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从情人到爱人 作者:彼岸萧声莫

字体:[ ]

 
从情人到爱人
 
作者:彼岸萧声莫
更新时间2008-11-1 12:06:12  字数:1169
 
 开这章的时候,刚好在寻欢作乐快要完结的时候,停顿着一直到现在。
  在这里到了大半的时候才发,的确是因为没有激情发出来。囧
  故事的开始,就是轻松打闹,没有悲剧色彩在。
  有点无聊。看者当心
 
1.
更新时间2008-11-1 12:06:37  字数:2988
 
 1.
  外面在下雪,即使不拉开窗帘,也知道,雪是轻盈的落下,叠在同伴的身体上,完美着陆。无数的小小的尸体交错在一起,第二天起来,天地间一定是白花花的一片。
  雪落的时候不是无声无息的,仔细辨析,可以听出来那声音。沙沙的,像是蚕啃食着桑叶。
  只是太静,静的叫人容易忽视。
  陈墨染的耳畔是一个人的呼吸声,呼,吸,呼,吸,节奏分明,仔细的数着那声音,发现时间就是这样溜走的。
  陪着一个人睡,却睡不着。整夜看着天花板,然后想事情。想很多,包括,天什么时候亮,她叫什么名字,甚至,醒来的第一句话该说什么。
  手伸到被子外面,温暖的皮肤被外面的寒冷狠狠的刺伤,无奈的回来,转身缩进那个温暖的怀抱里,无奈的想,还是再等等吧。
  等着等着,就是天亮了。在迷迷糊糊中,意识到有人轻轻的放开她,那份相依的温暖离开了,无孔不入的冷空气叫她皱眉。呢喃了一句:“好冷。”那人又把被子盖上了,把每一个角都塞的严严实实的。
  起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从被子的温暖里挣扎的爬出来,闭着眼睛在被子上摸索着自己的衣服,手碰到了另外一只温暖的手,惊讶的张开眼睛,看见一双眼睛,看着她,不,确切的说,看着她的赤裸的身体。
  江南的水土养出来的皮肤是白白嫩嫩的,那是遗传,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从出生开始就滋润出来的效果,诸暨,那个生过西施的江南水乡,也长了陈墨染这个小美人,虽然不敢说跟西施去比,但是也算一朵娇艳的花,二十年华,水灵灵的。现在,嫩的就像凝固的蛋清一样的肌肤上,多了掐痕,吻痕,还有牙齿印。红红粉粉,像是一夜忽来的春风,摇落了枝头的春花,落了满地的粉钿。
  陈墨染的脸刷的红了起来,从脸颊到耳根到脖子,甚至到了胸前。波涛汹涌的胸前,花朵因为寒冷而绽放,红的近似成熟的果子。
  “看什么看?昨天还没有看够么?”陈墨染围住自己的胸部,朝着那人咆哮。可惜声音太糯,听起来也没有太多的震撼力。
  “没,昨晚太黑了。”那人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陈墨染哼了一声,大方的伸出手,命令到:“给我穿衣服。”
  那人挑了挑眉,有点好笑的看着她。
  “你脱的当然你穿。”陈墨染骄纵的说,暗地里却在骂自己真是白痴脑残应了那句话,胸大无脑的花瓶女,这个时候不是该从容的穿上衣服离开的么,怎么会这样。
  那人真的弯腰,从门口开始往外面,一路上捡着胸罩毛线衫格子裙等零零碎碎的东西,等拿着她的衣服走回来的时候,基本上陈墨染的脸上已经找不到白的地方了。
  原来,昨晚,从门口就开始了。陈墨染咬着下唇,想。
  那人把衣服放在床上,从粉色的胸罩开始,将那带子套进陈墨染的手臂里,环住她的身体,双手圈到她的背后,要把扣子扣起来,
  陈墨染看着突然靠近的那人,看着她的耳朵,白白的耳朵,小巧玲珑,上面还有细细的绒毛,她心里痒痒的,觉得摸起来一定很舒服。
  那人稍微退了一点,脸就在她的面前,眼睛直直的对上她的眼神,让陈墨染看见了那人的眼睛,很漂亮,眼珠有点淡,不知道是不是北方的人都这样,眼珠子是茶褐色的,看起来像是略微浓的纯净的茶晶,睫毛细长,比她还长,眼角微微的上挑,看起来就是个桃花朵朵开的人。
  视线沿着挺直的鼻子往下,到了那嘴唇,嘴唇有点薄,嘴角有点伤口,血已经凝结了,看的出来是被锋利的牙齿咬破的。陈墨染越看越觉得那好像是自己干的,也只有自己的虎牙干的出这样的成就来。
  “看够了没有?”那人带着笑意的说,吐出的气里是薄荷的味道。很干净的味道,不像北方人,满口都是很浓烈的气味。
  “没。”陈墨染说。
  “那你等你穿好了衣服多看点。”那人笑着说,陈墨染发现那笑容是坏坏的笑,一边嘴角偏高。有点男人似的不羁和风流。
  经过她的提醒,陈墨染才发现自己的皮肤还裸露在空气里。摸摸自己的手臂,说:“衣服呢?”
  那人将毛线衫撑开,让陈墨染的手伸进去,等小巧的手指出现在出口的时候,再让头进去。小心翼翼地伺候着。
  等衣服要拉下去的时候,那人挡住了陈墨染的手。
  “干嘛?”疑惑的问。
  “内衣没有穿好。”那人清清淡淡的说。伸手,握住那因为摆放位置不正确而被胸罩的边缘挤出来的软绵绵的肉,塞到本该属于她的位置上。
  那手心是细腻的,没有做过家务活,不是那劳碌的命,干燥而且温暖,被那双手触碰过的肌肤立刻就想起了那感觉,在夜里,闭着眼睛,只是感受着那双手在自己胸前,用力的搓揉,抚摸,孩子气的玩弄,似乎永远不会疲倦的刚刚得到玩具的小孩子。那朵花饥渴的坚硬的挺立起来。突然间呼吸不稳了,因为,胸罩似乎太小了。
  陈墨染心虚的拍开她的手,说:“要你多事。”
  “怕什么,你有的我也不缺,摸一下少不了一块肉的。”那人笑着说。
  陈墨染一听就有气,手不受控制的按上那人的胸口,那人没有穿胸衣,胸部是微微凸起的小山包,用力压下去,就可以碰到坚硬的肋骨。那人似乎对于她的魔爪毫不在意,那双眼睛含着笑意看着她。
  陈墨染说:“你以为胸部大到了C罩杯很好么?你知道什么!我宁可不要,每天被人说胸大无脑,看见自己喜欢的衣服都不能买,我……我宁可减少些肉。”
  “呵呵,哈哈,哈哈哈……”那人的笑声从小到大,越来越肆无忌惮。到最后甚至倒在床上,抱着自己的肚子滚来滚去。
  “不许笑,不许笑!”陈墨染张牙舞爪的说。
  等穿好了衣服,才发现被子里的下半身什么都没有穿,陈墨染夹紧双腿,腿间还留着昨晚那人留下的鲜明的感觉。想着,就觉得有些痒痒的。
  不安的拧着手指,那人疑惑的看着她,说:“怎么还不起来?”
  “白痴,我的……我的那个!”陈墨染的脸再次在爆红。
  “哪个?”
  “那个就是那个!”陈墨染气的想抽死她,都是女人怎么说不通的,在什么时候沟通出了问题呢。陈墨染仔细看她的表情,发现她是忍笑忍的很辛苦,才发现自己被她耍了。
  “把我的内裤交出来。”陈墨染大声的叫着。
  “那里。”那人用下巴点点陈墨染的方向。
  陈墨染左看右看都没有发现她的那条黑色白点有个蝴蝶结的小内裤。
  “那里。”她干脆伸手,绕过陈墨染的肩膀,从白色的高举着火炬的女神样式的台灯上面拿下一小块黑色布料,仔细一看确定肯定以及一定是自己的内裤。那条贴在自己身体最私密的地方的布料被那双干净的手抓着,足够的色情足够的碍眼。
  陈墨染伸手蒙住自己的眼睛,光明正大的做一只看不见就完全不存在的缩头乌龟。
  被子被突然掀开,大腿暴露在空气里,冷的冒出一个个的小疙瘩。
  下半身赤裸裸的暴露在那人的目光下,陈墨染愣住了。过了很久,才有点生气有点懊恼有点羞答答的说:“现在还是早上。”
  “我知道。”那人看看外面的雪白的一片天地,太阳偷懒不在了,但是那天空是蓝白的,地面是白的,不会有人以为这是晚上的,再含着笑意看看她,说。
  “那……”
  “起床,穿裤子,吃早饭。”那人抱起她的腿,放在自己跪着的大腿上,给她穿上小内裤。
  陈墨染咬牙说:“我自己来好了。”
  她头也不抬的说:“我脱的就该我穿上,不是你说的么?”
  陈墨染的脸再一次在一秒的时间里,爆发了大规模红潮。
 
2.
更新时间2008-11-1 16:21:10  字数:2487
 
 2.
  磨磨蹭蹭的像是小媳妇第一次见公婆一样的,陈墨染拖着自己的脚从屋里出来,却在看见沙发上坐着的人以后发出尖叫。
  “啊!”女高音破纪律的飚到了可以弄破耳膜的程度。
  沙发上的男人捂着自己的耳朵,刚刚找人修过的眉皱的打成了无数结。
  “够了!”男人大声的说。
  下一秒陈墨染捂着眼睛躲进了房门,把门重重一关,让整个房子都出现了大约是四级的余震。
  “怎么了?”柳夏年咬着油条,抬起头,疑惑的问。
  “咳咳。”男人严肃的说:“这是一个正常的有了一夜情对象的女人第二天被她的男朋友抓- jiān -在床的时候的表现。”
  “哦。”柳夏年低头,喝了一口豆浆。不把这事放在心上。
  “我这个男友该怎么演?伤心欲绝还是悲痛万分,还是一时想不开抽刀子杀了她?”男人兴致冲冲的趴在桌子上问。
  “吃早饭。”柳夏年扔给她一笼小笼包,说。
  塞着小笼包,看着那微微打开的那条门缝,和门缝里的蜗牛,男人含糊的说:“出来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已经被包围了,没有退路了。”
  门缝里露出一个头,陈墨染咬着下唇,看着意外的和谐相处的两人,心里没有了底。
  “我们什么都没有做!”陈墨染说。
  “早上我看见有人把证据销毁的,我就是证人。”那男人又塞了一个包子,翘着二郎腿说。
  陈墨染的脸红的可以滴下血了。
  “我昨晚的酒里被下了*药了。”陈墨染说。
  “你昨晚什么都没有喝。”柳夏年轻轻的说。
  男人瞪大了眼睛看她:“喂,你怎么知道的?”
  还有另外一双好奇的眼睛也在看着她,要她说答案。
  “干嘛那么看我?”柳夏年说。
  男人怪叫着:“你不会看她看了很久吧!”
  陈墨染咬着嘴唇想,果然,对我有意思的。
  柳夏年微微有点尴尬的撇撇嘴巴,咬断了手中的油条,咔嚓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说明油条的质量不错。
  男人拉着陈墨染的手,作势擦着自己根本就没有眼泪的脸,悲伤的说:“你背叛了我,我要跟你分手,你也别来找我了,为什么我那么爱你,你却狠狠的伤害我。”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走的时候顺便捞走了桌子上的小笼包。
  房间里就剩下咔嚓咔嚓咬着油条的柳夏年和站在桌子边铰着衣服,一脸小媳妇状的陈墨染。
  “那个……”陈墨染开口说。
  “饿了么?柳夏年把早餐推到她面前,轻轻的说。
  “有点。”柳夏年不说,她还不知道自己的肚子已经那么饿了,摸摸自己的肚子,坐到桌子边,吃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陈墨染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