之温柔的笑容令人毛孔悚然,「他们有发给你新的交通科警服吧?算了,我直接帮你订几套回来,希望今晚可以送到。」
「莫问之。」
「就算今晚不能送到,明天早上送到也不错。」
「莫……问……之……」
「怎么?」
「你这个变态!」
警局大门爆发出惊人的怒吼。
历史经验证明,变态永远是变态。
去他的很干净的微笑!
去他的真心实意的关心和专注真诚还有人性!
 
 
第一章
报案!有人袭警!
案发地点:莫问之豪华别墅,二楼主人房―――的大床上。
罪案正如火如荼展开中……
「够……够了!呼!啊!嗯嗯……够了!不要……」
下体一丝不挂,仅存的上身的警服以及里面的警式衬衣已经被人从中间暴力地扯开,搭在肩上,只是因为手腕被锁在床头的姿势而没有彻底滑落而已。
「嗯嗯……呜……不要了!不要……啊唔……」乳珠被吮住狠狠舔弄,警官大声抽泣著,发出难堪的求饶声。
「什麼不要?你要得很爽吧?」一边折磨已经红肿颤栗的茱萸,一边伸手到不断挣扎的两腿之间,体液滋润後的滑腻从大腿内侧肌肤一直延伸到变得松软的洞口内部,摸起来感觉超好,头顶上方那张俊美得该死的脸露出得意洋洋的笑意,
「南警官,你现在可越来越贪心了哦,那麼小的洞洞,居然能吃下这麼多*液。」
「呜……啊哈……才……才不……啊!」才辩驳了几个字,忽然戳入菊洞中的指头就让南天声音走了调,馀韵未消的快感一下子窜上脑门,红肿的小*火辣辣的又爽又痛,被锁住的身体- yín -靡地猛扭起来,「不……不要进去啦!不行了……嗯嗯呜……好疼……」
莫问之不满似的拎起眉,「才一根手指而已,你刚才含著我的香肠时不是拼命说好舒服再狠一点的吗?」
我哪有?!被锁住的警官气喘吁吁,好不容易停下了呻吟,用怨恨的眼神瞪著莫大魔王。他刚才虽然也高潮了两次,昏头转向地夸了他一句「好大」,但是根本没说什麼「好舒服」、「再狠一点」的蠢话。而且现在那里被他毫不留情地操了两个回合,一定又红又肿,插什麼进去都会疼的嘛。
白痴!变态!
燃烧著正义之火的眼睛看起来黑白分明,澄清可爱,尤其被撕裂的警服碎布一样贴在汗湿的胸膛上,- yín -荡得叫人食指大动。再说,对於*欲和占有欲都强到不行的莫问之来说,两次?哼,只能算开胃小菜。盯著脸上带著泪痕的小警官一会,招牌的邪恶笑容出现了,「眼神这麼幽怨,一定是没有吃饱。」
南天顿时打个哆嗦,「没有!你……你你你不要诬陷……嗯呜……够了……」
「放心,我会餵到你饱饱的。」自说自话看来也是强迫症病人的一大症状,而且在床上表现特别明显。「餵到你下面的嘴吐出来为止。」
这个大色魔!你要做到本警官死掉吗?
「不要啊!已……已经吐出来了!」
「是吗?我看看。」
「你干什麼?啊啊啊!放开啦!呜……」脚踝被人抓住,南天就明白无法避免大腿被强行分开的後果了。迫不得已地打开双腿後,让莫问之跪在两膝中认真考查自己曝露的下体,变态的战栗感掠过全身,战战兢兢地说,「看见了吧?里面都……都是你的东西!」
「真的吐出来了。」
「是啊!你现在知道已经够了吧?」
「真浪费,这麼珍贵的补品都白白流掉了。」把结实白皙的大腿分得大开的莫问之自言自语地说,「嗯,看来要全部重来了。」
「什……什麼?」
全部重来?什麼意思啊?你千万不要说就是和此刻我想的那个意思一样!谋杀啊!
看见南天彷佛即将被屠宰的可怜表情,莫问之难得地温柔地抚了抚他的肩膀,「别担心,我可是天下第一的好情人,我知道你不想这样乱吃香肠。」
呼,这还差不多。当然啊!你那个大香肠又烫又热又硬,一直餵会把人撑死的!
「我知道你想认认真真的吃。」
嗯?什麼?
「我知道你想洗乾净小嘴,再认认真真地吃。」
「没……没有!你不要乱来啊!袭警啊!救命啊!」哭喊过後的嗓音沙哑性感,南天的抗议不但无效,而且极其诱人。
莫问之对他的拒绝视若无睹,把他的手铐打开。南天抓住这个唯一的机会往莫问之腹部踢了一脚,打算逃跑,可惜承受了两次剧烈交媾的腰杆一点骨气也没有,略为动一下就酸痛不止,莫问之轻而易举地抓住他的脚踝,两指遏住黏有滑滑
液体的温驯器官,轻车熟路地半用力一掐。
「啊!嗯唔……呜……」南天又痛又热地发出一声喘息,完全软了下来。
被莫问之直接扛起来带到浴室,很快,双手又被并拢在一起,拷在水管上。
「很快就把你的小嘴清理乾净的,宝贝。」
破碎的警服,赤裸的下身,做爱後的肌肤湿漉迷人,氤氲著接近粉红的色泽,看起来极为赏心悦目。莫问之巧到好处的选择了锁住手腕的位置,把南天固定住,微笑著打量了一会後,又把房里一张搁脚的方形矮布凳拿了进来。
「呜……住手……」
「闭嘴!」
布凳放在警官的腹部下方,成为了一个支撑点,由於双腕被拷得几乎接近地面,挣扎不得的警官就不得不形成了趴在布凳上,屁股翘起,让人完全清楚瞧见的可耻姿势。
「一开一合的样子,比你上面的嘴有趣多了。」强硬扳开抽搐个不停的大腿,莫问之凝视著南天下身的小洞。菊花的褶皱形状美丽得令人惊讶,也许是充血的缘故,蔷薇色渐渐过渡,到中央的小孔变得鲜红欲滴,「贪吃的时候拼命吃,吃完了又要往外吐。真是可恶的小嘴。」莫问之啧啧地说,彷佛研究似的,把指头插进去,并且开始模仿*棒的反覆*插,南天立即发出无法忍受的呜咽。
「啊……别碰!求你!求你啦!呜……嗯嗯……」奇异的痛感和快感刺激著,南天的声音近乎抽泣和呻吟之间。大力扭动布吻痕的身体,却根本没办法让身後受折磨的小洞脱离莫问之的控制。
「碰一下有什麼不得了的?居然叫得这麼欢。」莫问之讥笑著靠得更近一些。似乎察觉到男人的目光,羞涩的菊花洞口一阵阵强烈收缩,挤出狭道内丝丝乳白色的*液。滑腻的体液顺著大腿内侧源源不断流下来,- yín -靡得令人血脉迸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