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金蝉脱壳 作者:风弄/彻夜流香/赭砚/暗夜流光等

字体:[ ]

 
《金蝉脱壳》 BY(风弄、彻夜流香、赭砚、暗夜流光、晓春、蓝淋、peta、古木、午夜深蓝、对镜毁容、seeter) 接龙文 
 
 
 
金蝉脱壳 第一章 BY风弄 
 
少华在面包店面前,站了很久。 
 
面包的香味钻进鼻尖,对于几乎每天都要闻上这个好几个小时的少华来说,过于甜腻了。 
 
肚子不是很饿,今天早上同屋的阿龙打工离开前给他留了一碗饺子,他出来时全部消灭干净了。 
 
但明天会不会饿呢?新学期快到了,如果要凑够艺术学院的学费的话,也许真要饿上一段日子。 
 
少华终于在面包店前站够了,他向后面的小巷子走去。 
 
莫名其妙的被解雇,老板连个原因都不愿说。一向和善的老板今天霸道得离奇,竟连少华前几天的工钱都不愿给,一副不服气就去告我的姿态。少华却一点也不觉得惊讶。 
 
这样的事遇上十几次,也就习惯了。 
 
他拐进后巷,沉沉的夜色在这里没有被霓虹灯污染,穿巷风让他舒服了点。静静地走着,修长的腿在路灯斜射下拉了好长一截。 
 
忽然,他抬起了头。 
 
仿佛早在等着他似的,两个高挑的危险人影挡在前面。 
 
少华并不惊惶失措,微微拧起好看的眉,似乎只是不耐烦地,把双手插在口袋里,转身向后缓缓地走。 
 
但这是存心的围截。一辆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豪华轿车无声无息地开上来,正好挡住了巷子的出口。 
 
司机位那边的车门打开,陈靖穿着一看就知道价值昂贵的礼服,从里面出来。 
 
后座的自动窗也落了下来,露出陈捷带着懒洋洋笑容的脸。 
 
包围已经形成。 
 
少华只好在轿车前停下脚步,棱角分明的脸庞,眼中带着冷冷的愤怒。 
 
“又被人解雇?”陈靖坐在车头,交叉着两条长腿。 
 
“这年头赚钱不容易啊,在面包店工作不错,至少可以吃很多面包。” 
 
“你老板胆子真小,只不过派人和他打声招呼,他吓得几乎把尿撒在裤子上。” 
 
皮鞋踏在夜晚的水泥地板上,声音渐渐从身后靠近。 
 
吴日永和王晖从黑暗中走出来,笑着搭少华的肩膀,被他皱着眉一把甩开。 
 
“想怎样?”口气不好地问,少华盯着面前同龄的男孩。 
 
吴日永说:“快开学了,来看看你做好先生吩咐的功课没有。” 
 
“喂,听说你申请下个学期换班?” 
 
“废话那么多干什么?直接说我们想他就好了。”陈靖粗鲁地扯松脖子上的领结:“真倒霉,在酒会里面闷了一个晚上,无聊得要死,和他们一商量……”他指指少华身后的吴日永和王晖:“……原来个个都很想你。” 
 
少华的眼睛在黑夜中比小兽的眼睛还亮。 
 
几乎相同的身高,可以平视陈靖,眸子里带着用不着花心思掩饰的厌恶:“钱,我已经还清了。” 
 
陈靖瞧着他帅气的脸上认真的表情,嗤笑出来,转头目视车厢里的陈捷。 
 
陈捷好整以暇地把最新款的触写式手机提到车窗高度,向少华显示上面的短信:“你哥在我爸的赌场里刚刚输了一笔。” 
 
“你砍了他吧。”少华无动于衷:“我已经说过不再管他的事。” 
 
“他可是你亲哥。”吴日永的手,轻轻抚上他的腰。 
 
整整一个假期,玩遍了全国,都找不到一个小姐的腰比少华的更诱人。 
 
少华坚决地甩开,恼怒地转头:“我说了,不会再管他的事。”转身从两个身影中硬挤过去。 
 
看着他气势凛冽的背影,四个衣冠楚楚的大少爷迅速交换一个玩味的眼色。手机的按键声在夜里的后巷特别清晰。 
 
“古少强,看在我和你弟弟同学一场的份上,你自己选个死法吧?填海,还是填水泥?用你弟弟还?哼,你弟弟现在不管你的死活了。”电话里传来激烈的谄媚声,陈捷沉默了一会:“嗯?你还有一个弟弟?真的?叫什么?”他挑眉,瞥到少华离开的背影蓦然一滞。 
 
“嗯,十三岁?”不知古少强在电话里说了什么,陈捷邪气地笑起来:“这么大一笔债你想一笔抹?先让我验了货再说。你弟弟在哪读书?地址给我。”向陈靖做个手势,陈靖钻进车头,在里面找了一张空白的纸和一支笔。 
 
还没有递进车窗,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一把夺了纸笔,狠狠扔到地上。 
 
少华已经回到车前,倔强地瞪着他们。 
 
“想怎样?”因为愤怒,声音有点沙哑,对于正恨不得和他狠狠来上几场的四位少爷来说,无疑觉得更为性感。 
 
陈捷有趣地瞅着他:“喂,怎么我们从不知道你还有个弟弟?” 
 
少华直视他的眼睛深处,冷冰冰地开口:“说吧。” 
 
“五年。” 
 
过分的要求让少华好一会才消化这个时间,坚决地摇头:“不行。和上次一样,一个学期。” 
 
实话说,他并不确定自己还可以再忍受一个学期。 
 
那段日子,几乎每一天,他都会以为自己撑不到第二天。 
 
陈靖呵呵笑起来:“你知道你哥借了赌场多少钱吗?” 
 
“一个学期。”少华斩钉截铁地重复一次。 
 
吴日永的手又伸了过来,环着他的腰,用拇指隔着薄薄的布料来回摩娑完美的腰侧。 
 
少华全身的肌肉都绷紧起来,却没有再次把他甩开。他的视线,依然定在陈捷脸上。 
 
陈捷无所谓地耸肩,唇角勾起胜券在握的微笑:“五年。愿就上车,不愿就拉倒。”按动键钮,车门“咯”一声自动打开,象一只张开血盆大口的野兽,等着少华落入腹中。 
 
清澈的眼眸盯着灯光昏暗的车厢深处,少华攥着拳,一动不动。 
 
吴日永搂着他的腰,带他往前靠,他僵硬地挣了挣,不肯动脚。 
 
“快点,别磨蹭。”王晖在身后推了少华一把,少华猝不及防,差点撞到车门上。 
 
吴日永不满地转头看他:“你温柔点。” 
 
王晖反瞪他一眼:“都快憋死了,救了火以后再温柔不迟。先说好,我第一个上。” 
 
“凭什么你第一个?”陈靖露出不好惹的眼神:“我就不憋?” 
 
“这次的债还了,就算以后他再借钱,也不能碰我弟弟。”少华努力用手撑着车门,不肯在未得到承诺前上车。 
 
陈捷深沉的眸子盯着他缓缓打量,令人心寒地笑容逸出来:“看你还债的质量吧。” 
 
“交货不爽快的话,我们就立即换货哦。”耳边热热痒痒,被吴日永嘻笑着一口含住了。 
 
少华微微打个冷战。 
 
“空口无凭,我要先收回我哥的借据。” 
 
“还敢谈条件?是不是想今晚被整得更狠点?”王晖不耐地开口。 
 
“不,先把借据……啊!” 
 
陈靖的手猛然伸过来,闪电般隔着衬衣重重拧了少华的乳尖一下:“嘿,你知不知道我们等着你救火?上车。” 
 
他的手仍在肆意玩弄着,少华不由自主举手阻拦,两臂却被吴日永从后面反绞住。 
 
“上车。”王晖提膝,在他腹部撞了一记。 
 
少华疼得脸色都变了,蜷缩着弯起脊背。陈靖恰到好处按住他的肩,把他推上车。 
 
虽然是加宽加长的轿车,不过忽然挤了五个已经几乎发育为成人的男孩,怎么也觉得有点挤。 
 
关了车门,后座的灯自动熄灭。 
 
少华被牢牢按在真皮坐椅上,衣料被撕开的声音在黑暗中连续响了好几次。 
 
粗重的喘息,此起彼伏。 
 
“陈靖,你至少把车先开回去别墅。” 
 
“我正忙。” 
 
不知谁对少华做了什么,一向很能忍疼的他居然痛苦地发出一声低促呻吟。 
 
蠢蠢欲动的心都被这声音逼到疯狂边缘。 
 
“是你说不要司机的,你把车开回去。我可不想一个晚上都窝在车厢里面干。” 
 
“我是你家司机啊?” 
 
- yín -糜的气息中,火药味也浓郁起来。 
 
陈捷叹了一声:“怕了你们,我来开车。”打开车门,坐在司机位上,发动引擎,望了一眼倒后镜,阴森森地警告:“如果轮到我的时候,他已经昏死过去了,你们就等着瞧。” 
 
踩上油门,轮胎滚动起来。 
 
 
 
 
 
 
 
大老虎 - 2006-10-9 0:12:00 
金蝉脱壳 第二章 BY彻夜流香 
 
 
 
 
 
少华又重新趴在了那张曾让他梦魇不断的超大尺寸的床上,他现在浑身酸楚,赤裸的身体上遍布着红白色的*液鲜血。刚才嘶声力竭的惨叫声,低促的鸣咽声还不绝于耳。少华将头深埋在枕心中,他本来发誓,无论如何他们怎么折腾他都不会求饶的,可是当那种轮番的撕裂的痛楚一阵阵袭来,他羞耻地放弃了自尊心,在他们的胯下哀求着,哭泣着……尽管他知道这只会让他们更加兴奋,他甚至可以看到王辉眼里泛着红光的极度兴奋。最后他只觉得眼前降下了一道黑幕,然后身体似坠入了一个无底的深渊。朦胧中他似乎听见陈捷很不满地怪他们搞得太厉害了,还没轮到他就没得玩了。陈靖则吼着他还没弄两下少华就好像没气了,搞得他根本没尽兴,反而火更大,他要出去找MB消消火。而后是王辉与吴日永的争吵声,大致是互相指责对方吃得太多,接着是摔门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